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土夫子
土夫子 連載中

土夫子

來源:google 作者:筆下塵緣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筆下塵緣 蘇文逸

【盜墓+懸疑+鑒寶】機緣巧合之下,蘇文逸踏上了土夫子的道路,在地下他見到了奇奇怪怪的遠古生物,也遇到了不可思議的靈異事件,為了活命蘇文逸主動背負了古老的詛咒,在一個個古墓中尋找生機展開

《土夫子》章節試讀:

我在軍隊里混了幾年,每天除了訓練就是訓練,雖然很平淡但很充實,部隊里因為普及文化,所以我們每天訓練完就會上文化課,然後學上一兩首軍歌,這一天就過去了。

平淡的日子總會過的很快,Yue南打走了fa國mei國之後覺得自己行了,又看到我國與美國建交,所以恩將仇報對我國邊境不斷的騷擾,我國被迫發起「對yue自衛反擊戰」,我也跟着部隊往yun南進軍。

當時我們連隊屬於衝鋒連,每次打起來都是沖在最前面,所以傷亡很大,一百一十幾個人換了一批又一批。

打了半個月之後,我們連隊接到上級通知,要求我們迂迴包抄敵人,一百多人就脫離了大部隊往深山裡趕,我們班長是東北人,性格特別豪爽也沒有什麼架子,所以關係和我們很好。

路上行走的時候氣氛比較沉重,班長就故意給我們講起了故事「以前老子還是個兵蛋蛋的時候,跟着俺們連長去東北大山裡挖防禦工程,你們猜怎麼著。」

我知道班長想活躍氣氛,就笑着說道:「怎麼了,挖到金粒粒啦。」

班長白了我一眼說「那可比挖到金粒粒還好玩,我們擱石頭廟子山那旮瘩遇見十幾個老頭,那十幾個老頭穿的破破爛爛,見到我們就開始下跪說鳥語,他奶奶的,哈哈哈,都是日本的狗雜種。」

我們一群人都笑了起來,這些人肯定是當時戰敗逃進了山的日本人,這些日本人在山裡不敢出來,又沒有吃的穿的,只能過着野人的生活,想想確實挺好笑。

「哈哈,這些……隱蔽!快隱蔽!」班長剛想說些什麼,突然面色一變就吼了起來,我們還沒反應過來,一顆顆子彈就打了過來。

整個連隊直接就被打散,我們正前方湧出來一群yue南軍,嘶吼聲、慘叫聲、槍聲、手雷引爆的聲音瞬間就遍布這座山頭。

「分散撤退,能跑一個是一個。」班長猛地對着我們吼了一聲,我們整的小隊趕緊開始且戰且退。

「我去你媽的!」看到我旁邊幾個新兵被打倒在地,我眼睛瞬間紅了,拿着槍就往前沖「來啊,都給老子來啊!」

「回去,帶着他們走,恁都好好活下去,把消息傳回去。」我剛聽到班長的聲音,腦袋上就挨了一巴掌。

我咬着牙看着衝出去的班長,眼淚瞬間就下來了,對着旁邊幾個人就喊道:「走,都走,別在這傻愣着。」

戰爭時期永遠不缺英雄,這是從古至今流傳下來的真理,也是中國人對每一個侵略者的警告,在一個個戰友的阻攔下,我們一百多個人最後撤出來十三個,還有四個受了重傷。

我們逃進了一個小峽谷,說它是峽谷其實也不算,這好像是地震導致的山體開裂,因為外面有幾百個yue南兵追來,我們十幾個人就一直往裡走,這通道里傳出來隱隱約約水流聲,前面應該是有地下河的,跑了半天的時間我們又累又渴,為了早點喝上水就加快了腳步。

到了這地下河旁邊後,我們喝完水就開始坐下休息,那幾個傷員已經被包紮好,隊伍里有一個女醫療兵,她是連長的女兒叫秦嵐,看着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她正坐在地上發獃,我看着其他人一個個士氣很是低沉的樣子,站起來說道:「同志們,我們的任務很艱巨,戰友們用屍體築起我們前進的道路,所以我們更應該堅強的走下去,上面需要我們,需要我們的訊息!」

「這位同志說得對!咱們不能倒在這裡,咱們要堅強起來,把訊息傳給指揮部,讓敵人的一切計劃成為泡影!」一個黑壯漢子滿臉堅毅的站了起來,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站了起來。

我們已經隱隱約約聽到了yue南軍的咒罵聲,這條地下河很長,我們順着水流就繼續往下走,走着走着就只剩下九個人,那四個重傷的戰友終究是沒有挺過來。

我們走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前面出現了一個溶洞,我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種場景,溶洞里垂掛着一根根乳白色的巨石,還有一群不知名的會發光的蟲子,因為太過於震驚了,我們的心情倒是好了點。

