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連載中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來源:google 作者:不是基佬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陳國柱 陳白

九天玄女添加我為好友,死乞白賴要做我未婚妻,哎哎……,快來人,拖走這個女流氓總金鑽數1000,+1更3萬字以後,每日固定3更,若無額外申明,當天更新一定會有展開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章節試讀:

「你大學的那些事……你就打算這麼算了?」,萌萌突然問道。

「不,我會一樣樣拿回來的。」

陳白認真道,「當年我像一條狗一樣爬了回來,總有一天,我會挺直了腰板站在那個人面前,拿回屬於我的一切!」

等了一會,見萌萌又不再回復,陳白撇了撇嘴,這個萌萌總是這個神出鬼沒的,聊了一半總是能突然消失不見。

你問,她總有各式各樣的理由。

陳白把手機一收,索性扔到了枕邊,然後托着下巴,去看屏幕里的牧貝貝。

陳白看的一陣直流口水。

牧貝貝今天穿了一件吊肩的蕾絲睡衣,頭髮上扎着一個兔女郎一般的粉紅耳朵,光溜溜的肩膀膩白的晃眼,露出一段性感的鎖骨,一張亦嗔亦笑的臉,幾乎把一切女神的特指都結合了起來。

**的嘴唇性感微翹,女王范十足。

尤其是一件薄薄的蕾絲睡衣幾乎可以使人看到她內里的肌膚,一段白膩的淺溝簡直要把人的眼睛都深陷下去。

屏幕上,一時刷滿了彈屏。

「紫煙姐我要給你生猴子!」

「樓上,+1。」

「禽獸們,放開那個紫煙,讓我來!」

「……」

無數的彈屏幾乎能把整個屏幕都淹了。

陳白像個痴漢一樣看了半響,差不多看牧貝貝唱完幾首歌,進入粉絲互動環節了,才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意猶未盡的把屏幕關了。

陳白一個翻身,躺倒了床上,不禁打了個哈欠,明天還要早起。

就在陳白關掉電腦時,牧貝貝最後一首歌才唱完,就在這時,牧貝貝眼珠咕嚕一轉,輕咳了兩聲,突然甜甜一笑道:

「我來給大家出一個詩詞接龍,答出來了有獎!」

牧貝貝這麼一說,整個屏幕頓時就炸了。

「握草,這是什麼套路,我以前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不多說,度娘已準備好,隨時可以接招。」

「獎什麼?脫一件衣服?」

「+1!」

「+1!」

「+10086!」

「可以,這很強勢。」

「……」

陳白並不知道就在他電腦關掉後,竟然還發生了這個,此時牧貝貝眸子里狡黠一笑,緩緩的開始吟道,「長亭外,古道邊。」

長亭外,古道邊?

一眾粉絲當時就噴飯了,這麼簡單?

屏幕上當時就刷滿了屏,「芳草碧連天?」,「嗷嗷,我知道我知道,芳草碧連天!主播輸了脫衣服!」

「芳草碧連天+1!」

「芳草碧連天+2!」

「……」

看到這沸騰了景象,牧貝貝哈哈一笑,狡黠道,「答案明天揭曉,今天下播了,么么噠。」

「握草,說好的獎勵呢,什麼鬼?」

「主播強行下播。」

「233,主播明天打算多穿點好方便脫。」

「……」

不顧屏幕上彈幕的炸屏,紫煙燃心語的直播間屏幕一黑,人已顯示了離線,屏幕上跳出來一個小鹿,可憐兮兮的道:「主播正在路上,請耐心等待。」

關掉屏幕後,牧貝貝伸了一個嫵媚的懶腰,對着一旁的女孩道,「哈哈,不知道那傢伙看到了沒有。」

那女孩撇了撇嘴道,「切,這什麼破暗號……紅酥手,黃藤酒,兩隻黃鸝鳴翠柳。」

「長亭外,古道邊,一行白鷺上青天;誰沒事會想到這個,233,估計也就那傢伙能知道了。」

……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陳國柱把一沓皺巴巴的錢交到陳白手裡,有100的,50的,也有十塊五塊的。

零零散散一大疊。

「小白啊。」,陳國柱吧唧一口抽了口煙,道,「家裡這情況你也看到了,這是1300塊,你去鎮上買些化肥,和種子、一些零碎回來。」

即便是油鹽醬醋這種東西,不到青水鎮上也買不到。

這個青水鄉實在太窮了。

「行,我知道了。」,陳白點了點頭道,「這次去鎮上,我也順便看看有沒有招人的地方,去哪掙點錢。」

陳白其實也知道,靠打工一點錢,簡直是杯水車薪。

在青水鄉這種窮鄉僻壤,既然是在青水鎮里,一份工作一個月也就千把塊錢,所以陳芝說起她女兒時,一個月能拿近3000,臉上才會這麼驕傲。

想到這,陳白不禁撇了撇嘴。

一月3000?

KTV前台?

呵呵,這錢真的這麼好拿嗎?

