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通靈神女
通靈神女 連載中

通靈神女

來源:google 作者:白夜海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易杭 顧丞澤

「如果我消失了,你就去通丹找我」龔海婷無數次對桑榆說過這句話結果有一天,她真的消失在了通丹……幾日後,警方還是毫無進展輾轉難眠,桑榆終於還是前往了朋友失蹤的地方,試圖找到線索她卻被一本筆記引向一個神秘的佛窟,拿到了一個手鐲繼而,引出了一連串有關「通靈神女」的秘密是上天的眷戀,還是命運的裹挾?是家族的神力,還是別有用心者的陰謀?是通靈的神女,還是祭壇上的棄兒?展開

《通靈神女》章節試讀:

通丹酒店的房間內,一個女子正在沙發上不停地打電話。

「只要能查得到,錢不是問題。」打電話的女子焦慮地一口氣喝掉了大半杯伏特加,手扶在自己的額頭上,長發散亂。

她是桑榆,今年23歲,但她可不是什麼私家偵探,她只是家畫室的老闆。

房間里還在亮着的電視機上,正在播放關於通丹市,年輕女子失蹤的新聞。

新聞上的女子,叫龔海婷,是桑榆的高中同學,也就是她現在要查的人。

根據警方的說法,龔海婷最後的蹤跡,是出現在通丹機場。

警方調取了當時的監控,只能看到她拖着行李一個人走出了機場。

沒有打車,也沒有乘坐任何公共交通工具,更沒有任何在通丹的住宿記錄。

線索,到這裡就斷了。

桑榆與龔海婷的關係非常好,從高中的時候開始,兩個人就形影不離。

後來,大學畢業後,龔海婷還成為了桑榆畫室的股東。

自從她失蹤,桑榆經常在夢裡被嚇醒。

她老是夢到龔海婷在向她求救,可自己怎麼也追不上她。

根據監控錄像,龔海婷自顧自瘋跑的樣子,大家都猜測,龔海婷是否是想要輕生,或者精神出了問題。

桑榆卻不這樣認為。

因為,龔海婷之前曾無數次,對桑榆說過一句話。

「如果我消失了,你就去通丹找我。」

「海婷,你說什麼胡話呢?你怎麼會消失呢?」

「桑榆,你記住我的話,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就去通丹找我。」

可這一天真的來了,龔海婷真的就是像她自己說的那樣,消失在了通丹。

桑榆左思右想,總覺得事情還籠罩着巨大的謎團。

龔海婷就像知道自己會失蹤似的,反覆不斷地跟桑榆說那些話。

在龔海婷消失的前一個月左右開始,她就行為就開始變得十分詭異。

之前,龔海婷每周有一天,都會去畫室看看,但那幾周都沒有去。

桑榆去龔海婷的家裡找她,卻發現她的家裡有幾個人頭骨擺放在那裡。

但龔海婷說,那是假貨,裝飾用的。

但桑榆其實是不信的,之前,她認識一個畫師,就幫人繪製唐卡和製作這種人頭骨。

桑榆不知道那具體是什麼,只知道與藏傳佛教有關。

桑榆見過真的人頭骨,所以一眼就認出,那根本不是贗品!

而且,龔海婷家裡的,是未經任何裝飾的,赤條條的頭蓋骨。

但奈何她不承認,桑榆只想着她可能最近情緒不好,等她好點了再問她怎麼回事。

桑榆當時,只認為龔海婷是也想搞藏傳佛教那些。

因為桑榆是向來避諱這些,她也不允許龔海婷做這些生意。

結果,龔海婷失蹤了。

在龔海婷失蹤的第二天,桑榆去畫室查看一直為龔海婷預留的辦公桌。

就是在她的抽屜里,找到了一本90年代才有人用的那種皮質封皮筆記本。

裏面只有一行字:

