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徒兒莫慌師父在此
徒兒莫慌師父在此 連載中

徒兒莫慌師父在此

來源:google 作者:雲遠聽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常悟 成武

一次偶然,常悟穿越到了自己寫的書里,好傢夥人家的穿越者要不是主角帶着金手指,要不就是天生開掛,常悟倒好,自己穿成了主角的掛……展開

《徒兒莫慌師父在此》章節試讀:

成府西院偏院。

小院兒不大,只有小屋三間,老樹兩棵。中間的屋子住主角,左側的屋子住管家,右側的屋子做廚房。為了保證主角的修鍊,管家又把原來雜草叢生的院子鋪滿了青磚,改成了演武場。

饒是如此,也改變不了隔壁就是下人們出恭之所的事實。而且這地方還是下風位,每天到了起風的時候,那味道瀰漫過來,只能說真特么上頭。

常悟立在牆頭之上,鼻子里塞了兩個紙球都不管用,那股子惡風無孔不入,無縫不鑽,直擊源魂。真箇是聞一聞鬼怪散,嗅一嗅神仙逃。

應該給主角設定一個天生體香的,要不然這麼被熏陶上十年,就算是塊石頭也該腌入味兒了。常悟暗自腹誹。

原書設定中,主角名叫成武,六歲時父母在押送成家一趟頗為重要的貨物時被山匪殺害。他們這一道血脈本來就是旁支,沒了成父成母,成武的地位便一落千丈。

管家老吳見勢不對,立刻變賣財物,遣散了家中僕人,主動帶着成武從主院搬到了最次的偏院,這才避開了人心險惡的家族鬥爭,保住了成武成家少爺的身份。

他知道接下來成武在成家的修鍊資源也會被剋扣,因此為了保證成武的修鍊,他又迅速將成父成母打拚下來的九成產業逐步賣了出去,單留了一家生意不溫不火的酒樓用作長遠發展。

儘管賣出去的產業被盯上他們的成家人暗地裡壓了不少的價格,但總算還在接受的範圍之內。省着點用,日常生活清苦一點沒關係,少爺能安安穩穩走過來,他就對的起成父成母的在天之靈了。

常悟抬頭看了看天色,這個點兒老吳應該在酒樓里忙活,主角應該也調完了內息,準備修鍊鍛體了。

果不其然,等了不多時,便見到了一名清秀的少年出了門,在演武場上拿起了一塊上百斤的巨石,開始做熱身活動。

少年光着膀子,一眼看去算不上健壯,長的劍眉星目,稜角分明,眼裡清水一般的光,皮膚是稍顯病態的素白,難以想像這樣一副跟瘦弱靠邊的身體會有那麼大的力氣。

在常悟的設定中,這個世界有九個大境界。第五個境界開始就要渡劫,而渡的第一道劫便被稱為源關。前四個境界無需渡劫,勤奮一點,再花個幾十上百年,人人都能修鍊到。後面渡劫的時候就真的是逆天而行了,成功率低的離譜。

這四個境界由低到高分別為通源境,源丹境,開靈境,化天境。每一個大境界之下又分四個小境界。

通源境下的四個小境界為鍛體期,納氣期,陰煞期,陽煞期。成武現在所處的境界正是鍛體期巔峰。

不過他自己可能怎麼都不會想到,他的創造者,常悟這個狗東西,給他設定了在出世之前拿不到任何可以修鍊的源訣,而且身體有異,在他接下來的五年內,修為會卡在納氣期巔峰,此後不會有任何突破。

「九十六,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成武背着石頭做完一百個俯卧撐,接着又開始準備做一百個深蹲起。

密密的細汗聚成小股順着成武的臉頰流下,滴滴摔在腳下的青石上,打起片片塵土。

沒有師父教導,他就只能用這些笨辦法一點一點的將肉身強度磨上去。好處是他的肉身強度基礎要比同齡人強出數倍乃至十數倍,壞處就是修為境界會落下好幾個層次,同時因為修鍊時的源葯不夠,落了一身暗傷。

整整兩個時辰,常悟就坐在牆頭上,看成武背着巨石一起一落。從日上三竿練到午後烈陽,起起落落幾千次。素白的皮膚變得通紅,到最後每一次的舒展身體,都是對肉身強度極限的衝刺。

