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靠吃,飆升到1000級
我靠吃,飆升到1000級 連載中

我靠吃,飆升到1000級

來源:google 作者:昊九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舒晨 都市小說 陳小東

陳小東穿越到一個高武世界,苦等三年之後,獲得神廚修鍊系統水煮肉片、紅繞肉、西藍花炒臘肉……每樣先賣它個一萬份打底別人晉級靠苦修,陳小東卻靠賣炒菜,吃的人越多,升級越快,還沒瓶頸一不小心,將昆崙山中某異獸做成了菜……?!喲…哎嘿嘿……從此,大江南北,域外星空的異獸開始瑟瑟發抖!江湖也從此多了一個傳說展開

《我靠吃,飆升到1000級》章節試讀:

聽到門外的喊叫聲,陳小東和牛大力兩人面面相覷。

然後,牛大力疾步奔到門口,快速把門打開,赤手空拳的沖了出去。

陳小東搖搖頭,眼睛四處一掃,沒找到合適的武器,只能跟着跑出去。

廚房裡,兩名安保人員正在追打李強和蔡超。

而王秀蓮則躲在門後,不停的大聲尖叫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李強頭上的白色廚師帽早已經不知飛到哪兒去了。

臉上還有一道紅色的巴掌印。

蔡超的衣服也少了一條袖子。

王秀蓮的身上也塗滿了飯菜,腦門上還有些剩菜。

看到這些的一瞬間,陳小東怒了!

剛穿越到這個世界時,工作無着落,身無分文。

如不是遇到好心的王秀蓮姐姐作保,讓陳小東進入揚威安保公司食堂幫廚的話,陳小東大概率還在領取救濟金,過着悲催的日子。

這三年里,陳小東沒少受到幾人的照顧。

尤其是王秀蓮,幾乎把陳小東當成了親生兒子。

經常給陳小東洗衣服,遇到休假還讓陳小東去她家裡吃飯。

王秀蓮唯一的十歲女兒陳心怡,每次都哥哥前哥哥後的叫陳小東,親熱得不得了。

如今,一見王姐阿姨被欺負了,陳小東心底頓時怒火焚燒,一副噬人的瘋狂表情。

陳小東二話不說,兩步竄到挼面的案桌前,抄起一米長的擀麵杖。

當擀麵杖入手的瞬間,腦海中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檢測到擀麵杖一根,贈送宿主擀麵棍法一套。」

隨即,陳小東腦海中出現了擀麵棍法的各種招式,用棍技巧。

就好像陳小東天生就會這套棍法一樣。

就是這麼神奇!

於是,原本怒火中燒的陳小東,一下子冷靜下來。

系統在手,天下我有。

呵呵,讓你兩個狗東西看看老子的打狗棍法。

幾步衝上去。

邦…邦……

兩棍下去,一名安保悶哼一聲捂頭倒地上。

正準備出手的牛大力目瞪口呆的看了看倒地的安保,然後愕然的盯着陳小東。

只見陳小東反手再一棍下去,另一名安保人員的胳膊立即發生不規則變形。

又是一棍,陳小東打了個寂寞。

因為對方見識不妙,已經慘叫着逃出了廚房。

眼見陳小東揮舞着棒子,還要繼續追打逃跑的安保。

李強和蔡超急忙跑過來,一人抱住陳小東,一人奪下擀麵杖。

「小東,別打了,別打了。」

王秀蓮也快速跑過來,拉着陳小東的胳膊勸道:「小東,大家一個公司的,算了吧。」

「喝,tui……看在王姐的份上,老子今天放過你。」

然後,陳小東轉身對着躺地上,抱着頭的安保屁股踢了兩腳。

「啊…啊…」倒霉的安保發出連續兩聲慘叫。

「怎麼,真的不出去找回場子來?」陳小東問李強和蔡超兩人,右手拿着棍子,不停的敲打着左手掌心。

「呃……我看,算了吧。」

「是啊,我們也沒吃啥虧。」

「小東,你得小心,他們可不好惹啊。」

躺在地上,已經醒來,抱頭裝死的安保半眯着眼睛,偷偷的看着幾人。

心中卻在暗戳戳的想怎麼報復回來。

………

話說,安保公司的管理者,以及幾名安保大隊長都在二樓吃飯。

聽到一樓的吵鬧聲時,原本並不在意。

畢竟安保公司員工有二三百人,其中還有幾十個經常惹事的刺頭。

三天兩頭的總會打一架。

今天這個鼻青臉腫胳膊挂彩,明天那個頭纏紗布杵拐杖。

因此,幾人對餐廳的吵鬧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直到聽到一名經常鬧事的刺頭髮出的慘叫聲後,才一個個陸陸續續的出現在二樓欄杆處向下觀望。

