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一位仙子朋友
我的一位仙子朋友 連載中

我的一位仙子朋友

來源:google 作者:王者獵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冷蒙 葉傾城 奇幻玄幻

溫馨+甜美+輕鬆+無敵+無雷+爽文本書又名:《仙子好凶》《我家娘子是帝仙》《君子動口又動手》《不服就干,生死看淡》《抱大腿的我終成最強大腿》冷蒙一歲便被爹娘送離上天界,隱居到虛靈大陸龍脊鎮冷氏家族當了十六年凡人的冷蒙,巧遇琉璃仙子葉傾城,陰差陽錯下與帝境仙子葉傾城有了一夕之緣,由此覺醒了體內青龍、神凰血脈,喚醒了五行石的器靈龍靈兒,激活並融合了五行石,從此走上覺醒之路為修復五行石,冷蒙腳踏涌金城,勇闖無盡森林,探秘碧落湖,決戰赤炎帝國,進入太古荒墟在五地奪取金、木、水、火、土五行本源,修復了五行石,從此修行一日千里,也為龍靈兒的重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冷蒙一路從龍脊鎮到望海城再到青嵐王城,實力愈強,聲威日盛,終有一天迎娶青嵐公主,成為青嵐王國抵抗赤炎帝國的最大倚仗冷蒙帶領青嵐王國,聯合西風王國和冷月王國,只為挫敗赤炎帝國吞併整個虛靈大陸的野心,只為剷除了虛靈大陸的最大毒瘤——萬魔殿於此同時,冷蒙也一直在努力尋找虛靈大陸三千年來無人衝破帝靈境飛升成仙的真相……冷蒙能否打破虛靈大陸三千年桎梏,飛升成仙,重返上天界?展開

《我的一位仙子朋友》章節試讀:

虛靈大陸似乎受到了某種詛咒,三千年來,這片大陸再無一名修行者得窺大道,飛升成仙。

琉璃山,琉璃之巔風雪飄搖,虛靈第一美人——琉璃仙子葉傾城,手捏法訣,在琉璃石上盤膝而坐,白色仙裙與零落雪花融為一體猶不自知,早已是物我兩忘。作為琉璃劍宗的宗主,百年來她有近半時間在這山巔之上感悟天道,她已困在這帝靈境足有千年。帝靈境似乎成了虛靈大陸的瓶頸,這三千年來無人能夠打破這一桎梏。葉傾城作為虛靈公認的第一高手,整片大陸的希望所在,對此也是一籌莫展。

新月島,新月仙宮離雲台,宮主陸紫澐一襲霓裳羽衣光彩照人,她困在帝靈境已有八百年。這些年她四處尋覓仙丹靈藥,以求突破帝靈境,然收效甚微,帝靈境境關仍牢不可破。

冷月王國,雪月城國王行宮,妖嬈嫵媚的雪狐藍仙兒正與小徒弟藍小仙大眼瞪小眼。藍仙兒困在帝靈境已七百年。作為虛靈大陸第一妖修,想當初她擊敗冰狼族,臣服白熊族,一統整個冷月王國,也才花費區區百年時間而已。

無情谷,無情宗,宗主聶勝依衝破宗內樊籬,未經一次斬情,便直入帝靈境,而後困在帝靈境六百年終難突破。

雲浮山,飛雲峰,雲浮山莊莊主莫浮雲極目俯視整個雲浮仙境,意興闌珊。困在帝靈境五百年,終究將她最後的那份驕傲也消磨殆盡。

散仙子沈蕪艷,作為虛靈第一散修,她的腳步已踏遍整個虛靈大陸。歷經紅塵萬般劫,猶如涼風輕拂面,然而這帝靈境將她一困就是五百年。

赤炎帝國,赤炎皇城太極殿,赤皇赤千秋破天荒的出席了朝會,對眾朝臣的旨意只有一道:抓緊從虛靈各地攫取天材地寶。赤皇困在帝靈境一千六百年,壽數將盡,時日無多。

黑曜山,萬魔殿,殿主萬無敵閉關百年後出關,困擾他九百年的帝靈境瓶頸依然如故,不佳情緒,躍然臉上,麾下萬魔瑟瑟發抖。

………………

「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我曾經擁有着的一切,轉眼都飄散如煙……」奔馳GLC的柏林之聲音響里傳來立體而又清晰的悠揚歌聲。