這裡好像就到了盡頭,但地下河在一個拱門狀的洞口流淌了下去,yue南兵好像追了過來,嘈雜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心裏面一緊,使勁握了握槍。

「不能在這耗着了,羊子你水性好,看看下面還有路沒。」黑壯漢子又站了出來,他對着一個精瘦青年說,然後看着我們說道:「同志們,握緊手裡的槍,就是死咱們也要撕下敵人的肉。」

那叫羊子的精瘦青年二話不說就跳進了水裡,剩下的我們都各自找了掩體,瞄準了來時的通道。

大概幾十個yue南軍擠進了這個溶洞,趁他們愣神的功夫,我們開了槍,雙方瞬間打了起來,子彈在狹小的溶洞里不斷穿梭,yue南軍那邊還扔了幾個手雷,震耳的聲音在溶洞里不斷回放,垂掛的鐘乳石一根一根的往下掉,殺傷力甚至比子彈都要大。

一顆黑黝黝的手雷緩慢的滾到我身前,我眼睛一縮趕緊躲到石頭後面,「轟」的一聲過後我面前的石頭直接碎裂,一塊人頭大小的石頭砸在我的胸口,耳鳴聲、水聲過後我眼前一黑就沒了意識。

我剛睜開眼,就感覺到渾身火辣辣的疼痛,特別是胸口那裡疼得厲害,我掙扎着坐起身,看到羊子正坐着發愣,秦嵐正蹲在一個人身前包紮傷口,我們幾個人中間放着一盞老式礦燈。

我看了看身上,已經包紮好了,就開始打量現在的處境,但除了這有礦燈的地方能看清,其它地方都是黑乎乎的,也就放棄了。

「你醒了,先別亂動吃點東西吧。」秦嵐看到我醒了趕緊過來遞了半塊壓縮餅乾。

我道了聲謝就吃了起來,也不知道多久沒吃東西了,確實有點餓了。

我吃完後看着發獃的眾人搖了搖頭,緩緩站了起來,除了胸口還疼着,身體其他地方倒是不疼了,我剛走到秦嵐旁邊就聽到誰**了一下。

向著聲音看去,是剛剛那個躺在地上的人,他已經坐了起來,一隻胳膊被包紮着吊在脖子上。

「梁子,建國…建國沒了。」羊子眼睛通紅,跑到那人旁邊哽咽着說道。

那梁子沒說話,單手把羊子摟進了懷裡,眼也瞬間紅了起來,秦嵐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也小聲哭了起來,我看着他們那樣,突然想起來班長還有其他戰友,一時間也想落淚。

我們幾個人圍在礦燈前坐着,稍微交流了一會兒,我才知道昏後發生的事情,當時我被那塊石頭砸進了水裡,羊子剛好回來看到我,就通知了其他人往下游,然後秦嵐和羊子一起把我拉了過來。

那些yue南軍之所以不追過來是因為那些發光的蟲子,那些蟲子渾身散發著白光,見到傷口就往裡鑽,每一個被蟲子鑽進去的人會瞬間中毒,全身變成黑色,然後傷口腐爛,最後越來越嚴重,直到被活活疼死。

yue南軍嚇得落荒而逃,羊子他們這時也發現這些蟲子不敢下水,可惜已經晚了,除了我剛好掉到水裡,還有秦嵐和梁子剛好在水邊外,其他人都沒了。

「我們繼續往下走,有一絲希望就不能放棄!」聽完前因後果,我緩緩站起身來,然後對着他們說道:「對了,這個礦燈你們哪裡來的?」

秦嵐指了指一個角落,那裡有七八具扭曲的風乾的屍體,看着應該死狀凄慘,我找了塊石頭撥弄起來,也沒看出怎麼死的,這幾具屍骨旁邊還有兩個破舊的黑包,我把東西倒了出來。

一把生鏽的摺疊鏟,兩個手電,兩根腐爛的繩子,等等一堆雜七雜八的的東西,我撿起兩個手電試了一下,其中一個亮了一下就滅了。

因為我們的槍都沒子彈了,我就拿着摺疊鏟在前面開路,其他人跟在我後面,順着水流又走了十分鐘左右,前面出現了一個彎道,過了彎道後我們站在原地不敢動了。

我們前面出現了兩個巨大的殉葬坑,殉葬坑裡成千上萬的乾屍,這些乾屍雙腿盤坐在地上,每一個乾屍身上都有一隻只散發白光的蟲子,兩個殉葬坑中間有條水道,地下河水就在這水道里流淌,水道盡頭有一座七層佛塔,佛塔上也有一層密密麻麻的蟲子。