陳白也不以為意,只是對着陳汐認真道,「你放心,有哥在,不會有人拿你怎麼樣的。」,說罷,陳白信心滿滿的出了門。、

「哥,你路上小心點啊。」,陳汐在後面大喊。

「小白,上鎮上啊。」

出了門,上了老吳的驢車,老吳笑呵呵的道,陳白點了點頭道,「小白,你去鎮上的時候,給我捎電燈泡回來!」

周佳佳在身後突然大喊。

「得咧,你就放心吧。」,陳白應道。

周佳佳用力的揮着手,臉蛋紅撲撲的。

躺在驢車上,看着路邊的風景,老吳這時念叨道,「大學生啊,這次你跟你姑姑翻了臉,日子估計可不好過嘍。」

「你姑姑的兒子陳方,咱青水鄉的頭號混混,手下十幾號流氓,你這次得罪了他媽他還能給你好果子吃?」

老吳搖了搖頭。

「你啊,自求多福吧。」

陳白心頭不禁竄起一股怒氣,一是憤怒這事這麼快就傳遍青水鄉了,看來不知多少人在背後嘲笑自己呢,二是陳芝一家竟會這麼無法無天。

「他眼裡還沒有王法了?」,陳白咬牙切齒道。

「王法?」

老吳哈哈大笑,拍着陳白的肩膀道,「在青水鄉,王法能管的到才是王法,不然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王法!」

陳白沉默。

老吳就是農民人,可這話話糙理卻不糙,陳白不禁喃喃起了那句話。

「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王法!」

陳白不禁咬了咬牙,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王法!

沿着泥濘的小路差不多趕了一個下午的路,陳白才到了青水鎮,這時老吳跳下了驢車,把驢車系在了柱子上,扭頭對着陳白道:「我有事先忙,你東西買完了就到這來等我。」

說完,抽着一桿旱煙就走了。

陳白點了點頭。

緊了緊腰間的錢,陳白上鎮里去了,先到一家店裡幫周佳佳把燈泡買了,陳白又去找其他的物件。

這次出來,油鹽醬醋一年的東西都備足。

當然,最重要的是化肥,這一年地里的東西到了施肥的時候,這個時候不施些肥下去,等秋收的時候收成肯定不好。

陳白走到大街上,這時看到一群人圍着一個少女。

陳白好奇,就走上前看了看。

「哎呀,這人好可憐啊,不過不會是騙子吧?」

「我看着像,這年頭這種手段太常見啦。」

「嘖嘖,真是看不出來……」

「……哎,讓讓啦。」,陳白用力的擠開人群鑽了進去,只見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跪在路邊,面前擺着一張紙。

「母親重病等着手術費,求好心人給3000,一定償還,可以先拿家傳手鏈抵押。」

一旁擺着一串古色古香的手鏈,一個個漆黑的珠子穿成,看起來很有些年頭了,但不知是用什麼材料做的。

據這少女說,這少女是他們家傳的,這次實在沒辦法才拿出來抵押。

這少女跪在路邊,看起來有段時間了,臉頰上還掛着淚痕。

「求求你們,誰先借我3000塊吧,我一定還!我是真的沒辦法了,我媽媽還在醫院等着做手術。」,女孩的聲音近乎哀求的看着眾人。

圍觀的人雖然多,但大多無動於衷。

「嘖嘖,這手鏈一看就是假的,這麼幼稚的騙局,估計就是拿這個假手鏈來騙錢的。」

「看她跪了快一個下午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誰知道?這年頭這種騙術太常見了。」

「……」

陳白看了一會,不禁搖了搖頭,這女孩確實可憐,可陳白也沒什麼辦法,自己只有1000,而且還是家裡急用的最後的錢,真的是有心無力,陳白搖了搖頭,從人群里推出,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一個胖胖的商人走上前了錢。

「呵呵,不就是3000塊嗎?」

他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着這女孩,從地上拉起這女孩的手,道,「這破鏈子就不用了,要不就你跟了我,別說3000,三萬都有。」

說著就用手去撥這女孩的下巴。

女孩被嚇壞了,一下拍開他的手,怯怯道,「不不。」,用驚恐且求助的目光看着四周的人群。

但沒有人動身。

這胖子越發猖狂的笑了起來,「你知道我是誰嗎?青水鎮金鱗KTV的老闆,這整個青水鎮都是我的地盤!」

「你只要跟我,我立馬給你5000!」

胖子惡狠狠的看着她道。

說著,目光充滿的威脅的掃了一旁的眾人一眼,被掃到的人,無不惶恐不安的齊齊退了一步,這胖子可是青水鎮上和陽哥齊名的人物,面慈心狠,手段毒辣,手下小弟無數,誰敢引火燒身。

見狀,胖子滿意的冷笑了起來。

「怎麼樣?」

他一隻腳幾乎踩在女孩的臉前,「跟不跟我走?」

見狀,女孩不禁面如死灰。

等了半響,見女孩還是目光閃爍,不能下定決心,胖子終於不耐煩了起來,「啪」的一巴掌抽在了她臉上。

「臭婊子,給你臉不要臉!」

女孩捂着臉哇的大哭了起來,渾身瑟瑟發抖,胖子面露猙獰之色,一把揪住女孩的頭髮,竟是就要拖着帶走。

「你今天就是不想走也得走!」

四周一片鴉雀無聲。

陳白親眼目睹了這一幕,不禁頭皮發麻,這胖子陳白認識,青水鎮頭號的人物,黑白兩道都吃的開,被他糟蹋過的女孩不知多少,有的甚至受不了這侮辱,次日就跳河了,也沒人去追究他。

可以說,他就是這的土皇帝!

可是這光天化日之下,就這麼拖着一個人走,是不是也太囂張了?

陳白放眼看去,竟是心寒的發現,此刻沒有一個人動一下腳步。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