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王婿
王婿 連載中

王婿

來源:外網 作者:葉凡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凡 都市言情

《王婿》是葉凡精心創作的都市言情,燃文小說網實時更新王婿最新章節並且提供無彈窗閱讀,書友所發表的王婿評論,並不代表燃文小說網贊同或者支持王婿讀者的觀點。展開

《王婿》章節試讀:

沈七夜展現出雷厲風行的態勢,鐵血殺伐的手段也讓鐵木金等人側目。 他們還尋思十個小時後再先禮後兵,接着找借口把葉凡和鐵木無月幹掉。 沒想到沈七夜心狠手辣要直接轟殺。 想到葉阿牛曾經給沈家帶去的好處,再對比沈七夜此時此刻的絕情,鐵木金眼睛眯起。 沈楚歌也是打了一個激靈,下意識向沈七夜喊出一聲: 「爹,你答應過葉阿牛,給他們十二個小時考慮。」 「只要葉阿牛和鐵木無月他們離開,你就會看在他幫過我們的份上禮送出境。」 「你怎能想着要他的命呢?」 「再說了,你通牒了十二個小時,結果提前大半天轟殺,這太沒信用太落人口實了。」 「它會讓你積攢多年的聲譽全部毀損啊。」 雖然立場不同,但沈楚歌感覺這不太厚道,而且己方兵強馬壯,沒有必要玩這種小把戲。 當然,最重要的因素,沈楚歌始終希望葉凡能夠逃的一條生路。 「婦人之見!」 沈七夜重重哼了一聲,隨後手指一點牆壁上的地圖: 「這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什麼道義什麼規則都沒有意義。」 「唯有殺死對方才是王道。」 「而且葉阿牛這種人很陰狠很歹毒很極端,他現在看似手裡沒幾個人也沒人心。」 「但他強橫身手擺着。」 「他說過的話也幾乎會實現。」 「所以十個小時後,我們不撤出燕門關,他一定會搞事情對付我們。」 「到時他披着夜色暗殺我們骨幹,或者往水源和食物灑上毒藥,咱們可是要吃大虧甚至死不少人。」 「所以咱們要先發制人,在葉阿牛攻擊我們之前,我們先把他弄死。」 「為了少死一點人,也為了早點化解危險,咱們必須提前發難吧。」 沈七夜落地有聲,帶着一股子殺氣。 他這些日子已經見識過葉凡的身手和手段。 那是極其瘋狂、極其殘酷、極其不留餘地的。 看看復仇者聯盟基地、薛氏戰區以及鐵木殘軍就知道葉凡的狠絕。 所以沈家決定站在葉凡對立面了,就要不擇手段弄死他才能安寧。 不然沈家和燕門關一輩子都不得安寧。 為此,沈七夜還願意冒着自己名聲受損一轟。 鐵木金聞言也點點頭,很是贊同沈七夜的發難: 「沈戰帥說的有道理。」 「葉阿牛潛入夏國搗亂,造成我們生靈塗炭,耗損嚴重,怎麼殺他都不為過。」 「而且夜長夢多,現在不抓緊時間和機會動手,一旦葉阿牛跑了就前功盡棄了。」 「至於真相和輿論也不需要擔心。」 「燕門關沈帥說了算,其餘夏國地方我說了算。」 「咱們聯手壓制輿論,葉阿牛橫死就跟死一隻螞蟻一樣。」 「再說了,鐵木無月不是說望北茶樓負一樓藏着很多炸雷嗎?」 「咱們轟過去把它夷為平地,對外宣稱是葉阿牛自己玩火引爆,不就能堵住悠悠之口了?」 帶兵打仗鐵木金不在行,但玩陰謀詭計忽悠民眾,鐵木金是行家。 夏秋葉等人聞言都下意識點頭,只要兩家聯手,很多輿論和民意幾乎沒機會發出。 說到這裡,鐵木金稍微停頓了一下,隨後望着沈七夜補充一句: 「不過望北茶樓始終在燕門關,沈帥用自己的戰彈轟自己的地盤,多少不好聽。」 「而且葉阿牛也是沈家恩人。」 「沈帥自己下手不好。」 「沈氏眾將心理也會有一個疙瘩。」 「這樣,沈帥,你把防空系統給我開一個口子,我讓鐵木大軍向望北茶樓轟一枚戰彈。」 