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頭號婚寵七爺情謀已久
頭號婚寵七爺情謀已久 連載中

頭號婚寵七爺情謀已久

來源:google 作者:蕭觀音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喬艾 商雲湛 霸道總裁

一直以來,喬艾都將商雲湛視為自己的救世主,為了這個男人,她甘心付出自己的所有然展開

《頭號婚寵七爺情謀已久》章節試讀:

大雪連下了幾日,整個北城籠罩在一片陰鬱寒冷之中。
停在路邊的一輛邁巴赫里—— 「喬艾,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商雲湛乾淨修長的大手將少女掀落在副駕駛里,胸膛劇烈的起伏:「穿上衣服,滾!」
喬艾俏臉蒼白,緊抱着衣物,混沌的思緒腦袋一片空白。
一個多小時前,喬艾在會所里看到坐在走廊里的商雲湛,以為他是喝多了,送他下來,才發現他臉色不對勁。
愛慕商雲湛多年,他那麼難受,她以為他也喜歡她,鼓足勇氣替他紓解。
從未想到,他會這麼生氣...... 「先生,您放心好了,我不會讓您負責的。」
喬艾忍着熱淚和心臟劇烈的疼痛,穿好衣服,甚至都不敢去看那周身寒意俊美的男人一眼,窘迫的開門下車。
她真是蠢到家。
不過是被他幾次伸以援手,給予溫暖,她就真把自己當回事,認為這樣優秀的男人會喜歡自己。
學什麼古人以身相許。
...... 風雪簌簌,喬艾徒步走在路上,遲遲叫不到車,她冷的瑟瑟發抖。
忽然一陣車聲傳來,在身身旁停下。
本以為是商雲湛,側目看清是一輛黑色輝騰,她輕抿粉唇,面露一絲失落。
駕駛座車窗半落,男人粉色騷包的襯衫領口敞開,露出一片白皙肌膚。
輕挑眉毛打量了她一眼:「上車吧。」
是她名義上的表哥,薄子川。
喬艾的媽媽是薄家的養女,一年前她被薄老爺子接回來。
但她並不受待見。
陌生的城市,她也沒有別處可去...... 車開到的陌生的小區,她不解,他帶她來這裡幹什麼?
正想問,薄子川已經看穿她的心思,嘲弄:「你穿成這個樣子,回去被大家看到,臉不要了?」
彼時的喬艾俏臉緋紅,衣服秀髮稍顯凌亂,脖子上斑駁的痕迹,明眼人都看的出。
一室一廳的大平層,是薄子川的私人住處。
薄子川隨意脫了外套扔在客廳沙發,讓喬艾去洗個熱水澡。
雖然不熟,但畢竟是兄妹,喬艾即便拘謹,也沒過多防備。
洗完澡出來,薄子川正在客廳沙發里倒紅酒。
「大哥......」她喚了聲,薄子川眼皮子也不抬一下道:「站着幹什麼?
過來吧。」
喬艾拘謹上前,卻突然被他拽入了懷中...... 「大哥,你幹什麼?
趕緊放開我。」
腦袋轟隆一聲炸響,喬艾掙扎着要推開,被摟着更緊。
「年紀小小,身材挺有料的啊。」
薄子川眼神曖昧,似笑非笑:「俗話說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倒貼白給商雲湛都不要你,何不便宜我?
省的上趕着倒貼,把我們薄家的臉都丟乾淨了。」
難以置信薄子川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喬艾羞憤欲死,揚手欲給他一個耳光,反被薄子川緊握。
「你無恥,我是你......」 薄子川哂笑:「別說沒有血緣關係,像你這樣的妹妹,薄平洲沒有給我造出個一百幾十,十個八個都算少。
真以為進了薄家大門,你就是我妹了?
老實跟了我,薄家還有你一席之地,敢反抗,隨時我都可以讓你捲鋪蓋走人。」
明明是在笑,說出來的話,且如同利刃扎在喬艾的心臟里。
「薄子川,你這個變態,你放、放開我......唔......不要......」喬艾奮力掙扎,幾近絕望時,緊閉的門扉突然被打開。
響起的是年輕尖細的聲音:「哥,你們在幹什麼?」
回頭一看,站在門口裡的赫然是薄夫人跟薄婉卿。
薄子川鬆開喬艾,滿臉無辜:「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不過借個地方給喬艾妹妹洗澡,她就衝上來對我動手動腳。」
薄夫人臉色難看至極,衝過去一巴掌將剛惶恐起身的喬艾扇倒在了地上:「喬艾,我們供你吃供你住,供你上學,你竟然這麼不要臉勾引子川!」
「賤人,你竟然勾引我哥,我打死你。」
薄婉卿趁機衝上去對她拳打腳踢,根本不給喬艾任何辯解的機會。
母女倆對她一陣修理過後,強行將她帶回了薄家。
偌大的客廳,死灰般的寂靜。
喬艾被迫跪在客廳冰冷的地板里,被薄家的傭人們看猴一樣圍觀。
羞恥,憤怒,不甘,委屈無數的情緒湧現。
喬艾挺直的腰桿無比倔強:「我不認錯,我沒有勾引他,是他想強......」話還沒說完,啪的一記耳光清脆,再次將她扇倒在地板里...... 「你還敢狡辯?
!」
薄夫人怒聲呵斥:「不是你勾引子川,你跑到他那洗什麼澡?
還真是有什麼樣的媽,生什麼樣女兒!
你媽勾引我丈夫,生出的女兒勾引我兒子,你要不要臉!
今天你不認錯,就繼續跪着,否則你爸的醫藥費,我們薄家一分錢都不會再出!」
沒有人願意聽喬艾的辯解,似乎都已經篤定她就是個道德敗壞的女孩。
薄婉卿惡狠狠的剜着她,滿是鄙夷厭惡。
賤種就是賤種!
十分鐘後,客廳里寂靜無聲,只剩單薄的少女狼藉跪在冰冷的地板里。
薄子川從樓上下來,半蹲在她的跟前,伸來的手被喬艾避開。
薄子川也不惱,似笑非笑譏誚:「你要肯老實跟了我,何至於遭這種罪。」
「噁心。」
喬艾怒聲唾罵。
即便知道自己不受待見,也全然沒有料到他們竟然這般無恥。
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所有罪名全部推到她的身上!
薄子川眼神玩味,長指拍了拍她的臉蛋,惡劣又狂妄:「想通了......再給我電話。
你要一直想不清楚,那就好好想想,得罪了我,沒有人護着,你在薄家,以後該怎麼過。」
腳步聲走遠,喬艾緊攥着拳頭,指甲幾乎掐入了掌心。
薄家女兒如同過江之鯽,兒子,就僅僅只有薄子川一個!
薄子川剛走一會,張管家從樓上下來:「喬艾小姐,老爺讓你回房休息。」
「外公他也不相信我嗎?」
喬艾濕紅的眼眸注視着和藹的管家,倔強中透着死灰般的沉靜。
還有着最後的希翼。

《頭號婚寵七爺情謀已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