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

怪不得……怪不得她能夠將那些秘辛隨意說出口。

知道上古時期的事情並不令人意外,只要活得久就行了,但是,敢冒大不韙說出來,要麼是個傻憨憨,要麼是有底氣不怕被追究。怎麼想,玄女也不會是前者。

原來,她是道祖的徒弟,昊天上帝的小主人,能直呼上帝名諱的存在。

一位……遠古大神。

如果不是因為醉酒,恐怕直到玄女離開大秦,他都沒辦法知道這個消息。

被這個消息一炸,始皇帝覺得自己不醉了,一手壓着席面,慢慢地坐直了身體。看見兩個一模一樣的玄女在眼前晃來晃去,巧笑嫣然,內心沒多想地數了起來:一、二……國師怎麼突然施展分|身術了?

始皇帝晃晃腦袋,「那……黃帝此刻是不是侍奉在道祖師祖身邊,長生不老?」

「皇帝?沒有什麼皇帝!」也沒有什麼救世主!」

後半句沒等青霓唱出來,始皇帝就茫然了:「沒有黃帝?他沒有飛升嗎?壽終正寢了?」

如果是這樣,那他呢?他的長生還能有嗎?

青霓被問得懵了一下,腦袋瓜子迷迷糊糊地運轉,「飛升……皇帝……黃帝!」想起來神話傳說,「對,他白日飛升了!」

始皇帝愉悅地笑了,喃喃複述一遍:「白日飛升了。」

飛升了就好,飛升了就證明長生有道,至於玄女願不願意教他房中術……問題不大,他可以自己爭取。至於玄女口中的「沒有黃帝」,可能指的就是軒轅飛升後,世間再無黃帝了。

又聽玄女在那裡喃喃「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便將這兩句記下來,心裏又把「金丹」圈了個重中之重。

看來那些方士的煉丹之術很有用處,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煉出長生不老丹。

始皇帝抬眼看了好一會兒面頰紅潤的神女。

不,不需要長生不老丹,有九天玄女的房中術在,他也可以和黃帝一樣,白日飛升。

膨脹?不,他沒有膨脹,黃帝能做到的事情,他,大秦的始皇帝一樣能做到。

「先生。」始皇帝撫了衣袖,隱隱遮住手背上出於緊張跳出來的青筋,「你看,朕如何?」

「嗯?」

「朕比之黃帝,如何?」

比……

比什麼?

醉鬼腦子蒙圈。

而喝了至少七八杯的始皇帝腦子比她更蒙圈,竟然直接就說出來了:「朕想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

聽到始皇帝這麼理所當然,半點沒有自己在獅子大開口自覺的話,青霓雙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而對方便也一動不動,任由她盯着。

「長生。」青霓嘴裏終於蹦出來一個詞,「你不行。」

始皇帝不贊同地蹙了眉,「朕天資聰穎,朕行!」

青霓瞧着他,語氣篤定:「你沒有靈根!」

始皇帝糊塗了。靈根又是什麼,為什麼沒有靈根就不能長生?

「你平時怎麼學習的!」青霓用痛心疾首的眼神看着他,「有靈根才能修仙,這麼基礎的知識你居然都不會,你是我帶過最差的一屆!」

始皇帝頓時感覺自己對不起祖宗,對不起秦國,對不起自己學的那些經史典籍。這麼基礎的知識,他居然不……等等,他沒學過啊!

「朕沒學過。」始皇帝非常認真地說。

「學費。」青霓伸出手,掌心向上。始皇帝很乾脆地在身上摸了摸,隨即,拽下一塊飛玉螭龍佩。他站了起來,步履沉穩中還帶着些許酒醉的雜亂,徑直跽坐到青霓几案的側面,將玉佩放在她手心中,清瑩如水的皓玉一看就價值不菲。

見青霓將飛玉螭龍佩變消失,應當是收起來了,始皇帝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個真心實意的笑,「這一塊品質最好,朕的寶庫還有次一點的玉石。有很多。」

「經不可輕傳,亦不可以空取。」青霓板正着臉。

咦,這不是西遊記里,如來跟唐僧說的話嗎?衣衣醉酒後還有cosplay的愛好?

