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帶全家穿越七零
我帶全家穿越七零 連載中

我帶全家穿越七零

來源:google 作者:崔小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崔小雨 穿越重生 許文昌

崔小雨做夢也沒想到,爸媽離個婚,他們一家三口就穿越了!好傢夥!剛來就燒炭自殺!屁股還沒坐熱,隔壁村王瘸子就上門要彩禮!老實巴交的中醫爸爸變成了人人喊打的二流子!時髦女強人的媽變成了意外懷孕留村的知青!而作為男頻編輯的她,被親爸開了三百的高價賣給瘸子當童養媳!欠了一屁股外債,嘴裏啃着窩窩頭,老淚縱橫往下流!啥?爺不疼,奶不愛,二叔還上門討要生活費?橫幅拉開,伸手把脈!爸爸中藥醫學傳遍世界!護膚美容,設計服裝!媽媽重操舊業引領潮流!而她摸索了半天,從自帶空間里掏出一本手下作者的《母豬產後指南》!氣冷抖!重生七零,且看她如何靠養豬發家致富!帶領全家開啟幸福生活!不知不覺,身後跟了個身高腿長顏值爆表,行走的人間荷爾蒙,寶,約嗎?我準備好了!展開

《我帶全家穿越七零》章節試讀:

還沒來到這裡之前,這男人彷彿和高速發展的世界格格不入。
固執的守着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不願挪窩。
但現在卻突然成了他的主場,自己反倒是從女強人變成了一問三不知的笨蛋,空有一副技能無法施展。
這種身份的變化讓她有些不太適應。
崔小雨看出媽媽的想法,趕忙上前一把摟住王慶玲的手臂,親親熱熱的給人畫大餅。
「媽,你放心,只要咱們家養豬崽有了錢,就給你買上一台縫紉機,憑藉你的手藝和眼光,肯定能好好的賺它一票!」
「雖然說個人店鋪還是需要關係打通,但俗話說的好有錢能使鬼推磨,你放心!只要養豬崽有了錢,我就立馬給你開個裁縫鋪!」
她可太了解自己的媽媽了,這兩句話說在了她的心窩子上。
王慶玲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伸出手戳了戳崔小雨的腦袋,「就你會討好人,話說的一套一套的。」
崔小雨揉着腦袋在王慶玲懷裡撒着嬌,突然覺得穿越也不是一件壞事。
至少給了全家一個好好相處重新來過的機會。
早些年王慶玲忙於創業,崔世良蹲守着自己的鋪子,三人聚少離多。
即便是在這個窮的喝西北風的破泥房裡,她也久違的體驗到了家的溫暖。
王慶玲心裏明白這是閨女在安慰自己。
抬頭看了一眼還在擰緊眉頭的崔世良,一把扯過了書。
「行了,你別研究了,明天我在家負責做飯,小雨負責考察一下村裡家家戶戶養的豬崽情況,你就按照剛才說的,去摘點草藥,弄點解暑湯,咱們先試試水。」
崔世良有些發愣,這是發生離婚衝突之後,王慶玲第一次正經語氣和他說話。
崔小雨趕緊給他使眼色,這是夫妻離婚大戰偃旗息鼓的前奏啊!
雖然王慶玲做飯這件事更讓她覺得恐怖,不過父母關係和諧還是更重要的很。
崔世良後知後覺的才反應過來,應了一聲。
農村天黑的早,八點沒到家家戶戶都大門緊閉,晚風徐徐吹來,窗外偶爾傳來幾聲蛙叫,倒也愜意的很。
一家三口商量好了明天的行程,早早的就上床睡了。
崔小雨被硬邦邦的床板硌的渾身酸痛。
萬分想念自己的席夢思軟床,暗暗的發誓等賺了錢,一定得先買個軟乎乎的床墊。
天剛亮。
村頭的公雞剛剛打鳴第一聲,崔世良和崔小雨就起來了。
倆人先把昨天剩下的麻辣魚回鍋熱了熱,又摘了點地里的白菜燙熟。
崔小雨在地里挖了兩個紅薯洗乾淨上鍋蒸熟,全當作早餐了。
