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和愛豆互換身體啦
我和愛豆互換身體啦 連載中

我和愛豆互換身體啦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朗 現代言情 蘇千寵

和愛豆交換了身體怎麼辦?唐心淼還在悔恨還是不能親到他那完美無缺的臉時,愛豆已經憑着才華讓她的名字成為了校園裡最閃光的少女***唱跳不佳,毫無演技可言的女粉絲佔據了自己的身體怎麼辦?顧一朝表示,只能親自下場,對她好好「栽培」一番唄!展開

《我和愛豆互換身體啦》章節試讀:

第1章 落跑歸來少爺,這是蘇小姐寄過來的文件,您看一下……」於朗將手上的文件遞了過去,緊接着低下頭,目光絲毫不敢直視那個坐在真皮沙發上那個俊美宛如神祗的男人。
權御伸手將文件接了過來,只是簡短一掃,臉色便沉了個徹底。
鳳眸一眯,一股寒意便從周身噴涌而出,於朗見權御的怒意四溢,幾經猶豫,還是接着開口:少爺,蘇小姐還帶了話,但……」見於朗欲言又止,權御冷然開口:說。」
蘇小姐說,與其過貌合神離的婚姻,還不如——」相忘於江湖,後面的話於朗沒敢說出口。
權御聞言冷笑一聲,眸中暗潮洶湧,但面色卻是平靜如水,讓人難測喜怒。
很好。」
而此刻的蘇千寵,已經坐上了飛往國外的飛機。
蘇千寵嘴角勾笑,她手上拿着一份文件,上面是赫然四個大字:離婚協議。
權御,再見了。
*三年後,s市。
蘇千寵為今晚的酒會而頭疼。
國內的分公司出了問題,而她的頂頭上司,也跟着新處的小情人銷聲匿跡,她不得不趕回來收拾爛攤子。
晚上七點,廷珩宮門前,一輛張揚的紅色跑車伴着陣陣轟鳴聲來了一個帥氣的漂移後,穩穩的停在了門口。
因太過高調,吸引了不少視線。
從跑車上下來的是一個穿着盛裝的女人,瞬間便成了焦點。
蘇千寵抬眼一掃,波光流轉,唇角勾起了絲絲笑意。
將手中的邀請函遞給了隨從,確認過身份後便給予了通行。
觥籌交錯的宴會上,蘇千寵隨意拿了杯紅酒尋了處地坐下,倒顯得百無聊賴。
這位小姐,請問我有這個榮幸邀請您跳一支舞嗎?」
來到蘇千寵面前的男人猶豫再三,還是伸出了手,想要邀請蘇千寵作舞伴。
蘇千寵莞爾一笑,剛欲張口婉拒,整個宴會卻因為一個人的到來沸騰了起來。
快看,是權御!」
權氏總裁?
不是說不會來的么?」
快看快看,果然真人比雜誌上更帥!」
想要邀請蘇千寵跳舞的男人,也因權御的到來,尷尬的手落也不是,不落也不是。
權御?
蘇千寵平靜如水的臉上登時出現了裂痕。
真是……冤家路窄!
今天的權御穿着隨意,進場後便找了地方落座,兩條修長筆直的腿悠然交疊,只是隨意掃了一眼,便引來了陣陣尖叫聲。
碰巧對上蘇千寵的目光,權御先是一怔,而後整片心湖就像是被投入了巨大的石頭掀起了滔天巨浪,久久不能平息。
是她。
兩人的目光隔着人海在空中相撞,不知怎的,蘇千寵望着那道目光竟心裏有些微微發怵。
權御面色頓時沉了幾分,眼中划過一絲不悅。
起身朝着蘇千寵的方向走去,卻被前來敬酒的人擋住了去路。
敬酒的人不在少數,大多都是希望藉此機會能攀上權御這顆大樹。
只是權御是誰,高傲且不可一世的王,目光一冷,眾人便識趣退開。
而他再抬眼,那道嬌小的身影已不知去向。
*蘇千寵疾步走進衛生間,心都跳在了嗓子眼,胸口伴隨着呼吸的起伏越來越大,腦袋都變的一片空白。
怎麼會是權御?
關於三年前的那段回憶,驀然湧出:三年前,她為了調查權氏三十年前的一場商業事故,用蘇氏企業千金的身份接近了權御。
在成功拿到了有關商業事故的資料之後,她留下一紙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書之後便離開了,那件事之後,她聽說權氏因為這場事故瀕臨破產,可,現在看來,權御怎麼跟個沒事人似的?
不對,現在不是考慮這些事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怎麼避開那個男人……蘇千寵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絞盡腦汁想着對策,但十分鐘過去了還是毫無頭緒!
與其這樣浪費時間,倒不如直接走人來得實在!
蘇千寵咬咬牙,心一橫,便踩着高跟向著出口而去。
本以為會遇到麻煩,卻沒有想到,整個過程順利的讓人出乎意料。
出門沒看看黃曆,竟然遇見這尊煞神了……」蘇千寵長出了口氣,從手包中拿出車鑰匙的同時,碎碎念了一句。
然而還未等她打開車門,手腕就被人一把扼住。
大手用力一帶,蘇千寵手中的鑰匙就飛了出去,緊接着身體失去平衡,後背結結實實撞在車上。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灼熱的身軀就傾覆下來,鼻間竄入一股好聞又不濃烈的清香。
是嗎?
那你應該多看幾遍黃曆,看看怎麼樣才能躲得過我這尊煞神。」