「咦,今天張二賴子吃虧了?」一名低頭看不見腳尖的胖子吃驚的說道。

「是啊,這小子身手不錯,怎麼會吃虧的,好像胳膊被打斷了。」一名身材高大,一臉橫肉的光頭肌肉男也悶聲說道。

光頭身邊是一名美艷至極的女人,紅紅的兩片嘴唇中叼着半截香煙。

這女人看了眼剛跑出廚房的張二賴子,然後便好奇的盯着廚房門口看。

「這些混蛋,怎麼跑去廚房打架了?都不想吃飯了嗎?」一名臉上有一橫道傷痕的黑臉漢子,不知道啥時候出現在美艷女子身邊,一臉的不解。

美艷女子立即拿掉嘴上的香煙,扭頭笑道:「老大,最近生意不好,這些小夥子精力無處發泄。」

「只是,我很好奇,究竟是誰把二賴子打傷的?狗剩呢?他們倆可是每次都在一起的。」

美女說完後,手指一曲一彈,半截煙頭如同子彈般射向二賴子受傷的胳膊。

煙頭擊中二賴子的瞬間,一下爆開,一股看不見的氣浪包裹着二賴子受傷的胳膊。

幾秒鐘後,二賴子不再嚎叫,轉身一臉感激的看向二樓。

「多謝麗娘!」

二賴子非常恭敬的向麗娘彎腰鞠躬致謝。

「對了,誰把你打傷的?孫狗剩呢,怎麼不見?」麗娘問道。

「對啊,二賴子,誰把你打傷的?狗剩呢?」光頭肌肉男也大聲的問道。

「呃…狗剩還在廚房裡…」

二賴子回答完,腦海中回想起陳小東冰冷的眼神,心中不由得再次打顫。

尤其是想起陳小東揮舞擀麵杖,看似毫無技巧的一棍打來。

自己不但沒能抓住對方的棍子,反而被對方一棍把胳膊敲脫臼了。

當時,二賴子就覺得不對勁了。

多年刀口討生活,數次死裡逃生的經驗,讓二賴子下意識的轉身就逃。

即便現在,二賴子回想起那一棍,仍然想不出該怎麼抵擋。

嘶……這小子來食堂有近三年了,隱藏得挺深啊!

「二賴子,問你話呢,被打傻了嗎?」二樓的胖子看了眼麗娘,然後衝著樓下喊道:「誰打傷你的?」。

二賴子臉色很難看。

當著這麼多人面,說自己被一個廚房的小子打傷了,太丟人了!

不過,面對二樓的幾名大佬問話,二賴子不得不變個花樣答覆。

「我是被廚房的那個悶墩小子偷襲打傷的。」

嗯,對,自己就是被偷襲的!

二賴子說完後,臉色一下好多了。

悶墩小子,陳小東?居然靠偷襲,能把二賴子胳膊打脫臼了!

並且,到現在,狗剩都還沒出來!

有問題!

一樓的二三百號人,眼睛都不瞎。

幾分鐘前,大伙兒可是看得很清楚。

陳小東剛一探頭,就被狗剩扔過去的碗打破了額頭。

怎麼短短几分鐘時間,兩人就被對方偷襲,還被反毆了?

而且,大家可都是看着二賴子一臉驚慌,嚎叫着跑出來的。

這能是偷襲嗎?

即便是偷襲,二賴子也不該那麼驚慌失措啊。

再說了,大伙兒記得那小子來時,麗娘可是親自測試過的,就是一普通的小子。

普通血脈,渾身上下沒有一點靈力。

雖然會一點套路和幾手搏鬥技巧,但和二賴子比。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以二賴子武徒三階的身手,哪怕用一根手指頭也能碾死那小子吧。

偷襲?

還是一個普通人偷襲一個武者?

這是不可能的。

成為武者的前提條件就是覺醒血脈,可以吸收空氣中的靈氣,利用靈氣錘鍊筋骨皮和五臟六腑。

並且,武徒三階後,全身的肌肉已經練到堅如鋼鐵,尋常人用木棍打在身上,和撓痒痒差不多。

二賴子目前雖然是武徒三階,但半隻腳已經踏進四階。

絕不會被同一個毫無修為的普通人打成這樣,哪怕是偷襲。

樓下的眾人能想到這些,樓上的幾人在二賴子說出口的時候,自然也想到這些。

不僅想到這些,並且還想到了更多。

「有意思!魏葵陽,趙麗,你們倆去廚房看看怎麼回事?」臉上一道傷痕的中年男子如有所思的沉聲吩咐兩人。

「是,大哥。」

「要得,老大。」

光頭肌肉男和麗娘異口同聲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