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域尊聖
萬域尊聖 連載中

萬域尊聖

來源:google 作者:花語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宋業 花語咽

看了四年的園子,有一天突然就入了靈山;「丹爐不好用?來人,給換一個!」「師兄,這劍術太難了,再指教我一次吧」「小師弟,姐姐不通經脈之道,你來指點一下嘛!」「徒弟,為師修練遇到點問題了,先來幫我解決……」自從成為頂級天才,這些就成了我日常的麻煩我正式踏出宗門的第一天:什麼?有人想除掉我?你們都退後,讓我來!展開

《萬域尊聖》章節試讀:

在場的親手拿着極品固氣丹如此細看的不會超過只手之數,這一看又不同以往,畢竟是宋業煉出來的,要知道這可是眼底下活生生的丹道天才。

「宋師兄能煉出極品丹藥之言果真不是謠傳,今日一見心服口服!」

「這小虛合鼎如此看也算選對了主人,待宋師兄深入煉丹大道,我等一定要向師兄多討教。」

「極品固氣丹可不僅僅是固氣這麼簡單了,八重境者多有靠此丹衝擊御靈境,成多敗少,這也是此丹如此高價的原因,我願出四百靈石給師兄換一顆。」

「……」

收購之言一出,就有十數粒被外門弟子買了去,剩下的則被幾個內門弟子拿了去,轉眼身上靈石就超萬數,這讓宋業突然明白那些煉丹的為什麼買材料不肉疼了。

比起煉丹賺到的,花掉的那都是毛毛雨好吧。

這固氣丹材料極為便宜,收它千八百的,到時全煉成極品出去賣,簡直可以用靈石來鋪路了,這樣一看這世上真就沒有比煉丹更暴利的。

「對了,這小虛合鼎我用着不順手,三位師兄去回告長老,讓他給我換一個可以……可以煉丹的就行。」見那三人要回去復命宋業叫停道,言語一出別說是他三人,在場的都沒有反應過來。

居然還有拒絕小虛合鼎的煉丹師?

若不是親眼所見,恐怕打死都不會相信。

在宋業看來這就是一個名氣大作用小的火爐子,又不能賣,見眾人這般反應又忽悠道:

「其實煉丹最主要的還是要用契合自己的丹爐,否則不管它再好的丹爐,不契合自身是煉不出上乘的丹藥的。」

三人恍然大悟,即回道:

「宋師兄說得有理,是我等着相了。」

「我等這就去叫長老重新派送一個給師兄。」

說了三人收了丹爐這才離去,又有落日峰的內門弟子將宋業帶上山後這才感覺清靜一些。

主要是山腳外門之地誰都可以踏足,進了內門之地可就看不到這多弟子了。

至日照環山處,那引路的弟子指道:

「師兄請看此處;衫木遍環山,千尺靈泉近,無閣樓之顯眼,悉洞天之福澤。師兄以為如何?」

外面自然是極好看的,還不知裏面如何,宋業只道:

「進去看看。」

入洞府內,放眼可觀;齊木鋪至,四方幽靜,門帘輕紗,熒光片片。

左一片丈大石室,碧玉澤光;右一間石台木椅,碧畫艷芳。

前一道星光長廊,奇石密布;後一扇移轉聚陣,鎮府守方。

見識了這些宋業突然覺得身上萬數靈石不過是毛毛雨,試探問道:

「像這樣的洞府要多少靈石才能建起一個?」

他擺手一一解道:

「若只說這形態鑿跡,只需外門御靈者三人百餘日可成,務費近千塊靈石。若加上洞中寶物內飾,需一十三萬靈石,加以刻印之陣,再翻兩倍,引地靈通之,共計五十餘萬。」

聽他這一介紹宋業人都麻了,也就是現在有點底氣才敢站在這裡,換之恐怕腿都嚇軟了。

他既然帶自己來看,顯然這巨量的靈石不用一次交付清楚的,故宋業又問道:

「我身上可沒有這麼多靈石,你該不會就帶我過來見識一下吧?」

他哈哈笑道:

「宋師兄說笑了,像你這樣的天才,靈石什麼的都是小問題,那都不重要,師兄願意隨時可以住進來,憑你我的同門情誼,一塊靈石不用給,我只需回去給家裡說一聲就行。」

他這麼一說宋業頓時就反應過來了,自己好歹在落日峰山腳住了四年,還是知道內門一些細況的,雖未問他姓名,此時卻直呼其名道:

「洛臨師兄是吧,早聽聞過你的大名了,果真如傳聞中一般大氣。」

「宋師兄客氣了,以你丹道之資,不消多少時日便能聞名各峰之間,到時就不是我能比的了,我只是沾點家族的光,不像宋師兄,雖一人,無所阻擋也。」

「……」

談笑了片刻,二人相談甚合,他又將先前借宋業的空間之物送了才離去,宋業則自己遊歷起來。

直至看遍諸多細處這才去石床上休息,床上布置有聚靈陣法,可附靈石以助修行。

憑此物便價值萬數靈石。

正樂得合不攏嘴,識海中那悅耳的聲音又傳道:

「小命都快沒了,還擱這裡笑,要是我不提醒你,今晚這裡就可以做你的陵墓。」

宋業笑意頓止,忙默問道:

