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偷偷告訴我愛你
偷偷告訴我愛你 連載中

偷偷告訴我愛你

來源:google 作者:九生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寒月 江霖生 現代言情

寒月是小縣城出來的普通女孩,自從那天后,有個人便在她心裏揮之不去,他給了自己所有,正當寒月以為自己可以真心託付給她的時候,一個壞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把自己傷害的遍體鱗傷展開

《偷偷告訴我愛你》章節試讀:

她們跟着大部隊去了萊西市的美術館、科技館、體育館等等,寒月見到了很多自己沒見過的東西,也玩了從來沒有玩過的新鮮玩意。

車子在一處公路旁停下了,向前看去,一個大牌子高高的立在地上,上面寫着幸福小鎮,同學們紛紛下了車,跟着老師一起進去了,這裡的建築和擺設確實給人一種幸福的感覺,小鎮的村民也非常熱情的歡迎着他們。

時光荏苒,三天的秋遊很快便結束了,寒月最大的收穫就是在幸福小鎮救下了一隻流浪小狗,因為是從幸福小鎮出來的 所以就給他起了個名字叫倖幸。

回到學校後,寒月把倖幸帶到了宿舍,舍友們也都非常喜歡這個調皮的小狗。

秋日的晚霞總是迷人的,寒月放學後又接着去了江霖生家,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江霖生在家,這是她第一次從這個家裡見到江霖生,但是韓佳兒也在。

見寒月來了,韓佳兒連忙挽起江霖生的胳膊撒起嬌:「霖生哥哥,你不是答應我陪我逛街的嗎。」

江霖生抽出胳膊,冷冷的回道:「我有事情要忙,改天吧。」

韓佳兒一臉不情願,寒月和江霖生點了下頭就去了蕾蕾的房間。

「寒老師,你來了。」蕾蕾一把抱住寒月。

「蕾蕾想老師了吧。」

「嗯嗯,我現在已經不喜歡哥哥了,我最喜歡寒老師。」

「是嗎?為什麼不喜歡哥哥呀。」

「哥哥是壞人,竟然和韓佳兒那個壞蛋在一起了。」

寒月聽到後,再次向蕾蕾確認了一遍:「蕾蕾剛才說什麼?你哥哥和佳兒姐姐在一起了?」寒月強忍着自己內心的波動,明明前幾天自己還和江霖生一起逛了那個小鎮,才剛剛加上他的聯繫方式,還沒來得及給他發消息,為什麼那麼突然。

「對啊。」蕾蕾不屑的說道。

「哦…我們開始上課吧。」寒月心裏一陣心痛,眼淚不自覺的流了出來。

「寒老師,你怎麼哭了。」蕾蕾看着寒月不解道。

「哦…老師沒事,可能眼睛有些不舒服。」

寒月強忍着淚水,盡量不讓蕾蕾看出自己有其他的情緒。

這彷彿是過的最長的一天了,出江霖生家的時候,寒月看了一眼江霖生便走了,江霖生彷彿也出了她的異樣。

回去的路上,寒月心不在焉的騎着單車,一個走神,差點被車撞到。

她一路上想着也是,人家從始至終都不明白你的心意,和韓佳兒在一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傷心,你有什麼資格傷心。

宿舍里

「什麼你們竟然同時有了男朋友,而且也是雙胞胎?」唐落葉和陳婉婉異口同聲的說道。

「沒錯。」王溫文王爾雅一臉得意地樣子。

「可以啊,藏得夠深,沒想到你倆是最快的。」唐落葉道。

「那你們能分清彼此嗎?」陳婉婉問道。

「當然可以。」

「恭喜恭喜啦。」

「我的白馬王子你在哪啊。」陳婉婉一臉可憐的說道。

寒月到學校後並沒有回宿舍,她走着走着不自覺就到了那片向日葵花海,想起那天江霖生獨自坐在小亭子上的模樣,她坐在江霖生當時坐的位置,發獃,一呆就是幾個小時,已經很晚了,見寒月還沒有回宿舍,陳婉婉便給她打去了電話。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一遍關機兩遍三遍四遍都是關機的,陳婉婉着急了,「寒月,你到底去哪了啊」

她剛準備去找寒月,寒月就推門進來了。

倖幸看到他一下撲了上來,尾巴搖不停,她彷彿能感知到寒月的情緒,見她不開心,它的尾巴也下垂了。

「月月,你怎麼到現在才回來,我聯繫不上你,都快着急死了。」

「哦…我那個今天兼職晚了點,手機也沒電了。」寒月努力的擠出了個笑容。

「你怎麼了,我看你不太高興,遇到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我能遇到啥呀,沒事哈。」

說著便一頭倒在床上,陳婉婉在一旁安慰她。

「婉婉,我想自己靜一靜。」

陳婉婉便離開了她的床位。

傍晚,她站在窗邊,想着事情,既然確定了江霖生有女朋友,自己也就沒有必要靠近她了,而且就算讓他知道了自己喜歡他,又能怎麼樣呢,人家肯定也不會答應你的,還不如默默的祝福着他,保佑他每天開心平安,默默的放在心底,這就夠了。

