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
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 連載中

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

來源:google 作者:恰恰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嘉嘉 現代言情 蔣嫲嫲

言蓁蓁十六歲被接回太師府,原來出生的時候,因為穩婆的疏忽,她和一個農夫的女兒被調換了假千金在京中乃是團寵,各大世家公子都罩着她,長相嬌俏,性格討喜,琴舞雙絕而言蓁蓁從小在鄉下長大,不僅因為饑荒死了父母,無親無故,還因為在山上的門派打雜而粗鄙無狀,喜好舞動刀槍幸好,她有五個寵愛她的師兄爹娘嫌棄她禮儀不足?京中所有青樓的大老闆,大師兄給她請了最好的師傅哥嫂嫌棄她不懂打扮穿着?京中所有布行的大老闆二師兄將所有新興布匹和胭脂水粉送到了手中假千金陷害她,還要倒打一把,甚至驚動到了宮裡頭?啊,原來三師兄就是那個體弱多病送去山上習武的太子殿下??還有擅長醫毒的四師兄,打遍天下無敵手的五師兄,她要在這京都橫着走,大家沒意見吧?向來沉默寡言的三師兄:師妹,我就要登基了,經過幾個師兄弟商量,決定讓你嫁給我,你願意嗎?言蓁蓁:我把你當師兄,你要跟我生孩子??三師兄:可以繼承皇位啊!言蓁蓁:那我願意!展開

《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章節試讀:

