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和時光皆予你
我和時光皆予你 連載中

我和時光皆予你

來源:google 作者:也無風雨也無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柳子衿 都市小說 陸晨

我的時光與你的時光相遇我和我的時光,都會成為你今後的人生答案初見便是終生,初戀便是終愛這世界上有太多錯過了,還是要甜一下的展開

《我和時光皆予你》章節試讀:

清晨,淅淅瀝瀝的小雨又光顧了首都。陸晨的鬧鈴依舊準時在七點響起。只不過這次沒有狗子給它拍斷了。伸手摸了摸,床上也沒了那團熟悉的毛茸茸。

二毛從上山看完風景開始就一直被柳子衿扣押在了學府路。起初陸晨堅決不同意,直到看着二毛跟在柳子衿身後寸步不離才無奈答應。沒辦法啊,他只要往前走兩步二毛就一溜煙跑到柳子衿腿邊一趴,弄得陸晨很上頭。

「也不知道二毛那小子在子衿那怎麼樣了。」

他倒是不擔心柳子衿對二毛不好,她是擔心柳子衿太寵着二毛。一想到柳子衿香香軟軟的把二毛抱在懷裡。陸晨就有那麼點羨慕。

隨即給柳子衿發了消息

子衿,二毛沒給你搗亂吧。

過了一會兒,柳子衿發了張照片過來。二毛正一臉享受的窩在柳子衿的大腿上打盹。一人一狗在沙發上看電視。看着柳子衿那雙白皙的大長腿。陸晨有那麼些不淡定了。

「這也太幸福了,能窩在美少女身上看電視。」

柳子衿秒回

「羨慕了?」

陸晨淺笑着打字

「嗯哪,實名羨慕。」

「那就羨慕吧,哦對。在我開學之前二毛就一直在這邊吧。」

陸晨一邊洗漱,一邊回消息

「那可不行,本來我們倆相依為命。你這綁架了二毛讓我咋辦。我會很孤單的。」

學府路,客廳里正擼着二毛小肚子的柳子衿看見陸晨的回復。不由得小臉上泛起笑容。

「那晨哥,你搬過來唄。這樣二毛就能陪着你了。」

陸晨無語,柳子衿啊柳子衿,你對自己的魅力真是一無所知。

「別了吧,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怕我把持不住。」

柳子衿單手打字。

「怎麼?要在禽獸還是禽獸不如中艱難抉擇?」

消息一出,陸晨驚的差點把漱口水咽下去。就這還是小嗆了一口。

「柳子衿,大早晨的別玩梗啊。」

摸着二毛的柳子衿笑得花枝亂顫,大腿一抖一抖的,惹得二毛轉頭看了看,等柳子衿笑完又懶洋洋的繼續趴着,享受這個主子的服務。嗯,比那個主子強多了。二毛決定以後跟柳子衿混了。還不知道二毛已經徹底背叛了的陸晨此刻還在撓頭。這不對勁啊!之前小仙女兒一樣軟糯的柳子衿。怎麼忽然就變皮了呢。

「晨哥,那你是決定當前者還是後者?」

「我哪個都不當!柳子衿一年多不見你皮了不少啊。」

「是不是對我幻滅了?」

陸晨敲擊着鍵盤。

「幻滅倒沒有,就是覺得你長大了。」

柳子衿幾乎秒回。

「我懂了,晨哥是只喜歡那個柔柔弱弱的我,不喜歡現在的我了。」

嗯?這丫頭還學會作妖了?

「過去的你是蜜糖,現在的你是玫瑰。這叫成長。」

「那,晨哥你喜歡甜還是喜歡辣?」

「我喜歡你,不是因為甜或者辣,而是因為是你,所以你的甜你的辣,你的一切我都喜歡。」

這波回答堪稱教科書級別,屏幕那頭的柳子衿覺得臉頰發燙。她忽然輕輕拍了一下二毛的狗頭。

「你跟你主子一個樣。」

正睡着的二毛忽然驚醒,十分不解的望着柳子衿。眼見這位二主子又沒啥動作了。抖抖毛縮了縮身子繼續睡。

「晨哥,一年不見這麼會了?」

「那是當然,咱得與時俱進不是。我可都是為了你才學的。」

「呵呵,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我才不相信呢。」

陸晨發現,這樣俏皮的柳子衿自己好像越來越喜歡了。俏皮可愛的女孩子,誰能不喜歡呢。

「我今天過去,給你冰箱添點吃的順便把二毛接回來吧。」

柳子衿不幹了

「添冰箱可以,帶二毛走免談。」

陸晨無語,二毛這麼香嘛,我沒覺得啊!

