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剛修仙,你就說分手?
我剛修仙,你就說分手? 連載中

我剛修仙,你就說分手?

來源:google 作者:一束小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束小草 楚風 都市小說

楚風機緣巧合,獲得了修仙傳承!結果,他這邊剛修仙,那邊女友就說分手!修仙者的能力,讓楚風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前女友卻後悔了!要來複合!楚風:你哪位?展開

《我剛修仙,你就說分手?》章節試讀:

那小偷卻趁着公交車到站打開門的間隙,急忙竄下車去,緊隨其後還有另一個瘦高個男子,竟然還有同夥!

原來是小偷的同夥推了楚風一把,把他撞在了小偷的刀口上。

楚風躺在車廂地板上緊緊地捂着傷口,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逐漸滑落。

手術刀雖然不大,但是刺的很深。

一陣劇烈的咳嗽,伴隨咳嗽而出的還有大量的血沫。

楚風大張口喘着氣,卻仍然覺得氧氣不夠用,脖子像被無形的繩子勒着,越勒越緊。

作為醫學生的楚風,很明白眼下自己的情況。

他被小偷一刀刺破了左肺,應該形成了血氣胸,需要緊急手術治療,否則生命堪憂。

而車廂里的眾人在小偷下車之後,也急忙撥打了報警電話和急救電話。

那女孩則第一時間衝到楚風身邊,幫忙按壓着傷口。

就在眾人手忙腳亂之際,楚風胸口戴着的一塊玉佩,一接觸到他的鮮血。

突然泛起一陣詭異的紅光,玉佩也隨之消失不見。

由於紅光很微弱,玉佩又在衣服下面,因此並沒有人察覺玉佩的異狀。

這塊玉佩,是楚風兩周前從古玩市場淘來的。

說是玉佩,其實並不是,其材質似玉非玉,比酒瓶蓋略大,呈橢圓形,整體淡白色,晶瑩剔透。

奇特的是,對其凝視三秒鐘,楚風就會發現裏面似乎隱隱約約有人影在遊動,但是眨眼之下,就恢復如常。

楚風一開始以為看花眼了,試了幾次都是如此。

他還專門問店老闆裏面是不是能看到人影,店老闆只是撇了撇嘴,沒有回答他。

顯然別人是看不到人影的。

楚風因此動了好奇心,才跟老闆討價還價買了下來。

由於其材質並不是玉,老闆也說不清是個什麼東西,倒也沒有花多少錢。

楚風躺在地上氣若遊絲,在即將陷入昏迷之際,腦海里突然出現一個仙風道骨的身影,而且隱隱約約響起一陣聲音。

「大道難行,修行路艱,靈氣匱乏,我輩更難……」

「貧道玄機子,應該是地球上最後一位飛升之人了吧?我修行千年以來,也沒有為地球做出過什麼貢獻,如今飛升在即,我便把我的修行功法和這一生的修行心得,融入這塊影壁石中,若有緣人碰到這塊影壁石,便能看到我留在石中的一絲神念,注入自己的血液便能得到我畢生的修行成果,也不枉我在地球上行走一遭……」

「既然是有緣人,我自然會助你一臂之力,讓你脫離凡身,至於你以後的成就如何,就看你自身的造化了。」

空靈飄渺的聲音剛落,一道金光便迅速流遍了楚風的全身。

而楚風此時也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

楚風慢慢地睜開了雙眼,映入眼帘的是四周潔白的牆壁,以及掛着的吊瓶,伴隨着空氣中淡淡的84消毒水的氣味,讓楚風確信自己是在醫院裏了。

「啊!你醒啦!」

一聲驚呼,一張精美絕倫的臉闖入楚風的視線,竟然是楚風在公交車上幫助過的那名女孩。

「這是哪家醫院?」

楚風坐起身子,活動一下身體四肢,並沒有發現任何疼痛不適,這讓他很驚詫。

「這是新醫大一附院,你昏迷了兩三個小時了,雖然醫生在你身上沒有找到傷口,但還是建議你多休息觀察。」

女孩的聲音很甜美。

「我叫林依舞,是新醫大的學生,之前的事要不是你幫忙,我的麻煩就大了。真的非常感謝你!但是也因此害得你住了院,真的很對不起!」

林依舞既感激又自責道。

「這也怨不得你啊!」

楚風擺了擺手,回想起自己被刺一刀,有些出神。

「那麼多人竟然讓一個小偷那麼囂張,世風日下啊!」

「你是新醫大的學生?」

楚風接著說道:「我也是新醫大的,我叫楚風。」

「怪不得覺得面熟,原來是新醫大的校花啊!」

楚風又小聲嘀咕了一句。

林依舞是新陽醫科大學新生代校花,噢,是平民版校花。

校花排名墊底的那種!畢竟是平民嘛!

出身農村,家境普通,但是容貌出眾,因此被評為新醫大平民版校花。

她身後的追求者也不少,其中不乏各種二代們。

但是林依舞對諸多的追求者貌似都不感冒,至今仍然孑身一人。

作為新醫大的學生,楚風只是遠遠的見過林依舞,之前沒有認出來也很正常。

但是林依舞的名字,早有耳聞了。

畢竟,她可是諸多同學的夢中情人。

「真的嗎?我們竟然在同一所學校哎!。」

林依舞同樣也很驚喜,校友的身份,讓兩人瞬間又拉近了不少距離。

「你真的沒事嗎?我明明看到你流血的,可是為什麼到了醫院,醫生卻找不到你身上的傷口?」

林依舞又說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刺的淺,癒合的快吧。」

楚風也是一肚子疑問,只能回答的含糊其辭。

他確信在公交車上被小偷刺傷,是的的確確發生了的。

即便是及時去醫院,即便是手術刀刺傷,刀口較小,那也是不可能幾個小時就完全癒合不留痕迹的。

這一切情況都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跟自己昏迷前腦海里的聲音,有莫大的關係。

但究竟是怎麼回事,楚風腦袋裡也是一團漿糊,目前只有靜觀其變。

還有就是自己身上那塊似玉非玉的玉佩不見了,這種隨身佩戴的東西遺失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現在卻消失不見了,這也是非常奇怪的事。

既然身體沒有任何異常,楚風就辦理了出院手續。

當然了,住院的錢是林依舞墊付的。

楚風堅持還給了林依舞。

畢竟她的條件也不是太好。

回到學校已經是下午三四點左右,畢竟是周六,校園裡的人很多。

為了避嫌,楚風並沒有跟林依舞同路。

林依舞可是新陽醫科大學的風雲人物,如果跟她走在一起,楚風保證明天就能上校論壇的頭條。

更何況楚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自然更要與林依舞這等校花級的美女,拉開距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