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真萌寶:爹地我要媽咪
天真萌寶:爹地我要媽咪 連載中

天真萌寶:爹地我要媽咪

來源:google 作者:子非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少凌 楚皓康 現代言情

「爹地爹地,我要媽咪」萌寶寶一臉天真的望着「嗯?女人,這是你教唆我兒子的話嗎?」男人臉上帶着寒冷的目光「不不不,我沒有教唆,我只是想……」「住嘴!」沒等弱小女人說完,男人便吻了上來:「記住,他是我的兒子!」展開

《天真萌寶:爹地我要媽咪》章節試讀:

第八章 反擊!

殷悅暖看着林媚慌慌張張得跑出醫務室,連百萬支票都忘了拿走。

那神態分明是心虛。

那天,是林媚藏在二樓,乘着自己被楚少凌嚇懵的時候,推了她一把!

好狠毒的心……

要是只是用錢羞辱她,或者只是想要接近康康,那也沒什麼大不了。只能說明林媚是個久貧乍富、貪慕虛榮的女子。

可她竟然還敢要人性命!

是可忍孰不可忍,看她殷悅暖如何以牙還牙!

殷悅暖握着手中的一百萬支票,好看的眼睛忽然迷成一條線。遠遠望去好像只是少女自娛自樂,可和殷悅暖熟悉的人卻知道,嬌小個子的某人,又有壞主意了。

夜晚,林家老宅。

黑衣人偷偷摸進林媚的房間。

只聽幾聲慘叫。

林媚引以為傲的長指甲全部被拔光!

「到底是誰做的!」

黑暗裡傳來林媚的吼聲。

幼兒園的活動卻沒有因為林媚的指甲,而停下腳步。

自從楚少凌買下幼兒園後,林媚就特別喜歡辦親子活動,廣邀家長們參加。

楚少凌雖然很忙,但也偶爾會露面。

這時的林媚就像是開屏的孔雀,長長的禮裙總讓人誤以為她下一秒就要去走紅毯。

幼兒園五十周年祭的這一天,也不例外。

殷悅暖站在後台,看舞台上誇張的林媚,還有舞台底下看不出情緒的冰山楚少凌,心中偷笑。

「下面歡迎楚皓康小朋友的家長,上台致辭。」

林媚嬌笑不已,帶頭鼓掌讓楚少凌上台。

掌聲稀稀拉拉,大家對林媚的長篇大論感到十分厭惡,一聽她還要找人上去講話,更是煩不勝煩。

楚少凌幾不可聞地皺了皺眉,紫眸里寫滿了不耐煩,身體根本一動沒動。

楚皓康也學爹地,一臉冷漠地坐在旁邊。

台上的林媚十分尷尬,殷悅暖摸了摸口袋裡的支票,十分輕盈地跳上了台。

對此不速之客,林媚自然怒目而視:「你上來幹什麼?」

殷悅暖目不斜視地路過林媚,微笑着霸佔了話筒,朝氣蓬勃地朝下面的人打了聲招呼。

「各位小朋友大家好,我是校醫悅暖姐姐~」

甜美的微笑,可愛的語調,讓台下的小朋友們紛紛抬起頭來。氣氛隨之活躍,不復剛才的死氣沉沉。

「很高興大家能帶着你們的爹地和媽咪,來參加幼兒園的生日。我們可愛的幼兒園伯伯,今年已經五十歲了呢!他說——活到那麼久可不容易。要是幼兒園的小朋友們不肯親親他,抱抱他,他就要生氣了呢!」

說話間,由男老師扮演的長鬍子幼兒園伯伯,跑到了小朋友們身邊。小朋友們都好奇地和他打招呼。

殷悅暖動聽的聲音依舊在舞台上飄蕩,大家隨着她親切的話語,開始回顧整個幼兒園的歷史。

擬人的手法,使冰冷的幼兒園忽然化作慈祥的老伯伯,孩子們自然聽得津津有味。

楚少凌的紫眸盯着台上的少女,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無與倫比的親和力,怪不得康康會和她親近。

不過……也太幼稚一點!

