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等死的十八年
我等死的十八年 連載中

我等死的十八年

來源:google 作者:過輕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清河 過輕 都市小說

在出生之前,清河的命運就已經被欽定了19歲的生日便是他的大限風雲際會,因緣巧合他進入了一個遊戲世界,這裡可能有他改命的機會?展開

《我等死的十八年》章節試讀:

”開盤啦,開盤啦!「

「本月最後一場世界戰! 」

「賠率高達一比八!」

不斷的吆喝聲,吸引了整間房子里的人的注意力。

就連各個賭桌上的荷官也停下了手上發牌的動作,望向**酒吧上面,那正緩緩降下的四個顯示屏。

這是一間兩層的**。

華麗的不似人間之處,極高的穹頂上沒有吊燈,是無數乳白色的寶石懸空而立,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一片片光芒交映在一起,照亮了整個空間。

寶石群的正下方是一座巨大的噴泉,是同樣的發光寶石砌成。

水汽濃厚的白霧包裹着整個噴泉,一部分霧氣會直直升上半空,然後蔓延到**的每一個角落。

在一波水霧抵達最遠處的牆壁而變得稀薄,下一波水霧還未升騰起來之前,濃郁的包圍噴泉的霧會產生一個短暫的空白帶。

在這一瞬間,才能看清噴泉中盤卧着一條冰藍色的巨龍,雙目緊閉,打着鼾。

隨着它的每一次呼吸,無數的白霧會從它鼻子中噴出,升到空中,向四周擴散。

以這巨龍為中心,正北方向是一個酒吧,另有三張賭桌擺在正南,正西,正東方位。

這顯然是一個小**,或則像是一個高級會所。四張賭桌容納不了許多賭客,如果賭客們下注小氣的話,**老闆幹上幾年也賺不回裝修費。

二樓只有一個房間,像是**老闆的辦公室,房間外是一個不大的觀台。

從二樓向下探去,會看到酒吧與賭桌構成的正方形圖案,在白霧中若隱若現的龍角,那那打扮各異,令人嘖嘖稱奇的賭客們。

道人打扮的老者,白袍金髮的中年人,全身被黑袍籠罩看不清樣貌的人還有背後有着淡淡光圈的僧人…..。這些人不像是賭客,更像是組團要去參加各國神話主題的漫展。

”賠率1比8? 有點意思。」 道人模樣的老者邊說,邊抬眼看向二樓那正倚着扶欄,面貌隱藏在黑暗下的人影。

「有啥意思?這場世界戰根本毫無懸念,兩方戰力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 黑袍人的聲音低沉沙啞,十分陰森。

『』何止是戰力,連時間都不對等,我看是毫無懸念啊…. ” 一個風姿絕塵,眼中似帶着無限魅惑的女人說道。

「呵呵,這正是有意思的地方,在這強弱懸殊如此之巨的局面下,就算是1比80的賠率我都沒有興趣去搏一搏,結果**老闆給出的賠率只有1比8, 看來是有些讓人好奇的變化咯。」 道人扶須笑道。

「哦?道尊此言有理…」

「仔細想想,這賠率確實有些費解….」

「咳…咳..」 隨着站在二樓平台的男人出聲,賭客們紛紛安靜下來。

**的主人終於發話了。

「感謝諸位今日能來捧場。各位都是大忙人,客套的話我也不多說了,直接進入主題。「

男人頓了一下,掃視四周。

「這次世界戰賭局的規則有點變動,不過,我相信這會讓整個賭局更加有趣起來。」

2242年,六月二十二日,仲夏。

清河坐在學校操場西邊的綠廊里,茂盛的枝葉擋住了炎陽,只有些許被切碎了的陽光落到青石板上。

操場上沒有一個人,不過再過幾分鐘,等那清脆的下課鈴聲響起。

急着去學校食堂里賣軟炸裡脊的窗口排隊的,

去校門外的小吃店佔位置的男生們,

將會以蝗蟲過苞米地般的速度迅速鋪滿大半的操場。

相反,女生們總是慢悠悠地跟在後面,挽着閨蜜的胳膊,

一邊談笑一邊心裏想着軟炸裡脊算什麼,優雅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這慢悠悠的人群中,會有一個讓周圍人都變得暗淡的身影。

