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網遊之不敗劍皇
網遊之不敗劍皇 連載中

網遊之不敗劍皇

來源:google 作者:嫪毐的不足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丁武 喬劍仁 武俠修真

丁武知道這個遊戲自由度很高,上線後他就出現在這片深山老林中,連名字都不用取,更不用調整容貌了,除了系統掃描了一下他現在很抓狂,網上看到某某學了什麼內功,某某人學了什麼拳法,到他這裡倒好,三天都沒走出這片老林子;就別提去學什麼神功秘籍了展開

《網遊之不敗劍皇》章節試讀:

比武台,觀眾的議論並沒有影響到二人的對峙,丁武沉穩如初,倒是張偉額頭見汗了。猶豫了一陣擺出全真劍法的起手式……

丁武還是未動,張偉急了,朝着丁武攻了過來,丁武運氣,腳下基礎步法隨心而動,閃躲張偉的攻擊;只見張偉忽而出劍,忽而指點,忽而又出掌;各種招式

信手拈來,變化無端。讓丁武一時之間摸不准他下招會是什麼。

如此往複,張偉的全真劍法使了三倫,忽而,丁武拔劍,使出了基礎劍法,兩人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張偉的全真劍法使得更是得心應手,劍掌指更是變化莫測了,而丁武依舊如故,基

礎劍法隨心隨興;配合基礎步法,穿插於張偉的劍網、指影、掌風之間,偶爾興之所致,更是使出基礎拳法。

張偉久攻不下,趁勢撤身,回身又是一套劍法,丁武見之欣喜,使基礎劍法一一破解。

張偉無奈,運起輕功跳開戰圈。

「你這是什麼劍法?」

「《全真劍法》。」

「是剛才那一套劍法。」

「……同歸劍法。」

「好,再來。」說完,便提劍刺了過去。

張偉見狀,不得不提劍應對。

丁武出劍或刺,或撩,或削,或斬,張偉凝神應對,倒是對兩套劍法使得更加得心應手,隱隱有兩套劍法合一的趨勢。

丁武見狀,更興奮了,攻擊更為迅猛。

兩人酣戰良久,丁武的劍勢更猛、更疾了,張偉已顯露了疲態。

又戰十幾個回合,張偉招式一頓,整個人化光而去。

天空丁武的名字後面顯現出一個勝字,隨後也化光回到觀眾席。

「咦,這倒是神奇,剛才比武那麼久,雖然消耗不多,但也有消耗我小半的內力,沒想到回到觀眾席所有的內力都恢復了。唔,這倒是省了不少事,而且這樣一來長久的戰鬥也不怕別

人車輪戰,雖然心神消耗無法補回,但影響也不大。」回到觀眾席丁武感受一下自身,他如此這般的想。

「老四,我就知道你能行。」老大過來拍了拍丁武的肩膀。

「恭喜你首戰告捷。」老二一臉「老父親」般的表情。

「你這是什麼表情?」丁武不爽,「這都不能贏,我乾脆讓宮主廢了我算了,我移花宮可丟不起這個臉。」

「……」老二頓時不想說話了,又被他裝到了,「老三,你去哪拐了個妹子回來?」這時老三帶人靠了過來,老二轉移話題道。

「剛認識的幾個朋友。」老三「這位是老四的小迷妹。」老三指着叫小雨的姑娘回道。

「各位哥哥好!」小雨倒是不認生,首先與大家打招呼。

「小雨妹子好!」三人異口同聲。

幾人相互認識了一下,小雨的哥哥名為任浩,小雨則叫任穀雨,她自己說出生時是穀雨第一天,她爸媽很隨意的就選了穀雨這個名字;另一玩家叫王呈,老遊戲愛好者,據他說只要是

遊戲,就沒有不玩的。隨後幾人就天南海北的聊了起來;期間,小雨上台打敗了她的對手,贏下一場。丁武也在聊天中知道了排位賽的規則;排位賽採取的是積分制,贏一場得一分,輸

了就扣一分,然後,分數相同的兩兩捉對比試。丁武算了算,要想拿第一應該比幾場,到最後他算糊塗了也沒算出來。然後,他果斷的將問題拋給了眾人:「咳咳,大家幫我算算,要想

拿第一,贏幾場才行?第二要贏幾場呢?」

「應該是七場吧?」老三不確定道。

「那?九十九?」任浩

「哥,哪有那麼多。」小雨發現了,這個問題有難度。

「那你們算算?」任浩。

「叫我玩遊戲可以,數學上的問題還是算了吧,我不是這塊料。」

「同感,我文科生。」老大傲嬌道。

「同上……」老二,「但我感覺就算輸個一兩場,後面再贏的話還是有機會衝擊第一這個名次。」

「這樣?那……第二名豈不是屢敗屢勝,屢勝屢敗了?」王呈懵了。

「王呈哥哥,你這話好繞口。」小雨道。

「反正就這麼個意思吧。」王呈道。

「這樣算第一名要對戰五十二場了。」小雨道「這樣倒是很公平了,可是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了?」

「這樣一來越到後期,玩家之間的底牌越少,彼此之間更加了解;要分勝負就完全靠對武功招式的運用和對時機的把握了,這樣的排名更有說服力。我想玩家對排名比自己高的也會很服氣。」老三這時候搭話。

……

比武就在幾人聊天中完成了第一場,天空出現了五十二個名字,後面的積分為一,定格了五分鐘的樣子,又換了五十二個,後面跟着-1的字樣。

又五分鐘過後,空中字樣換成了:排位賽第二場第一戰——**-1對**-1。

與此同時,台上出現了兩個人,第二場比武正式開始了。

這個時候,所有玩家都對比武規則了解通透了,一邊觀看比武台上二人對戰,一邊思索上一場對戰的不足之處,想着怎樣可以做到更好。

「我現在倒是更加期待後面的比武了。」老二喬劍仁突然一臉堅定道。

「老二,你沒事吧?你都……」老三不解。

「老三,你別說話,聽聽老二怎麼說。」老大打斷老三。

「這樣的比賽越到後面越是考驗人,與其說大家都暴露了所有實力,不如說這是一場自我突破的挑戰;相信這場比賽,對以後的修鍊都會有很大的作用。可能從這次比武以後玩家之間的水平,會徹底兩極分化;強者恆強!」老二凝重的解釋道。

「不是吧,只是遊戲而已,有這麼誇張嗎?」老三不大明白。

「我贊同老二的看法,我想這個遊戲以後一定會很精彩,未來會有很多的玩家努力提升自己,以求可以超越我們第一批玩家中的第一梯隊,會以挑戰第一梯隊的玩家來成就自己; 未來

可能會如同小說寫的那樣,一個時代的落幕時另一個時代的崛起,只是看誰能成為這個時代的主角;後浪推前浪,是不斷的前進,還是被拍死在沙灘上,或者是後浪用力過猛撞死在沙灘

上。」丁武明白過來了,頓時興奮了,同老二一樣想法,對比武越發的期待。

「你們的想法我也贊同,我做不了第一、第二梯隊,但是未來的浪花想將我拍死在沙灘上可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後浪推前浪可要看他能不能推的動。」老大也是一臉的振奮。

「哈哈,未來的後浪想推前浪,得先看我這個前浪是不是那麼好推,推不動就給我留下吧。」

有了喬劍仁、丁武的解釋幾人也是懂了,除了小雨無所謂,其他人都是一樣的想法,彷彿在這一刻找到了玩武俠遊戲的樂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