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曾深愛你,想到就心酸
我曾深愛你,想到就心酸 連載中

我曾深愛你,想到就心酸

來源:google 作者:葉笙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喬安 其他小說 厲寒

「厲寒,我這輩子都不會喜歡你」一朝更迭,她從高高在上的喬家大小姐淪為上流圈子的笑柄,成了人們口中被家族放棄賣給厲寒的暖床用品,被迫將身體和自尊賣給了他可是,他的多情、他的溫柔、他的執着,卻讓本來發誓不會愛上惡魔的喬安動搖,當心也被迫給他的那一天,她卻被他親手打入地獄,送進監牢父親被他所害,家族半毀,就連他自己的孩子,他都不允許自己擁有,這一次,她發誓,要徹底反擊,可是,為什麼,你要用生命救我……「喬安,原諒我,一直看不懂自己,卻怪你不懂我……」展開

《我曾深愛你,想到就心酸》章節試讀:

  「洗好了,起身吧。」喬安避開他灼熱的目光,抓着毛巾的手指泛白。

  厲寒一把拽過她的手,將她的上半身摁在自己的胸膛上,唇瓣貼着她的耳沿,「你不敢看我?我們之間不是早就坦誠以待了嗎?」

  炙熱的呼吸混着水汽蒸熱了喬安半邊臉,她雙手撐在他的胸膛,「放開我!我的午休時間到了!我該回公司了!」

  她沒有想到厲寒的力氣可以這麼大。

  「你的時間都是我的,洗完澡,陪我吃飯。」厲寒巴掌大的臉移到喬安的眼前,長睫上掛着的幾滴水珠折射出魅惑人心的細碎光澤。

  「公司是你的,你想怎麼樣都行,可是我不行。」喬安臉上的笑弧微揚,可是神色間絲毫沒有笑意,「我還有部門的午聚。」

  「別人怎麼看就那麼重要?」厲寒緊繃的臉忽然鬆開了,再次還了她自由,自嘲般地笑了笑。

  以前你一定不會這樣選擇的。

  當年那個小女孩看自己甚於一切。

  「是你安排我進公司的,我必須盡自己的責任,活動和任務我都想參與,不想因為和你的關係變得特殊。」喬安對他那句話感到有些困惑,但沒有太過糾結,加上看到他眼角流露出的一點虛弱,難得耐心解釋。

  「你是我的妻子,本來就是特殊的。」厲寒淡淡一句,落到喬安的心裏有些微妙。

  「吃個飯而已,沒有我你也能吃。」她隨意敷衍過去。

  厲寒不語。

  雖然喬安奇怪厲寒忽然冷靜乖順地由她穿戴好衣服,但是她還是更慶幸自己馬上就能離開了。

  「我叫了秘書送飯,下班我會來看你的。」

  撂下一句話,喬安轉身離開,

  此時迎面而來一個身段嬌媚的女人。

  「小安你這是去哪兒?」

  喬安看見安雅的笑顏,渾身起了層雞皮疙瘩。

  「回公司。」喬安冷漠回答。

  「寒才剛剛醒來呢,不用這麼急嘛,你該多陪陪寒才是。」安雅的語氣有些惋惜。

  喬安下意識地瞥了一眼厲寒,看見他閃過一絲期待的神色。是不是幻覺?

