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美少女系統
我的美少女系統 連載中

我的美少女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傾花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傾花羨 牧子魚 都市小說

主角:「我想開掛!」系統:「不,你不想!」主角不僅對外打起十二般精神,還要防止系統背刺當有一個中二病的美少女系統追着你做任務怎麼辦,本來以為成為天選者擁有系統是一件幸福的事不料生活處處充滿危險你叫美少女系統,諸天系統里你是戰力天花板,但我只是一個凡人啊…展開

《我的美少女系統》章節試讀:

易天扭過頭來看向牧子魚,欲言又止。很顯然他認為牧子魚在和他開玩笑,看來只有向牧子魚證明一下自己系統的存在了!

想到這裡,易天發動自己的法則之一天掩其行,彷彿遁入了虛空之處,整個人原地消失。

「小天你發動天掩其行了?」自己說實話為什麼他就不信呢?

易天聽了差點噴血,小丑竟是他自己。人家不僅知道自己有系統,連自己的能力都一清二楚,他尷尬得不想出來。

「小天別鬧,快出來,我有個大寶貝給你康康!」易天進入隱匿狀態,便可以藉助此方世界的規則之力,只要他願意天王老子也找不到他。

「什麼寶貝?我沒興趣,我只想變強。」易天話是這麼說,心裏確實好奇的。能夠識破他的身份,牧子魚身上絕對有好東西。

「我先問你個問題,你是天選者嗎?」

「什麼天選者?我不知道啊?」

「真不知道?」

「只在小說里聽說過!」牧子魚看易天不像是撒謊的樣子,便相信了。

「小殿下,他可不是天選者。妾身看來他極有可能只是被抹除了意識的系統認主,並沒有進入過天道圖書館。」結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雖然那個系統僅僅是殘缺狀態,但終究是法則系統,強大那是公認的。

「法則系統很牛逼嗎?」牧子魚一臉好奇,法則系統這名字聽起來就牛逼。

「還好吧,法則系統通俗來說就是用技能不耗藍條,法則之類我無敵的系統。」天書結衣回答道,一副見多識廣的樣子。

「諸天萬界系統億億萬計,基本上喜歡拿來比的就是自身的規則霸不霸道,霸道的就叫什麼什麼法則系統,不霸道的可以自己忽悠,叫什麼系統那都可以…」

「啊??那天書結衣你叫什麼系統?」

「我叫美少女系統!」

「那結衣小姐姐你霸不霸道?」

「妾身認為美少女最重要的是修養…」

好傢夥,牧子魚心裏直呼好傢夥。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系統說修養就修養吧。以後遇到打不過的就講道理?

「小天,我有一件祖傳的寶物要送給兄弟你!」牧子魚從兜里取出了一本帶着體溫的古籍,臉上的笑容和藹可親。

正是系統的獎勵辟邪劍譜,像這樣的書牧子魚要多少有多少。

「這玩意還能祖傳?」易天翻看第一頁就看到那刺眼的八個字:「欲練神功,揮刀自宮!」書內的招式和介紹一眼看去玄奧無比,隱約之間還有一種恐怖的吸引力。

易天連忙將書合上還給牧子魚,辟邪劍譜簡直邪門,裏面的內容看了讓人記憶猶新忍不住回味。要是定力不佳,書在手上早晚被坑進去。

「斯,竟然是兄弟家祖上的寶物我就不要了,此等神物不是我這種凡人能駕馭的。」

「小天啊,我還有…好東西!」

「葵花寶典還是玉女心經?」易天一臉戒備,某人剛才害他差一點變成易公公了。

「就是和你的琳有關,我以消耗我體內八成精元為代價,以活人為祭可以實施穢土轉生復活白葉琳。」消耗八成精元是用來忽悠易天的,事實上只有活人揮揮手就成。

「你們之間的愛情打動了我,雖然這樣我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但是如果能成全你們的話…」

「子魚兄弟…你原來只是在考驗我的真心嗎?要是真的可以復活琳的話,我什麼都願意去做。」易天彷彿看到了希望,激動地抓着牧子魚的手。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穢土轉生要以活人為代價,我從獲得傳承至今十四年從未施展過。」

牧子魚的形象在易天眼中一下高大起來。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牧子魚果然不像他為了自己一個人的喜惡他做了數不盡的壞事,不過他並不後悔。

「我罪孽深重,生前最後的遺願是希望能看到她穿婚紗的樣子。唉,我又何必奢求這麼多,只要她能好好活着就足夠了,有沒有我有什麼所謂。」

爺爺死後他和她的家就沒了,為了給爺爺安葬和她的生活他用盡了手段。他試圖有份體面的工作,可現實不遂他的願,只有他重新撿起混跡黑暗之中的本領,她的生活才會有保障。

「就讓我成為祭品吧!她一定會連着我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的。」易天回憶起往昔,沒有爺爺和她,他活着與死了又有什麼區別?