不帶一絲溫度的聲音灌入耳中,蘇千寵抬頭,入眼的卻是一張絕美的臉。
幽深的眸子里盛滿了怒意,一把將她的雙手鉗制在了頭頂,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
權御,你到底想怎樣?」
蘇千寵想要掙脫,卻被禁錮的更緊,一抬眼恰好迎上了權御投來的視線。
權御泄出一聲輕笑,他猛然靠近蘇千寵,呼出灼熱的氣息噴洒在了蘇千寵的臉上,一字一句的頓道:討、債。」
濕潤的唇舌毫無徵兆的覆了上來,靈巧的舌帶着渾重的酒氣撬開了蘇千寵的貝齒。
他一圈一圈的深入,手也逐漸變得不安分起來,停車場內的溫度漸漸變得灼人。
蘇千寵拚命的反抗卻收效甚微,男女力氣本就差距懸殊,而此刻的位置更是對她不利,根本推不開這個男人……而且,她竟然不排斥這種感覺。
不得不說,權御接吻的技術比原來長進了不少……權御平時引以為傲的自制力,此刻變得分崩離析,牢牢的將主導權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懷中溫香軟玉,久久不願放開。
一吻結束,蘇千寵微微喘氣,一雙美眸中盛滿了怒意。
她猛的掙脫開權御的鉗制,而後一把將其推開。
我可不記得我有欠過你分毫!」
蘇千寵這是準備將睜眼說瞎話進行到底,這話說的她自己都心虛。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頭皮先頂一頂,但權御的下一句話卻是讓她徹底愣在了原地。
是嗎?
看來看商業間諜所的蘇小姐,蘇氏企業的二千金現在記性也變差了?」
權御眸中划過一抹玩味,不留絲毫餘地戳穿她。
你——」是怎麼知道的?
蘇千寵沒想到,權御竟然將自己的身份調查的一清二楚。
既然知道了,那為什麼當初還讓她拿到那份資料?
所以,蘇千寵,你欠我的何止分毫?
你——小心!」
餘光掃到猝然閃過的紅外線,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權御一把將蘇千寵攬入懷中,向著面前的地上翻滾而去。
砰砰兩聲,震耳的槍鳴突兀的將停車場內的寂靜打破。
該死!」
權御忍不住暗罵一聲,但是眼下的情況甚至來不及讓他多做反應,只是將蘇千寵護在懷中。
怎麼回事……?」
蘇千寵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停車場本就安靜,屏息凝神,甚至能聽得見那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噓,別出聲!」
有人要殺你?」
這的確是一場蓄謀已久的暗殺。
權御眉頭緊擰,將懷中的蘇千寵又攬的緊了一些。
我數三二一,我會引開那些人的注意力,你拿着我的手機,打給於朗。」
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就像是死亡宣告的倒計時一般,而就在這一瞬間,權御便果斷的做出了決定。
他起身就跑,朝着相反的的方向而去。
蘇千寵看着被塞入手中的手機,以及那道逐漸走遠的身影,心裏就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很不是滋味。
緊握手機,她有些猶豫,權御,還是選擇相信她么?
*權御,今天就算有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緊追其後的黑衣人,冷聲大笑的同時,扣動手槍扳機。
砰!
權御一個閃身,堪堪避開幾乎是擦着耳廓飛過的子彈,朝前貼地翻滾了一圈。
在驚險的幾次閃躲之後,用極快的速度向著門口跑去。
砰砰!」
又是兩發子彈,打在了他身側的鐵皮牆上,迸射出稍縱即逝的火星。
權御見狀,腳下的步伐又快了幾分,額間沁出了細汗,終是出了停車場。
凌厲的黑眸里閃過嗜血的光芒,權御緊靠着冰冷的鐵牆,一邊屏息靜氣,觀察了下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
廷珩宮臨海而建,權御隱約記得,在離廷珩宮不遠的地方,好像有一處物流貨倉,只要去那裡,就有一線生機。
身後那些人,仍舊窮追不捨。
權御,認命吧,今天是不會有人來支援你了,乖乖出來,我還能賞你個痛快!」
權御剛到倉庫門口,還未進去,身後便傳來了陣陣冷笑聲。
腳步聲由遠及近,來的正是剛才緊追着權御的幾人。
一時間,空氣像是緊繃的弦,彷彿下一秒就要斷裂。
權御眉心緊皺,細汗珠沿着他俊美的臉龐滑落。
下一秒,他做了一個生死一搏的決定。
既然前後都是死路,那他就跟天賭,堵他權御命不該絕!
隨手捏起地上的一粒石子,權御看準方向將石子彈向左手邊的一個集裝箱內。
聽到響聲的剎那間,果然,持槍的幾人對着集裝箱就是一陣猛烈的掃射。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