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奪舍了魔皇
我奪舍了魔皇 連載中

我奪舍了魔皇

來源:google 作者:陳洛陽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陳洛陽 齊齊松

陳洛陽感覺自己穿越的姿勢不對穿越過來,居然把世間最頂尖強者,尊號魔皇的魔教教主給奪舍了一般不都是有大能強者出意外,剩下頑強的一縷神魂不散,然後佔據一個底層苦逼少年的身體,奪舍重生,接着一路逆襲,東山再起?又或者穿越穿到苦逼少年身上,得金手指開啟成神之路?為什麼我這節奏不對啊現在周圍全是大佬,我感覺我快暴露了怎麼辦?在線等急!...展開

《我奪舍了魔皇》章節試讀:

  竹樓外,大夏皇朝眾人,一陣騷亂。

  主政一州之地的蜀州牧,神色也嚴峻起來。

  眼前光輝漸漸凝結成六丈高的巨大光影。

  這是武道強者修為精湛,凝練出自身武道真意的象徵。

  大夏皇朝眾人眼下面對的,赫然是一位武王!

  至少第十境,凝意境界的高手。

  而且堂堂武王,大宗師的身份,居然自稱只是一介車夫?

  何等人物,才能驅策如此高手為奴為仆?

  一位武王,孤身屠滅一個乙級勢力完全不在話下。

  自己開山立派,就是雄霸一方的甲級勢力執掌者。

  能讓他甘心為仆,語氣畢恭畢敬提及的「教主」,在這神州世界只有一個。

  魔教教主。

  陳洛陽。

  這天下第一大魔頭此刻就在這山莊里?

  意識到這一點,人群又一陣騷動。

  大家左顧右盼,面現驚慌之色。

  竹樓里,陳洛陽看着這一幕,心裏暗自嘀咕。

  外面的人似乎察覺不了金剛是身處竹樓里說話,沒發現他們這邊的位置。

  也不知道是金剛本人的本事,還是這幢竹樓有特殊之處。

  說到金剛…………

  陳洛陽看向竹樓外。

  那六丈高的人形光影,在徹底凝練穩定後,呈現一尊威猛金剛的形象。

  這金剛寶相莊嚴,剛猛無儔。

  堅固不壞,不可摧毀。

  銳利無比,截斷一切。

  一攻一守的極致力量意境集於一身。

  陳洛陽看着那虛幻的金剛象,自然而然想起另一方面。

  他看《神州志》和黑壺提供的人生經歷,都提到過大金剛寺。

  曾經主宰神州浩土西陲雪域高原,世間最頂尖的武道聖地之一。

  當初被魔教教主親手滅了滿門!

  現在自己身邊這個名叫金剛的大漢,不論名號還是一身武道修為,怎麼看都像大金剛寺一脈。

  竹樓外,夏朝蜀州牧也難以置信:「尊駕出身大金剛寺?以你的修為境界,不是法王也是上師,尊駕竟然投身魔教,甘當魔皇奴僕?」

  金剛樂呵呵笑道:「大金剛寺那種混賬地方,早該滅亡,招惹到神教,蒙本教教主親手送一干賊禿入輪迴,是他們的造化。

  什麼法王上師,全是狗屁,哪裡比得上追隨我神教教主來的光榮?」

  他一臉驕傲榮耀的表情:「你等若是聰明的話,速速跪下恭迎我神教教主聖駕,如果教主肯開恩,你們今日或可留得性命。」

  眾人面對那高大的金剛像,都露出懼色。

  大金剛寺覆滅於魔教教主之手,魔教乃大金剛寺死敵。

  可是一位大金剛寺出身的武王,竟然被魔教教主降伏。

  對方不僅甘心投身魔教,甚至屈膝為奴。

  魔教教主,又該是多麼可怕的人物?

