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桐心鎖苡
桐心鎖苡 連載中

桐心鎖苡

來源:google 作者:六月豆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清苡 現代言情 程煦桐

家裡實業生意做到龍頭地位的程煦桐自小就被人尊稱為程太子爺,向來奉行山不就我那我來就山的道理,在追人這條道路上也是大膽出擊,小心求證第一次相遇他便對她一見鍾情,那天的她是那麼的鮮活再次相遇就發展成飯搭子,對此他感到萬分無奈,但這也是交流感情的一種方式,只能認了再後來為了追她提前和她身邊的人打好關係,更甚的是直接組建了一個情報分析處,專門分析如何攻下林清苡每當這時他都要感慨一句她的閨蜜是他的准弟媳就是好,因為這個緣故他的消息極為靈通後來的後來,雖沒戀愛過的林清苡也察覺到他的愛意,不動聲色的等他告白*「讓你找自己的閃光點去表白!沒讓你給她講PPT啊?!」「我是真的要笑死,哥,你這操作是真的牛啊,史無前例,你以後就是PPT表白的鼻祖了!」「.......」靈緣寺「一一,你總說我們很有緣,我向佛祖求得緣分,支撐我們走到人生的結局」我雖不信佛,但若能留你在我身旁,我甘之如飴「那說好了,要歲歲相見,年年如此!」林清苡伸手撫摸着剛掛上去的木牌,眉眼彎彎,嘴角帶笑,一如第一次相遇人前冷峻人後小舔狗*乖巧陽光網文寫手雙處男主追妻小甜餅不虐he展開

《桐心鎖苡》章節試讀:

專屬於四川火鍋的麻辣香氣在這套只有百平米的單身公寓里肆意飄散着,桌子上擺滿火鍋必點的毛肚黃喉都已經只剩下那麼幾片了,地上也零零散散地擺滿了各式的酒瓶子,或站或立。

「喝,繼續喝,姐妹們今晚我們不醉不歸。」洛梨舉起在燈光下折射出粼粼紋路的玻璃酒杯,裏面盛了七分滿的水蜜桃味江小白,儘管這款酒只有23度,但濃濃的水果味讓它有着極強的欺騙性,幾杯下去已然讓洛梨飄飄欲仙了。

「談戀愛有什麼好的啊,勞神又傷心,姐妹們,都給我支棱起來,他程帆算個什麼東西啊,只會惹我生氣。」洛梨那張白皙的小臉恨不得埋在抱枕軟乎乎的毛毛里,還不忘罵著程帆,似乎這樣才能把煩惱趕走。

「阿梨,你鍋里燙的肥牛還吃不吃了啊?」林清苡跟哄小孩一樣哄着她。

「哇啊~好香啊,不吃我就把它吃掉了哦。」林清苡用竹筷夾起還泛着熱氣的肥牛在洛梨面前晃了兩下,撲鼻的香味是無聲的誘惑,一直在吸引着洛梨,但這酒帶來的後勁太大了,洛梨實在是抵擋不住了,迷迷糊糊的癱在椅子上,嘴裏還不斷嘀咕着程帆,渣男,你不是人。

「誒,這倆啊又吵架了,你說程帆這次又要靠什麼來哄好阿梨啊?」雲晚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雲晚笑着預測這次程帆的求原諒之路,「是靠貓的出賣,還是他再一次負荊請罪啊,你說說這兩個歡喜冤家啊,知道的是小情侶兩個鬧脾氣,不曉得還以為這是什麼校園霸凌現場呢。」

「怎麼?這是關於165對於183的反擊?」林清苡難得毒舌一把。

「誒!別管這倆了,他倆分分合合這麼多次,哪次不是程帆低頭去哄阿梨啊,雖說是冤家路窄,但什麼時候程帆真的讓阿梨輸過,這倆人,就讓他們自己消化消化吧!」

「小梨子給飼養員來電啦!請儘快查收!」原本歡聲笑語的餐桌氛圍被這突如其來的鈴聲打攪到,一大家子人都一聲不發的盯着聲音的來源。

全家人無聲的問候讓程帆在這個時間點無法自欺欺人地繼續酗酒,劃開接聽鍵,只聽到對方用和棉花糖一般軟的聲音嚎叫着,「渣男!渣男!嗚嗚嗚~~」

聽到她帶着哭腔的聲音,程帆頓時急了,「小梨子,小梨子,你在哪兒呢,我來接你好不好啊。」

「我在翻斗大街,你快來接我,嗚~我的電話被搶走了,喂喂喂~」洛梨打着哭嗝沖手機嚷着。

對面換了個人接聽電話,「程帆,我是林清苡,她現在在我家,我家地址就在離她家不遠的林韻山居 27棟3201,你來接她吧,她喝醉了。」

「好的,好的,我馬上到,你幫我多照顧一下她,麻煩了。」男人急急忙忙的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拿起,轉身快步向外走。

「程帆,你怎麼回事,你又惹我兒媳婦不開心啦,我就說你今天吃飯怎麼失魂落魄的,快點,麻溜的去把我兒媳婦哄回來,我兒媳婦哄不回來,你也別給我進這個家了,我們家沒有你這樣的不疼媳婦的渣男!」一身利落的白色套裝的女人指着程帆厲色道。

男人的步子頓住,「知道了,媽,放心好了,不會把你兒媳婦搞丟了。」

桌上的另一個女人着了一身淡雅的素色旗袍,好似煙雨中的江南山水畫,聘聘婷婷,「帆兒,等會,你喝了酒,讓你哥跟你一起去。」

女人話還未完,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也站了起來,拿着車鑰匙向程帆走去。

「走吧。」男人淡漠的聲音在程帆身旁響起。

墨色的夜晚,華燈初上,橘色的路燈泛着暖意的光輝,照亮了行駛的道路。公路上一輛輛汽車呼嘯而過,而車內的氣氛卻冷寂異常,男人神色自如地駕駛着汽車,修長白皙的手操控着方向盤,車內只有導航發出的沉穩男聲和兩人的呼吸聲相交織。