「你把他還給我吧,不然我真搬過去跟你住!」

一聽這話,柳子衿可是來了精神。

「好啊好啊,晨哥我等你呦。」

陸晨感覺自己受到了挑釁。

「柳子衿,你信不信我明兒就搬過去!啊不對我今兒就過去!」

柳子衿瞥了一眼消息,依舊淡定自若

「來啊,正好我跟二毛待着也寂寞。」

過了二十分鐘,陸晨也沒有再回消息。柳子衿不由得升起一絲疑惑。陸晨這是真生氣了?應該不至於吧。她不知道,此時此刻的陸晨正在謀划著。在腦袋裡盤算了半天,覺得沒什麼問題,陸晨撥通了越洋電話。

「爸,燕郊這邊房子出了點問題。我樓上鄰居水管跑水,現在我卧室跟客廳成水簾洞了。」

「啊?那你找樓上業主沒有啊。」

陸晨不緊不慢

「沒,我讓物業聯繫了那家人,他們在國外回不來,現在雖然水止住了,但是房子得重新裝修住不了人了。」

「哦哦,那實在不行你就問問子衿。你暫時在學府路住一段時間。等這邊房子弄好了再回來。」

陸晨沒想到自己老爸居然這麼上道,還沒等自己暗示呢。他壓住內心的小九九。平淡的說

「這,柳子衿是個女孩,不好吧。」

「哎呀你們倆又不是不熟。跟子衿好好說說,這不是意外情況嘛。不過我告訴你啊,子衿要是讓你搬過去,你可得規規矩矩的。要是讓我知道你欺負人家。我連夜坐飛機回來抽死你。」

陸晨知道,自己老爸對這種原則性問題可是從來不開玩笑的。他也端正態度回答道

「放心吧爸,我有分寸。」

「嗯,子衿要是不樂意你也彆強求,實在不行找個酒店住幾天。」

「我知道了,我先跟柳子衿商量一下。」

陸晨掛了電話着手收拾行李。順便給柳子衿發了條消息。

「我這樓上水管爆了,把我家淹了。我打算明天搬你那住幾天,求收留QAQ」

柳子衿這會兒正啃着麵包看劇。收到這條消息手一抖差點把麵包扔出去。聰明如她怎麼可能不知道陸晨是故意的。只是他真的要過來,自己不知道要不要拒絕,畢竟這發展是不是有點太快了,還沒確定關係呢就同居了?不過說實話柳子衿內心深處還是很期待的,畢竟陸晨做飯好吃!當年有幸蹭過一頓,那個好吃的程度她今天都忘不了。

「子衿,我這是真沒法住了。我都聯繫我爸求援了。我保證等這邊修好了裝修完我立馬搬回去。」

陸晨都跟他爸說了?那可能真的是漏水了。就在柳子衿還沒回消息的時候,柳爸忽然打來了電話。

「爸。」

「嗯,子衿啊。你陸叔剛給我打了電話,小陸現在住那塊被他鄰居給淹了。你看你那是個兩居,先讓小陸去你那住兩天吧。」

柳子衿有些發懵,這事兒怎麼自己老爸都知道了。事已至此,她也不好意思說拒絕。

「好的爸,我跟陸晨說一下。」

「嗯,我知道這不合適,但是特殊情況。他要是敢欺負你你就給我打電話。爸給你撐腰,連老陸我一起收拾!」

「沒事沒事,陸晨哥不會的。那爸您先忙,我去給陸晨哥回個消息。」

「嗯。」

柳子衿看着跟陸晨的對話框,打字

「那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你,不過咱倆清清白白!一碼事歸一碼事。」

陸晨當然知道這一碼事指的是什麼。嘴角揚起,回道

「我知道,放心。那我收拾行李下午就搬過去!」

「哎哎哎別著急,我有幾個條件哦。」

陸晨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自己恐怕要被剝削了。果然,柳子衿下一句回復讓陸晨坐實了猜想。

「那個,你要搬過來的話一日三餐,和家務是不是...」

「我來,一日三餐我給你做,家務我包了!」

「ok,歡迎歡迎QWQ」

陸晨二話不說就開始收拾行李。一邊搗鼓東西一邊幻想着以後的美好生活。遠在歐洲的陸爸陸媽,正在對着筆記本電腦打視頻。視頻那頭是柳爸柳媽

「老陸,你說這是不是子衿跟陸晨商量好的。」

「有可能,這倆孩子當時補課就不對勁。」

柳媽坐到陸爸身邊,一邊織毛衣一邊笑着說

「這倆孩子要是真的有結果也不錯。」

「孩子的事兒咱們也管不了太多,打打助攻就得了。看兩個人有沒有緣分了。」

四個人不約而同點了點頭。

在多年以後,春節兩家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飯,微醺的陸爸才將這件事兒說了出來。陸晨聽後笑了好久。果然在兒女戀愛這件事兒上,父母永遠是老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