「我有十足的把握做到定點清除,不誤殺誤炸燕門關的無辜。」 「這樣哪天真相泄露出去或者輿論壓不住,沈帥也不用擔負轟殺沈家恩人的罵名。」 鐵木金很是熱情地看着沈七夜:「而我對葉阿牛的復仇天經地義。」 東狼下意識出聲:「沈帥,不可,防空系統是沈家特等機密,開了口子……」 沈七夜大手一揮制止東狼說話,一副家國天下的無私態勢: 「不用多說,就照鐵木公子所說去安排!」 「你去讓情報處把防空系統參數告訴鐵木公子的人。」 「大敵當前,不必要的小心思全都收起來。」 他補充一句:「而且我也相信鐵木公子是大局為重的人。」 鐵木金大笑一聲:「沈帥痛快,你以誠待我,我必以誠報你。」 「未來雙方怎麼樣我不敢保證,沈帥想要的東西我也不能保證。」 「但我能保證的是,殺了葉阿牛後,天下商會三天內退出天北行省。」 「昔日鐵木無月從沈帥手裡奪走的地盤,全部無條件歸還給沈氏家族。」 「我還會把沈家堡修復原樣後交給沈帥。」 「沒有別的要求,就是希望同仇敵愾,剷除葉阿牛、剷除屠龍殿。」 鐵木金一掃昔日的陰柔,坦坦蕩蕩給予沈七夜一個保證。 夏秋葉和白衣女戰官她們聞言欣喜若狂。 這意味着失去的地盤和江山要回來了,還意味着她們要恢復榮光重返巔峰了。 她們也不用呆在燕門關這邊境,而是回去繁華光鮮的沈家堡了。 沒等沈七夜回應,夏秋葉想起一事: 「對了,葉凡和鐵木無月要殺,唐若雪那賤人也不能放過。」 「她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不僅挾恩求報,還當眾掃沈家的臉。」 「她還給沈家帶來巨大的潛在危險。」 「想一想,如果糧庫油庫武器庫真被她炸了,咱們和十萬邊軍要喝西北風了。」 「而且她手裡還捏着我們兩千億資產。」 夏秋葉眼裡有着一抹凌厲:「我們必須把她拿下來。」 白衣女戰官也附和出聲:「沒錯,沈家欠她的人情已經還清,無所謂撕破臉皮了。」 沈七夜呼出一口長氣,思慮一會後開口: 「我也厭惡唐若雪的威脅,但她確實掌控了十大傭兵戰隊。」 「沈春華的情報處剛才已經得到證實。」 「沈家雖然不懼怕十大傭兵戰隊,但想要滅掉他們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陣地戰我們在行,巷戰我們比不上人家,人家藏在燕門關居民處,我們就束手無策。」 「畢竟我們的槍口和炮口不能不管夏國子民。」 「所以還是禮送出境吧。」 「等解決了葉阿牛和鐵木無月,咱們再想法子跟她新仇舊恨一起算。」 「朱轅璋,帶一千沈氏戰兵去找唐若雪。」 「告訴她,不得幫助葉阿牛,不得捅沈家刀子,不然我們不擇手段報復帝豪銀行。」 「另外,告訴她,十個小時離開燕門關。」 沈七夜大手一揮:「不然休怪我翻臉無情!」 朱轅璋馬上挺直身軀回應:「明白!」 「薛戰帥,薛清幽,你們也率薛氏行動隊協助朱隊長。」 鐵木金也對着薛無蹤一揮手:「一定不要讓唐若雪搞事。」 十大傭兵戰隊的戰鬥力多少讓鐵木金忌憚。 他可不希望上個廁所都被人狙擊。 寄人籬下的薛無蹤憋屈回應:「明白。」 堂堂戰帥,協助一個小隊長行動,簡直是羞辱。 只是薛氏沒落,他只能服從。 沈七夜望着鐵木金感激出聲:「鐵木公子,謝謝了。」 鐵木金伸出了一隻手:「一切為了夏國!」 「啪!」 沈七夜毫不猶豫一把握住鐵木金的手:「一切為了夏國!」 紫樂公主和夏太吉他們也都站起來齊呼:「一切為了夏國!」 「報!」 就在這時,鐵刺大人旋風一樣沖了進來,神情緊張喊出一聲: 「沈帥,不好了,不好了。」 「葉阿牛和鐵木無月他們離開望北茶樓了!」

《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