車子很快到達目的地,男人平緩的將車停在樓下,程帆急忙下車,向樓上跑去。

「篤篤篤~」地敲門聲很快在三十二樓響起,只聽見屋裡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再之後屋內傳來應答聲,輕柔的女聲道:「來了來了」。

房門被一雙纖細的手推開,林清苡側身讓程帆進來。

許是酒醉倒了她,也許是被火鍋的蒸汽圍繞着,洛梨的小臉白裡透紅,倒像是新鮮採摘的水蜜桃,煞是好看,程帆沒忍住上手捏了一把洛梨肉肉的臉頰,眼底的笑意都快要溢出來。

雲晚將剛剛收好的洛梨的包包手機等物品遞給程帆,程帆也不扭捏,自然地接過來,將包往自己脖子上一掛,輕柔的將早已雲里霧裡的洛梨打橫抱起,「皇后娘娘,咱們起駕回宮了。」

也不等洛梨做出回應,就抱着她往樓下走去。

雲晚拿起了自己的包包,站在門外等林清苡關好門,然後一同下樓。

原本坐在車中等待的男人正站在昏黃的路燈下,一身裁剪合體的黑西裝顯得男人身姿更加挺闊,手中挾了一根細長的煙,煙頭部分還在燃燒。男人聽見下樓的動靜便轉過身來,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他那雙桃花眼,在煙霧繚繞之下更顯得璨若星河,似乎要將人溺在他的眼眸中。

正巧下來的林清苡就是那個被蠱惑了的,高挺的鼻樑,微薄的嘴唇加之柔順的頭髮,無一不踩在她的雷達上。

這不妥妥就是我新書男主的模樣嗎!就是哪有霸總是這麼蓬鬆細軟的頭髮,霸總不都是大背頭嘛,至少用髮膠打理一下嘛!誒!除了這小小的不足,他簡直就是我心目中霸總的樣子啊!林清苡表面平靜如斯,內心早已閃過一萬條字幕,還是充了會員的那種,不斷閃過閃爍的字體。

就在林清苡沉溺於他的容貌的時候,一旁的雲晚早已跟着代駕走了。

而這邊,抱着洛梨的程帆朝男人微微頷首「哥,我先帶她上車了。」

「嗯!好!」男人低聲答道。男人看着跟在程帆後面的女孩眨着大大的杏仁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縱使他再怎麼冷漠,也難以無視掉這麼熱烈的視線,默默地掐掉煙,邁着緩慢而堅定的步伐朝林清苡一步步走來。

已將男人視作自己的男主模板的林清苡只覺得這男人來的真是及時,剛開的新書正巧沒有與之相匹配的男主模板,今天就讓她遇見了這麼一個寶藏。

看來前些天去的靈緣寺還是有用的,當時被寺里的商販忽悠着買下香火去供拜,原本以為是匡騙,但也就只是為了討個好兆頭,沒料想到居然佛祖真的聽到了她的心聲,讓她文思泉湧,事業能夠蒸蒸日上。看來我要走運了!

「小姑娘,你好,我是程煦桐,26歲,是程帆的堂哥。」男人嘴角帶着淡淡的笑,語調斯禮。

「啊~」思緒突然被打斷,林清苡趕緊回過神,介紹自己「你好,你好,我是洛梨的閨蜜,我叫林清苡,雙木林,明月清風的清,意苡叢叢的苡。」

自我介紹怎麼還要說年齡呢?這麼正式嗎?26歲,他大了我五歲呢。男大五歲,相互契合。不知怎麼的,林清苡的腦海里瘋狂地刷屏這句話。

「我是煦日東升的煦,梧桐的桐。」程煦桐聲音不急不緩,語調剛剛好。

名字倒是出奇的對應,清和煦,苡和桐。想到這,程煦桐淡然的神情中,透露着不易察覺的歡喜。

程煦桐出聲問她,「你剛剛怎麼一直盯着我看?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沒有沒有」,林清苡一下子紅了臉蛋。

「我是個寫小說的,剛剛看你有點像我書中的人物,才一直盯着你看,不好意思啊。」,林清苡吐了吐舌頭。

程煦桐剛想回話,就見一個醉醺醺的女孩壓靠在林清苡身上,還不斷朝她笑笑。

「你們認識?」

「哦,這是我表姐,住我隔壁。」林清苡垂眸看了眼,向他解釋道。

「走吧,一起吧,你一個女孩,不太容易把她帶上去吧。」程煦桐幫忙攙扶着跟樹懶一樣幾乎要掛在林清苡身上的女孩。

「額,你不要把洛梨他們送回去嗎?」林清苡沒太明白現在的狀況,跟好奇寶寶一樣詢問着程煦桐。

「他們倆現在估計在車上你儂我儂呢,我可以先幫你把她送上去,不影響。」程煦桐朝不遠處的車上看去,儘管貼了單向透視膜,但就依對程帆的了解,也知道他現在肯定在哄女友。

林清苡看了看壓在自己身上的表姐,想想自己平日里搬箱子水都費勁,更別提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了,隨即答應下來,「麻煩你了。」

倆人扶着沒什麼自我意識的表姐回到了她家,林清苡將她扶到床上,她乖乖的卷進被子里繼續酣睡。

程煦桐跟從房間里出來的林清苡打了聲招呼,想要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