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不是霸道總裁
我不是霸道總裁 連載中

我不是霸道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噢O老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明珠 林子 都市小說

他重生,卻沒有穿越他曾是贅婿,擁有成熟男人的心智和掌管上市公司的能力,重生成為認祖歸宗的豪門二少,總感覺有一桿狙擊槍在瞄準自己「噗」地一聲,狙擊槍射出一顆子彈……展開

《我不是霸道總裁》章節試讀:

在酒店門口,狙擊手覺得總這麼等下去不是辦法,便大搖大擺走進酒店,大搖大擺走進電梯。此時,他始終牙痛似的,捂住左邊嘴角那顆花生米般大的黑痣。

這是他臉上最明顯的特徵,也是最容易被人記住的特徵。

9013房。

昨天,黑痣已經打聽清楚了,而且,也乘電梯上到九樓,在房門前小停頓了一下,再穿過長長的走廊,推開安全門,順着步梯往下走了兩層,然後,透過樓梯拐角的窗戶,尋找狙擊點。

最後,選擇在那幢民宅樓守株待兔,就是在步梯這邊初定的,再摸到那邊去觀察,果然是最佳位置。

這次,從電梯出來,黑痣沒有穿過長走廊,而是直接按響了9013房的門鈴。

他已經想好了應對辦法,如果靚妹開門……也只有靚妹出來開門了,他就問對方怎麼是女的?剛才打電話給他的是男的啊!

黑痣自信,即使看不見房間里的動靜,也可以從靚妹的表情,推斷出房間里有沒有發生狀況。

死了人的大事,不管靚妹多能掩飾,也不可能不露痕迹。

門鈴響了又響,房間里卻沒有任何反應。

不會是靚妹不在房間吧?

不會是到現在還沒人知道那小子被擊斃吧?

黑痣搖了搖頭,覺得太不可能,一大早的,靚妹不可能離開房間。

這幾天跟蹤下來,他們總是出雙入對,形影不離,怎麼可能偏偏在這最關鍵的時候,他們卻沒有在一起。

現在,只有一種解釋,靚妹被發生的狀況驚嚇得暈了過去,所以,才那麼安靜。

黑痣一邊想,一邊按着門鈴,眼睛卻注視着電梯那邊的動靜。

好幾次,電梯上行的顯示燈閃動,好像要在這一層停下來,但非常僥倖,顯示燈總是在九樓一閃而過,又繼續上行了。

有一次,他強烈地意識到電梯會停在九樓,便毫不猶豫地離開,快步朝安全門走去。

當他穿過長走廊,身影消失在安全門的一刻,電梯門也「當」地一聲,向兩邊打開,一名保安走出來,見長走廊空無一人,他遲疑了一會兒,還是繼續往前,穿過長走廊,拉開安全門,上下張望,沒看見什麼,便順着步梯走了下去。

此時,黑痣在十樓和十一樓之間,聽着腳步聲漸漸遠去,脫下外套,把裡層翻出來,黑衣服就變成了藍衣服,再掏出鴨舌帽戴上,馬上便像換了一個人,

從十一樓的安全門出來,他依然牙痛似的捂着臉,盡量避開監控,朝電梯走去。

……

當門鈴響的時候,林子心裏「咯噔」一跳,急忙示意桂香不要說話,躡手躡腳走到門口,貼近貓眼朝外張望,長長的走廊卻沒有人影,但是,門鈴還在「叮噹叮噹」響。

那顆子彈射了出來,但這邊始終沒有動靜,很有可能是狙擊手,或他的同夥冒險上門來確認,有沒有擊中目標。

有那麼一刻,林子很想猛地拉開門,看看那傢伙長什麼模樣。但是,很快又冷靜下來了。

不能衝動!

狙擊手都是非常自信的,在還不能確定二少是死是活前,更相信目標已經擊斃,即使沒有完全放鬆,也不會綳得太緊。如果自己暴露在他面前,他馬上又會打醒十二分精神。那時候,自己離開這扇門都非常困難了。

他不能暴露,絕對不能!

「誰按門鈴?」桂香見林子如此小心,也屏住呼吸,小聲問道。

「看不見!」林子搖了搖頭。

「是不是哪個小孩在搗蛋?」

林子沒有回答,要桂香打電話給總台,叫保安上來趕走外面按門鈴的人。桂香卻覺得直接開門趕他走就是了,說著,就要去開門,林子手快,一把拉住她。

目前,不能與門外那傢伙正面交涉,即使林子躲起來,只是桂香去應付。一槍斃命,而且,擊中眉心,可見那些傢伙的專業素養,何況,桂香又不知情,人家隨便幾句話,就能從她嘴裏套出實情。

「你抓痛我了。」桂香半嬌半嘟地說。

林子急忙鬆了手,說:「你聽我的,別去開門,打電話給總台,叫保安上來趕他走。」

他也不能打這個電話。如果狙擊手,或他的同夥向總台小姐打聽消息,馬上就知道是男人打電話下來了。

「你又怎麼了?」桂香一臉疑惑地問。

「我,我……」林子很有一種原形畢露的危機感,細想想,桂香和二少都睡在一張床上了,對那小子自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肯定從剛才的言語和舉止里,發現此二少與彼二少之間的異常。

「唉喲喲——」林子又慘叫起來,抱着腦袋,順着牆壁往下滑,此時,恨不得自己可以口吐白沫,「頭好痛,我的頭又痛了。」

「怎麼會這樣?」

「你快去拿條熱毛巾幫我敷敷,或許,就沒那麼痛了。」看着桂香慌慌張張跑進衛浴間,林子暗暗鬆了一口氣,心裏想,這倒是最好的殺手鐧,以後她再發現異常,就玩弄這一招,謊稱自己腦袋摔短路了。

以後,還有以後嗎?

這時候,林子再不敢心存僥倖了,老爺子白撿一個兒子自然高興,但肯定會有不歡迎這個 「野種」回家的人。

細想想,張家既然有二少,就應該有大少。

大少歡迎他回家嗎?

答案是肯定的,決不歡迎!

本來,大少以為張家的財富都是自己的,突然冒出一個二少來,將來必定要分家產,大少怎麼可能拱手相讓呢?

除了大少,應該還有其他人,總之,既得利益受到損害的人,都不歡迎二少,都有可能置二少於死地。

這些傢伙,一個個財大氣粗,想要干某件事,是不可能幹不成的!

「頭還痛嗎?還是去醫院檢查檢查吧!」 桂香關心地說,「我擔心,你剛才那一摔,是不是腦溢血了?」

「沒那麼嚴重的。」林子故作輕鬆,搖搖腦袋,又揮揮手,抬抬腿,「如果是腦溢血,中樞神經就會堵塞,手腳就沒有那麼靈活了。」

「就算沒事,也要去照照CT。」

「不要那麼麻煩了。」林子還是一副大病初癒的狀況,想要坐起來,動了動,又躺了下去,「我再躺一躺,應該就沒事了。」

目前,必須離開酒店,從狙擊手,或他的同夥視線里消失,然後,躲得遠遠的。

不甘心又能怎麼樣?

老爺子的財富和他林子沒有半毛錢關係。

人要懂得取捨,如果性命都沒有了,再多的錢財又有什麼用?

林子不是那種血往大腦一涌,就頭腦發熱,不管不顧的人。他畢竟擁有比這具皮囊更加成熟的心智,更懂得性命最重要,除此之外,都是浮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