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為至尊
我為至尊 連載中

我為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背着家的蝸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綠蘿 蕭銘

一場絕密級的試驗爆炸讓蕭銘來到一個類似古代的平行世界在這個滿是惡意的地方,他身為最不受寵的皇子,擁有着一塊最貧瘠的封地不過幸運的是,絕密試驗中一個名為科技晶石的物品跟隨他一起來到這裡,讓他擁有了升級科技樹的能力於是,他在自己的封地開始種種田,搞搞工業的悠閑生活而面對他那些不友善的兄妹們,他一向遵循的格言是——朋友來了有美酒,豺狼來了有獵槍...展開

《我為至尊》章節試讀:

  「殿下,將士們等着這一天。」

  魯飛爽朗大笑,今日的齊王倒是和往日不同,多了些和將士的親近感。

  他是個豪爽的人,以往若不是蕭銘百般刁難,他也不會如此輕視蕭銘,現在他不知道蕭銘的性格為何改了不少,但是這對他來說是個不錯的消息,也許能繼續跟着蕭銘一段時間。

  李開元啃着一塊骨頭,馬肉的特殊的香味讓他不忍將肉直接吞下,而是在嘴裏細細咀嚼着。

  他眼中帶着希冀的神情問道:「殿下,據說這長安城十分繁華是不是百姓都能吃上饅頭。」

  「都能吃上倒是不一定,不過日子總歸比我們的過得舒坦。」蕭銘沉吟了一下說道。

  在蕭銘看來這大渝國任何地方的底層的百姓都不會多麼富裕,大渝國如今的均田法早已崩壞,土地兼并嚴重,不少百姓流離失所,天下盜賊蜂起。

  大渝國宛若一個遲暮老人,散發著腐朽的氣息。

  錢大富回憶着長安的生活,說道「不過是豪商巨賈,貴族子弟多一些,繁華倒是也說的上,至少只要有銀子,想買什麼就有什麼,不像青州,有錢也買不到鹽,還是紫菀去了一趟魏王的封地才採辦一些回來。」

  「鹽?」蕭銘恍然,他說這馬肉怎麼會是白水肉,原來是因為王府中沒鹽了的原因,他說道:「封地的東面便是海,這海水煮鹽的法子難道不懂嗎?」

  「殿下,不是百姓不懂這煮鹽的法子,而是自古以來,這鹽一直是官營,販賣私鹽那是死罪,而殿下你又沒重視這封地的官鹽,所以……」錢大富委婉地說道。

  蕭銘一陣臉紅,原來這都是以前蕭銘造的孽。

  在封地五年來,這個傢伙是不問世事,根本沒有想到如何建設自己的封地,只是一味的貪圖享樂,封地上很多機構都沒建立起來。

  一聲長嘆,蕭銘說道:「既然如此,等龐長史回來,便讓他籌建這鹽運司,在登州,萊州一帶設立官鹽。」

  「殿下英明。」

  錢大富心中一喜,齊王現在終於開竅了。

  暮色漸漸籠罩了青州城,在太陽落山之前,魯飛和李開元帶着兵士各自回去。

  錢大富也是道:「殿下,今日您擒拿蠻人,定是累了,熱水老奴已經命人備好了。」

  寢殿側殿,一個大木桶的熱水已經準備妥當,綠蘿跟紫菀正站在木通邊等着。

  「殿下,奴婢為你寬衣。」

  紫菀上前柔聲道。

  蕭銘挺直身體,伸開雙臂,不得不說,這萬惡的封建時代,洗澡也有人服侍,也是一見幾位享受的事。

  眯着眼睛,享受着紫菀的貼身服務,穿越以來,他第一次覺得值了。

  綠蘿則在一旁杵着,有些不知所措,警惕地看着蕭銘,顯然她對先前的事還有些耿耿於懷。

  見蕭銘似乎並沒有化身惡狼的衝動,她這才敢緩緩靠近,與紫菀一塊服飾蕭銘。

  二女紅着臉,她們以前伺候珍妃,何曾見過男人的身體?

  心中羞澀,害怕,好奇等情緒反覆交織。

  但是她們心中清楚,從珍妃把她們賜給齊王起,她們就已經是齊王的人了,也只能壓下心中的羞澀。

  「要不要一起洗?」蕭銘笑的十分邪惡。

  綠蘿低下了腦袋,嚇得不敢說話,紫菀卻是宛然一笑:「殿下不要急,娘娘吩咐了,待將來殿下成婚,我和綠蘿早晚都是殿下的人。」

  「開個玩笑而已,不要當真。」

  蕭銘不過是調戲一下她們為自己無聊的生活找點樂趣罷了。

  現在可還不是精蟲上腦的時候,他知道自己目前的重點是什麼。

  話說回來,這個紫菀膽子倒是比綠蘿大多了,珍妃信中的交代,似乎是有這麼一條。

  頓了一下,他問紫菀道:「紫菀,本王問你,如果要讓本王的封地富庶起來,當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紫菀很是詫異,本能地回答道:「紫菀乃一介女子,怎麼會懂得這些事情。」

  「本王命令你回答。」蕭銘皺了皺眉頭,這個時候還遵循着女子無才便是德,紫菀的回答倒是不出他的預料。

  怔了一下,紫菀怕齊王又犯了以往的乖戾脾氣,說道:「土地。」

  蕭銘點了點頭,豪族坐大,北方蠻族的威脅,諸位皇子的勾心鬥角,留給他發展的時間似乎不多。

  這幾天他思來想去,這第一件事就是解決土地的事情。

  在古代,任何王朝都有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百姓永遠比土地富餘,而一旦大規模的土地兼并出現,也基本預兆着這個王朝走到了終點。

  目前,他的封地也是如此,大片優質土地被當地望族壟斷,許多百姓無地可耕,現在第一件事他就要解決這個問題。

  同時他要解決的第二問題是知識的傳承,他守着一個科技庫不用,這簡直是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