「你這什麼意思?我在這裡好好的,怎麼就小命要沒了?莫不是你先前傳我的果真是邪道詭術?」

她氣道:「哼,真是個白痴,怎麼會遇到你這樣一個白痴,自己把自己玩死都不知道,懷璧其罪的道理都不懂,片刻之後肯定有人來殺你滅口,要是不相信我,你等死吧!」

宋業將心裏埋藏的疑問挑明道:

「我白痴?話說我現在還不知道你究竟是個怎樣的存在,為什麼只有我的血才能助你復靈?復靈之後會怎麼樣?不會要佔據我的身體吧?」

「我懶得跟你廢話,你要是不相信我,那還帶我在身上做什麼,早點丟掉不就好了?你個笨蛋,真是氣死我了……」

她這樣說了後不管宋業再說什麼,再聽不見半點回應。

將那血紅冰涼的珠子從項飾上取下,感受着她微弱的跳動節奏宋業沉思了良久,最後將她放到了一旁的石桌上。

放下後宋業冷聲說道:

「既然你不肯說,那就怪不得我了,將你丟下我現在一樣可證無上大道。」

說完了也不曾聽得半點回應,如此宋業便再不管她了,獨自安心打坐。

宋業聽聞過不少以血養魂,奪魂重生的邪魔道法,然而自己所經歷的這一切完全符合自己聽到的傳聞。

這也是宋業狠心放下的原因,也許繼續祭血能得到更多的好處,可危險也會更近一步,現在回頭也許並不算晚。

近晚,沒有惋惜靈石的宋業除去氣血差些之外已恢復至最佳狀態,洞府的防護陣法也已經啟動,身上靈石已然用去大半,如此他還是有些心神不定。

也許是她先前的恐嚇言語所致。

強壓下心中不安,宋業走到了洞府那扇兩尺厚的石門旁,見陣法安然無變又放心了許多,正要退去,突然間陣法紋路一道道流光亮起。

那光芒像蛇一樣遊動,從聚靈陣處向此湧來,四處亮起陣紋,雖流光媚艷,可宋業只覺心驚肉跳。

「外面有人在攻陣,可惡,究竟是什麼人要殺我?莫不是帶我來此的洛臨?」說著退了數步,知道陣法堅持不了太久他更加心慌。

「也許是內門那姓周的,莫不是今日真的要葬身此地?」

將身上僅有的一把飛劍取出,宋業又將身上餘下的靈石全投入了陣法之中,只能指望此陣能多堅持片刻,看可否有新的轉機出現。

「看樣子陣法最多還能防護三十息,我並未習得過像樣的技法,與人拼殺屬實失智,只能借那身法逃遁,不過那身法最多用三四次,且不一定能逃出其追殺……」死盯着那陣法的變化,宋業心裏暗暗計算着一切。

眼看只剩十數息,宋業又跑回去將那顆珠子拿扣進了項飾之中,待陣法靈力耗光的一刻便將石門往左移開,還未跨出半步,一道亮眼的刀光便近身而來。

還未看清那人的樣貌,宋業橫架住的劍完全擋不住對方強大的下壓,長刀直砍在了肩上時才來得及運轉好身法。

接着便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了十數丈之外,此時才看清那人的身段。

只見其手持一把長刀,刀附靈力閃着微光,身上一襲黑衣,頭上戴着一張紅黑的面具,其修為御靈五重!

宋業可不多想,一瞬間又運起身法正要繼續逃命,那人卻完全不給機會,一躍便近身而來,人未到刀先至,完全不給宋業運靈時間,身法未啟,宋業只得一把將刺來的長刀抓住。

他近身奪刀,宋業手掌早被劃開血肉,白骨顯露,此時只喝問:

「御靈五重,是誰讓你來殺我的?我現是丹道天才,你殺我執法必定追查到底!」

他冷的一笑,壓低聲音道:

「活下來的才叫天才,死去的只是枯骨!」

說了抽刀便要照宋業面門斬下,看到那刀刃已近面門宋業早嚇得失了神,此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紅光從胸前照開,只見一個虛紅的身形將他往後拂去,足有百數丈。

疼痛醒神,宋業運起的身法瞬間發動,一動不再停息,轉眼便沒了蹤影。

那黑衣人穩住身形時再找不見宋業的身影,抺去刀上血跡,他哼聲道:

「詭異的身法,還有一件不錯的寶物,大意了一些,不過下次你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說了轉身躍下山去,融身於夜色之中。

另一邊連續使用了五次那詭異身法的宋業早失去了意識,此時遁逃到了一府閣樓之內,身上衣物早被血染紅半邊,身上皮膚皆裂,經脈受損極重。

有聽到動靜尋看的侍女發現了宋業,湊近看了口中只怨道:

「哪裡來的死人,髒了我們這好地方,真是晦氣。」

說著本想將其丟出去,樓內卻傳來聲音道:

「人還未斷氣,你取一粒回生丹給他服下讓他醒了自己離去,丟他出去等同害他性命。」

那侍女回去取丹,雖是歸吩咐做了,卻心有不解的問道:

「好像只是一個靈吉山弟子,小姐你管他死活做什麼,還要浪費一顆回生丹。」

那打坐的女子回道:

「內傷外傷都極為致命,身上經脈也損毀得差不多了,這樣也能逃得一命,也算此人氣運所在,明早如若未醒,你再將他丟出去就是。」

「……」

《萬域尊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