  「不過我在你大可放心,我可以照顧寒。」安雅走過她身邊時,狠狠撞了她一下。

  喬安正感受自己的骨頭是不是爆裂了,安雅回眸暗暗朝她得意一笑。

  可惜只有自己看見笑裡藏刀的戲碼。

  喬安看着她挨近厲寒,連送她一個冷笑的力氣都沒有。

  「小安你放心走吧!我能照顧寒,」安雅看着厲寒乖巧甜笑,「以前寒你生病,也住過我家呢,當時都是我熬的粥。」

  「恩記得。不過現在我還沒吃飯。」厲寒冷不防地來了這麼一句,眼睛直直地看着喬安。

  喬安覺得有一把火蔓延到了自己身上。

  「啊,你沒還吃飯?」安雅細眉輕蹙,聲音軟糯,「寒,交給別人照顧你,我還是不放心,以後我送飯給你吧。」

  「這些事情,你覺得讓安雅做合適嗎?」厲寒看着喬安的眼神冷沉。

  不合適,可是這不是你心裏更期待的嗎?喬安心裏沒好氣地想到,但轉念想厲寒也許是在暗示受傷的事因自己而起,自己不能推卸,一下敗下了陣。

  「我會照顧厲寒的,直到他康復。」喬安神情認真嚴肅。

  安雅本想再攬過責任,但看見厲寒流連在她身上的眸光,心裏黯淡,失去激情。

  厲寒的神色亮了幾分。果然有人刺激,她才會着急。其實今天對她還是很滿意的。

  他自然地掃了一眼百合花束。

  「這是誰送的花啊?真好看。」安雅暗暗生氣地把水果籃放在一旁,一臉雀躍地湊近百合花束,轉移注意力。

  「還可以。」厲寒別過臉,漠然。

  「是很好看,好嗎?」喬安嘟囔,臉上驕傲難掩,「也不看是誰挑的,誰插上去的。」

  安雅瞥見厲寒的臉色柔軟,眼眸變得陰冷。原來是她的!她恨不得碾碎這刺眼的純白花瓣。

  什麼破百合,裝什麼清高純潔!

  「晚上見。」喬安看着病床上的厲寒,告別。考慮到他眼光不錯,語氣柔軟不少。

  「站住!」

  喬安緩緩停下腳步,她不急着轉身,果然下一秒便有一張化着精緻妝容的臉繞到面前,擋住自己的去路。

  她沒有多看安雅幾眼,橫着移開步子又要離開了。

  「喬安!你擺什麼臉色?你以為自己是什麼貨色?」安雅再次一步站在喬安面前,雙手抱在胸前,紅唇冷艷。

  「我如果是擺臉色,那麼你應該是學京劇變臉的吧?你敢這個樣子出現在厲寒面前嗎?」喬安的恨天高矮了對方一截,但是身高和氣場依然遠勝。

  安雅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指甲嵌入掌心,渾身顫抖,嫉恨堵在喉嚨里讓她說不出話。

  「不奉陪了。」喬安的唇角隨意一勾,冷漠地抬腳。

  「你這個沒有責任心的女人!」

  喬安還沒有反應過來,手臂就被她拽住了,「你在做什麼?!」

  「厲總讓你照顧他是你的榮幸,可是你倒好,讓厲總一個人獨守病房,還讓他餓肚子,現在飯還沒有到拍拍屁股就走人!」安雅淚眼婆娑,握着實心的拳頭,看似沒有力氣的小粉拳一拳拳地重砸到喬安的身上。

  「瘋夠沒有?」喬安被打得莫名,加之她已有前科,決心不再忍耐,一把推開了她的手。

  安雅順勢挑了個好看的姿勢倒地,馬上就有小護士上來攙扶。

  「這是醫院,哪裡容許你在這裡胡鬧?還動手打人?你是哪一家的護工?以後不要出現了!」其中一個小護士挺身而出,帶着犀利的目光把喬安橫掃一遍。

  「我不是護工!而且,打人的是她。」喬安看着那張稚氣的小臉,有些哭笑不得,眼神盯着安雅卻毫不妥協示弱。

  「你知道什麼是職業操守嗎?」小護士的眼神帶了些嫌惡,「你們這些護工就會坐地起價,你讓病人沒有定時吃飯,覺得孤獨,就算是虐待了!厲總的家屬找你對質,你居然還好意思動手?」

  安雅含着淚站起身,默許着在場一切目光對喬安的責難。

  「小妹妹,沒有見過厲總的家屬,就不要隨便站隊。」喬安面露微笑,小護士覺得滲人,不由得退了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