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醫皮劍青
天醫皮劍青 連載中

天醫皮劍青

來源:google 作者:皮劍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皮劍青 都市小說 青朱栩

我出生那天,閻王點卯民俗傳說,閻王爺會在正月初一翻閱生死簿,隨機點卯,點到誰的名字誰就會在這一年之內去地府報道風水界的人都知道,那年閻王爺只點了一個人的名字,皮劍青,也就是我的名字展開

《天醫皮劍青》章節試讀:

主角叫皮劍青朱栩的小說叫做《天醫皮劍青》,它的作者是皮劍青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走出門外的時候,我還在擔心,奶奶會不會還在外面,好在我四下張望了一眼,再沒有看到奶奶的影子了。
不過我沒看到奶奶的影子,也沒有看到黑白雙煞的屍體,門外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就在我準備回屋問常老十黑白雙煞的屍體在哪裡的時候,突然看到,在之前掛着人皮燈籠的牆上,多出了兩個用篾子白紙,糊成的紙人,這紙人一黑一白,就這樣靜靜的被人掛在牆壁上。
這兩個紙人,不會就是黑白雙煞吧?
...「你不信我跟你奶奶簽了賣身契?」
十叔十分不爽的發出了一聲「哼」聲,在我的注視下,就從胸口破爛的衣衫之中抽出了一張泛黃的紙張。
我接過紙張,只見這紙上密密麻麻寫着幾排字,大概意思是「常老十」賣身給我奶奶九年,主要的工作就是照顧我的生活起居,協助我打理藥鋪,日期正好是從今天開始。
這娟秀又十分有力的筆跡,沒有人能夠模仿的出來,正是出自奶奶的手筆。
「你叫蒼老師?」
我看着賣身契上的「常老十」這個名字,差點就笑了出來。
常老十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我的話,擺了擺手說道:「我叫什麼你不用管,反正從今天開始,接下來的九年時間,你都歸我負責!」
看完常老十拿出來的這份賣身契,我也相信了他說的話,不過還有一點我十分的疑惑,我望着常老十開口問道:「你都賣身給我奶奶了,那,那你剛剛還對我奶奶下手那麼狠,我奶奶不會有事吧?」
常老十朝窗外望了一眼,說道:「你奶奶滿身煞氣,已經不是你原來的奶奶了,我剛剛要不出手,你就沒有機會站在這裡和我說話了。」
我相信常老十說的這句話,因為奶奶剛剛從窗戶里爬進來的時候,看向我的眼神,沒有半點感情。
「不過你也不要擔心,我剛剛下手是狠了點,但是天醫神婆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她不會有事!」
看我臉上還是十分的擔心,常老十補充的說道。
我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不解的望着常老十,問道:「我奶奶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常老十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因為你奶奶的長眠之地被人動了手腳,要去你奶奶的墓地看了才知道。
不過這都不是你現在要關心的事情,你現在性命堪憂,要還想活着,得立馬做三件事!」
又是三件事?
我瞪大了眼睛,十分疑惑的望着常老十,說道:「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說我性命堪憂呢?」
「哼,你小子粗心大意,關門不關窗,讓你奶奶變成的那個怪物給看了一眼,記住了你的相貌,這一次我打跑了她,明晚她還會來,到時候我可保不了你!」
常老十提到我奶奶的時候,聲音都微微變了變,明顯有些忌憚。
聽到常老十說奶奶還會來找我,我全身的雞皮疙瘩就冒了起來,奶奶變成這個樣子,是我這輩子都想不到的,以前我朝思暮想想要再見奶奶一面,現在,我甚至害怕再看到奶奶了。
我十分不解的望着常老十,問道:「十叔,奶奶為什麼一定要來害我?」
常老十嘆息了一聲,說道:「誰讓你是你奶奶最牽掛的人,你奶奶墓地被人動了手腳,導致變成了凶煞失去了理智,但是還是記得你,所以要把你給帶走。」
有時候被人記掛,原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十叔,我要怎麼做,才能保住性命?」
知道常老十是奶奶生前給我找來的人後,我現在只有選擇無條件的相信他。
常老十環視了屋子一眼後,指着我的天醫箱子,說道:「除了這個箱子和這間屋子,把你奶奶接觸過的所有東西都找出來,只要是你奶奶生前接觸過的東西,都得用一把大火給燒了,包括你奶奶的靈位和遺照!」
聽到常老十要我燒了奶奶的靈位和遺照,我心裏十分的抵觸,不解的問道:「為,為什麼要這樣做?」
常老十解釋的說道:「你奶奶之所以能夠找到這裡來,全是因為這裡有太多她生前留下來的東西,只要你把這些東西都燒了,她就找不到這裡了。」
雖然心裏有些不舍,但是為了活命,我還是點了點頭,問常老十說道:「那第二件事情呢?」
「你現在去打開藥鋪的門,把黑白雙煞的屍體拉進了,把你的鮮血滴在他們的屍體上,至於有什麼用處,我後面會告訴你!」
常老十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閃過了一絲奇特的笑容。
黑白雙煞的屍體,黑白雙煞已經死了?
我想起了不久前,黑白雙煞門外那凄厲無比的慘叫聲,知道他們應該就是在那時候死的,黑白雙煞上一秒違背天醫接診的規矩,下一秒就身死異處,這報應也來的太快了。
「快去,還在發什麼呆!」
見我無動於衷,常老十怒喝了一聲,嚇得我連忙打開了藥鋪的門,跑了出去。
走出門外的時候,我還在擔心,奶奶會不會還在外面,好在我四下張望了一眼,再沒有看到奶奶的影子了。
不過我沒看到奶奶的影子,也沒有看到黑白雙煞的屍體,門外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就在我準備回屋問常老十黑白雙煞的屍體在哪裡的時候,突然看到,在之前掛着人皮燈籠的牆上,多出了兩個用篾子白紙,糊成的紙人,這紙人一黑一白,就這樣靜靜的被人掛在牆壁上。
這兩個紙人,不會就是黑白雙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