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王牌異能:大佬她看起來十分嬌弱
王牌異能:大佬她看起來十分嬌弱 連載中

王牌異能:大佬她看起來十分嬌弱

來源:google 作者:繪禧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藺安 現代言情 薛聞兮

科技發達,兵魂煉體各國科技發展到一種盛況,而私底下的神秘力量更是強橫隨着諸國逐漸強大,國際表面的平靜又能維持多久?為此,廣廈國最高領導人們展開了一次秘密談話,雲淡風輕間造就了廣廈國最可怕的守護神!御九!至此神龍御九天,華者安於廈!文靜秀美的學霸少女,冷漠疏離的部隊軍人斯文邪氣的富豪總裁,清冷高雅的歌壇天后活潑古怪的法醫蘿莉,內向靦腆的流量小生......本書內容純屬瞎編,娛樂網文,切莫當真女強﹢學霸﹢異能﹢輕微娛樂圈展開

《王牌異能:大佬她看起來十分嬌弱》章節試讀:

廚房內。

盧鳳還沒來得及褪下制服。

側頭看着眼前快要跟她差不多高的少女,彎眸笑了笑:「小溪回來了啊?」

她是q市刑偵隊新調來的隊長,丈夫也在q市民安局上班。他們兩口子不知道上級為何突然給他們安排了一個外甥女。

但看着眼前少女,她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因為工作原因,她與丈夫陸盛宣遲遲沒能要孩子,如今有個這樣乖巧懂事的女孩陪在她們身邊,也是不錯。

摸了把薛聞兮毛茸茸的腦袋,盧鳳滿足的眯起眼:「餓了吧?小溪先去洗手,很快就吃飯了。」

薛聞兮跟她們生活的這五天,也讓盧鳳差不多摸清了眼前少女的作息。

獨立,安靜。

是一個完全不需要大人擔心的早**孩。

不過…這並不能阻礙盧鳳一顆想要當媽媽的心。

自搬到q市起,她和老陸就輪流抽時間回家,給外甥女煮飯,了解她對新環境的適應情況。

就比如今天…

「今天開學小溪覺得怎麼樣?班裡同學好相處嗎,有什麼缺的跟舅舅舅媽說,家裡給你補齊。」

「咦,這是你們學校的校服嗎?好漂亮。」

「小溪吃好了,可以穿起來給舅媽看看嗎?剛好拍個照,讓你局裡的叔叔阿姨認認人,以後有事就去局裡找她們幫忙。」

薛聞兮低頭扒拉着米飯。

耳垂上的月季耳飾早已經被她取下,聽着盧鳳滔滔不絕的話題。

她時不時微笑點頭。

「好啊,舅媽。」

就像一個普通孩子,薛聞兮融入新生活融入得很徹底。每日早起上學,聽課,寫作業,放學,如此不斷,日復一日。

可以說和正常學生沒什麼區別。

若非與白宇凡同班,兩人還經常在放學上學的路上撞見。薛聞兮都要恍然以為自己就是一個尋常高中學生了。

而隨着時間一點點在推移,高二11班來了個轉校生的消息。

也迅速在整個高二年級段傳揚開。

———割一下吧,看着舒服———

「喂!你就是十一班新來的轉校生?」

孫晴仰着下巴,倨傲打量的視線在眼前少女的面上來回掃視。

被人堵在洗手間門口,薛聞兮回頭看看周邊狹窄並適合閑聊的環境。

眼帶疑惑點頭。

「我是,請問同學是?」

她的長相本就有些偏小白花,清純中帶着端莊。此時她一面露茫然,周身的那種無辜感就更甚了。

孫晴見此,眼中飛快閃過一絲妒意。

尖銳的手指指向她,厲聲道:「我不管你之前在原來的學校怎麼樣,但你到了我們學校就給我安分點!」

「別整天在外迎風招展!」

「要是讓我看見了,我弄死你!」

頂着一頭紅彤彤的捲髮,孫晴惡狠狠放話。

她當然知道薛聞兮轉學以來一直很安靜,但並不妨礙她看眼前少女不爽!