「你真的願意為她而死?為什麼?」牧子魚震驚無比,他說那些只是為了要點好處啊,或者讓易天欠下自己一個天大的人情而已。

「你不懂,琳她是個很溫柔的女孩…」他說起白葉琳來,竟然笑得像小孩一樣單純。

「嗯…我知道,可是不一定非得是你獻祭啊大哥!只要是活人就行,你懂我意思吧!」牧子魚懷疑自己沒有解釋清楚,這才讓易天產生了誤會。

「我懂啊,可是誰配替她去死呢?」易天依舊微笑着,那笑容讓牧子魚都有些生氣。

「隨便誰啊!反正誰死也與你無關,大哥!是以命換命誒!你不是想和她在一起嗎?你還有系統對不對,你怎麼能死?」牧子魚都替他着急起來,不停搖晃着他。

「我憑什麼不能死,憑什麼要別人的命,他們不配替我的琳去死!」易天早已下定決心,他依舊是那副笑容。

「你這什麼配角發言!」牧子魚怒吼一聲,易天可是殺了自己的人啊!那些人命對他來說不是很卑賤的嗎?

「那你替我做主角吧!替我保護好我的琳!」易天依舊那副笑容,這個牧子魚為什麼這麼關心他啊?和琳好像!他這等骯髒之人,只要看到過光就好了。這輩子不能擁抱的話,可能會有來世吧…

「我不替!你的琳不應該由你來守護嗎!就算你要創造一個只有琳的世界,那也可以,誰要你去死啊!」牧子魚彷彿看到了一個自卑的小孩,他還很傻。

「我騙你的,穢土轉生的話女人要用女人當祭品!」牧子魚心想這人是不是傻了,一提到琳他連穢土轉生的真假都不質疑,只有再忽悠一下。

「算我求你,替我照顧好琳。」易天撲通一聲跪在牧子魚面前,他依舊笑得非常開心,鼻涕淚水也完全控制不住。

「好!」牧子魚徹底服軟,他一口答應下來。

「穢土轉生,不死之身!」

系統世界內,易天被埋在玫瑰花海的泥土裡。他聞着花香,好像那個女孩的身影在一片光影中向他招手。

「好像還沒和琳一起去忘川島看過櫻花呢?聽琳說那裡的櫻花最好看了!」

白葉琳沒有說一句話,她很想訓斥他一聲笨蛋。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裝得最壞最不為別人考慮,他要是一個真的完全不為別人着想的人就好了…

「殿下,你們人類的想法真奇怪!」

「我以前或許理解,現在理解不了了。」

「啊?為什麼殿下?」

「以前我覺得自己也是一個普通人,所以我可以做到用自己的命去換我愛的人。不過嘛,現在我不是有可以用別人生命代替的機會嗎?為什麼非要搭上自己的呢?」

「殿下真的不一樣了!」

「你是不是想說我變壞了?」

「嘿嘿,沒有沒有。」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易天這傻小子真不值得,你魚就從來不管別人死活。」

「搞了半天結果還是要死人,回家睡覺,回家睡覺。」

牧子魚說著打了個哈欠,又看向了剛從系統出來的白葉琳。

「你去哪學姐,我先送你吧。」

「我…不知道。」白葉琳很想說去學校的,可她想起已經有一段時間都沒去學校了。這麼突然回去也不行,還有租的房子那個時候就已經到期了。

「你家呢?」

「沒…沒了。」

「結衣,你有錢嗎?」牧子魚翻遍口袋只有幾張藍星幣,加上手機上的餘額四十多藍星幣。

「殿下,沒有…」

牧子魚無奈,說了一句跟我來,就領着白葉琳回家了。易天老哥臨死之前讓他照顧好琳,總不能把人家扔在大街上吧?

「殿下,要不要接新任務?」牧子魚還走着天書結衣突然就開口問。

「生產隊的驢都沒這麼能造吧?」牧子魚心想自己這一天還沒過呢,這就要來了?

「不接!本王累了,休息幾天再說!」

天書結衣沒想主人拒絕得如此果斷,只好作罷。

牧子魚家,魚父時不時搖搖魚母的手撒嬌,又是捏腿又是削蘋果剝葡萄的。一切只是因為牧子魚在太后面前參了他一本,他可把這事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