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旺夫小娘子:夫君,別猴急
旺夫小娘子:夫君,別猴急 連載中

旺夫小娘子:夫君,別猴急

來源:google 作者:吟飲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衛蓁 陳婆子

衛蓁從末世穿越而來,獲得小相公一枚她只想多多掙錢,供這小相公安心讀書,把日子過和美,怎料這小相公是個芝麻餡的湯圓,看着軟和,實則內里黑的很,一不小心就便成了腹黑的大尾巴狼!衛蓁:「我信了你的邪!」展開

《旺夫小娘子:夫君,別猴急》章節試讀:

衛蓁並不懶,只是在末世里喪慣了,現在找到了生活下去的目標與動力,自然會張羅着把日子過得紅火熱鬧起來。
她得了夢中中年美婦的提點,又從嚴苗苗那裡拿到了簡單的綉圖,便把一門心思都撲在了繡花上。
依舊是每天清晨雞一叫就起,起來把飯給燒好,讓一家人吃得熨熨帖帖,再把屋子收拾利落,然後就關上門開始幹活兒了,嚴釗在外間讀書,她在裡間拿着自家換洗下來的床單枕套練繡花。
繡花真不是一個容易活兒,就算是中年美婦給的衛蓁灌了滿肚子的繡花妙技,但真的拿起針線時,衛蓁才能體會到那繡花之難。
力道、落針的方向、圖樣的配色……不管哪方面,都是頂磨人的活兒,只要稍微分點心,活兒就會做出差錯來,手指上也難免會被繡花針戳出幾個血窟窿。
不過好歹她的進步飛快,綉了兩三天下來,她僅僅是糟蹋了自己的枕套,給嚴釗用的那個枕套上繡的蘭花就像模像樣了。
陳婆子每天早晨起來都會盯衛蓁一會兒,畢竟衛蓁進門晚,她生怕這個兒媳婦是個不安分的,嘴裏說著一套,手上辦的卻是另外一套,就這樣盯了好幾天,陳婆子發現衛蓁連吊在房樑上的玉米都不管了!
往常衛蓁可是每天都會擺弄擺弄那些玉米的!
「該不會是這個兒媳婦又想作妖吧……」
陳婆子心中懷疑,尋了個借口就又溜達到衛蓁和嚴釗的屋子,同嚴釗說了幾句話,就尋了個借口進了裡屋。
陳婆子探頭一看,衛蓁正坐在炕上,拿着一個竹篾變成的圓箍綉東西,她走過去一看,差點驚掉兩隻眼珠子。
「三媳婦,你這是繡的啥?
怎麼瞅着身板像人,卻頂了個豬頭呢?
這是豬妖嗎?」
陳婆子滿臉都是不忍直視的表情。
衛蓁將針別在竹篾上,同陳婆子解釋說,「閑來無事瞎琢磨的,想着模樣可愛,就綉了,娘,你覺得怎麼樣?」
衛蓁繡的是小豬佩奇,因為她手頭用的線都是尋常人家縫補衣服用的粗線,顏色也沒幾種,所以那黑白藍三色的小豬佩奇看起來有點寒酸,還有點社會。
陳婆子仔細打量了幾眼衛蓁繡的東西,像個行家一樣點評。
「看你繡的這些針腳倒是不錯,說明苗苗教的好,但是你綉出來的這個東西有點丑,要是你自己手裡沒好看的圖樣,那就找苗苗討一兩份過來,讓三郎給你描一幅,不要自己瞎捉摸,腦子笨的人很容易瞎捉摸進死胡同里去。」
衛蓁自動過濾了陳婆子的最後一句話,全當陳婆子是好心,便將自己藏在柜子里的枕套拿了出來,心底有些得意地遞給陳婆子看,「娘,這是我綉按照小妹給我的圖樣繡的,你看看怎麼樣?」
陳婆子這麼一看,立馬就對衛蓁改觀了。
她雖然不會綉,但是見嚴苗苗繡的東西多了,灌耳旁風也能灌出一點鑒賞力來。
刺繡講究的是「順、齊、平、勻、潔」這五點,直線挺直,曲線圓順,針跡整齊,邊緣無參差,繡花的手勢要準確,綉面得平服,絲縷不歪不斜,指針距一致,不露底料,線不重疊,綉面光潔無污漬。
但看衛蓁拿出來的這些東西,『順齊平勻』的要求已經都滿足了,至於最後一個『潔』的要求,衛蓁的一雙手還沒有保養過來,用的綉布也是極糙的東西,她不能強求太多。
「三媳婦,你再練幾天,改天苗苗去縣城買東西的時候,你同她一起去,我借你一點銀子,你買些綉布和綉線回來,能賺多少錢都是你和三郎的,掙了錢後把我借給你們的還了就好。」
「如果掙的錢夠你和三郎花,那我和你爹就不偏袒你們了,不然你大嫂二嫂會鬧意見。
既然學會了手藝,就手腳勤快點,多掙點錢,明白不?」
陳婆子叮囑道。
她雖然偏心嚴三郎,但嚴大郎和嚴二郎都是她生出來的,哪能一直都讓嚴大郎和嚴二郎掏腰包來供養兄弟?
現在老大家和老二家不說,並不等於人家不計較,陳婆子心裏清楚,不能因為自己偏袒老三就讓兄弟們鬧了意見。
衛蓁答應了下來,陳婆子又說,「既然你也學會了繡花,那往後的粗活兒就不用幹了,洗衣做飯交給你大嫂二嫂,但是到了年節的時候,你得多孝敬一些,我將這些錢拿去貼補老大家和老二家,你們當了這個家的閑人,總得多掏點錢出來,不然堵不上別人的嘴。」
對於陳婆子的提議,衛蓁倒是沒什麼意見,她就是覺得有些麻煩。
衛蓁感覺自己同陳婆子的婆媳關係比以往親近了許多,便試探着說,「娘,你看這樣行不?
既然三家都成了親,人多了攪和在一起肯定會生出事端,不如分開,各過各的,各家的活兒各家干,誰也不用麻煩誰,誰也不用嫌棄誰,您覺得怎麼樣?」
本來她還有些理由想說,但是說著說著,衛蓁感覺屋內的氣壓有點低,便趕緊剎住了嘴,看向陳婆子,只見陳婆子的臉已經黑成了鍋底,眼神化作涼颼颼的刀子往她身上扎。
「娘,你這麼看着我作甚?」
衛蓁硬着頭皮問。
她覺得自己的提議沒錯啊,各過各的日子,矛盾肯定就少了,難道這有錯?
陳婆子涼涼地看着為衛蓁,冷笑道:「剛學會手藝,還不知道能不能賺錢呢,就想着把一家人給踢開了?」
「老娘差點信了你,以為你是真的變好了,沒想到還是存了一肚子的腌臢心思。
今天老娘就把話撂在這兒了,老娘和三郎他爹沒咽氣之前,這個家誰都不能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