  他眸中閃過一抹決絕,道:「是三小姐逼我這麼說的!
我不過是想要偷盜一些財務,她用狼狗和匕首嚇我,逼我說我是嘉嘉小姐指使的!
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嘉嘉小姐!」
  這話一出,言蓁蓁瞳孔一縮,頓時沉下了臉色。
  「張管家,蔣嫲嫲,你們當時都聽見了的?」
言蓁蓁掃了一眼自己身後隨行的兩人,冷聲問道。
  然而,張管家和蔣嫲嫲都退後了一步。
  張管家低下頭,一板一眼道:「三小姐,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不過這個賊人當時我讓你送官的,你堅決不肯,我不知道你竟要用他來誣陷嘉嘉小姐。」
  言蓁蓁:「……..」所以她這是被耍了?
  「張管家,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將你的頭剁下來給大黃吃?」
言蓁蓁猛地上前一步,揪住了張管家的衣領,咬牙切齒道。
  張管家一臉誠惶誠恐的模樣,道:「三小姐,雖然你武功高強,不過老奴真的不能說謊啊!」
  言蓁蓁氣得半死,猛地抽出了匕首,然而匕首還沒有拔出鞘,言清已經用劍柄打了她的手腕,讓她的匕首失手掉在地上。
  「言蓁蓁!
這是京師太師府,不是鄉下,不是綠林,不是你喊打喊殺的地方!
你冤枉嘉嘉,到底意欲何為,她家人已經全部死絕,莫非你要逼她流落街頭才甘心?
這等惡毒心腸,我太師府可不要你這樣的小姐!」   言蓁蓁冷不防被他敲了手腕,痛得眼睛都紅了。
  她冷笑道:「家人死絕的是我言蓁蓁,不是她言嘉嘉,你這勞什子太師府千金,老娘也不是那麼稀罕!
不過言嘉嘉她敢算計老娘,這口氣我咽不下去!」   這話一出,在座的言家人頓時都臉色一變。
  就在此時,本來跪在地上那個賊人忽然喊了一聲:「我真的不認識什麼嘉嘉小姐!
這位小姐,求你饒了我的妻兒老小吧,我願意以死謝罪!」
  喊罷,他忽然衝到了門前的雕花柱子前,死死撞了一下。
  只聽得嘭的一聲巨響,那賊人額頭開花,滑落在地,已經是斷了氣。
  這死相極為慘烈,並且恰好跌在了言老夫人的跟前,那老夫人捂住胸口,忽然慘叫了一聲,整個人都嚇得當場暈厥了過去。
  「娘!
老夫人!
祖母——」言家的門口頓時亂成了一團。
  言父氣得臉色鐵青,指着言蓁蓁道:「孽女!
孽女!
真是胡作非為!
毫無規矩!
來人,將她給我押到祠堂去跪着!
老夫人什麼時候醒,她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言蓁蓁就這樣被押到了祠堂,被一個嫲嫲強行按在了地上,跪下反省。
  言蓁蓁氣得差點七竅生煙,她就是再蠢,也明白自己是着了道兒了。
  看來三師兄說得沒有錯,這京中侯門深深,各個的腸子都九曲十八彎的,是她大意了。
  「三小姐,你就跪着吧,咱們太師府,素來規矩森嚴, 可不是鄉下,不是你撒潑打滾的地方。」
一個嫲嫲眼中帶着冷笑,輕蔑地說道。
  「是嗎?」
言蓁蓁忽然猛地回身,直接擒住了那嫲嫲的喉嚨。
  那喉嚨斷然想不到言蓁蓁如此厲害,當下喘不過氣來,嚇得面色慘白。
  「去告訴我那便宜爹,跟他說,他們這太師府的千金,我不稀罕當了!
讓他將言嘉嘉交出來,給我抽十辮子,我就離開太師府!
否則,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說罷,言蓁蓁將那嫲嫲提了起來,整個人都摔了出去。
  那嫲嫲嚇得半死,連滾帶爬地去了老夫人的松鶴堂。
  老夫人這邊,府醫已經替她診脈針灸,所有人都在院外守着。
  那嫲嫲過來將言蓁蓁的話說了一遍,本來怒氣沖沖的言父更是氣得差點當場吐血。
  「混賬!
我言伯和英明一世,居然生出這麼一個混賬來!
她及不上嘉嘉半個手指頭!
早知如此,還不如將錯就錯,留她在那鄉下過一輩子就是了!
剛回來就攪得家宅不寧!
她居然還想打嘉嘉!」
  「豈有此理!
嘉嘉哪裡得罪了她?
她不僅找人誣陷嘉嘉,還非要打嘉嘉!
這麼喜歡打架,我去跟她過兩招!」
言清也氣得跳腳。
  「好了,夠了!
你們還嫌不夠亂是不是!」
言老太師鐵青着臉,冷斥了一聲,「蓁蓁畢竟是我們太師府的血脈,既然知道了,哪有讓她流落在外的道理?
她在鄉下長大,不懂規矩是難免,她對嘉嘉有意見,也是人之常情,好好安置她,請個教習嫲嫲**一下就行了!」
  言母聽了,急忙插嘴道:「就是,蓁蓁一直養在鄉下,哪裡懂得規矩,日後好生**就是了,她剛回來就讓她跪祠堂,她豈不心寒?」
  兩番勸阻下,言父臉上的神色總算緩和了一些,他咳咳了兩聲,看向了言母,道:「那就安置她吧。」
  「安置在哪裡好?
要不讓她跟嘉嘉一起,住在佳人苑吧?」
言母問道。
  「不行!
她現在還沒有見着嘉嘉呢!
就又是誣陷又是要打辮子了,若是讓她跟嘉嘉住在一起,嘉嘉嬌嬌柔柔的,還不知道怎麼被這個野蠻人弄死呢!」
言清第一個反對。
  「家裡那麼多院子,隨便收拾一個客院讓她住不就行了嗎?」
言父不耐道。
  「可是她畢竟才是我們的女兒,哪有住客院的道理?」
言母覺得很是不妥。
  「難道你要嘉嘉住客院?
嘉嘉那麼貼心懂事,言蓁蓁連她一個手指頭都比不上,言行粗鄙,舉止陋俗吧,這樣的人,我都不敢說是我妹妹!
母親,我看你是糊塗了!
嘉嘉你養了十六年,難道比不上言蓁蓁嗎?」
言清反駁道。
  「噢,看來,大家都不是很歡迎我回來。」
言蓁蓁踏進院門,就聽見了他們的爭執,她寒心至極,冷笑一聲,「我說了,你們這個什麼太師府的千金,我也不稀罕當!
讓那言嘉嘉出來,挨我十鞭子,咱們一筆勾銷,我當即回乾坤山去!」   「怎麼了?
一進門,就聽得妹妹要打我?
不知道姐姐哪裡得罪了妹妹?」
就在此時,院外又傳來了一道輕柔而溫婉的嗓音。

《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