第二天,陳婉婉見寒月的精神狀態不太好,便主動提出要叫着他一起去遊樂園,並表示她請客。

「婉婉,我不太想去。」

「去嘛去嘛,求你了。」

「我…」

「好的,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這個周末就去遊樂園,也體驗一下飛天的感覺。」

「好吧。」

出去放鬆一下也好,省的有些事情想來想去影響心情。

時間很快來到了周末,陳婉婉和寒月收拾了一下就出了校門。

「哇,外面的空氣真好呀,我今天要大吃特吃。」

寒月也鬆了口氣,寒月和陳婉婉租了一輛電動車,很快便到了遊樂園。

人山人海,一眼望去什麼項目都有,過山車上的遊客啊啊啊的尖叫着。

「看着就刺激,我們去坐過山車吧。」

寒月看着瑟瑟發抖,她沒有見過過山車,也沒有來過遊樂園。

「不了,我害怕,我在下面等着你,你去吧。」

「不行,你必須和我一起。」

「我…哎。」

話還沒說完,就被陳婉婉拽着去了過山車的入口。

「老闆兩張票。」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到陳婉婉耳朵里。

「是你?紅毛。」

「喲,這不是女英雄嗎。」

「明明是我們先來的,你給我去後面排隊。」

「啊,我沒看見你們啊,這海拔…嘖嘖嘖。」上官熙道

「你…」陳婉婉狠狠的踩了上官熙一腳。

「啊…我操」疼的上官熙嗷嗷的叫

「活該,略略略。」

陳婉婉瞪了他一眼。

「你這女人,真是蠻橫。」上官熙指着陳婉婉生氣道。

「走,我們去玩別的,不惜和他一起。」

寒月尷尬又禮貌性地給了上官熙一個微笑。

「到哪都能遇到他,真晦氣,我一天的好心情都沒有了,哼。」陳婉婉不爽道。

「好了,好了,不要生氣啦。」

「我們去玩旋轉木馬好不好?」寒月像哄小孩一樣問道。

「走吧,走吧,為了他生氣,不是老娘的風格。」

寒月終於鬆了口氣,沒想到是上官熙救了自己一次,坐過山車看着就可怕。

玩完旋轉木馬,陳婉婉又拉着寒月去玩激流勇進。

「你好,這一波還有位置嗎?」陳婉婉看了看車上一排排的人問道。

「還有兩個,在最後面,你們去吧。」

「謝謝。」

「記得帶好雨衣。」賣票大爺吩咐道。

他們來到最後一排座位,又遇到了上官熙。

「怎麼又是你?」上官熙和陳婉婉異口同聲道。

「你怎麼陰魂不散的。」

「誰陰魂不散啊,我看是你吧。」

陳婉婉可不想和上官熙挨在一起,便向前面的大哥問道:「大哥,我們能和你們換個位置嗎?」

「不行,我得陪我男朋友。」大哥緊緊摟着旁邊比他體型小一倍的男人說道。

「男朋友?」上官熙噗呲笑了出來。

「怎麼,不行嗎。」大哥不爽道。

「行行行,哥您繼續。」

大哥又繼續哄他的「小嬌妻」了。

「寒月我和你換位置,老娘可不想和這個不要臉的人坐在一起。」

「說的好像我想和你坐一起一樣,小智,你和我換位。」

「額…好吧。」

寒月和小智尷尬的對視了一眼,然後又尷尬的笑了笑。

這場面極度尷尬

「啊啊啊」寒月和陳婉婉滑下來的時候被嚇得大喊着

「有那麼誇張嗎。」

「啊啊啊啊哥,我害怕,你快抱着我。」

「…小智,你可真沒出息。」

上官熙看向前方

「啊啊啊啊,要掉進水裡了。」

已經下來了,只有上官熙一個人在喊,眾遊客紛紛看向上官熙。

「咳咳咳,也沒什麼嚇人的嘛,嗆了幾口水而已。」他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哈哈哈哈哈哈,紅毛,你成落湯雞了。」陳婉婉嘲笑道。

「哥,你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小智也跟着嘲笑道。

「再笑,我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上官熙一臉嚴肅,小智馬上變臉了。

陳婉婉和寒月也成了落湯雞,她們看了彼此一眼,都笑了。

陳婉婉給了上官熙一個白眼就和寒月一起走了。

「今天玩的開心吧,心情有沒有好一點。」

「我都要嚇死了,下次可不來了,不過非常開心,謝謝你婉婉。」

「跟我還謝什麼呀,我們是好朋友嘛。」

「不過他們兩個大男人來遊樂園,也是夠可以的,你說上官熙會不會是…」

「是什麼?」寒月一臉懵逼

「哎呀,就是那個。」

「你是說同性戀,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是嘛,我看着挺像,哈哈哈。」陳婉婉調侃道。

