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岳父特有實力
我的岳父特有實力 連載中

我的岳父特有實力

來源:google 作者:蘇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松 蘇河 都市小說

本以為做條哈巴狗能打消他們的戒心和防備,可現實卻逼蘇河成為冷血無情的狼王他曾是被家族拋棄的棄子,為了報仇而甘願忍受屈辱,可一通電話、一個女人卻改變了他的既定計劃和命運他們讓他回去繼承家族掌控無上權力和遺產,但前提是放棄現在愛的女人,在權力、金錢、愛人、兄弟之間,他該做何抉擇...展開

《我的岳父特有實力》章節試讀:

”叫魂啊,快把老子耳朵弄炸了。 ”有人推開玻璃門經過陽台去廁所,順手給了蘇河後腦勺一巴掌, ”還一百五十億遺產,晚上把枕頭墊高點好做夢。 ”

蘇河轉身回瞪了這傢伙一眼,繞過後者回到寢室,往床上一躺卻難以平復心情。

真當他是三歲小孩,想趕就趕,讓回去就回去?先不說有沒有陰謀,就他對那群人的了解,個中必有蹊蹺。

蘇家那麼大的產業和家族,哪會輕易還給他這顆棄子,不然爸媽就不會被人陷害導致他這一脈遭萬人唾棄。

嗡嗡……

手機又振動了兩下,是銀行發來的短訊提醒:您尾號8095的儲蓄卡賬戶6月25日18時6分支付轉賬收入人民幣15000000元,活期餘額15000895.88元。

數了後面幾個零,差點沒從床上蹦起來,那群傢伙玩真的!

知道他們遇見了事需要他,卻沒想到真肯這樣大出血。雖沒一百五十億,但一千五百萬也足夠說明誠意了,要知道他們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野獸。

隨後又收到一條短訊:1500萬算作誠意,剩下的等繼承家族後一併接收。

心跳瞬間加速,20多年第一次看到那麼多錢,說不緊張那是假的,可這些錢本該都是屬於他的。

不違心,但仇恨更增多了幾分,屬於他的東西卻變得需要別人來施捨。

剛才吼出一百五十億的遺產只是個氣話,最多就是突發奇想的試探,若肯向他這個廢物妥協,事情就遠沒想像中那麼簡單了。

出血越多,情況就越複雜和危險,利益跟付出是個共同體。

但卡里突然多出那麼多錢,讓他額頭、手心、後背全是冷汗,倒不是拿錢不心安,是一下子不知道該怎樣用,就好像對未來失去了動力和憧憬,瞬間變得迷茫。

現在,夏雲裳的錢對他而言可有可無,是不是該對她反抗了?再就是她家裡帶來的嘲諷和同學的欺壓,難道也要立即打回去?

心裏的計劃被瞬間打亂,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天色漸暗,劉松收拾打扮完,揮手領着幾個室友準備開赴目的地。有人走到床邊,抬腿一腳踹在蘇河身上。

”少裝死狗,滾起來走了,女神也是條臭狗能約到的?看你到時候還他么咋裝逼。 ”

蘇河收起思緒睜開眼,一言不發的起身,對方罵罵咧咧地往外走。

”你小子要真敢為了不挨打騙劉哥,下場可是慘絕人寰,嘿嘿…… ”

挑起眉頭,跟劉松幾人出了宿舍,他們駕駛保時捷卡宴直奔麗豪酒店。蘇河卻被人一腳踹到邊上,讓他自行打的,窮狗不許弄髒豪車。

窮?

翻起嘴角微微冷笑,他從現在開始為自己正名。

卡里有錢,但他不是暴發戶,雖有迷茫,卻不妨礙拿着大把大把的鈔票砸爛這些混蛋的嘴臉。

緊張過後所剩的就是平靜,白痴才手舞足蹈地通知全世界自己成了大富翁,他要一點一點把受過的傷害通通還回去。

至於夏雲裳,蘇河是真的喜歡,不想放棄對這個女人的愛。

走出校門,叫來專車直奔酒店。

約莫半小時後,蘇河在酒店門口鑽出車,迎面遇上帶着激動在外等夏雲裳的劉松幾人。

”哎喲,我們家大帥哥居然肯出血打專車?怕是裝完逼又要勒緊褲腰帶餓幾頓了。 ”

聞言,蘇河只是笑笑沒接茬,站到邊上陪他們一起等。

半小時過去,到了約定時間,仍不見夏雲裳的蹤影。

”劉哥,這小子不會是怕挨打騙你的吧? ”

”這年頭啥都不多,就騙子遍地跑。 ”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

聽了他們的拾掇,蘇河面不改色,心裏卻或多或少有點緊張,畢竟有錢歸有錢,但他的身體可經不住揍。

既害怕夏雲裳不來,又希望她不來。轉念一想,知道她不是說話不算話的人。

劉松面色有些陰沉難看,挺着高大魁梧的身形走到蘇河面前,眼裡閃着狠光,冷冷問道: ”確定真約到了?時間地點都告訴了? ” 

對上那泛狠的眼睛,蘇河下意識地有些膽怯害怕,腦袋更是嗡的炸開,忽然想起只說了地點,沒告訴時間。

要是夏雲裳弄錯了,那他今晚豈不玩完?還能不能見到明早的太陽都兩說。

”約……約到了,一萬個肯定以及確定。 ”蘇河吞了口唾沫,壓着害怕低聲回答。

”哼, ”劉松猛地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咧着嘴惡狠狠地說, ”你他么要敢騙老子,小心你這身板只剩骨頭渣。 ”

話罷,劉松用力一推,蘇河噔噔往後退撞到圓柱子上,胸口悶得劇烈咳嗽,後背像火燒似的痛。

對方的身體是要強壯許多,他要敢跳起來還手,絕對迎來一頓爆錘。

忍,再忍,繼續忍!

