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退親後我攀上了戰神三皇子小說
退親後我攀上了戰神三皇子小說 連載中

退親後我攀上了戰神三皇子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沈清寧洛雲斕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沈清寧洛雲斕 網遊動漫

【這是一個精明女反覆薅羊毛,最後被羊吞入肚腹的故事】大婚當日,新郎帶着表妹卷包袱私奔,知府沈家二小姐淪為棄婦名聲盡毀,成為整個衢州城的大笑話。 都市精英女法醫沈清寧一醒來,就被原主爹娘族親送來三尺白綾,勸說她自盡以保全家族名聲。 沈清寧淡定一笑,開局不利,沒關係,穩住先不方。 聽聞三皇子班師回朝,沈清寧騙吃騙喝卷錢跑路,藉著三皇子的東風,一路順利抵京。 沈清寧:有醫藥空間在,治病救人照樣混得風生水起,你有病,我有葯! 某皇子:京城的人都知道,本皇子從不吃虧,白讓你吃這麼久的紅利,不如以身抵債?展開

《退親後我攀上了戰神三皇子小說》章節試讀:

沈清寧不住地點頭,原主性子太懦弱,以至於一直忍讓,管不住手下的丫鬟,只有平日里愛躲懶精明的玉屏和動不動開口罵人難管教的玉鴛最是忠心。
現下,兩個丫鬟無視她這個主子,正在低頭商議。
沈清寧略微一思量,便明白二人為啥不帶着她一起,只因原主極其沒主意,若沒有兩個丫鬟操持,大概率如了沈家人的願。
「咳咳。」
沈清寧從床上坐起身,輕輕地咳嗽兩聲,吸引兩個丫鬟的注意力。
「小姐,您醒了?」
玉鴛立刻站起身,端着水盆,幫助沈清寧凈面。
大喜的日子,沈清寧面上塗了一層的脂粉,又因經受不住打擊暈倒,面色慘白慘白的。
凈面後,沈清寧坐在銅鏡前梳妝,望着鏡中水嫩的臉,萬分滿意地點點頭。
原主和她長相有八九分相似,卻更加精緻柔美。
「小姐?」
玉屏送來香膏,試圖喚回正在走神的沈清寧。就在剛剛,她和玉鴛正在研究,如何把小姐打暈以後,帶離沈家。
吳參將管着守城軍,沈家管理衢州城,沈清寧想要逃離,難比登天。
尤其是,她家小姐腦子不清白,一心求死,這就更讓人頭疼。
「你們可想出了法子?」
沈清寧側頭,問身後的兩個丫鬟道。
出門在外,窮家富路,離開以後要生存,必須多多的撈錢。
原主對衣衫首飾不熱衷,衣着樸素,此番和吳家結親,沈家人下了血本,為沈清寧置辦豐厚的嫁妝。
嫁妝里有成箱的瓷器,古玩字畫等,原主帶不走,不過在沈清寧這不存在這個問題。
因為,沈清寧有一個秘密,她攜帶了一個醫藥空間。
空間是她當法醫後,為死者討回公道後突然出現,裏面帶着一家醫院和一個模擬系統,把嫁妝收進來不費勁。
「小姐,您真的打算逃?」
玉鴛和玉屏呆若木雞,二人以為她家小姐只會暗自垂淚而後乖乖就範。
「不逃你們覺得我能留下繼續吃沈家的大米嗎?」
沈清寧老神在在,盤算怎麼在臨走之前狠狠地坑一把沈家人。
玉鴛說的沒錯,沈家上下蛇鼠一窩,沒一個好東西。
兩個丫鬟不是家生子,因而膽子更大些,賣身契捏在沈清寧手中,二人只認她一個主子。
得到肯定回復後,玉鴛鬆一口氣道,「小姐,您想開真好,不然為吳善才那個人渣去死,多麼不值得。」
要她說,吳善才不給她們主僕活路,一樣不可放過,不然好巧不巧的為啥要趕在大婚當日私奔呢?