上官熙剛上車,電話就響起了。

「臭小子,你在哪呢?」上官熙媽媽給她打來電話。

「媽,我和小智在學習啊。」

「是嗎,開視頻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在學習。」

「哎呀,媽,我真的在學習,你怎麼不相信兒子呢。」

「你妹妹要吃榴槤,你今天回來給買一箱吧。」

「媽,我看是你想吃吧。」

「買了趕緊回來,媽有事要和你說。」

「知道了。」

「哥,我們還去夜總會嗎?」小智問道。

「去個屁呀,回家。」

回到家後,上官熙捂着鼻子把榴槤放在地上。

「媽,有什麼事說吧。」

「你說你也老大不小了,什麼時候給我領個兒媳婦回來啊。」白雪說道。

「媽…你叫我回來。不就是是為了說這個吧。」

「那不然你還想聽什麼?」

「我還在上學呢,人家都是禁止孩子早戀,您可倒好,天天讓我把兒媳婦給您領回來,你兒子可對婚姻之事沒有經驗啊。」上官熙可憐兮兮的說著,演技倒是不錯。

「我不管,你畢業之前必須給我領回來。」

「行行行,答應您。」

「好兒子,要不要吃個榴槤呀。」

「嘔,媽,你別拿這東西在我面前晃悠,我都要吐了。」

寒月和陳婉婉回到學校後,又循環着每天上課下課的日子,只不過寒月辭職了,和陳婉婉回學校後,她和白蘇通了一個電話,告訴她,蕾蕾的成績已經很穩定了,自己暫時先不過去了。

白蘇就同意了。

「你真的就這麼辭職了。」陳婉婉問道。

「嗯。」

回宿舍後,寒月給白莉打去了電話。

「媽,我…有些想你。」寒月哽咽的說著。

「不是快國慶假期了嗎?讓爸爸去接你回來好嗎。」

「嗯。」

第二天,太陽起的有些晚,大霧籠罩了整片校園,寒月她們宿舍都戴着口罩出了宿舍樓,這可謂是五米之外一個人都看不見。

「怎麼起了那麼大的霧霾,我昨天看天氣也沒說有霧霾呀。」唐落葉說道。

「哎呀,誰呀?」寒月摸着被碰的額頭道。

「學…學長,好巧。」寒月和他揮了揮手。

江霖生回道:「注意安全。」

「嗯,學長也是。」

「什麼情況呀,月月。」陳婉婉八卦道。

「哪有什麼情況,只是見面打了聲招呼而已。」

「是嘛,我看你剛才的樣子可不是簡單的打招呼。」陳婉婉一臉壞笑道。

「快走吧,不要八卦啦。」

「快和我說說嘛。」她拉着寒月撒嬌道。

「no…no…什麼都沒有。」

又到了公布成績的時候了,寒月又排在第一名,其實在這幾個月中,寒月因為成績優秀被匿名表白了很多次,有些男生是欣賞他,也有的是單純的想找他請教問題,覺得她是大神,不過寒月的心早已心屬一人,雖然知道江霖生已經有了女朋友,也還是偷偷的喜歡,一直喜歡。

中午,霧霾散去,太陽又重新開始工作了。

「學長,我喜歡你,能不能和我交往。」又有女生和江霖生表白了。

韓佳兒來了,她帶走了那個表白江霖生的女孩。

「妹妹,你知道我是誰嗎?」韓佳兒問道。

「不知道,你是誰,為什麼要帶我來這兒。」

「那你知道你剛才表白的是誰嗎。」

「你這人真奇怪,要說就趕緊說,不說我就…」還沒等女孩說完,韓佳兒的巴掌就落到了她的臉上。

「你…你打我幹什麼。」女孩捂着臉說著。

「打的就是你,我告訴你,江霖生是我男朋友,你以後離他遠點,要是再讓我看到你,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說完韓佳兒就走了,那個被打的女孩默默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寒月恰巧看到了全過程,但是她就在遠處看着,沒有靠近。

她心想,原來這就是韓佳兒…真實的樣子,是因為江霖生,她竟然不允許任何女生靠近江霖生,江霖生知道她的女朋友是這個樣子嗎。

帶着好奇心,她來到了江霖生的班級,他快速的用餘光掃了一眼班級,江霖生和上官熙在教室**坐着,上官熙坐在桌子上。

上官熙竟和寒月對視了一眼,嚇得寒月趕緊跑掉了。

「**,你看,又是來看你的小學妹。」上官熙調侃道。

江霖生沒抬頭也沒說話,一直寫着日記。

「你也太沒趣了,我要是你,那麼多妹妹,我一天一個。」

「不過剛剛那個好像是,那瘋女人的好朋友吧。」

「瘋女人?」江霖生問道。

「那天在操場,我在教訓一個小鍋蓋頭,她給人家救了,來了個美救英雄。」

江霖生想起寒月那天問起她和上官熙的我關係,難道剛剛來的人是寒月?

江霖生起身去了班級門口,沒見寒月的人影,就回來了。

「嚇死了,嚇死了,幸好跑得快,要不然就慘了。」寒月氣喘吁吁的說著,跑到了樓底下。

「果然是她。」江霖生在樓上看到了她正在往教室走着。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