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欲!暴戾顧少撩我成癮思我成狂
甜欲!暴戾顧少撩我成癮思我成狂 連載中

甜欲!暴戾顧少撩我成癮思我成狂

來源:google 作者:夜心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輕言 現代言情 顧瑾珩

前世,林輕言被挖心慘死,才知顧瑾珩竟愛她至深瘋批如他,不止為她復了仇還在與她的屍體結婚後,陪她共赴黃泉重生歸來,她主動靠近他、撩撥他、挑逗他,卻被他抗拒顧瑾珩嘴上說著不在意、不在乎、不喜歡,轉頭就把妄圖欺辱她的人給教訓了個遍更是在她被人搭訕後,猩紅着雙眸把她按在牆角親:「言言,我的妻留在我身邊,命都可以給你……」展開

《甜欲!暴戾顧少撩我成癮思我成狂》章節試讀:

顧瑾珩先是給林宛然注射了清醒的藥物,隨後拿着手術刀來到沈奕傑面前。

沈奕傑不知受了什麼刺激,看顧瑾珩的眼神就像看到了魔鬼一樣,一個勁的叩首:「我錯了,我真不知道您喜歡林輕言。倘若早知道,就算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對她下手啊,饒了我,饒了我吧!」

「殺她,讓她家破人亡,你也配求饒?」

手術刀在顧瑾珩手中像是有了靈魂,飛速在沈奕傑身上划出一道道血花。

沈奕傑一開始還在痛呼、掙扎、求饒,但不出一會的功夫,便已經沒了掙扎的力氣。

就在此時,林宛然從麻醉中緩緩醒來,看到血肉模糊的沈奕傑時,發出一聲驚呼:「奕傑?怎麼回事,我不是應該在心臟移植……顧瑾珩,你怎麼在這裡?!」

顧瑾珩沒有理會林宛然的話,而是沉聲問向沈奕傑:「想活?」

強大的求生欲讓沈奕傑用力點頭。

顧瑾珩把手術刀扔在沈奕傑面前,指向林宛然:「她死,你活。」

沈奕傑聞言,僅僅是沉思了兩秒,便拿起手術刀,拖着鮮血淋漓的身體挪向林宛然。

林宛然剛醒還沒搞清楚狀況,待看清手術刀離她越來越近時,聲音突然變得尖銳起來:「沈奕傑,你要殺我?!」

「宛然,抱歉,我不想死,如果我不這麼做,顧瑾珩真的會殺了我的!不過他向來說話算話,只要你死,我就能活。反正你有心臟病,本身也活不了多久了。」

原本林宛然無論如何都不是沈奕傑的對手,奈何沈奕傑如今的身體狀況實在堪憂,在沈奕傑的手術刀劃向林宛然的時候,林宛然下意識的也拿出旁邊架子上的手術刀捅向沈奕傑。

手術刀準確無誤的捅入沈奕傑的胸口,吃痛的沈奕傑偏移了方位,僅僅只是劃破了林宛然的臉頰。

沈奕傑低頭看看插在自己身上的刀子,縱然滿眼的不敢置信,最終還是倒地不起。

「我……我殺人了?啊啊啊!!我的臉……我的臉毀了?」

林宛然摸着自己臉頰上的傷,強大的驚嚇讓她心臟病發,兩眼一翻,永遠的閉上了雙眼。

誰也不知到底是殺人讓她受到的驚嚇更多,還是臉被劃破讓她受到的驚嚇更多。

林輕言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只覺很是嘲諷。

還以為這對狗男女有多濃情蜜意,豈料大難臨頭時,竟是如此死法,着實令人唏噓。

此時,顧瑾珩已經抱起了她的屍體,嗓音始終溫柔似水:「走,言言,我們回家。」

她的靈魂跟隨着顧瑾珩回到家,看到顧瑾珩為她梳妝打扮,換上華貴的婚紗,在她的無名指套上了一枚鑽戒。

與一般的鑽戒頗有不同,鑽戒耀眼奪目的同時,本身縈繞着一層流光溢彩的色澤,像是由內而外流溢出來的。

林輕言曾有幸見過一次,是顧家歷代傳來的給當家主母的。

顧瑾珩輕擁住她,在她耳邊輕聲呢喃。

「言言,若你還活着,以你對我的厭惡程度,肯定怎麼都不願嫁我。現在,你無法再拒絕我了,你覺得我陰險狡詐也好,趁人之危也罷,我想跟你在一起,永遠的在一起。」

「即便是死亡,也無法把我們分開。就讓這天地為證,漫天烈焰為聘,見證我們婚禮的禮成吧。」

伴隨着他的話落,一道劇烈的爆炸轟鳴聲響起,衝天而起的火焰瞬間席捲了整棟房子。

林輕言耳邊最後只聽到顧瑾珩寵溺入骨的聲音:「言言,別怕,老公陪你共赴黃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