無論在成親以前還是成親後,此事都有迴轉的餘地,可偏偏趕在這個節骨眼,讓自家小姐丟盡了臉面,成為百姓口中的談資。
兩家把婚事風光大辦,辦得多有風光,對於沈清寧就有多打臉。
吳善才不但不娶,還要寫一封書信羞辱,直言沈清寧性子寡淡無味,為他所不喜。
一封書信激起千層浪,百姓們議論紛紛,懷疑沈清寧早已失去清白,吳家公子這才和表妹私奔,寧可得罪沈家也不願意做個綠毛龜。
沈清寧冷笑,錢氏有一句話說的沒錯,這個時代的女子大多命苦,明明不是自己的問題,可不得不背鍋。
不過,這是吳善才的黑鍋,和她有啥關係呢?虎狼親人要收拾,狗男人和小三她沈清寧更不會放過。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有賬不怕算!
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分清主次關係,躲開眼前的劫難。
玉鴛和玉屏很認同,她們發覺自家小姐遭受重大打擊後,突然變得果斷,拎得清了。
「小姐,您的衣衫首飾都是玉屏管着,您先清點一下,奴婢去大廚房端點吃食。」
玉鴛看了一眼天色,夜已深,她打帘子出門,不由得加快腳步。
沈清寧在原地走一圈,活動活動筋骨,和玉屏一起整理她的小金庫。
若是要逃離衢州城,路上越低調越好,否則難保不被有心人盯上,為自己找麻煩。
衣衫最不值錢,沈清寧只選了幾件輕便的,她的重點在於首飾和錢財上。
沈家摳門,未出嫁的小姐每個月只得二兩月銀,除去打賞丫鬟婆子,偶爾買點愛吃的零嘴,幾乎所剩無幾。
原主是個手鬆的,對下人寬容,丫鬟婆子哄幾句,就把手中銀子打賞出去。
望着小匣子里孤零零的幾塊碎銀子,沈清寧揉揉發疼的額角,她雖然可以行醫治病賺錢,可在沒摸清楚形勢之前,她不準備出手,萬一惹麻煩被當成妖孽就不好了。
「玉屏,就這麼多?」
情況比想像的還要凄慘,沈清寧蹙眉問道。
「小姐,這是您存的全部銀子,還不如奴婢攢下來的多。」
玉屏尷尬地抽抽嘴角,她和玉鴛碰頭,二人加一起存了差不多有二十兩銀子,而小姐這,二兩都不到呢。
在沈家,表面上沈清寧受寵,私下裡,沈清寧的雙胞胎妹妹嘴甜,經常得夫人的私房錢貼補。
只有她家小姐心眼實誠,對銀錢不看重。
「只有這麼幾支釵環?」
沈清寧驚呆了,她印象里,原主至少有三四根金簪,其中一支紅寶石金簪還是吳家送來聘禮。
「您忘記了,前幾日三小姐來您房內,看中了紅寶石金簪,磨着您答應,把您的金簪借走了!」
當然,有借無還,從此金簪杳無音訊。
沈清寧面色發紅,故作鎮定道:「無妨,你家小姐有法子。」
「玉屏,跟着我去清雨閣一趟。」
沈清寧站起身,招呼玉屏出門,她這人做事不喜歡拖拉,吃了她的趕緊給她吐出來,不僅如此,還要給她一點補償。
「小姐,奴婢這就跟着您去。」
玉屏鼓了鼓臉,特地給自己加油打氣,把東西要回來,氣勢上不能輸。
難得她家小姐硬氣一回,做下人的必須支持。
主僕二人來到清雨閣,卻被門口守夜的婆子攔下去路。
婆子睨了一眼沈清寧,語氣不善道:「二小姐,時候不早,我家小姐已經歇下了。」
言外之意,不歡迎沈清寧上門。
大婚之日就淪為棄婦的女子,多麼丟人現眼,若是讓她家小姐染上晦氣,以後運氣被帶衰咋辦

《退親後我攀上了戰神三皇子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