冷蒙手握方向盤,有節奏的輕點腦袋,無比沉醉。漫漫車途,沒有比聽一曲「平凡之路」更令人心曠神怡的了。

冷蒙愜意的窩在駕駛座里,暫時忘卻了行駛在崎嶇山路上的艱辛與疲憊,聽得興起,他時不時的輕拍方向盤嘴裏跟着和上兩句。

冷蒙平時不喜歡開山路,尤其像今天這種邊上是懸崖的山路,令人心裏發慌。無奈生活所迫,今天要去跟「大地傳媒」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這是條必經之路,姑且做一回刀尖上的行者,痛並快樂着吧。

冷蒙畢業就出來創業,至今已七年有餘,再沒大學時的閒情逸緻去妄想詩和遠方,甚至連苟且都成了奢望,剩下的也就唯有超負荷的忙碌了。不然哪能使得自己辛苦創立的「服不撕傳媒」蒸蒸日上,正所謂有得必有失,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嘟…嘟…嘟」電話響起,冷蒙從容不迫的按下方向盤上的接聽鍵:「喂,哪位?」音響里傳來一個嬌媚的聲音:「先生您好!這裡是周全保險保您周全,您上次的保單出來了,方便我做個回訪嗎?」

「不用了,謝謝,再見!」深諳此套的冷蒙忙不迭的送上禮貌三連,不給對方插話的機會,順勢按下了掛機鍵。

「嘟…嘟…嘟」電話又響起,冷蒙不再從容的按下接聽鍵:「喂,哪位?」 音響里傳來一個溫柔而又不失討好的的聲音:「家長您好!這裡是有明天教育,請問您家孩子需要上課外輔導班嗎?周末我們有一個珍貴的免費試聽名額……」

不待對方說完,冷蒙只能再次無奈的送上禮貌三連,掛了電話一陣腹誹:老子每天累成狗,連戀愛的時間都擠不出來,老婆都沒影,更別說孩子了,唉!

「嘟…嘟…嘟」電話再次響起,冷蒙有點抓狂的按下接聽鍵,冷聲道:「哪位?」

音響里傳來一個小伙的不卑不亢的聲音:「對不起,先生,打擾您一下,現有一批沿街旺鋪要不要考慮投資一下?」

「旺鋪,旺鋪誰會賣?能買到的就不叫旺鋪,冷鋪還差不多,不需要……」沒等冷蒙送上禮貌三連,對方就很有經驗的插話道:「先生別掛,旺鋪不需要,荔山的墓地要不要考慮投資一下,墓地升值潛力也很大的,不輸給商品房,不投資自備也划算,這是硬通貨, 當地有句話很有道理,荔山功德園,人生後花園……」

不待對方說完冷蒙已失去冷靜,在掛機鍵上狠狠敲了兩下,呼吸也隨之急促起來,唉!還是年輕,心態崩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冷蒙這邊正來氣,前邊山體滑坡一塊巨石滾落直奔車子而來,冷蒙條件反射般的往右狠打了一把方向,車子直接突破護欄沖了出去。

此刻萬籟俱寂,時間彷彿被凝固,又像是被施了延緩術。冷蒙坐在車裡,突然有了一種像是坐在飛機上的幻覺,那種感覺就像電影《飛馳人生》里沈騰駕駛賽車衝出巴音布魯克賽道飛向大海的那一刻。

無力回天,放棄掙扎,冷蒙低頭髮現儀錶盤上的里程數正俏皮的定格在:8888。

結局已定,沒有慌亂,冷蒙突然有了個荒誕的想法:拔下手機打開相機,拍下這值得紀念的一刻,轉手發到朋友圈,順帶配上了四個字:拜拜!拜拜!

車子終於開始往下墜落,聽着耳畔呼嘯而過的風聲,冷蒙輕輕閉上眼睛,腦袋裡卻無厘頭般的響起了那熟悉的BGM:完了,完了,芭比Q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