「雲崖窟392窟——H」

這是龔海婷的字,她再熟悉不過。

而且,龔海婷在高中時期,給她傳紙條的時候,最喜歡落款寫「H」——Helen是她的英文名。

桑榆是畫畫的,本來就經常去各個地方採風。

龔海婷失蹤的第三天,桑榆就借採風之名來到了通丹沙漠。

雲崖窟,是個佛窟。

那裏面的每個窟也不是每天都全部開放,為了保護文物,只輪流開放一部分。

而這個392號窟,更是這幾天都不許遊客進入。

現在,距離龔海婷失蹤,已經是第五天了。

這件事一定沒有那麼簡單,她一定要搞明白,一定要找到龔海婷。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第二天早上,桑榆穿了雙結實的靴子和輕便的衣服,再次準備去往雲崖窟。

她提前在網上查詢了信息,等了這麼久,392號今天終於開放了。

一路上開了好幾個小時,越接近目的地越荒涼。

路上的風景都是一樣的,蒼茫一片,除了偶爾有幾個路牌。

太陽的直射令人睜不開眼,即使坐在車裡也戴着墨鏡,真令人昏昏欲睡。

桑榆只好一直放着音樂,刺激自己不要睡着。

一路上被太陽曬得口乾舌燥,終於到了。

網上並沒有多少關於這個窟的記載,所以一切只能先進去再看。

每一組人都配了一個講解員,不允許拍照,只能跟着講解員的手電去看。

窟里一片黑漆漆的,桑榆趁別的人都在看前面的時候,自己溜到了後面。

牆上都是一些唐代的佛教壁畫,並無什麼特殊之處。

洞內空間並不大,只能在微弱的光線下查看。

突然,洞外一片轟鳴。

是雷聲,看起來,是要下雨了。

很多遊客都紛紛向外走去,想要去服務中心躲雨。

這倒方便了桑榆。

龔海婷留的這個線索,一定是想告訴自己什麼。

桑榆打開了手電,這裡現在空無一人,可以好好檢查。

牆上,好像有東西。

凹凸不平的牆壁,似乎有字。

湊近了看,牆上刻着兩行詩: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

慚愧情人往相訪,此生雖異性長存。」

這是說的,唐代李源與高僧圓澤禪師相約來世相見的故事。

後人也經常用它指前世姻緣,來世重新締結。

這裡,為什麼會刻這麼兩句詩呢?

「這畫的,是未生怨……」照向牆上的壁畫,桑榆喃喃道。

未生怨,是一個佛教故事。

桑榆沒有信仰,這還是桑榆大學的時候學美術史,才得以有那麼一點點殘存的印象。

國王年老無子,便請來相師算命。

相師告訴國王,山中有一道人,死後會來投胎。

國王求子心切,餓死了道人。

道士投生的時候還未到,化為白兔了。

於是國王又派人到山林圍捕了所有的白兔。

不久,王后果然有孕。

王子長大成人後,篡奪了王位,釘死了國王,囚禁了王后。

因果報應……

龔海婷指引她來這裡,究竟是要說明什麼呢?

龔海婷這個人,生性調皮,而且非常喜歡玩劇本殺。

所以,在遊戲中,她很喜歡跟桑榆打啞謎。

如果要給提示,給明確一點的啊!

桑榆用手電到處照,當掃向中心的那尊泥塑佛像,佛像的底座的地上,好像有什麼在發亮。

走近了看,發現地上有一隻手鐲。

這手鐲,桑榆在龔海婷的家裡看到過!

但,是鎖在一個柜子里,龔海婷拿東西的時候她才看到,並沒有見龔海婷戴過。

估計是平時講解員不照這裡,遊客也沒有單獨進來的。

洞窟又經常不開放,所以沒有被人發現。

桑榆趕緊將手鐲撿起,放進了包里。

「那位遊客,這裡危險,請你趕快去服務中心避雨!」

「哦,好的謝謝!」

桑榆剛走出佛窟,周圍忽然出現了奇怪的聲響。

霎時間,她聽見周圍傳來了凄厲的哭聲。

桑榆看向周圍,沒發現任何其他人的蹤跡。

她連滾帶爬地跑向服務區的方向,踩滑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手心被地上的亂石割破,一下子滲出血來,手電筒也被摔壞了。

外面大雨傾盆,她的衣服全都濕透了。

天上又划過一道閃電,桑榆趕緊跑進了景區門口的服務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