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能倒流時間,卻不是最強?
我能倒流時間,卻不是最強? 連載中

我能倒流時間,卻不是最強?

來源:google 作者:東萊西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東萊西鈞 江牧 都市小說

在這個異能復蘇的時代,擁有倒流時間的能力,卻還要在自己努力變強江牧卻不是最強?可奈何天理難容,處處與自己作對有用最強大的家世,卻被一句話除名自認為天下第一,卻屢戰屢敗那不過對手不值得讓我動用能力!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當中,唯有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才是硬道理!展開

《我能倒流時間,卻不是最強?》章節試讀:

李隊只得無奈長舒一口氣,「你們兩個很幸運……」

「幸運?呵呵。」

這種話江牧很不認同,難道自己費盡心思的計劃是幸運?

「毛頭小子,我不管你怎麼解開手環的,但你的事我不想知道。」

「李隊,是吧?你們的人,應該沒能力解開手環吧。」

這句話屬實觸碰到李冥的短板,他們六隊負責器械的兩人離家出走一個。

說出去可能他們六隊都得被八組笑話。

還要說什麼的李隊被駕駛員阻攔。

「哎哎,李隊,你就別和一個孩子置氣啦,再不說正事的話就真沒時間了!」

他看了眼前方,只能終止這個話題。

「你們二位因為這次事件,上面特別批准你們兩個可以覺醒異能,成為沉空組的一員。」

如果江牧猜的沒錯的話,沉空組可不是慈善家。

「但是,你們需要參加大空賽,並且獲得前三名。」

這大餅畫的真圓,大空賽,說白了就是一個考試。

這種考試很簡單,但並不單單只是有覺醒異能這一種方法。

而在這之前,也就是一年前,江牧就已經拿到那屆大空賽的比賽項目。

之所以設置三個名額也是為了不讓覺醒者泛濫,可真正能進入七組的確只有這三個名額。

剩下的人也都是有些背景和過人能力,就像審問他們的那個什麼凱。

這種人也是八組的一員,但並未覺醒異能,也就是所謂的文職人員。

根據江牧的情報中顯示,在整個海峰市中八組成員就有一百多人。

而最關鍵的就是八組預戰隊,只有那才是能進入七組的唯一途徑。

也就相當於實習隊。

沒過幾分鐘他們就到達整個海峰市最高的大廈,也是沉空組分部,天空大廈。

「走吧,小亮。」

「嗯,李隊。」

看到這人的正臉,江牧才想起來他就是監控中看到的那人,六隊副隊,張亮。

跟隨他們進入天空大廈,這裡比外面冷清,只能看到零散幾個前台人員。

李隊帶我們走到一處電梯前,走進電梯後上到二十一樓。

這裡看樣子是個訓練場,有幾個人在這裡鍛煉。

「老姐,這兩個人要參加大空賽。」

「哦?可昨天已經截止了。」

那名女子咳嗽一聲,伸出三根手指。

李隊見狀只能咬咬牙同意。

「哎呀,我的親弟弟啊,這點小忙我怎麼能不幫呢。」

「看見沒,大姐頭又在那勒索……」

「說什麼呢!訓練太輕鬆啦?」

嚇得那幾個人更加賣力的鍛煉,那這邊這位被稱為的大姐頭的人,應該就是七組五隊的隊長。

也就是李冥的姐姐,李鷺。

對於她的情報,知道一點,他們一般是作為大空賽考官。

很少有在大眾面前露面的機會。

「到了,規矩你應該跟他們說了吧。」

聽到這句話的李隊將臉轉向一邊,獨自抽起了煙,還是張亮上去解釋。

「大姐頭,李隊他只說了要參加大空賽的事,這些東西,有勞您了。」

