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為你破戒
為你破戒 連載中

為你破戒

來源:google 作者:MLZ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玄真 霍玉郎

僧者眉目清秀,神態端莊,面無表情的看着不遠處伏在空中發出虛弱呻吟的男子目連尊者看了一眼僧者,對空中的男子道:「妖狐,你本修行千年,若是能在這蓮花池畔悉聽佛法,潛心悟道,必能位列仙班,只可惜你執念太深,今日鑄此大錯,本尊廢你千年道行,貶入凡間歷經輪迴之苦,望你好自為之」男子對他的話恍若未聞,雙眼緊緊盯着年輕僧者,絕美的臉上露出痴迷的表情,良久,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輕輕蠕動嘴唇,道:「輪迴轉世又如何,哪怕魂飛魄散,我也不會忘你」說完,男子彷彿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般閉上了眼睛,瞬間全身紅光大放,片刻之後,原本容貌絕美的男子變成了一隻通體火紅的狐狸,下一秒,便如流星般在天空划出一道紅色弧線,墜落人間年輕僧者眼看着這一切,面無表情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龜裂,在紅光消失的那一瞬間,留下了一滴淚展開

《為你破戒》章節試讀:

直到玄真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里,霍玉郎才不情不願的嘆了口氣,再轉過身時,已是華燈初上,他懷着一絲落寞和回歸塵世的雀躍走進小鎮。

當初他掉下懸崖時身上穿的衣服早就臟破不堪,這段日子以來他都是穿玄真給他的舊僧袍,現在也不例外,雖然樸實無華的僧袍無損他的俊美,但他這般打扮走在街上還是引來不少路人側目,紛紛向他投來即驚艷又好奇的目光。

這對他來說無關痛癢,所以他悠閑自在的走在青石板路上,越往鎮子深處走越覺得熱鬧,最後他在一棟富麗堂皇的小樓前停了下來,看了一眼匾額上題的『青山客棧』四字,他猜想這以小鎮名字命名的客棧估計算這地方上頂不錯的了。

霍玉郎他爹是岩丹城裡排的上號的有錢人,他從小到大就沒為錢財的事兒犯過愁,向來是想吃什麼吃什麼,想買什麼買什麼,和那群狐朋狗友出去吃酒玩樂時經常請客不說,就是對窯子里的姐兒們也從不吝嗇。

站在門前看了一會兒,他憂鬱的嘆了口氣,想到包袱里佛光寺僧眾們給他塞的那點碎銀,別說慷慨揮霍,現在就連進這客棧吃一頓飽的都成了奢侈。

不過他也算是個豁達的,心想好歹在深山老林里憋了這麼久,現在終於回到這有酒有肉的花花世界,今晚怎麼都得滿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慾,最多不點太貴的東西就是。這麼想着,他已經抬腳進了客棧。

店小二見有客人進門,連忙堆着諂媚的笑臉迎上來,不過在看清霍玉郎的長相和穿着打扮後,臉上表情有一瞬間變得複雜,然畢竟是閱人無數的店小二,看人識眼色的功夫早練的爐火純青,立即就恢復笑臉將人引到二樓靠窗的一個空桌前。

霍玉郎坐下來將包袱往桌上一甩,店小二就殷勤的問他要吃點什麼,他隨口說幾個以前常吃的菜肴,但一張嘴就後悔了,以他現在的財力根本吃不起那些!連忙喊住欲奔去備菜的店小二,在小二疑惑的目光中他尷尬的換了幾個普通菜色。

等小二離開了,他搖搖頭訕訕苦笑,落到現在這種境地,誰想得到呢。

在等待的時間裏,他抬頭打量這間客棧,和進來前預想的差不多,富貴俗氣。

視線在周圍掃了一圈,他手撐着下巴百無聊賴的往窗外看,從二樓看下去,街上人頭攢動,這陣子看慣了寺里和尚的光頭,乍一看到這麼多帶頭髮的腦袋還真有點說不出的彆扭。

不知不覺,他又想起了玄真,以及最後玄真離開時那明明慌亂卻硬要假裝鎮靜的模樣,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嗤笑。

突然,他翹到一半的嘴角猛的僵住,瞳孔一陣急縮,視線死死盯住街上一處。客棧斜對面是一家門庭若市的青樓,樓閣上的紅紗綠帳隨風在空氣中風騷的飄擺,誘惑男人跨越禁忌的圍欄。

只是霍玉郎對這些都視若無睹,眼中只有那門前左擁右抱的猥瑣男人,那張臉,化成灰他也認得!