又等了十來分鐘,蘇河額頭早已全是冷汗珠子,劉松幾人投來的目光都像要吞了他似的。

”操,敢騙劉哥在這瞎等,看老子不撕爛你的嘴。 ”

有兩人跨步走向蘇河,一人將他架住,一人抬手就要動手。

神經一下子繃緊到極點,蘇河猛地把架住自己的人往邊上一甩,同時將面前要動手的傢伙用力推得向後倒退數步險摔倒。

”我沒騙人,她說來,就一定會來。 ”

兩人愣住,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一向懦弱無能的他敢反抗了?

劉松回頭一瞪眼,吼道: ”都給老子閉嘴。 ”眯眼閃爍狠芒地瞥視蘇河, ”再等三分鐘,人要還不來,你知道後果。 ”

瑪德!

心裏暗罵一聲,蘇河恨不能上前揮拳打爛劉松那囂張的嘴臉,但以他現在的身板還真不是對手,只能暗恨。

時間分秒度過,酒店外人來人往,就是不見夏雲裳的影子。

路邊的氣氛愈發壓抑,劉松請的不少同學都出來跟着一起等。霎時間,蘇河成了眾矢之的,看向他的目光就沒一道懷有善意。

”劉哥,時間到了,咋整? ”已有人提前把蘇河圍在中間,一道道冷漠的眼神令他心裏有點發毛,就算一人給他來一拳也招架不住。

”拿錢不辦事,敢騎在太歲頭上當騙子?老子看你是活膩歪了。 ”劉松轉身就是一腳踹在蘇河身上,夾着怨氣的力度之大,直接把人踹得差點沒背過氣, ”廢了,明天的畢業典禮,老子不想看到一條狗亂叫。 ”

話罷,劉松轉身領着人往酒店裡走。

就算夏雲裳不來,晚會還是得舉行。退而求其次,班裡那麼多女的,隨便弄兩個來發泄消火也總比孤獨寂寞冷來得強。

見狀,蘇河心都涼了半截,人生還沒開始就要夭折?

剛站穩身體就被人圍着,想跑路都不可能,被五六人冷眼盯着,還都是同學加室友,可他們壓根就沒把他當個人看,一切只為討好劉松而奮鬥。

有兩人直接架着他往邊上的黑暗地帶去,眼見即將挨揍,流血事件就要發生,卻無力反抗,更沒人出來阻攔。

”來了、來了…… ”

忽地不知是誰嚷開嗓子喊了一句。異變突生,一輛紅色奧迪停在酒店外,從車裡當先伸出一雙細長精緻的**,緊接着就是一道靚麗的身影鑽出車子站在眾人面前。

她身段婀娜,秀髮在夜風中飄蕩,化了淡妝的面容在燈光的映襯下更顯清麗脫俗,藍白相間的連衣裙如浪花般輕輕蕩漾。

要動手的人立即鬆開蘇河,隨劉松一同迎了上去,眾星捧月般圍繞着那如九天謫仙般的女人,亦步亦趨地歡笑着往酒店裡走。

站在角落裡,蘇河宛若黑暗中的小丑,有那麼剎那跟夏雲裳精緻的眼睛對視,所感受到的是一層好似被冰霜覆蓋的冷。

想必,她應該很失望吧?

他有些自卑地低下頭,真想往自己臉上扇幾巴掌。

”把車停好,劉哥說了,今天保管讓你爽翻,在二十八樓已經開好了房。 ”

劉松的小弟走到蘇河面前,把夏雲裳的車鑰匙遞到他手中,帶着鄙視的表情耀武揚威地追上踏入酒店的眾人。

抬頭望了眼夏雲裳的背影,氣質出眾,是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躲避的誘惑。

捏緊手中的鑰匙,快步上前鑽進車裡,幽香瞬即撲鼻而來,嗅入肺里,讓他有種着迷和**萌生的衝動。

不是濃烈的香水味,是她身上特有的幽香,像玫瑰花、又似金銀花。

發動汽車,開入露天停車場。

等他推開包房的門,裏面早已推杯換盞,夏雲裳坐在主位,劉松及幾個要好的小弟坐在下手,而蘇河就像被遺忘的人,沒誰來招呼,也沒人會等他。

”蘇河,來,坐這。 ”清脆如銀鈴的嗓音剛響起,便有個扎着馬尾辮的女生小跑到蘇河面前,把他拉坐在靠近末尾的位置。

她是班長唐茵,對誰都一個態度,但有蘇河在的地方,她似乎對他情有獨鍾。

許是同為女人,她並未下樓迎接夏雲裳,更不是嫌貧愛富的那種女生,擁有從不討好任何人的硬氣質。

剛坐到唐茵身邊,立即引來數道仇視的目光,要知道她也是班上排的上號的美人,同樣是宅男心目中的女神。

即將畢業的情況下,但凡有些姿色的女人只要坐在這,都會被盯上。

眾人相互喝酒、划拳,談天論地。

因為坐在唐茵身旁,蘇河連帶着被人灌酒,誰看他都不順眼,有什麼資格坐女神邊上?就要讓他喝醉了滾到桌子底下出醜。

時不時抬頭打量夏雲裳的方向,她是來者不拒,越到後面,整張精緻的臉紅得要滲出血來,口吐幽蘭間更增添無盡媚氣,誘得旁邊的劉松直舔舌頭咽口水,眼珠子恨不能跳進那條深黑的溝壑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