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反派,不是假惡人
我,反派,不是假惡人 連載中

我,反派,不是假惡人

來源:google 作者:嚴重預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海莉娜 白言

【系統+無敵+獻祭+全員惡人+反派(男女主除外)+無女主(沒有女主,這裡的女主指男主親妹妹,然後會有其他女角色,但是不會跟男主產生男女之情……越說越亂,就是把男主當親兒子看)】風連羽某一天綁定了一個自稱是【獻祭】的系統系統說:「你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要獻祭什麼」風連羽:「……」於是風連羽獻祭了一根頭髮,獲得了絕世神兵風連羽獻祭了他剪掉的指甲,隱藏的血脈被系統激發風連羽獻祭了……展開

《我,反派,不是假惡人》章節試讀:

白言說是借,但卻沒有問海莉娜跟海蘭斯同不同意,白言故作疑惑的問:「你們哪個先來?」

「是海莉娜?還是海蘭斯?」

白言持劍的手在海莉娜跟海蘭斯之間來回,本源心頭血一旦失去那麼海莉娜跟海蘭斯的修為將會大跌,甚至連光明聖體都將不復存在。

更嚴重的話,他們會死。

本源枯竭,自身將化作灰燼飄散在這天地之中。

海莉娜想開口說她先來,但沒想到海蘭斯比她快了一步。

海蘭斯說:「我先來,哥……白言,要殺要剮隨你,但你能不能留海莉娜一命?」

狹長的劉海將海蘭斯的半邊臉遮住,看不清他的臉上是何神色,叫白言那聲哥是海蘭斯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喊出來的。

不可以!海莉娜心想,海蘭斯不能死!

這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

不行的!

海莉娜有些焦急的說:「不!我先來!白言!我求你!別動海蘭斯!」

白言笑道:「真是姐弟情深,讓人痛哭流涕。」

白言說完,他拿劍的手就指着海蘭斯心臟處的位置,白言微笑,說:「那就你先來吧,海蘭斯。」

海蘭斯沒說話,海莉娜聽到後,大聲嘶叫起來:「白言!你不能!不可以!別動我弟弟!」

【啊啊啊!快去救人啊宿主!海蘭斯他也是世界男主之一!】

許清時:「……」這個世界到底有幾個男主?

系統在嚎叫,許清時心裏起了疑心,堅決不肯挪動半步。

事實上,他也阻止不了。

人貴要有自知之明。

麗雅臉色沉了下去,她看着下方那一幕,不知如何是好。

救?還是不救?

麗雅是一個很冷靜的人,她不過稍加思索三秒,她就下定決心。

麗雅對賽維說:「海莉娜是我光明聖殿未來的殿主,她不能死。」

賽維懂了,麗雅決定放棄海蘭斯。

麗雅說:「等會看準時機跟我下去救人。」

「這白言簡直是無法無天忘恩負義之徒。」

身後,有人忍不住開口說:「是啊,要不是光明聖殿好心收養他讓他入聖殿,他還指不定在哪個角落裡混日子呢。」

有人附議道:「可能他骨子裡的血都是冷的是無情的。」

下方。

白言手中的劍毫不留情的往海蘭斯心臟處的位置刺去,他臉上被血霧灼燒的金色紋路範圍更大了,幾乎遍布他半張臉。

海莉娜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白言的劍離她弟弟的心臟越來越近,她眼前一片朦朧,眼淚不知不覺就掉落下來,永墜之地的風很冷,吹的讓人心裏發寒。

海莉娜一直想掙脫禁錮,但不管她怎麼努力,這禁錮都紋絲不動,她只能一邊流淚一邊啞聲大喊着:「不要!白言!我求你了!別殺我弟弟你有什麼怨或者是什麼恨,你可以沖我來!我弟弟是無辜的!」

「他才十五歲!白言!他跟了你十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自己做了什麼天怒人怨、在你眼中畜生不如的事情,你不能,至少不能親手殺了他……那樣的話……」

他會有多傷心啊。

他被他最敬愛又尊重的哥哥殺死。

該有多絕望啊。

海莉娜不知道她跟海蘭斯做錯了什麼,白言會這麼討厭甚至是恨他們兩個。

「白言!你停手!」

海蘭斯對這一切很坦然的面對死亡,在那把劍向他襲來的時候,海蘭斯說不清楚心裏是什麼感情,他扭過頭去安慰海莉娜,嘴角勾勒出一抹屬於少年意氣風發的笑容。

海蘭斯說:「海莉娜,不要哭,別為我傷心,沒關係的。」

沒什麼大不了的。

【啊啊啊!我艹尼瑪快救人啊!】

許清時左耳進右耳出,宛如系統不存在。

麗雅跟賽維手放在劍鞘上,他們死死的盯着下方,隨時做好趁白言不注意趁機救走海莉娜的準備。

【算了,你這個廢物,我不指望你,我自己上!】

許清時聽到系統這句話後,一道電流閃過,緊接着,許清時的身體不受自己所控制。

許清時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拔出長劍,然後踩着腳下那把飛劍飛身往白言的方向飛去。

他聲音洪亮的沖白言喊道:「住手!」

許清時甚至能看見賽維、麗雅跟希戴爾臉上那吃驚的表情。

以及身後那群人,不知道誰說了一句:「哇,勇士啊!」

神tm勇士。

白言的劍在離海蘭斯心臟還有一寸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海莉娜瞪大眼睛,目露驚疑的看着這一幕。

白言扭過頭去,他看着御劍而來的許清時,他問道:「閣下是?」

許清時聽見自己說:「星……許清時。」

星什麼?

許清時可不會以為系統是說漏了嘴。

而且系統操控着他的身體飛下來時,那上古邪魔的靈魂並未向系統發起攻擊。

這是怎麼回事?

那上古邪魔走了?或者是他太弱了那邪魔瞧不上覺得他沒有威脅白言的能力?

白言笑了笑,說:「許清時。」

或許是前世作為一名頂級銷售的原因,許清時覺得白言的語氣特別熟稔,這跟前世回顧他這裡好幾次的顧客一樣,那種熟稔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由內自外所散發的。

自然而然,好像本應該是如此。

許清時想,難道這系統難道跟白言認識?

系統把許清時身體的操控權還給許清時。

許清時只感覺到自己虛晃一下,然後他聽見白言問他:「你突然打斷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語氣變了。

許清時站在血池裡,他突然有一個猜測,血池的血水滾燙,許清時身上出現了一層圓形的藍色光罩,這是許清時手上的防禦手鐲所啟到的保護機制。

「許清時,我問你話呢?」

白言見許清時不理他,身形一閃直接來到許清時的面前,他挑眉,手中的劍毫不客氣的指着許清時的脖子,白言笑道:「問你話呢?」

白言膚色蒼白病態,另外半邊臉是詭異的金色紋路,因為離的近,許清時能窺探那紋路中的黑氣,這讓白言在許清時眼中宛如惡鬼一般。

許清時那點疑惑在白言拿劍指着他脖子的時候早就拋去九霄雲外了。

許清時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許清時結結巴巴的說:「我…我…」

許清時突然靈光一閃,說:「我只是出於正義見不得你這種行為!」

沒錯,就是這樣。

他總不能說是系統控制他的身體迫使他做出這樣一番舉動吧。

這話要是許清時誠實的告訴白言,恐怕白言會以為他在耍他把他當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