嚯的一下站起來,身後的椅子被帶倒發出巨響,令二樓的客人不約而同的看過來,只見他臉色煞白的朝樓下狂奔去,在樓梯口撞翻了送菜上來的店小二,可他腳步絲毫不減,反而更加急亂,完全沒聽到身後小二的叫喊,他跑出客棧後就向著斜對面的青樓奔去。

越跑越近,他表情也越來越兇狠,眼中充滿了恨意!終於來到目標的身後,他大吼一聲,咬牙切齒的用盡全力撞上去。

正在尋歡作樂的猥瑣男人冷不丁被猛力撞擊,連驚呼都來不及就狠狠摔了出去。

霍玉郎穩住踉蹌腳步飛快的走到被自己撞飛的男人面前,根本不給他爬起來的機會就抬腳狠狠跺去,用力之猛險些讓他自己也摔倒。

男人在地上發出慘叫,剛才被他摟在懷裡的兩個窯姐兒也被這一突變嚇得發出尖叫,立刻引來圍觀。

沒一會兒,一陣吆喝聲從人群中傳來,接着就見幾個長相兇惡的漢子擠開人群走了過來,待看清眼前情景,當場就毛了,其中一個操着一嘴粗鄙髒話上去一腳踹開還在瘋狂跺人的霍玉郎。

霍玉郎以比剛才被他撞飛的男人還猛的架勢飛了出去,狠狠摔在青石板地面上。

那個被突然毆打的猥瑣男人被趕來的同伴扶起來,哎喲哎喲的叫個不停,嘴裏連連咒罵。霍玉郎咬着牙想從地上爬起來,只是才撐起一隻胳膊就立刻被人一腳踹翻。

然而此時他已被恨意左右,僅存的一點理智不斷提醒他,這些人......這群畜生,就是害了小四的人!

在慘烈暴行來臨之前,他憑着心中那股恨意硬是從地上爬了起來,抬起頭,目光如利刃般狠狠射向正向他靠近的幾人。

而原本準備對這莫名其妙來挑釁的傢伙還以十倍顏色的幾人待看清霍玉郎長相後皆是一愣,而那個被打的男人最先反應過來,驚呼一聲,指着霍玉郎怪叫道:「是他!」

其餘幾人也被這一聲怪叫喚回神來,無不驚恐的看着霍玉郎,甚至有人指着他連叫有鬼。當日他們親眼看着霍玉郎跳下懸崖,原本只是想劫財的幾人心中都有些耿耿於懷,以至於最近都很少犯案,而現在這人卻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實在讓人難以置信且毛骨悚然。

不過這幾人平日作惡多端,對鬼神也不見得十分敬畏,很快便發現了蹊蹺,待證實霍玉郎是人非鬼後,眼神立刻變得兇惡起來。

一時的恨意使霍玉郎做出了衝動之舉,在幾個仇人逐漸變化的表情中,他的理智也漸漸回籠,想起當日在懸崖上的遭遇,憤恨之餘難免心有餘悸,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而那幾人卻更快的向他逼近。

四周的人都被幾人恐嚇走,只敢遠遠圍觀,原本熱鬧的青樓門口現在只剩他們這幾個人。

霍玉郎有點後悔,但是看到這些人時心中的恨意根本抑制不住,眼下看到他們逼近,除了在心中詛咒之外只能祈禱出現奇蹟。

他根本不是這些人的對手,剛才也只是趁其不備才將那人撞倒,現在別說他們幾個一起,就是其中任何一個也絕對能夠輕易將他擺平。

一邊戒備的往後退一邊飛快尋找脫身的機會,可以眼下這種情形,根本是不可能!

久違的絕望又從心底躥出來,他咬牙忍住欲奪眶而出的眼淚,腦中走馬燈似的閃過他爹娘的臉,小四的臉,柯良的臉,以及佛光寺眾人的臉,最後是玄真的臉。

他不禁想,若他被這幾人打死,在他這短短二十年的人生里,或許只有在佛光寺的這段日子才是最真實,最快樂的。

一陣拳風迎面襲來,他絕望的閉上眼等待隨後而來的疼痛,然而就在拳頭即將沾到他臉頰的那一瞬間,突然停了下來,同時伴隨着一道聲音:「慢着!」

對霍玉郎揮拳的人明顯錯愕了一下,看向阻止他的人,不耐煩的問:「怎麼了?」

霍玉郎沒有睜開眼睛,他認得那個聲音,那個讓他噁心到反胃的畜生,就是剛才被他撞倒狠跺的男人,就是當日在山道上輕薄他的男人!

