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下無千
天下無千 連載中

天下無千

來源:google 作者:花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老闆 藍道 都市小說

江湖路上一枝花,橫藍詠戈是一家,萬物歸藍藍回水,水漫五行歸八卦!俺爺走的就是藍道,俺爺天生六指,一手天下無敵但是他從來不為自己玩一樣花活,做的營生都是救命的好事,專門為那些瀕臨破產的金主解災渡厄,說他是活菩薩也不為過但是千算萬算,人心難算,那一天的四九城,鵝毛大雪,他入了局,丟了六指,從此退隱江湖,於是,便有了我,替他行走江湖……展開

《天下無千》章節試讀:

  車子開到了石頭衚衕,王老闆着急忙慌的請我下車。
  這石頭衚衕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這地方,亂糟糟的,一百多年前一直亂到現在。
  因為這地方是四九城的二等青樓集中地,這裡,就是著名的十二班所在處,那十二家青樓,自古都是那些沒有發達的名人最愛光顧的地方。
  所以,這地方藏污納垢,一直到現在,都是那些撈偏門最愛的地方。
  我跟着這位王老闆走進衚衕,左三右四,繞了三五個圈,來到一個大院前,院子門口都是監控。
  王老闆敲了敲門,開了門之後,開門的狗牙子見到是老闆回來了,就趕緊請我們進去。
  院子挺大,但是賊破舊,一股子霉味加上煙熏火燎的味道,有點沖腦門子,這四九城就這樣,別看是京都,但是這建築啊,都是幾百年前的老建築,破的不得了,尤其是這種老式衚衕,到現在了,還他媽用公廁呢。
  那環境,可想而知了。
  王老闆帶着我進了屋,一進門,我就看着兩個女人跪在地上,被捆的跟粽子似的,五花大綁。
  一老一少,老的三十六七多歲,穿着打扮都很時髦,一件紅色的連身裙,那胸口的叉,恨不得開到肚臍眼上去,撩人的很,眉眼間一股風塵味,一看就知道是窯姐,這人啊,是做什麼職業的,很好分辨。
  這老女人,應該是王老闆的老婆,這很正常,撈偏門的跟撈偏門的搞一塊,那叫門當戶對。
  那小的呢,穿着倒是挺正常的,長的真他媽叫一個水靈,大眼睛,高鼻樑,紅唇脂白,身材也特別的傲人,典型的京妞,眼神裡帶着一股天生的傲氣,穿的也非常時髦,渾身上下,都是名牌,那身材,跟她媽可真是有的一拼。
  這世道,就這樣,漂亮的女人,都挺慘。
  今天這王老闆要是找不到九爺救命,這姑娘指定跟她媽一樣,要下海撈偏門了。
  「王老闆,回來了,錢,取着了嗎?
你要是取不着錢,我可就不客氣了,你的妻女,我會幫你好好照顧的。」
  我聽着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陰陽怪氣地話,我就看了一眼。
  這人,瘦的很,長的尖嘴猴腮,那雙眼睛裏都是戾氣,手上不時的拿着筒子牌玩來玩去,那手法顛來倒去,不經意間,手裡的牌,已經換了三張了。
  一看就是個高手。
  我看着桌子上堆滿了錢,大概有三五百萬的樣子,邊上還放着房產證,車鑰匙,看來王老闆是把自己的老底都輸的差不多了,老婆孩子都綁上了。
  真是走上絕路了,這就是撈偏門的下場,你想贏別人錢,別人也想贏你錢,遇到高手,你傾家蕩產都是輕的,人家是要奪財害命,把你玩死里弄。
  王老闆直接把包給打開了,從裏面拿出來十萬塊錢擺在桌子上。
  對方看了一眼,鄙視地笑着說:「這點錢,不夠一把輸的吧?」
  王老闆立馬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笑,坐在八仙桌前,瞄了對方一眼,對方這個時候也打量起我來了。
