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退休勇者的無限之旅
退休勇者的無限之旅 連載中

退休勇者的無限之旅

來源:google 作者:老醋黑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晨 老醋黑蒜 都市小說

楚晨被無良神明綁架到了異世界,被迫成了一名勇者歷經千辛萬苦的他總算打敗了大魔王,拯救了世界功成名就的楚晨回到了地球,可迎接他的卻不是平靜的生活詭異的人偶,傲慢的仙人,巨大的機甲……楚晨穿梭在一個又一個神奇的世界而這一切竟是因為他當初向神明許下的願望……退休的勇者開始了他的無限之旅展開

《退休勇者的無限之旅》章節試讀:

順着聲音望去,就看見地上盤腿坐着三個大老爺們兒,每個人臉上都沾滿了五顏六色的布條,一人手裡攥着一把牌,在那吆五喝六的鬥地主。

浪客以為自己還沒清醒,出現了幻覺,伸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

「連對!」

「不要。」x2

「三代一!」

「不要。」x2

「順子!哈哈,我就剩一張牌了!」

並沒有出現什麼變化,反而變本加厲,天知道他們在哪找的撲克牌。

「你們幹嘛呢?」浪客出聲詢問。

「你醒啦,我們鬥地主呢。一張三!」大均一看浪客醒了,打了聲招呼,繼續打牌。

浪客不太理解三人的腦迴路:「不是,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們怎麼還有心思打牌。」

「誒,雖然任務很重要,但也要注意勞逸結合嘛。一張七!」楚晨溫聲勸說,不忘打出一張牌。

「行了,別說我們了,你自己都睡一晚上了。一張A」阿元懟了回去。

被懟的熄火的浪客,這才想起來,自己昨晚沒有守夜,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楚晨說道:「楚小哥,你怎麼不叫我啊?」

「昨晚並沒有發生什麼危險的事,我就沒有叫你們。」

「你們?」浪客抓住了重點。

「對啊,昨天晚上楚哥自己一個人守的夜,咱們仨昨睡了一晚上,我倆只是起來的比你早而已。」大均替楚晨解答了浪客的疑惑,又投身到鬥地主的偉大事業中。

看着地上繼續奮戰的三人組,浪客撓了撓頭,起身走下了床,打算去上個廁所。

「咣當」一聲,客房的門被打開了,來的人是老陳,似乎沒想到房門這麼輕易就被打開,他錯愕的看着門鎖的位置,發現門鎖被光滑的切開了。

昨晚這裡出事了。

老陳的眼神變得銳利,走進了房間,剛想向站在門口的浪客詢問昨晚的情況,就看到客房地上坐着的鬥地主三人組。

「你們這是……」

可能是自己歲數大了,跟不上時代了,老陳一時之間沒看懂臉上貼滿布條的三人在幹嘛。

楚晨淡定的撕下臉上的布條:「只是一個小小的娛樂活動,你過來有什麼事嗎?」

「我來是想看看你們的情況,現在看來,昨晚這裡發生了什麼吧。」老陳雖然是在詢問,但語氣肯定。

楚晨點頭肯定了老陳的猜測:「昨晚來了兩個不速之客,不過都被我解決了。」

接着就把昨晚發生的事簡略的跟其他人說了一遍。

昨晚在房間熟睡的三人萬萬沒想到,在他們睡着的時候發生了這麼危險的事,三人只覺被一股涼意包裹,流下冷汗,

浪客有些顫抖:「這,這麼說,我昨天晚上做的噩夢,就是那個夢魘整出來的了?」

「沒錯,夢魘喜歡進入別人的夢境中製造噩夢,然後利用恐懼來殺死做噩夢的人,不過只要不害怕夢魘就拿你沒辦法了,頂多讓你做個噩夢。不用擔心,我已經解決它了,現在要注意的是哪個特殊人偶的主人。」

聽完楚晨的話,浪客後怕的拍着胸口:「還好有小哥你在,不然就我們就慘了。」

大均跟小王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老陳的臉色有些難看,昨晚楚晨他們這裡發生這麼危險的事,而就在對門房間的他居然沒有任何察覺,他隱約感覺到這可能並不是一次普通的新手任務。

而且這個楚晨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輕易地解決掉那麼危險的東西,他真的是新手嗎。

如果他在說謊,那麼客房門鎖的光滑切口,地板上的凹痕又是怎麼回事,可如果他說的都是實話,那麼這次任務的危險程度就要重新評估了。

這一個個問題讓老陳眉頭不展。

楚晨打斷老陳的思緒:「好了,不要想太多,咱們先去吃飯吧。」

其他人聽楚晨這麼一說,也覺得餓了,大家暫時壓下思緒,先去填飽肚子。

早上餐廳里用餐的乘客不少,可能大家都不太適應在船上睡覺,起的都很早。

楚晨他們找到一個僻靜的位置坐了下來,服務員很快就把餐點端了上來。

小顧跟小穎無精打採的舀着碗里的湯,看得出來昨晚她倆休息的很不好,小磊倒是很有精神,估計是習慣了熬夜早起的生活。

老陳邊吃邊說著今天的計劃,「等下吃完,咱們還是按照昨晚分成兩個小組,出去打聽打聽有沒有船員失蹤的消息,任務應該出現徵兆了。」

眾人精神一振,知道任務的考驗可能要開始了。

「等下楚兄弟你們那組去頭等艙跟二等艙打探消息,我這組去三等艙。」老陳定好了探索範圍。

而小顧跟小穎這兩個女隊員卻提出異議。

「陳哥,我跟小顧都是女人,那三等艙流氓那麼多,我們不敢去。」

「嗯……那就這樣吧,你倆跟大均還有阿元換一下,他倆昨天也去過三等艙了,說不定會有發現。」

老陳想了想把小組成員做了一個調換,大均和阿元雖然捨不得楚晨這條大腿,但也還是答應下來。

照顧女同志嘛。

吃完之後,眾人按計划行動。

楚晨他們再次來到了頭等艙的入口,那裡的守衛換了,不是被他打暈的那倆倒霉蛋了。

新的守衛也是兩個壯漢,知道之前的守衛被人給打暈了,他們表示不屑,明明是跟他們一樣五大三粗的漢子,結果讓人一個照面就干趴下了,真是太廢了,要是他們的話,肯定會把襲擊者狠狠教訓一頓。

新的守衛很盡職,把四人攔下了,不過這次楚晨是有備而來,他掏出昨天從奧布里那找到的船票,給守衛展示。

守衛確認船票的真偽後就把楚晨放進去了,浪客他們剛想跟着進去,卻被一條粗壯的胳膊攔了下來。

「先生,請出示你的船票。」

浪客指着楚晨對守衛解釋:「我們跟他是一起的。」

守衛立場堅定:「先生,如果你沒有頭等艙的票,我不能放你進去。」

「我的票忘在客房裡了,這樣吧,你們先讓我上去取票,我拿完票再回來給你們看。」

守衛像看傻子一樣看着浪客:「先生,如果你沒有票,請不要在這打擾我們工作。」

看着油鹽不進的守衛,浪客的神色漸漸陰沉下來:「本來不想這麼做,這是你們逼我的。」

兩個守衛一聽,相視一笑,抱着粗壯的胳膊看着瘦削的浪客,面帶不屑:「先生,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吧。」

浪客衝著高壯的守衛歪嘴邪笑。

「小哥,幫我跟他倆交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