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奮鬥之太平紀元
我的奮鬥之太平紀元 連載中

我的奮鬥之太平紀元

來源:google 作者:善北抱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朴上道 李成東 都市小說

德意志第一帝國元首悄悄啟動了一個秘密項目,當飽受苦難的人們歡呼雀躍並幻想着明天的美好生活的時候,在地下深處一個隱秘地角落裡許多人幻想過穿梭時空地時光機在某一刻啟動了……展開

《我的奮鬥之太平紀元》章節試讀:

睜開有些刺痛的雙眼,視線漸漸清晰,阿道夫感覺渾身疼痛……

兩面都是高牆,牆上都是青苔,自己渾身都是泥垢衣衫破爛,自己明顯是被收拾了。

摸着後腦勺凝結的血跡,作為最高領袖的他有些憤怒,多少年了……多少年沒人敢捋他的鬍鬚了。

「結束了嗎?真是如大夢初醒呢!」 ,阿道夫望着巷子的天空喃喃自語道。

這是一次冒險的旅行,回想自己坐在時光機里機械被啟動的那一刻,自己彷彿是與前生的種種告別,一切都離自己遠去。

現在自己算穿越成功了嗎?也不算完全成功吧!

不過感覺這副身體年輕有活力,是自己的精神穿越成功了嗎?心裏有太多的疑問,可是沒有人能回答他。

「不管了先搞清楚在哪裡,又是哪個時代呢?」,心裏默念道。

走向不遠處被破壞的書包,搗鼓一下從包里拿出來一張銘牌,看着銘牌上奇奇怪怪的符號,元首驚奇的發現自己認識這些字,難道是這副身體的神經記憶嗎?

銘牌上寫着一個名字叫朴上道,想來這應該就是自己這具身體原主人的名字了吧!

在學校一欄上寫着「清道高級中學」,自己現在還是個高中學生。

「清道,嗯,既然讓我再活了一次,那就不能辜負這個天賜的機會,讓我再做一次清道夫吧!」

然而他發現一個頗為無奈事,現在自己根本不認識回家的路,學校也不知道怎麼去。

看着周圍矗立的高樓,心裏還是很震撼的,來來往往的汽車和大屏幕上播放的廣告,讓自己確信一定穿越到了下個世紀。

正漫無目的的走着,身後有人叫道:「上道……上,唉!總算找到你了,看樣子幸好沒鬧出人命,都叫你別跟着他們去你就是不聽,怎樣?挨打了吧!」

看着這個年輕的學生,在心中認為這個少年是可以好好培養的,帝國需要年輕的血液和人才。

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能聽懂這年輕人的話,可是又怎麼都記不起這具身體的記憶。

或許一些本能或者潛意識的東西沒忘,這才造成自己能聽懂他說話卻記不起他是誰。

於是模仿着奇怪的音節問道:「你是誰?現在是什麼年代?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儘管說的非常艱難,卻還是逐一的問出了此刻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的問題。

李成東一臉震驚的看向朴上道,心道:「這不會腦袋被打壞了吧,試探一下就知道了。」

「你還好嗎?沒必要這麼逗我吧!你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嗎?」 ,李成東關心的詢問道。

聽着缺少敬畏的回答心中生出些許憤怒,皺着眉說道:「作為一個平民應該崇拜他們的領袖,我問什麼你就回答什麼,居然敢對我進行詢問。」

李成東噗呲一聲笑了出來,指着朴上道說道:「都什麼年代了,還領袖呢?你以為你是法西斯啊!怎麼?被欺負出癔症啦,想重整地球秩序嗎?」

在這個青年的笑聲中,自己也想明白了許多事,現在的自己是穿越時空的人,以前的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剛才不經意間的表達很容易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慶幸自己此時遇到的是個高中生不然暴露的風險就會增大,現在還不確定這個社會對自己這樣的穿越者是否包容,並且從剛才這青年嘴裏提到自己創建的帝國似乎在歷史上不受歡迎。

「以後自己就叫朴上道吧,不能再叫以前的名字了,就當是與過去的自己做個告別。

既然在這具身體中重生了,那麼就讓我帶着你重新登上這個世界的巔峰吧!」

「讓我們一起探索這個世界的神秘與精彩,從今以後我就是朴上道,我要讓世界匍匐在我的腳下……」 ,朴上道心道。

正在朴上道豐富聯想的時候,耳邊再次傳來李成東的聲音道:「好了,知道你恨他們,那些人也確實可惡,但是我們惹不起人家啊,誰叫他們是大財團的人呢?沒被他們打死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我送你回家吧。」

朴上道冷靜的說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需要知道明確的信息。」

李成東看着滿臉認真的朴上道頗為無奈,只有陪他演戲了,也是非常認真地回答道:「我的名字叫做李成東,是你的發小同時也是你清道高級中學的同班同學,並且咋兩還是同桌你說這緣分是不是很奇妙?」

「至於現在是什麼年代呢?當然是二十一世紀九十年代末咯,至於這裡是哪個地方呢?這裡就是大寒,我們和食鐵國隔海相望,所以這裡是清道郡,現在知道了嗎?」

朴上道心道:「原來穿越到亞洲大陸來了,還在自己當初選擇的白痴盟友地域上,真踏瑪晦氣。這次倒是要好好與這個盟友進行友好交流,也怪自己當初眼瞎。唉!」

李成東安靜地看着朴上道思索,當朴上道把目光投向他時才向朴上道作出一個疑惑地表情,好像是在對朴上道說「鬧夠了沒?該回家了!」

朴上道認為此時最主要的是在這個地方安穩下來,至於其他的以後再徐徐圖之,到現在還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其他不可預知的情況發生。

