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吞星決
吞星決 連載中

吞星決

來源:google 作者:落落餘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池汀雪 顧長風

神州大地之上,突破至第一境武者境界就引來天現異象者,多不勝數其中又引來天雷鍛體者,便被稱為妖孽顧長風被家族視為棄子,憑《吞星決》先吞噬小蝦,再吞噬凡夫,後吞噬妖孽,《吞星決》一點點進化,向世人證明棄子可吞噬日月星辰,吞噬各間各域!展開

《吞星決》章節試讀:

宛城顧家上空天現異象,烏雲電閃,引來城中無數人圍觀和議論。

「不會是顧家那個惡少突破了吧,竟然引來異象,恐怕以後另外兩家的日子不好過了。」

「顧家不就那一個叫顧長風的撐着家族,除了他還能是誰。」

而此時人們口中的『惡少』顧長風正在演武台上修鍊,滿地都是被打碎的假人,正氣喘吁吁地抬頭看着天空。

異象!

顧之芝小跑到顧長風跟前,一臉欣喜:「長風哥哥,你突破引來了天地異象!」

顧長風身上散發著淡淡蒸汽,緊攥拳頭,強忍着壓制突破給身體帶來的劇痛:「不是我。」

顧之芝愣了一下,仔細打量着顧長風:「不是你還能是誰?」

旁人眼中顧長風在同輩當中屬他資質最高,又勤加苦練,早些年進步神速,半年前就距離突破到武者境界僅一步之遙了。只有顧長風心情清楚,這半年來他都一直在壓制突破,這才一直沒有到達武者境界。

見顧長風不答,顧之芝突然想起來:「對了,江家又來人了。」

顧長風眉頭一皺:「厚顏無恥,不是拒絕好多次了嗎?」

「也許真的是江家小姐看中我長風哥哥了呢。」

顧長風冷笑一聲:「他江家說好聽點是與我顧家聯姻,其實就是想招我入贅,日後替他江家賣命,慢慢蠶食掉我顧家。」

顧之芝聽了也十分氣惱:「那我顧家是斷然不會答應的。」

「走,之芝,這次我們去當面回絕。」顧長風寵溺地摸了摸顧之芝的頭,又對旁邊的小五說道:「小五,你把演武台收拾一下,晚上我要加練。」

顧之芝應了一聲,跟在顧長風后面朝正廳走去,二人都沒注意到小五神色遲疑。

正廳中江善正與顧全奉茶聊天,江善端着茶杯茶杯,滿臉和善:「顧家主,那聯姻一事這次我們就敲定了。」

顧全也端起茶杯:「一定。」

顧全想藉著與江家聯姻來壯大家族,而江家則看好了顧家的發展形勢,將其慢慢吞併蠶食,可謂是各懷鬼胎。

「不可!」

二人話音剛落,就傳來反對之聲。

江善是見過顧長風的,甚至幾次眼見他與江家同輩爭鬥佔盡上風,就這樣一次次才讓顧長風的名字在宛城響亮起來。

顧全見江善板著臉沒有說話,當即呵斥顧長風:「顧長風,本家主與江長老談論聯姻大事,你怎的一點都不懂規矩?!」

要是在以前,顧全絕不可能用這等語氣跟顧長風講話,可如今卻不同了,突破引來異象的正是與顧長風同輩的顧全之子,顧流年。

江善與顧全暗中溝通,此次顧流年能突破,他江家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江善放下茶杯,偽善地笑着:「顧長風,此次我代江家來聯姻不是與你,是與顧流年的。」

