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聽說你是我老公
聽說你是我老公 連載中

聽說你是我老公

來源:google 作者:南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韓芊語 韓芷晴

傳聞,韓家大小姐品行不端,道德敗壞,搶不成自己妹夫,一氣之下為了報復,嫁給了妹夫的親叔叔,搖身一變,成了渣男的小嬸婚後,美人計,苦肉計,威逼利誘,韓芷晴一心掛在她男人的身上但是為什麼他自制力異於常人,還附帶不為人知的驚天秘密……?一場充滿陰謀和陷阱的婚姻讓她遍體鱗傷,三年後,涅盤重生,她攜帶一對萌寶歸來,看着情緒失控的商界貴胄,笑:「靳總這是做什麼?」展開

《聽說你是我老公》章節試讀:

果然,當韓振華放下水杯之後,眉宇間儘是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態。
「不管再怎麼說,晴晴也是我們葉家的大小姐,婚姻豈是兒戲,自然是要講究門當戶對,更何況,難道你不知道晴晴和黃經理已經訂婚了嗎?」
終於漏出狐狸尾巴了,韓芷晴緊緊咬住唇瓣憤憤的看着韓振華,明明之前說好她帶個男朋友回來就取消她和黃叔叔的婚事,如今出爾反爾,剛準備說話,靳北宸握着她的小手微微用力,失意她冷靜。
「伯父,據我所知,晴晴還沒有和黃經理訂婚,即使訂婚了,他們也沒有結婚,更何況我國崇尚婚姻自由,晴晴有自己選擇的權利,即使是父母也無權干涉。」
那個風華卓然的男人依舊彬彬有禮,說出的話無懈可擊,讓人無法反駁,他就坐在那不顯山不漏水的卻就是能讓人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姐夫,你難道不知道姐姐談了一個四年之久的男朋友嗎,都怪我……如果不是因為我,姐姐也不會賭氣這麼快就閃婚,把婚姻當成兒戲,如果她過得不好,我會內疚一輩子。」
這韓芊語還要不要臉,韓芷晴狠狠瞪了她一眼,好在她和葉世析只是假裝情侶,如果是真的,指不定會誤會成什麼樣,她分明就是在挑撥離間。
「芊語,少桀那是有眼光的人,你不要自責和你沒關係。」
周麗萍安撫性的摸了摸她的手背,有意無意的抬高自己的女兒貶低韓芷晴,然後看似無意的問靳北宸,「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們家晴晴,過去關於晴晴的那些流言蜚語我不清楚你長輩知不知道,這孩子性子比較野,我怕你們管不住她。」
靳北宸目光落到韓芊語那單純無害的表情以及周麗萍那一副為他好的模樣,風輕雲淡的開口。
「既然我選擇了她,我就會相信她,晴晴是個潔身自好的好女孩,如果今後我再聽到別人中傷她,作為她的老公,我不會就這麼算了。」
靳北宸話裡有話,話里的潛台詞周麗萍又怎麼會聽不明白,好心當做驢肝肺,對方不領情,居然還威脅她,他以為他葉世析是誰,不過就是普通人家的老百姓,一時之間又不好發作,精緻的妝容一片扭曲。
她倒要看看這個葉世析有什麼能耐把她怎麼樣。
韓振華見靳北宸那似乎說不通,又看了眼此時獃獃注視着他的韓芷晴,從小到大從沒有人為她說出這樣一番話,即使是演戲,韓芷晴的心還是不可控制的感動了一番,只覺得自己的心裏真的好暖。
「晴晴,你真的執意要和他在一起?」
不和他在一起,難不成要嫁給黃叔叔,此時韓芷晴只想仰天長笑,「爸,媽,女兒不孝,我和世析是真心相愛,請你們成全。」
說完,韓芷晴紅着眼就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那演技,堪比奧斯卡影后。
看着在地上的韓芷晴,周麗萍惺惺作態的將她扶了起來,「你這孩子,這又是做什麼,你既然已經結婚了,我們也不好再勉強你,不過……」
突然,周麗萍話鋒一轉,一臉笑意的看着韓芷晴,在她笑的那一刻韓芷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她要遭殃了,從小到大那麼多年的生活經驗告訴她,此時此刻的周麗萍不知道又要算計她什麼。