常悟想過修鍊很累,但從未想過修鍊會有這麼累。在他筆下這一段不過是兩三個段落,幾百個字的形容,然而當他真真切切看到看到成武的努力時,卻又不免動容。

成武現在只有十一歲啊,上百斤的巨石,讓常悟這個二十歲的成年人上來,別說扛起來做深蹲,能搬動它已經實屬不易。常悟覺得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創世者的身份,成武知道自己後來給他安排了怎樣的命運之後,現在就能跳起來呼常悟一頓大比兜,常悟還沒法兒反抗。

演武場中,少年已經氣喘吁吁,但他豈敢鬆懈。家族太大就是勾心鬥角,爭權奪利。這麼些年下來,老吳已經教給了他同齡人沒有也不必要的那份成熟。

沒有人保護你,你就只能自己保護自己。老吳告訴他的這句話自打他搬入這間小院開始,就深深烙在了他的心底,再難抹去。

故此明明已經累癱在了地上,成武還是掙扎着手腳並用,一步一步爬回了屋裡,從桌子下的一個小盒子里取出一瓶等級低到不能再低的療傷葯,用嘴咬開塞子,一飲而盡。

等到體力逐漸恢復,肌肉的酸痛感也消失了去,成武立刻從地上翻身而起,幾步跑到演武場中,再度背起了那塊巨石,開始了無聊而又枯燥的訓練。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這個世界別人不知道,常悟對成武以後要經歷什麼一清二楚。前世里他的書節奏慢,情節拖拉,文筆後期過於拉胯,一直沒有什麼人氣。後來聽從了上鋪兄弟的建議,開始走虐主路線,人氣的確因此漲了不少,但九成都是負面評價,這也是他後來擺爛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是看到成武現在的努力,常悟開始有些動搖了。別的不說,主角六歲起開始訓練,八歲時感悟到源力,開始利用巨石修鍊,單單這麼多年的堅持就足以令人敬佩。

但五年以後,也就是他出世的時候,他才會發現,自己的努力有多麼可笑。

常悟「嘖」了一聲,撓了撓頭,頗感為難的喃喃道:「我是不是真的寫的過了?」若非如此,這本書的流量又怎麼會如此慘淡?

要不,現在給主角清除一下暗傷,或者加個buff?這樣主角五年後也不至於那麼辛苦,命都沒了半條,想保護的東西卻一個也沒有保護下來。

說干就干。常悟拿出筆,口中默念「以吾創世者之名,賜予大源上界搏天大陸炎陽皇朝端洲定州城成氏家族旁支血脈成武所有屬性的上調,以及暗傷的醫治!」

言罷一筆點出!

嗡!

然而不同以往的是,這一次並沒有白光閃過。在常悟的認知中,成武的所有屬性並沒有上調,暗傷也沒有治癒,也就是說,這個類似於言出法隨的能力,第一次失效了。

什麼情況?莫非自己的創世者體驗卡到期了?不會吧?自己才擁有這樣的能力多久啊,該囂的張還沒囂,該裝的比還沒裝,就這麼變成一個普通人了?

常悟繼剛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二次感覺到了無比的慌張,瞬間驚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已經出世,卻失去了賴以為生的能力,那還不如回山裡了卻終生呢!

冷靜,冷靜!

常悟捶着腦門,企圖讓自己靜下心來。

不會,應該不會。自己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這一點不會出錯。對目前遇到的人或事使用這個能力全部奏效,這一點也沒有問題,那麼,問題應該出在成武身上?

難道是因為他是主角的緣故?

想到此,常悟撿過牆頭上的一枚石子,口中默念「以吾創世者之名,讓我手中的這塊石頭,變成一個饅頭!」

言罷一筆點出,白光一閃,手中的石頭已然變成了一個白白胖胖的饅頭,聞上去儘是麥香,摸上去鬆軟宣呼,真正的好饅頭無疑。

隨即常悟又對着成武重複了剛才的操作,然而不出意外,言出法隨又失效了。

看來,有主角光環的人就是不一樣啊。

常悟鬆了一口氣,咬着饅頭,看着院子里已經氣喘如牛的成武,一剎那的失笑。

主角和主角創造的主角,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主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