雪貂揚起腦袋,滿眼敬佩地看着青霓。

衣衣厲害了,喝醉酒模仿其他角色,還能夠無縫銜接,和現實對話接軌。接下來……難道是用歡喜佛「以欲制欲」的理念,合理的跟秦始皇睡覺嗎!還是觀音菩薩的肉身布施!

它悄悄地蹭到几案旁邊,跳上去,趴在玉杯不遠處,看着始皇帝全副心神都在青霓說的話上,不會回頭去注意他自己的杯子,又用系統的探查功能,確定附近沒有什麼暗衛之類的在窺視,揚起爪子,就要把春|葯扔進去。

衣衣!我來幫你!

一行紅色大寫加粗的警告在它眼前閃爍,【沒有宿主的指令,系統不允許自主行動。】

春|葯自動回到了系統格子里。

「嚶……」

雪貂腦袋瞬間一沉,蔫蔫地趴了下去。

另一邊,青霓依然在非常賣力的忽悠始皇帝,「道不傳非人,法不傳六耳,你要記住了,出我口,入你耳……」

始皇帝嚴肅地接道:「絕不讓第三人知曉。」

「嗯。」少女精緻的臉龐收起了笑意,頗有為人師表時的正經模樣,「你沒有靈根,不能修行。」

始皇帝輕輕點頭,等着神女說補救的辦法。

「只能走旁門左道,人造靈根。」

「要如何造?」

青霓肅穆着神情,擲地有聲道:「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哐當――」

雪貂四肢一滑,把始皇帝的玉杯摔到了地上。

始皇帝:「……」

一個激靈,他酒醒了。

夜風將後背黏連汗水的布料吹得颼涼,始皇帝瞳孔地震,睜着一雙眼睛直直看着青霓,甚至有些發愣。

青霓也睜着眼睛回望他,瞳孔清澈如水,微微暈生着無辜。

始皇帝:「……先生,你醉了。」

青霓口齒清晰:「我沒醉!」

「……」始皇帝默默地站起來,「先生,今夜是政孟浪了,還望先生莫怪。」

青霓重複了一遍,似有不愉:「我沒醉!」

始皇帝突然抬手扶住額角,酒醉的後遺症已經湧上來了,腦子疼得厲害,扶了好一會兒,他才道:「政先告退了。」

少女語調輕快,莫名透着一股活潑:「同學再見!」

始皇帝:「……嗯。」

雪貂難以言說地捂住了臉。

就這還堅持自己沒醉呢。

然而始皇帝行到門口時,就站在那裡,好像被人施展了定身法,月光泠泠灑在發梢、肩頭,宛若一座石雕。

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始皇帝微啞的嗓音:「先生所言……可屬實?」

雪貂如果有一張人臉,只怕臉色要蒼白得不能看了。

可惜,少女並不能體會它崩潰的心情,用現代人不信天命不信神佛的篤定語氣,發出致命一擊:「社會主義接班人不屑撒謊!」

始皇帝的臉色更沉重了,「多謝先生。」將門徹底拉開,跨過門檻走進夜色中。

人一走,雪貂立刻一蹦三尺高:「衣衣你快醒醒!出大事了!天塌的大事,你醒醒啊!」

但是,天塌下來也不能阻擋人睡覺,發覺始皇帝離開後,青霓潛意識裡緊繃的那根線陡然一松,腦袋就慢慢地,慢慢地往桌子上倒,須臾便酣睡過去了。

睡過去之前,她強撐着說了一句:「開啟宮斗自我防護系統。」一道清光閃過,飄渺地籠罩在青霓身上。

始皇帝吩咐的婢女們躡手躡腳進來,正要將青霓半扶半抱移到床上,卻被那清光照耀,婢女眼中浮起迷惘,機械地轉身,同步走了出去。

院子里,她們彷彿大夢初醒,一婢女獃獃地問另一個婢女,「我們要做什麼?」

對方茫然了一瞬,回答:「要給陛下熬醒酒湯。」

其他婢女齊齊作出恍然的神態。

她們結伴離開了院子,徒留陰影深處,盯着這一幕的暗衛們背後冷汗淋漓,對神女更添敬畏。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