才挨過打的男人打落同伴擱在霍玉郎面前的拳頭,嘴裏發出桀桀的怪笑聲,看着霍玉郎的眼神也充滿了惡毒和毫不掩飾的淫穢,壓着嗓子緩緩道:「這麼俊的一張臉,打壞了多可惜啊」

而與此同時,他卻猛的一拳揍向霍玉郎的腹部,狠勁十足。

「唔!!」

霍玉郎只覺腹部一陣劇痛,五臟六腑彷彿都絞在一起,在男人收回手後,緩緩倒下。這時,他終於睜開了眼睛,躺在地上用盡僅存的力氣瞪向男人,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男人早被千刀萬剮了!面對他吃人般的視線,絲毫不感到威脅,男人冷酷的勾起嘴角,一腳狠狠踩在他腰上,道:「敢打我,老子就好好跟你玩玩兒,上次算你命大,今兒老子要玩不死你就他娘的給你舔屁股!」

說完,彎腰一把抓住霍玉郎的頭髮把他直接拎了起來。

霍玉郎早已脫力,只能任由男人將他半拖半拽的帶走。頭皮傳來的疼痛令他咬破了唇,滾燙的血沿着嘴角一路划過下巴滑過脖頸,最後滑進衣領里,將素凈的僧袍染紅。

目睹這一切的人皆心生不忍,但見那幾人凶神惡煞一般,誰也不願走出來見義勇為,只能在心裏為他惋惜。

極度的難堪和憎恨讓霍玉郎雙眼充血,臉色如死灰般駭人,此時,他只盼死後化為厲鬼,然後將這幾人生吃活剝,讓他們不得好死!

不知道自己被這麼拖了多久,終於停下時,他被男人狠狠的甩到地上,悶哼一聲,他狼狽的仰面癱着。

早已入夜,月亮高高的掛在空中,彷彿嘲笑他的苟延殘喘一般愈發皎潔。

原以為萬念俱灰的他突然感到無比的憤怒,一股力量油然而生,讓他騰地一下從地上躥起來,往身邊最近的人身上撞去。

那人被他這突然一擊撞倒後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立刻暴怒的將他踹開,隨即便是一陣拳打腳踢。

這些人粗糙魯莽,拳腳落在他身上如鐵鎚般沉重,極度的疼痛令他終於崩潰的痛哭出來,扯開嗓子嚎叫,不停的詛咒謾罵,彷彿這樣做便可以減輕身上的痛楚。

許是他的聲音太過凄厲,落在身上的拳腳漸漸少了,最後暴行停止時,他仍然是仰面躺着,視野里只有天空的滿月。

他還有意識,知道這裡是一塊空地,耳邊還能聽到沙沙的聲響,也許附近還有個樹林。

但是,這一切都無所謂了,不管這些人要對他做什麼,了不起就是爛命一條。

他始終都沒有低頭向這些畜生開口求饒,他是霍玉郎,哪怕是死他也是個驕傲的男子漢!他抽搐的不斷嗚咽,他的恨,他的委屈,他的不甘,全化作眼淚流出來,順着眼角流進頭髮里,蜇的受傷的頭皮一陣一陣的疼。

腦子越來越混沌,眼皮越來越重,他看着頭頂越來越模糊的月亮,心想這就要死了吧,想不到,還是死在了這群人手裡,想不到,居然是這樣死去.......

忽然,空氣中傳來驚呼聲,緊接着又傳來幾聲氣急敗壞的咒罵,其中還夾雜着不知道是誰發出的慘叫。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覺得自己很累,累的快要連呼吸的力氣都沒了,而這時,一股力量將他拉了起來,他還沒來得及弄清發生了什麼事,就跌入了一個充滿熟悉氣味的懷抱。

那是他喜歡的,令人心安的禪香。意識到這一點,他身子猛的一顫,一股從未有過的悸動從內心最深處緩緩蔓延,他很想緊緊抱住這個懷抱的主人,一直抱着,然而就在他想要抬起手臂的那刻,一陣強烈的眩暈毫無預警的襲來,令他瞬間失去意識陷入黑暗。

玄真臉上的表情十分冰冷,感覺到懷中人陷入昏迷,他無法抑制心頭的陣陣鈍痛。只有他自己知道,剛才在附近聽到霍玉郎那凄厲的哭嚎時,原本只是略顯浮躁的心驀地一緊,那是前所未有的感覺,陌生的令他感到可怕,然而在看到霍玉郎遍體鱗傷的躺在地上時,他只怕自己再來晚一步。

若不是因為不放心而中途折返,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剛才被他逐個招呼的幾人緩過來,感覺到他無言的憤怒,卻絲毫沒有收斂,怒氣沖沖的圍攻過去。

玄真拳腳功夫再好,但雙拳難敵四掌,剛才他和霍玉郎先前一樣是出其不意,才會暫時佔上風,但是很快就被攻的節節敗退。他護着霍玉郎,瞅准了周圍環境不斷尋找退路,只是漸漸的,他也很難再維持鎮定,開始慌不擇路,眼見那幾人越來越逼近,他只顧咬緊牙帶着霍玉郎逃跑,根本沒看清前方的路況,就在他尋找下一個落腳點準備再次施展輕功時才驚然的發現兩人已置身半空,還沒來得及反應便只覺身子一重,直直的往下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