清河確信,不管是一百個人,兩百個,甚至全市的高中女生都擠在這個人群中,他也能一眼發現那個身影。

那個小熊的身影。

清河心不在焉地滑動着手機,在幾個軟件間來回切換,離中午下課還有2分鐘了,他的心跳的厲害。

小熊:「好呀。」

清河看着這條發送時間為昨晚12點的消息,嘴角不自覺地彎起弧度。

他隨即又想到了昨晚進入的那個真實感爆棚的遊戲,心裏疑竇叢生。

昨天晚上回到現實後,他馬上就登錄了最大的彌亞遊戲論壇。

確實也有不少老哥和清河一樣,玩遊戲正玩的好好的,被系統陡地傳送進了一個有着巨大世界樹的遊戲世界。

可惜清河看那些帖子看到一半,就顯示網頁404了。

他向小清發了數條消息,都沒有收到回復,他認為小清應該已經被查水表了。

對彌亞設備進行網絡攻擊和賽博破解那可是十分嚴重的罪行。

最讓清河疑惑的還不是這些,

而是論壇里有好幾個人說,他們發現在現實世界,竟然能使用那個游戲裏的技能!

清河當時看到這些帖子,才猛地發現,那些技能的結印方式竟無比清晰地蝕刻在了自己的記憶中。

彷彿是某種肌肉記憶,只需要意識微微一動,技能就會被觸發。

可想到新時代火種都有嚴重的貧血症,而他遊戲中的技能又全都要消耗血量,還是沒敢輕易嘗試。

萬一要是他真能召喚出蝙蝠,還沒等高興幾下,估計就流血身亡了。

「叮叮噠噠叮叮噠噠」

清脆的下課鈴聲陡地響起,像清風一樣拂過學校的每一寸角落,

同樣地,清河極深的心湖也被風吹過,盪起漣漪,

他連忙舉起黑屏的手機,對着屏幕中的照影,用手將有些過長的頭髮用力向後梳去。

清河對着手機笑了笑,屏幕中那蒼白的臉上,黑色的瞳孔亮晶晶的。

陽光城向西六百里,是太平海和連西洋的交匯處,一道無限延伸的細線彷彿像巨斧一樣將這兩片交融的海洋劈開了來。

斧刃的一側是深邃的藍,而另一側是有些發綠的碧色,

這兩種顏色像是仇家一般,身後都帶着無垠的勢力,在這道地盤分界線前狠狠對峙,

但誰也不想先動手,誰也都不敢越雷池一波,只是這麼齜牙咧嘴地對視着,直到永遠。

夏日的陽光鋪射在平靜的海面上,遠處一道道小海浪翻卷出溫暖的溫度。

這溫暖飄蕩在太平海之上,隨着風將濕潤的空氣攜至內陸,可這渾然一體的風卻分離開來,好像面前有什麼障礙,它必須要繞開。

這阻斷了風流的是一塊冰,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散的冰。

海警巡邏船上,一個面容輪廓堅硬的中年人,盯着這片不應存在的冰面,皺起了眉。

「小李,你確定這就是追蹤那伙黑客IP地址得到的位置?」

一個身穿灰色警服,帶着寬沿帽子的年輕人。手上拿着一台平板電腦,走上前來說。

「頭,我們的追蹤軟件顯示的就是這個位置…」 小李看了一眼海面,有些尷尬。

「估計是技術部內幫小子沒調試….」

小李剛說到一半,突然瞳孔緊縮,嘴巴張得極大,後半句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他被海面上突然發生的變故驚地一動不動。

徐徐而過的海風消失了,整片海域上方的空氣彷彿瞬間凝滯。

那冰面上方近百米的空間無聲無息地被撕開了一道口子。

一個滿是骨凸,鱗片滿布的碩大龍頭從那口子中緩緩伸出。

它的雙目中彷彿流轉着暗紅色的岩漿,無數濃郁的白霧從鼻孔中噴出。

「爺爺!我在沙灘上撿到一個帽子!」 七八歲大的小男孩雀躍地跑着,一頂寬沿帽子被高高舉過頭頂。

那帽面上印着一面花紋繁密的盾牌,那代表着聯邦警部對人民堅定不移的守護。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