自打薛聞兮轉到她們學校後,她孫晴就經常聽見身邊的同學在議論對方,言語里無不是在誇讚對方的美貌。

什麼貌比西施,什麼沉魚落雁。

平時寫作文的時候也不見得他們那麼會說,這會倒是一個個往外蹦!甚至還有不少同學,表示高二的段花頭銜已經可以易主了。

身為高二現任的段花。

孫晴怎麼可能忍下這口氣!!!

攢了一肚子的火,終於在這天她將薛聞兮堵在了洗手間門口。

早在孫晴將人堵住的時候,周邊就有同學見勢不對,飛快遁走了。不過她們並不是去找老師幫忙,而是去高二11班拱火搖人!

「11班11班!」

「你們班新來的那個轉校生,被堵洗手間里了!!!孫晴帶來還幾個女生攔着不讓她走呢!你們快去撈人啊!!!」

聞聲,教室內夏櫻櫻騰得一下!從座位上站起身,抄起手邊的英語詞典。

喊道:「你說什麼!?」

高二10班的孫晴,其實並不是她們年級段最好看的女同學,但卻是年級段最不好惹的女生。

只因為她有個當副校長的姑姑…

q市地處廣廈國邊界,靠內陸,並非那些經濟發達是沿海城市。距離首都a市極其遙遠,這也導致了q市整個城市氛圍都比較封閉,國民的維權意識並不強烈。

像是孫晴這樣學校里有人的同學,大部分家長和同學都不敢招惹她。

一聽到薛聞兮被堵洗手間了。

夏櫻櫻頓時急得不行!

上一個被孫晴堵洗手間的女同學,當天回家就發了高燒。

連曠了好幾天課,才重新回到學校。自那以後那女生也不愛說話了,整天頂着個齊劉海,悶的跟個木頭似得。

夏櫻櫻可不想她的同桌也變成這副模樣。

當下拽了閨蜜葉棠晚,和「壯丁」段寶遺就急匆匆趕往了這層樓的洗手間。

講台桌旁,少年趴着的腦袋聳動了下。

最後,終是沒有抬起來。

……

在夏櫻櫻的想像中,是等自己幾人趕到後,就會看到少女一臉委屈蹲在牆角的畫面,那張無辜甜美的面容寫滿了可憐無助。

然而…

「同學,『迎風招展』多形容旗幟隨風飄動,並不是適合用在人身上。下次你要注意了。」

「另外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我就先回教室了。你們也快回去吧,不然等會上課就遲到了。」

一腳踹開洗手間的小木門。

夏櫻櫻和葉棠晚氣勢洶洶走進來。

然後就看見原本應該囂張跋扈的孫晴一行人,正老老實實抱頭蹲在地上。

而在她們腦海中本該梨花帶雨的薛聞兮,則是直挺挺的站在窗邊,面無表情的看着地上幾人,手裡還拿着一根斷了頭的拖把…

咕嚕~

葉棠晚咽了下口水。

「櫻櫻,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了…」

夏櫻櫻:「……」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聽見動靜,薛聞兮轉身。

原本嚴肅認真的神情瞬間消失,轉而揚起一抹淺笑:「櫻櫻你們是來找我的嗎?沒有走錯,這位同學有個成語用錯了,我跟她探討一下而已。」

時間倒流…

回到其他班同學遁走後。

薛聞兮並沒有經歷過校園暴力,但沒見過豬跑,還沒吃過豬肉嗎?

從孫晴極其惡劣的言語和周邊同學的反應,不難看出這是一件極其惡劣的校園事件。作為從小在國家精心教育下長大的薛聞兮,當即嚴肅了面容。

原本還帶着一點點嬰兒肥的臉蛋,寫滿了肅然。

少女抬手,在孫晴進一步逼近自己的時候,毫不猶豫摘下了對面同學的校牌,輕輕一擲!

一擊擊在洗手間的門板上。

Kuang~

門被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