「既然你們都結婚了也算是成了家,那從今天開始你就搬出去。」
褪去了之前的偽裝,周麗萍說的話毫不留情面,「免得對方家長說我們韓家不懂禮數,結婚了還將女兒強留在家裡,老公,你說對不對?」
周麗萍巴不得她早點滾,滾的越遠越好。
韓芷晴聽了周麗萍的話,白着臉立馬將頭轉向韓振華。
「你媽說的對,如果你不想搬出去,就離婚,那這裡還是你的家。」
韓芷晴僵硬的扯着唇角,怎麼也沒想到父親居然會威脅她,說到底,在這個家裡,她終究就是一個多餘的存在,而如今,他們有了一個名正言順的借口將她轟了出去。
「我不會和世析離婚,我現在就搬出去!」
與其嫁給黃叔叔,她寧願露宿街頭。
韓芷晴硬着頭皮回到自己的房間收拾行李,靳北宸的目光落到女人微微聳動的肩膀,「你還好嗎?」
韓芷晴背對着他,「我沒事。」
…………
「媽,你們真的打算就這麼算了?
那黃叔叔那裡我們怎麼交代?」
周麗萍坐在沙發上笑的陰騭,「傻丫頭,你媽我有這麼笨嗎?」
說話間,韓芷晴已經拎着行李箱從樓上下來,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適合的止住了之前的談話。
這麼多年,終於將這個眼中釘趕了出去,此時周麗萍母女心裏別提多痛快了。
夜晚,靳北宸將車停在了路邊,兩個人在車上許久都沒有說話。
「今天謝謝你。」
韓芷晴最終率先開口,看了眼漸漸黑沉的天空,「我在這裡下就好了。」
「你有地方住嗎?」
靳北宸一隻手緩慢而有節奏的輕輕敲打着方向盤,看似無意的問道,如果她開口,他不介意再幫她一次。
可惜,沒有。
「A大就在附近,我住宿舍。」
從車上下來,韓芷晴從後備箱里拿出行李,再三對着今天幫過自己的男人道了聲謝便向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靳北宸透過後視鏡看着韓芷晴消瘦的肩膀,眸光微沉,唇角似有似無的勾起一抹笑意,然後啟動發動機揚長而去。
韓芷晴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她能去哪,都這個點了身無分文住不了旅店,學校也沒有申請宿舍,即使給同學打電話,宿舍也到了門禁時間根本進不去,這一刻,韓芷晴是從未有過的無助,終於隱忍了一天的眼淚傾瀉而出。
手機突然響了一下,韓芷晴勉強定住心神將手機拿了起來,目光落到微信上熟悉的頭像,眼淚卻是落得更凶了。
那是一個備註為哥哥的人發來的短訊,歐昊東作為和自己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卻是從小到大最疼她的人,當年周麗萍帶着年約11歲的歐昊東嫁進韓家的時候,那時候的她不過才五歲。
她永遠不會忘記即使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排擠她,她的哥哥卻總是在她身後保護她支撐着她。
很想向哥哥求助,甚至連字都打好了,可韓芷晴最終還是一個字一個字又刪了,他在國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她不想給他添亂。
這些年,哥哥因為她沒少和周麗萍爭吵,這次他臨時出差,不排除是父母刻意為之,就是趁機強迫她嫁給黃叔叔。
韓芷晴說了一些無關痛癢的話便結束了聊天,她該怎麼辦,總得先找個落腳的地方。
剛收起手機,禍不當行,天空居然飄起了小雨,韓芷晴目光落到不遠處的長凳,拖着酸軟的身子走了過去,好在頭頂有棵大樹,準備將就對付一個晚上再說。
靳北宸離開後並沒有回去而是繞了一圈又回來了,皺眉看着此時瑟縮在長椅上的韓芷晴,靳北宸打開車門走了出去,彎腰將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女人軟軟的抱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