「唉,可憐我的弟弟沒有一張健全的嘴啊,行吧,就讓我來告訴你們。」

那些關於規則的注意事項就是別隱藏實力,測試也就是只有筆試和能力測試。

在一間屋子裡他們開始了筆試,題目對於江牧來說小兒科。

也就是一些求生技巧和關於異能分類的知識。

異能總共分為四個等級,這也是人盡皆知的,一級最強,四級最弱。

可這也只是外力,真正強大的是自己,那些三組四組的人沒少是三級的人。

所以這也需要不斷的努力。

筆試結束,一個高個子的進來把試卷收好,帶着他們來到空曠場地。

這裡只有一個假人,李鷺在旁邊等着他們。

「終於來了。」

能力測試很簡單,旁邊有着多種冷武器,可以選擇一種進行測試。

江牧看出來這種假人也有說法,接下來就看葉紫雪的測試。

她選的是一把長劍,也比較符合她的氣質。

「開始。」

一聲令下假人已經斷成兩半,可被斬斷的上半身消散在空中。

這種情況江牧也已經猜出個大概,這東西也是一種寶物。

大致原理就是保留一位幻術異能的能力,才有了這麼個測試儀器。

看來這沉空組也是大手筆,拿這種東西用來測試能力。

「完美」

旁邊的李鷺說道,對她的評價頗高。

「小子,該你啦。」

但江牧到現在也沒想好用什麼武器,最後只好什麼都不用。

「開始。」

江牧不慌不忙走到家人面前,用力一拳就將假人打散。

「合格」

「好了,走吧,他們也應該到了。」

他們一同來到最底層,這裡已經站着十幾號人。

「你們兩個剛來,不知道,我再講一遍。」

這次考核的規則很簡單,每位五隊成員帶着一個人,在低級異象寶地內生活兩周。

最後一同回到這裡進行比試,最後前三名獲得進入沉空組的資格。

「你們兩個還沒有人帶。」

她把所有人都掃一眼,可都有帶的人了,最後瞟了一眼旁邊睡覺的大叔。

「老沐,你就負責帶江牧吧。」

「啊?」

「怎麼,不同意?!」

話語中帶着威脅的氣息,那人也不得不同意,稀里糊塗的跟着一起上飛機。

在飛機上,葉紫寒問出疑惑許久的問題。

「那我的考官呢?」

「這不明顯嗎?就是我啊。」

相較於李鷺的無所謂,其他那些考官可是驚訝的很。

「我去,大姐頭要親自帶人,這不會有黑幕吧。」

「你沒看到嘛,這人可是李冥帶來的人,還破例在報名結束後進入大賽,能不有黑幕嘛。」

「嗯吭。」

這個話題被一聲咳嗽止住,那些士兵已經能想像回來後的魔鬼訓練。

看到大姐頭站起來的考官都感覺到一絲不好的預感。

「覺得輕鬆是吧,那就再加一條,提提氣勢。」

現在已經不是一絲了,是很不好的預感。

「這次帶領的人沒有進入前三者,每個人進行為期一個月的特殊訓練!」

「一個月?!」

「怎麼?有問題?」

「沒,沒有。」

就在這時,廣播提醒他們已經到達低級寶地,可以進行跳躍。

跳躍?難道不是跳傘嗎,這讓江牧他們都有不好的預感。

這才注意到整個機艙內沒有一個傘包。

「我先走一步。」

大姐頭首當其衝,帶着葉紫寒跳了下去,其他考官都見怪不怪。

在隔了幾分鐘後依次跳了下去,最後才是趙沐和江牧。

「走吧。」

雖然自己不清楚會有什麼在等着自己,可剛來就要做危險運動,這方面江牧可從沒怕過。

「走吧。」

他們兩個一同跳下,保守估計有千米,在他們快落到地時一片巨大樹葉將他們接住。

最後回到地面,也算是平穩着陸。

還沒等江牧分析這裡的情況,趙沐就已經找到一棵歪脖子樹。

手掌貼在樹上,隨着響聲無數藤蔓聚集,織成一張吊床。

「自己玩去吧,不懂再叫我,但白天不要叫我。」

說罷已經打起呼嚕,這也給了江牧調查這裡是什麼類型的異象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