顧長風聽了恍然大悟,原來突破引來異象的是顧流年,只是這江善第一時間就趕來說親,事情不是一般的蹊蹺。

既然與自己無關,顧長風就打算帶着顧之芝回去,可顧之芝卻被顧全給叫住了,顧長風自然也沒走。

顧全一臉嚴肅:「流年聯姻一事是其一,其二是之芝嫁給江二寶,我們兩家親上加親。」

顧之芝以為自己聽錯了,可看着顧全篤定的眼神和江善偽善的笑容,只感覺天旋地轉,幸好被顧長風及時扶助才沒摔倒。

顧長風這次不幹了,一臉憤怒:「你把自己兒子入贅到江家就算了,為何還要將之芝嫁到江家?」

顧全一聽『入贅』立即瞪了眼睛,一拍桌子:「你胡說什麼?」

江善偽善地笑着解釋:「是聯姻。」

顧長風冷哼一聲:「聯個屁!你去問問滿城誰人不知道江二寶是出了名的傻子,在外面有你江家的名頭護着還少不了被欺負,讓我妹妹之芝嫁給他,門都沒有!」

江善一下捏碎了茶杯:「顧長風你……」

顧長風早就看透了江善的偽善,冷笑一聲:「怎麼?裝不下去就別裝了。你江家年輕一輩就二寶出名,其他的連個名字我都叫不上來。」

此時顧全已經黑臉,呵斥道:「夠了!顧長風,此事本家主已經決定,絕無更改。」

顧之芝撲到顧長風懷裡大哭,顧長風見了心疼,雙眼緊盯顧全:「我絕對不會讓之芝嫁給一個傻子!」

說完,顧長風扶着之芝離開正廳。

江善回想着方才一幕,還有顧長風近年來在宛城出盡風頭,數次拒絕聯姻,早已讓江家上下記恨於心,便拱手說道:「顧家主,像顧長風此等忤逆之子留在族中必起禍亂。」

這點顧全又何嘗不知,只因顧長風是他大哥顧順的養子,近些年又為顧家鞍前馬後,被視為振興家族的希望。可如今不同了,顧流年突破引來了天地異象,以後成就不可限量,家族已決定全力培養。

夜裡顧之芝突發高燒,顧長風幾次叫下人打熱水來,都不見人影,便知道定是家主讓下人們都撤了,只得自己燒熱水給顧之芝擦臉。

幸虧廚房負責燒菜的劉婆婆給他兄妹二人留了些吃食,這兩天才不至於餓肚子。

這兩天顧流年忙着穩固境界,餘下時間才聽說了廚房的事情,便讓下人對劉婆婆一頓拳打腳踢。

夜裡顧之芝退燒轉醒喊餓,顧長風便偷摸到廚房找到老劉婆婆特意為其留下的吃食,臨走時想要道謝,卻見劉婆婆屋裡黑着燈,覺察不對,便推門進屋。

顧長風見老劉婆婆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到了近前才發現她已經去世。

顧長風心驚,發現劉婆婆臉上手上都有淤青,便將事情猜了個七七八八,登時怒吼了一聲。

「劉婆婆,你因我慘死,我顧長風誓報此仇!」

話音剛落,門外有人喊道:「顧長風殺人了!」

顧長風從悲痛中驚醒,一步跨到門外,只見門外圍了十數名下人,當即便知中計了,冷笑一聲:「卑鄙粗劣的把戲,我顧長風才不怕這一套。」

話音剛落,下人們便兩側分開隱隱將顧長風圍在當中,長老顧青走了出來,身後還跟着一個樣子唯唯諾諾的下人,小五。

小五一直跟在顧長風身邊,這次顧長風失勢後,就再沒見過他。

顧長風見小五又驚又怕,便指着顧青:「老雜毛,你把小五怎麼了?!」

顧青最恨別人說他禿頭一事,冷哼一聲:「我好歹也是族中長老,顧長風你竟不把我放在眼裡,還反問我把他怎麼了?」

「老雜毛,誰不知道你跟顧全都是一路貨色。」顧長風一臉不屑:「小五,別怕,有我在,你直接說到底怎麼了?」

小五不敢看顧長風,指着屋內,低聲下氣道:「我、我看見你殺了劉婆婆。」

顧長風如遭雷擊,不可置信地看着小五:「平日里我從未把你當下人對待,只當你是好友,如今連你都叛我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