我深吸一口氣後對秦嵐幾個說道:「你們忘了在溶洞的時候了嗎,這些蟲子沒被打擾不會有攻擊性。」

我看羊子他們幾個點了點頭,就繼續往前走去,他們幾個小心翼翼的跟在我身後,往前走了一會後,我發現兩個殉葬坑後面還有兩個殉葬坑,這兩個殉葬坑裡都是動物骨骸,四個殉葬坑呈「田」字。

我突然感覺很是熟悉,仔細想了想,才想起這正是《八卦全解》里的「寐」葬,這四個殉葬坑排在七層佛塔正前方,組成一個「由」字,這是已殉葬坑為田,人和畜牲為稻養育墓主自身,可保屍身不腐,甚至復活。

《八卦全解》上說的很明白,這樣做有傷天和,無大惡者不可為,遇則退之,天自懲之,也就是說這麼做的人絕對是窮凶極惡之徒,如果遇到這樣的人趕緊有多遠跑多遠,老天自會出手收拾他。

我又仔細打量了一下那七層佛塔,發現和地面上的那些佛塔一樣,這才確信沒有看錯,這就是佛塔,不過其它地方那是七級浮屠,這裡的是七級魔屠,典型的魔佛邪佛。

想到這裡我更加小心了,趕緊提醒羊子他們:「都小心點,我感覺不對勁,咱們趕緊過了這佛塔。」

羊子他們點了點頭跟着我加快了腳步,走過了七層佛塔範圍後,我們才算是鬆了口氣,在那邊總是有種壓抑感。

不知道怎麼的,我突然就想起了那幾具扭曲的屍體,越想越不對勁,那幾具屍體應該是盜墓賊,可那裡距離七層佛塔可不近,他們是怎麼死的?

我剛想到這裡,走在最後的梁子就突然痛呼一聲,羊子趕緊上前問他怎麼了,我和秦嵐也停了下來,我提着礦燈往他那裡照了照,只見梁子腿上有兩隻大號的黑色蟲子,正拼了命的往梁子腿里鑽。

我拿着摺疊鏟就拍了過去,兩隻蟲子掉在地上後又朝着我們爬來,羊子氣的上去踹了兩腳,然後問梁子說:「你沒事吧,還能走嗎?」

梁子拉了拉褲子,發現只有兩個小口子,就點了點頭,我趁這會功夫拿着礦燈往後照了照,只見成片的黑色蟲子正往我們這邊爬,我趕緊大喊一聲:「快跑!」

羊子三人往後一看,也嚇了一跳,我們幾個順着這條地下河就繼續跑了起來,「沙沙」的聲音越來越近,那是蟲子移動的聲音,兩條腿的終究是跑不過六條腿的,我扭頭往後看了一下,蟲群離我們還有不到十米的距離,而且後面還有一片白光,我知道那應該是被吸引過來的另一種蟲。

我心裏咯噔一下,腦子裡不停的想着辦法,這時候水流聲大了起來,前面還能看到一絲絲光亮,我心裏一喜趕緊招呼羊子他們跑快點。

梁子腿上被蟲子啃了兩口,體力漸漸不支,沒一會兒就被黑色蟲子追上,瞬間他的全身就爬滿了蟲子,聽到梁子的慘叫,羊子停下來就想回去拉他,我趕緊拉着羊子大聲吼到:「走啊!,別停!」

羊子看了梁子一眼後,腳步踉蹌了一下,然後猛的推了我一把說道:「你們快走,我和梁子拖住它們!」

看着被蟲子團團包圍的梁子和羊子,我愣在了原地,秦嵐猛地跑回來拉住了我,她一邊流淚一邊說:「走,快走……走啊!」

我回過神來,和秦嵐又繼續跑了起來,因為梁子和羊子的牽制,我和秦嵐順利跑到了地下河流的盡頭,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地下溶洞,地下河流呈九十度角垂直的流了下去,在這上方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盜洞,盜洞前半截坍塌了一小半,只有一點點光滲透過來。

我趕緊拿着摺疊鏟挖了起來,等到挖的可以通行一人,我和秦嵐趕緊爬了上去,我又找了一些石頭堵住了洞。

等做完了這一切,我和秦嵐在上面呆愣了一個多小時,找到組織的時候,我和秦嵐哭的像個孩子。

因為胸口的傷勢惡化,我被組織送去了軍區醫院,正當我等着傷好後繼續參戰的時候,對yue自衛反擊戰結束了,只持續了短短的二十八天。

1980年我傷好回到軍營後,就申請了退伍,上面很快就批了同意下來,還給我發了一枚二級英雄模範獎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