「回家吧,時候不早了。」 ,朴上道平靜的看着李成東說道。

其實朴上道心中希望這個青年帶自己回家,不然他怎麼去找自己在這個世界從沒去過一次的家呢?幸好這個青年不疑有他摟着自己的肩膀有說有笑地向一個方向走去。

好多年沒有人敢與他靠的這麼近了,儘管感到不適但還是默默習慣着,看着地平線上已經只剩些許餘暉的太陽,朴上道莫名地感到悲傷,於是就向地平線下被埋葬地太陽揮手告別,就好似與過去的自己告別一樣心中滋味難明。

殘陽如血即使被大地埋葬依然可以看到屍山血海,還有歲月白骨在昏黃地殘輝之中沉浮。這一切從過去映照到現在,朴上道為那些無辜的人懺悔,只是時光無法倒流了……

李成東看着身邊朴上道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只是看他心情不佳也就出言安慰道:「明天太陽照常會升起那將又是個新的開始,所以不必悲傷。」

收拾好心情地朴上道破涕為笑道:「是啊,一切都將重新開始,我們將會再一次創造歷史!」

李成東也不知道朴上道怎麼會變得意氣風發,全當是受了刺激後的胡言亂語了。唉!看起來被打得挺慘地,希望他不會因此想不開吧。

李成東心道:「要是自己遇到這事兒該怎麼辦呢?也許自己會隱忍下來找機會一次性解決了,只是上道太衝動了,這次全當是給他一個教訓吧,希望他以後不要這麼衝動了。」

兩人在夕陽下漸行漸遠,只是朴上道感覺越走越偏遠,走到難民營一般的街區看着破舊充滿年代感地小樓,朴上道彷彿回到了戰火紛飛的年代,這裡那像發展了一百來年地未來世界,朴上道久久不能接受現實。

李成東打斷了朴上道的懷疑說道:「到家了,你上去吧,我先走了明天見。」

「等等!上去坐坐吧!讓我好好感謝你送我回來,要不是你我今天就回不來了呢。」 ,朴上道誠懇的邀請道。

其實朴上道說的也沒錯,要不是李成東今天他就回不來了,但沒有李成東他需要費很大勁在這爛尾樓一樣的小樓中找到家,這樣無疑增大了他暴露的嫌疑。

架不住朴上道的誠懇相邀,最終與朴上道一起走在髒亂擁擠地樓梯上,一直走到一個門牌號為501的鐵門前停了下來。

期間朴上道為了讓李成東更好的為自己帶路,故作謙讓地李成東走在自己前面,當然了這些都不值一提。

此時看着眼前這道門朴上道也不知道該怎樣面對屋子裡熟悉的陌生人,還是李成東提醒朴上道,他才懷着忐忑的心敲響了鐵門。

這種忐忑的感覺還是自己年輕的時候有過呢,有些懷念也有些莫名其妙,或許是這具軀體對這個家的一些本能的反應,真是挺有趣的。

沒一會兒,屋內響起了玻璃瓶倒地的砰砰聲,開門的是一個油膩邋遢的中年男人,看着眼前這個頹廢的男人,他想起來以前有個虛偽的男人也是這樣可憐的死在他的眼前,太遙遠了以至於記憶都有些模糊了。

這個男人搖搖晃晃地盯着眼前的兩人瞧了片刻,舒緩眉頭後平淡地說道:「嗯,上道回來了嗎進來後記得關門。」

說完又搖搖晃晃地回到了沙發上,全然就是一個酒蒙子。也沒管朴上道與他身邊的李成東,這讓李成東非常尷尬,現在進退兩難僵立在門外。

朴上道看着李成東在門外站立不安,回到門口把他拉進屋裡隨手關上了門。看着雜亂的房間朴上道什麼也沒說,安靜的打掃着房間讓李成東坐在了稍微乾淨一些的椅子上。

房間里只剩朴上道打掃屋子所發出的聲音以及這個名義上的父親有規律的鼾聲,這種詭異的氛圍中讓李成東有些受不了了,向朴上道告辭離開並與朴上道相約明早一起上學。

主要是希望李成東為自己帶路,不然還要冒風險自己打聽。

送李成東離開後朴上道又開始在屋子裡默默地打掃,可能是朴上道有潔癖的原因,屋子裡打掃非常細緻。

等打掃好屋子後已經是深夜了,等朴上道閑下來坐到沙發上後,看着乾淨整潔的屋子心中有一些莫名的滿足。

看着對面沙發上睡得昏天黑地的男人,心中想到以前自己那個差勁的父親不免有些鬱悶,看來這個名義上是自己父親的男人也令人失望。

突然聽到自己肚子發出「咕嚕嚕!」的響聲,朴上道有些懷念這種飢餓的感覺,這樣的感覺似乎有些遙遠,遠到跨越了大半個地球,遠到時空里穿梭了一百多年。

《我的奮鬥之太平紀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