  當他看我的時候,我眼神立馬凌厲起來,像是猛虎下山似的盯着他,那一瞬間,他渾身抖了個機靈,手裡的筒子牌也掉在了桌子上。
  我笑着說:「王老闆點有點背,找我過來玩兩把。」
  聽到我的話,對方冷着臉說:「找幫手?
那條道上的?
藍的還是紅的?」
  藍的就是只玩錢,不玩命,紅的就是要見血,錢輸了,你還得留點東西在桌子上。
  我笑着說:「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出門在外只求財,咱們就玩藍的吧。」
  我說完,他就站起來,雙手一陣盤弄,三下五除二立馬就將四十張筒子牌給摞起來,手裡拿着骰子,一臉笑意地問我:「推筒子會玩嗎?」
  我也站起來,氣勢陡然起來,一腳踩在板凳上,身體下壓,猶如猛虎欺身一樣,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就往後退了一步。
  這就是起勢。
  我笑着說:「一番兩瞪眼,贏了換庄,你錢多就讓你先開庄。」
  我說完,就將十萬塊錢丟在桌子上。
  所謂的推筒子,又叫牌九,一筒到九筒,每一種花色 4 張牌,一共 36 張牌,外加白板 4 張牌共計 40 張牌,是四九城老少爺們最愛玩,也是玩的最多的一種博奕遊戲。
  看到我直接上了所有錢,對方立馬投了骰子。
  很快骰子落地,他笑着說:「一番兩瞪眼,159,**拿牌……」  他說完就開始拿牌,拿完之後,我接着拿牌,推筒子的玩法很簡答,兩張牌加起來,過十取十後面的點數比大小,剛好十算癟十,也就是最小的點數。
  對方拿完牌之後,狠狠地搓了一下,突然眼神變得玩味起來。
  我立馬笑起來,我沒有看牌,因為我知道,我的牌,一定是癟十,他的手法,我都看的門清,牌九的武活練的還可以,但是在我這種人眼裡,手法,就有點慢了  看到我笑,對方也笑起來,直接把牌丟在我面前,笑着說:「丁三配二四,絕配,九點,不好意思王老闆,錢,我帶走了,你老婆孩子,我也帶走了,想要人可以,老的十萬,小的二十,一個月期限,過期,我可就給賣了。」
  他說完就一臉陰險地看着我,隨後就得意的伸手要拿走我面前的錢,似乎我輸定了似的。
  丁三配二四,就是三點配六點,這是在沒有對子跟其他點數的情況下,是最大的牌了。
  這個人還算是厲害,洗牌的時候,早就把所有的牌給記住了,他知道任何一張牌,給我發的牌,也是他自己安排的,因為骰子搖多少點數,他都能控制,所以,我拿的牌,都是他安排好的,不管他拿什麼點數,我都是輸。
  他身邊的一個狗牙子立馬去抓人,王老闆立馬急了,紅着眼盯着我,欲哭無淚啊。
  地上跪着的兩個女人,也立馬嚎啕起來了,兩個人就像是貨物似的,馬上就要被人賣了,那種心情,很慘痛。
  突然,我猶如猛虎一樣站起來,猶如猛虎下山一樣,一把按住對方的手。
  我雙眼帶着煞瞪着對方,嚇的他是一哆嗦。
  我笑着說:「剛才,你問我,玩藍的還是紅的,我說是藍的,但是現在,我有點後悔了,我想玩點紅的。」
  聽到我的話,對方立馬哈哈笑起來了,但是額頭上已經出汗了,他咬着牙問我:「怎麼玩?」
  我按着他的手,笑着說:「一根……」  對方立馬咬着牙說:「膽子,也不怎麼樣嘛……」  我笑着說:「十七道……」  我說完,就輕輕地將手裡的牌翻開,當他看到我手裡的牌之後,那張臉突然變得極其震驚。
  我輕蔑地跟他說了一句。
  「不好意思,猴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