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王爺請賜教
王爺請賜教 連載中

王爺請賜教

來源:google 作者:半塘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緣 錢多多

好好的走在路上,突然懷裡被人塞了件嫁衣,然後被人不由分說的抓上了花轎,最後稀里糊塗的嫁了人!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就嫁給了這個冷麵王爺……展開

《王爺請賜教》章節試讀:

「你得了吧,收斂收斂你的風流性子吧,我府里的丫鬟差不多都讓你給收了吧!」

齊王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出門,門口傳來悠悠的一個聲音。

「到我書房來!」

佑王一聽快步跟了上去。

她回到屋內,一群丫鬟端着衣物首飾進來,一一放在了桌面上。

看到那些珠寶,錢多多忍不住兩眼發光,後悔之前為什麼不再走快點,這樣對方就發現不了自己了!

「娘娘,請更衣!」一個年長些的丫鬟上前行了個禮,便要去解她的帶子。

「哎,你們幹嘛!」錢多多忙甩開對方的手,雙手緊緊捂住自己的領口。

「請娘娘更衣!」丫鬟齊聲說道!

「更什麼衣?為什麼要更衣!我不是穿的好好的嘛!」

她倔強的說道。

「今日是殿下與娘娘大婚第二天,按規矩需要進宮給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他們請安的!」

「嗯,我不去!」

「娘娘,莫誤了時辰,殿下還在等我們呢!若是久了,殿下會生氣的!」

說話間,那年長些的那個丫鬟命其他幾個丫鬟上前扒拉錢多多的衣服。

「你們幹嘛呀,放開我,救命啊!」

她用力一推,幾個丫鬟被推開,接着齊刷刷的驚慌失措的朝她跪下。

「娘娘恕罪!」

丫鬟伺候更衣梳妝不是很正常嗎,她們這位新來的王妃為何這般抗拒,一定是她們幾個做得不夠好,惹王妃生氣了。

「又怎麼了?你們,你們幹嘛跪下呀!快起來啊!」

她有些無措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扶了扶額頭,心想這又算哪門子的事兒啊。

「奴婢們沒有伺候好娘娘,罪該萬死!」

丫鬟們不肯起身。

「七哥,你今日是不是要進宮給皇祖母請安啊!」

商量完重要的事情後,佑王拿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問道。

「你不說我差點忘了這件事了!」

齊王起身。

「好了好了,我自己來更,行了吧!」錢多多嘆了口氣說道!

丫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依舊沒有起身,個個低垂着頭,一副委屈的樣子。

「求娘娘讓奴婢們伺候您吧!」年長的那個丫鬟開口道。

「可是我真不習慣別人給我換衣服,從小到大我都自己換習慣了!」

「娘娘是身嬌肉貴,還是讓奴婢來吧!」

「好啦好啦,你們先起來啦!」

正說著,門忽然被一把推開。

氣氛瞬間凍結,丫鬟們看見來人,更是瑟瑟發抖。

齊王瞥了一眼跪着的一排丫鬟,又冷冷的看着錢多多。錢多多從小天不怕地不怕,可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帶着不一般的氣場,感覺一靠近他就沒來由的畏懼。

「要不要本王替你更衣啊!」

齊王蹙着眉不悅的說道。

「都下去!」

丫鬟一聽到此話,便迅速的起身離開,還貼心的帶上了門。

她們出去後,房間里只剩下了兩個人,周圍變得瞬間安靜,她忽然覺得屋內的空氣開始變得有些稀薄,伴隨着強大的氣壓讓她呼吸困難。

她忽然有些後悔,之前不讓丫鬟們換,是只因為她絕對不好意思。從小到大,都是自己動手,她可不習慣被人伺候。

可是現在她有些後悔了。她寧願讓丫鬟替她更衣,也不能讓男人幫她呀!這要是傳出去,他以後還怎麼嫁人啊!

「不用了,我自己換吧!」

錢多多憋了半天,紅着臉說道!

她拿起衣服,卻見對方依舊站在原地,便急了。

「你能先出去一下嗎?我要換衣服了!」

只見對方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轉了個身,並沒有出門。

「你在這裡,我怎麼換衣服呀?」

她跺了跺腳,又羞又惱,臉漲的的更紅了!

齊王轉身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突然有點想笑。

這丫頭似乎還沒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如今她是齊王妃,居然要將他這個齊王趕出房門。這天底下除了當今皇上還有他的皇祖母,誰還敢這麼沒大沒小的說話。這林蘇萱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他忽然對他這個王妃產生了好奇。想着這些,不自覺的嘴角微微上揚,推開門走了出去。

「呼——」

錢多多看了一眼被帶上的門,終於鬆了一口氣。

過了一會兒,進來兩個丫鬟,幫助她整理好服飾,並梳好了髮型。

好一會兒門開了,煥然一新的錢多多出現在了大家面前。

果然人靠衣裝,這丫頭經過這麼一頓收拾打扮,和剛剛簡直判若兩人,好看多了。

不僅丫鬟們被驚艷到了,齊王也愣了幾秒,很快又被冷漠的眼神掩蓋。

「走吧!」他清了清嗓子道!

「去哪裡?」她好奇的問道。

齊王則沒有回答,更是頭也不回,快步往前走。

她只好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拎着裙擺一路小跑。

大門口一輛華麗的馬車候在那裡。錢多多看了看大氣的大門口,想想早上走的後門和這比起來確實寒酸了些。

齊王獨自上了馬車,她猶豫的站在馬車前,不知所措。

「還不上來!」

裏面傳來冷冷的聲音。

「哦!」

她乖巧的點點頭,然後由下人扶着上了馬車。

上了馬車後,她又有些後悔了。自己為什麼這麼聽這個男人的話。他讓自己上馬車,自己就乖乖的上了馬車,狹小的空間里又只有他們兩個人。對方又不說話,氣氛冷冰冰的。害的平日里話多的她此刻也不知道要聊些什麼話題。

「那個,我們要去哪裡啊?」

過了許久,她終於憋不住,戰戰兢兢的問道。

「皇宮。」

對方閉目養神,淡淡的說了兩個字。

去皇宮?去那兒幹什麼?難道真是她們幾個說的,自己要和眼前這個齊王去給太后請安。請安這種文鄒鄒的事,聽戲的時候倒是見過。可她從來沒做過呀!根本沒經驗。

戲裏有時候會出現那種很壞的太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這個太后長什麼樣子,好不好相處會不會和戲裏唱的那樣,一生氣就砍人腦袋呢!

想到這裡,她忽覺後頸涼颼颼的,抬起手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後脖頸。確定它還在。

她腦子裡胡思亂想想了一大堆,還想問齊王一些問題,卻發現對方雙手抱胸,緊閉雙眼,斜靠着馬車,似乎睡著了。

「你睡著了?」她有些好奇,身子微微往前傾,伸出一隻手在對方面前晃了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