林媚死死地瞪着殷悅暖,看她奪取了所有人的眼光。

原本好看的臉扭曲成刻薄模樣,叫人不忍直視。

終於,她衝上去搶了殷悅暖的話筒。

「殷!悅!暖!你剛才是沒聽見嗎——我明明說的是楚皓康家長上台致辭。你是嗎?」

林媚得意地看着殷悅暖,看她怎麼回答!

如果殷悅暖說她不是,那她就可以立馬把殷悅暖趕下去;如果她說她是,那麼也好讓楚少凌看清楚她攀附的嘴臉!

眾人都在等殷悅暖回答。

殷悅暖卻不慌不忙:「我是楚皓康的家長。」

林媚瞬間看向楚少凌,果然楚少凌紫眸忽然幽深,顯得可怕異常。

而身邊的楚皓康卻意外期待地看着殷悅暖,恨不得立刻把悅悅姐姐變成悅悅媽咪。

「但是,不是法律意義上的家長。」殷悅暖加了一句。

她笑了笑。

「我們幼兒園的老師都把孩子們當成親兒子親女兒一樣看待,所以我才託大上了台。」

果然!這樣溫柔可親的老師才能做幼兒園的老師嘛!之前的園長冷漠的簡直像是對待一群陌生人!家長們紛紛議論。

林媚簡直氣得要跳腳。

偏偏殷悅暖還火上澆油:「不過大家放心,我們園長雖然外表冰冷,但是內心還是火熱的。」

殷悅暖拿出那一張一百萬的支票,高聲宣布:「園長決定私人掏一百萬的錢,用於幼兒園的建設!」

那一百萬錢!

林媚簡直想昏過去。她才剛到林家,一百萬也是她東拼西湊才弄出來了。本想着可以用來解決殷悅暖這個心腹大患。

她可打好了算盤。

要是殷悅暖收了,她就把這件事捅到楚少凌那邊,楚少凌自然以為殷悅暖是唯利是圖的騙子。

要是殷悅暖不收,她藉機把支票留在她手上,誣陷她盜用幼兒園財產,殷悅暖當然只有滾蛋一條路。

可今天!殷悅暖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說要捐掉!

憑什麼!

林媚覺得眼冒金星,她衝上台去,想要廝打殷悅暖。

殷悅暖早就防備,大喊一句:「林園長,捐出去的錢可別心疼啊!」一個側身,就避開了攻擊。

那林媚穿着魚尾長裙,一腳踩錯,便翻下了舞台。

舞台雖然不高,但她摔得也夠嗆,一直在下面叫喚。

眾人沒想到這個園長捐個一百萬還唧唧歪歪的,當場心疼反悔,都不想去扶她。

殷悅暖故作驚訝地叫人抬走林媚,若無其事地繼續五十周年祭。

活動過後,殷悅暖在舞台背後撞上了楚少凌。

他的紫眸在任何時候,都熠熠閃光,使他脫穎而出。

殷悅暖在他面前慣常裝小白兔:「楚少爺有什麼吩咐?」

楚少凌盯着她看了一會,忽然道:「是你故意害她!」

殷悅暖愣了愣,她看了看身後的家長和小朋友們,不少還沉浸在歡樂的海洋中,追着「幼兒園伯伯」要簽名。

而楚少凌卻站在自己面前,毫不留情地揭開今日的真相。

他知道了什麼?

楚少凌一米九的個子,使得殷悅暖不得不仰起頭才能看到他的神情。

他的神情,冰冷、無法琢磨。

「是我又怎麼樣?楚少爺還要為她報仇?」

殷悅暖的輕笑一聲,那聲音里充滿了不屑。

楚少凌眸中紫光微閃,冷聲道:「殷小姐,你被解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