  蜀州牧連忙大喝一聲穩住人心:「魔頭雖強,自有劍皇陛下治之。

  魔教氣焰囂張,我中土神州高手只多不少,還輪不到魔道翻天。

  你雖是武王境界,但卑躬屈膝,投降仇人,大大違背金剛傳承真意,不過外強中乾而已!」

  金剛聞言,哈哈大笑。

  「與我神教為敵者,只有死路一條,你個蠢貨,兩個月前才新官上任,這麼快就忘了,你能接任夏朝蜀州牧,正是因為你的前任,被本教青龍殿高手幹掉了。」

  他笑道:「我外強中乾?那你就試試好了。」

  也不見竹樓里的他有動作。

  竹樓外的巨大金剛像,就向前一步踏出。

  只這一步,山莊里就頓時掀起龍捲風。

  殺意,將大夏皇朝的眾人全部籠罩。

  有修為稍低的人,全身發軟,喘不過氣。

  他們連想要轉身逃跑都做不到。

  夏朝蜀州牧面色鐵青。

  說是第九境和第十境之間只差一層。

  但武宗和武王,宗師與大宗師之間卻是極為巨大的鴻溝。

  蜀州牧身後眾人,仰望金剛像,臉上都浮現絕望之色。

  但就在這時,前進的金剛像忽然停下腳步。

  竹樓里,金剛也變了神色。

  自露面以來始終樂呵呵的笑容消失。

  他表情變得前所未有嚴肅。

  雙目視線,死死望向遠處。

  陳洛陽略感奇怪。

  然後,就見一個老僧,突兀的出現在山莊院落間,朝竹樓這邊走來。

  老僧身材瘦高,形容枯槁,彷彿竹竿一樣弱不禁風。

  但他腳步不停,毫無懼色,走向巨大的金剛像。

  反倒是面對這老僧,金剛像退了一步!

  無邊殺氣也消散。

  大夏皇朝的眾人齊齊感到自己從地獄重回人間。

  「慧覺法王!」夏朝蜀州牧長長鬆了一口氣。

  老僧沖他點點頭:「法王已是過眼雲煙,不過老衲今日來,正是要為我大金剛一脈,清理門戶。」

  竹樓里,陳洛陽見狀,看向身邊的金剛。

  金剛臉色難看,咬牙切齒。

  樓外的慧覺法王,視線越過金剛像,直接朝竹樓這邊看來。

  「寶樹,來吧,讓老衲看看你這兩年有多少進步。」

  聽見慧覺法王對金剛的稱呼,夏朝蜀州牧眉頭又皺緊:「寶樹上人?!大金剛寺歷史上有數年輕的上師,當初最出色的天才人物之一,他竟然投靠了魔教!」

  竹樓里,陳洛陽眼角餘光看金剛。

  對方已經是還俗的打扮。

  完全看不出一點僧侶模樣。

  金剛沖外面冷冷說道:「當初我神教教主滅大金剛寺時,你正外出雲遊,方才能躲過一劫,不好好夾起尾巴養老,今天居然自己送上門來?」

  慧覺法王蒼老的臉上一片平靜:「心有牽掛,難以靜修,必須要斬斷因果,方才能見清凈。」

  金剛嗤笑:「憑你也配找本教教主了斷因果?」

  「魔皇如果也在此地,那是最好不過。」慧覺法王平靜的說道:「雙皇決戰,兩敗俱傷,乃不可多得之良機。」

  這老僧看向竹樓:「魔皇傷重,老衲正好找他了斷因果。

  他傷勢如果沒大礙,那老衲今日拼着捨身飼魔,也要叫他傷勢加重,日後總有人能取他性命。

  要是他不在這裡,那就是寶樹你的業報到了,老衲今天清理門戶,此地的魔崽子有一個算一個,誰也別想跑。」

  說話間,慧覺法王面前,也有金光凝聚成一具通體剔透如鑽石的金剛像。

  兩尊金剛像中流露的武道真意,幾乎相同。

  但第二尊金剛像一出現,氣勢立刻壓得第一尊金剛像後退!

  竹樓中,金剛的臉色白一陣,青一陣。

  面對陳洛陽,他羞愧的低下頭。

  青龍五在旁邊幫忙遞個台階,說道:「教主,慧覺法王是昔年大金剛寺一脈宿老,多年苦修,大金剛寺未破以前,就是第十一境,入神境界的武王……」

  陳洛陽回想《神州志》上的描述。

  都是武王,但第十一境,入神境界的強者,面對第十境,凝意境界的優勢不小。

  入神境界的強者,感知上的優勢很大。

  入神者,與對手精神隱隱共鳴。

  對方剛有念頭轉動,自己這邊就察覺。

  變化不測,近乎先知,幾可達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神效。

  往往只有入神才能跟入神對抗。

  金剛修為低了一層,如果跟慧覺法王交手,他的打法在對方眼裡幾乎透明。

  「老福、老祿、老壽他們眼下都外出不在,總不能區區一個慧覺賊禿,就驚動教主聖駕親自出手吧?」金剛咬了咬牙:「我神教絕學和大金剛寺武學一起修練,必然……能勝那老賊禿,請教主把他交給我處理。」

  聽你語氣,就信心不足的樣子啊……陳洛陽心裏嘀咕。

  金剛前半句話,也讓他心裏涼了半截。

  敢情自己身邊隨行的高手,這大塊頭目前已經是最強了。

  剩下再有高手,卻不在身邊。

  遠水難解近火。

  這大塊頭如果打輸了,他這個魔教教主就要親自下場才行。

  可他初來乍到,武道不熟。

  而且還重傷在身。

  怎麼打啊?

  要是逃跑的話,就算能跑掉,也威風掃地。

  同時還暴露自己重傷的真實情況。

  到時候,眼前這個看似卑躬屈膝的金剛,還會不會像現在一樣忠心,恐怕都不好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