父女倆狼吞虎咽的吃完,王慶玲還沒醒,把早餐放在鍋里,蓋上鍋蓋,保溫。
安頓好這一切,崔小雨拎着犄角旮旯處翻出來的蛇皮口袋,崔世良背着鋤頭,父女倆直奔着後山而去。
實際上,從昨天空間里摸出養豬指南之後,崔小雨就無時無刻的在想賺錢的事情。
的確,爸爸的本事在這裡。
從小到大都是小病她從來都沒有去過醫院,但最難的是崔世良的口才和社交問題。
他是個悶葫蘆,別說是讓他去賣東西了,就是看病的上門他也只是悶頭看病開方子,多的半句話沒有。
活像有什麼社交恐懼症,但自己不一樣,自己當網文編輯,什麼人沒見過。
路邊的狗她都能說上兩句話。
所以今天第一天爸爸出攤 ,她一定要跟着,利用自己的口才,為家裡賺下第一筆錢!
富貴村靠近大山,植背十分茂盛。
崔小雨本以為只是少量的金銀花,到了地方才發現,漫山遍野都是叫不出名字的野草和藥材。
靠近村口的這邊大概是村民為了養豬割了太多,但富貴村的植被實在是太豐富。
大片大片的綠色在田間地頭瘋長。
養豬的豬草多的摘不完,但崔小雨知道,這就是養豬指南里配比的重要一環。
豬草混合魚肉再加上豬糠,混合比例,最好再加上點油渣餅,完全就是高蛋白的東西。
書上說這叫給豬貼膘。
豬一吃,個把星期就能漲一圈肉。
油渣餅是家家戶戶榨完菜籽油剩下的廢料,這油渣餅大多用沃肥。
榨完菜籽油之後掰碎了,直接揉進土裡,來年的菜籽長的又高又壯,但大家都沒想過菜籽餅拿來餵豬。
年年榨油之後就直接賣埋進了地里,純屬浪費。
至於魚肉村後台小溪里多了去了,這完全就是一本萬利的事情。
崔小雨頓時就覺得紅花花的票子在對自己招手,連帶着看豬草都眼冒金星。
天剛蒙蒙亮。
崔世良飛快的收割着金銀花,崔小雨哼哧哼哧的割着豬草。
他手腳麻利,虧了原主除了愛賭之外身體強壯,東方一抹魚肚白剛冒頭的時候,崔世良已經摘到了整整一個蛇皮口袋的金銀花和一些薄荷。
金銀花加上薄荷煮開,過濾,再加上點綠豆,簡易版解暑湯就完成了。
也是那些在城裡賣力氣的人最需要的一口。
崔小雨是從信心滿滿降到了滿頭大汗。
到最後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上,所幸的是身體本能大於疲憊,強撐着也割了一麻袋豬草。
父女倆直起腰,一人扛着一蛇皮口袋,把豬草送回了家,熬好了解暑葯,安頓了兩句王慶玲就直奔縣城。
十五里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倆人連歇帶敢一個半小時也就走到了。
早上十一點,正是太陽最毒的時候,崔世良巡着記憶找到了車站門口。
崔小雨還是第一次見到小說中的七零年代的車站。
熙熙攘攘的人潮來來往往,不少穿着樸素的人頭上裹着白頭巾,手上搖着草帽,滿頭大汗的坐在門口。
「爸,咱們不應該去什麼工地之類的嗎?」
崔小雨跟着崔世良把家裡帶來的大白碗歸置好,蹲在馬路牙子上疑惑發問。
「這個地兒都是來來往往的送人的,怎麼可能買解暑茶?」
崔世良捧着大水壺,把準備好的解暑茶挨個的倒進碗里,開口解釋。
「你看見這些和咱們一樣,坐在馬路牙子上的人沒?」
崔小雨點頭,「這不就是和咱們現在務工市場一樣嗎,等着老闆過來挑人,被挑上的就去幹活唄。」
「和你說的差不多,但也不完全一樣。」崔世良笑着揉了把女兒的腦袋瓜。
「這個年代都是些短工,大多數幹了活之後,就還都來這兒等着,從一大早五六點,能一直干到晚上七八點才回家,這樣的人一天能跑三四趟活計,才能賺夠養家的錢。」
「中午飯都來不及吃上一口,再加上這麼毒的天氣,中暑是常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