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
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 連載中

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

來源:google 作者:嵐岸垂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嵐岸垂柳 張奕

一劍東來,聖神歸寂,日月顛倒一劍西去,群魔伏誅,天下水火遭逢宗門搖搖欲墜之際,張奕穿越而來,獲得神秘系統加身以一人之力,扶大廈傾倒之式,拯救宗門於水火之中恰逢十年一次百宗大比開始,為求宗門一線生機入亂世之中,攪動天下風雲與天驕爭雄,與巨擘爭鋒入主天宮,流傳千古漫漫長路,唯劍作伴當今天下,妖魔興起我有一劍,上可斬碧落蒼天,下可斬九幽黃泉諸天神魔,能擋我一劍否?展開

《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章節試讀:

第二天一早,張奕打扮得跟尋常百姓一樣。

一身的粗布麻衣,臉上抹了一些泥土,混在準備出城的人群里。

臨水城各有東、南、西、北四門,此刻都被大刀門的弟子把守着。

來往的行人,都要被大刀門的弟子仔細盤查。

張奕混在一隊準備出城的商隊里,低頭默默假裝推車。

「王管事,你們這是要準備出城?」

大刀門姓趙的長老,拱手對着商隊的領頭人說道。

「正是,趙長老,你們為何如此興師動眾?」

王管事一臉疑惑的問道。

「是這樣,昨天晚上門裡闖進來一個小毛賊,惹得我們門主不快,這不吩咐我們,勢必要將其抓住。」趙長老解釋道。

「原來如此。」王管事恍然大悟,「趙長老,那我恆運商行…」

「哎,誰不知你們恆運商行的大名,根本不可能會私藏一個毛賊。」趙長老笑道。

恆運商行,在臨水郡以及周圍幾個郡,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甚至他們的門主,見到恆運商行的管事,也是十分客氣,一向讚譽有加。

他一個長老,自然犯不上這等小事去得罪恆運商行,非常樂意賣對方一個面子。

以後等他去恆運商行購買藥材丹藥時,看在這份人情上,自然也會少收一些。

「在下事務繁忙,就不陪趙長老多聊了,趙長老,告辭!」王管事拱了拱手,招呼着商隊出城。

「王管事一路走好。」趙長老客氣一聲。

踢踏踢踏。

張奕一路跟隨着商隊,混出了臨水城,路過趙長老時,後者明顯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但他也沒有多想,以為是自己這兩天沒有休息好導致的錯覺。

張奕剛走出去沒多遠,幾個大刀門的弟子就急匆匆的趕來。

在他們身後,還有一輛裝修豪華的馬車。

趙長老面色一凜,這個二世祖怎麼來了。

「原來是少主駕到,在下有失遠迎。」

「我閑得無聊,出來走走,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此人,正是大刀門的少主,名狄霸,那個被嚇軟的男人。

「回少主,沒有。」

「剛剛出城的是什麼人,好大的陣仗。」狄霸指着不遠處的恆運商行問道。

趙長老回道:「少主,那是恆運商行的車隊。」

「查過了嗎?有沒有問題?」

「回少主,沒問題。」

趙長老臉頰上,此時滲出一絲冷汗。

要是讓他知道自己沒查,就放把人放行,估計以此人的性格,肯定又要敲詐自己一筆。

「那好,趙長老辛苦了,我就先走了。」

狄霸又回到馬車上,往醉夢樓駛去。

「少主慢走!」

趙長老拱手,見馬車走遠,猛地一甩手,嘴裏不由發出一聲冷哼。

顯然,他對於大刀門的少門主,有不小的意見。

見後面大刀門的人沒有追來,張奕不由鬆了口氣。

他倒是不怕這些小魚小蝦,正面遇上,有多少殺多少,就怕狄龍這個元丹境出手。

「不行,還得要儘快變強。」

張奕不準備回宗門,不用想,大刀門肯定會派人盯住上山的路線。

只要自己一露頭,大刀門肯定會知道。

自己打不過可以跑,只不過宗門內的那些弟子,必然會面臨險境。

二來,在宗門內,靠一味的苦修,何時才能將落雲劍法第二式學會。

只有經過生死危機的磨鍊,劍法才會增長更快。

對於大刀門是否會出手覆滅落雲宗,張奕倒不是太擔心。

按照狄龍和書生的對話來看,只要落雲宗還是三流宗門的一天,對方就不敢光明正大殺上去。

「一年,還給自己留下了一年的時間。」

張奕趁着車隊休息,找了個借口脫離了車隊,一個人進入了茂密的叢林之中。

不知走了多久,人類生存的痕迹,隨着他的前行,漸漸淡去。

眼前的景色,也從之前的低矮灌木,換成了高聳入雲的參天古木。

張奕在腦海里略微思索,便找到了一個模糊的回憶。

這裡的山脈原本沒有名字,後來落雲宗坐落於此。

便把此山脈,稱之為落雲山脈,落雲宗鼎盛時期,這裡還是落雲宗磨練弟子的地方。

落雲山脈里,不僅有大量的天材地寶,更有大量的凶獸生存於此。

黃階凶獸、玄階凶獸、甚至還有人,見到過地階凶獸的蹤影。

落雲宗之所以把這裡當成試煉場,一方面斬殺凶獸,可以磨鍊自身。

二來斬殺凶獸,可以保一方平安,普通人再也不用擔心遭受凶獸的侵襲。

後來落雲宗漸漸衰落,再也無力處理落雲山脈里的凶獸。

幾十年過去了,裏面的凶獸失去了人這個最大的危險,早就不知道成長為什麼樣的級別。

【叮,擊殺十頭玄階凶獸,獎勵青銅抽獎一次。】

張奕剛要踏入落雲山脈中,腦海里就傳來系統的提示音。

「這也太摳了。」

張奕撇了撇嘴,對此也無可奈何,這好歹也是一個意外之喜了。

沒有遲疑,張奕已然踏入其中。

無名森林中,充滿了樹葉腐爛的氣味。

一頭有些像狼一樣的凶獸,彷彿感應到了什麼,突然轉過身子,朝一個地方望去。

「咻!」

在它有所動作的瞬間,一道劍光破空而來,伴隨着鮮血的噴濺,這頭黃階凶獸,直接被斬下頭顱。

凶獸屍體的另一側,一道身影飛快掠過,連看都不看這頭凶獸的屍體。

「該死,這裡的凶獸也太多了吧!」

張奕有些無奈,在外面極為少見的凶獸,在這裡,他已經遇到了兩頭。

不,是三頭,他的身後,還有一頭像野豬一樣的凶獸,此刻正追着他。

轟隆隆!

追他的這頭凶獸,體型和一輛麵包車大小,鼻子上長着兩根和象牙一般的粗壯獠牙。

身上的毛髮,如同插在身上的鋼針一樣,豎立在它的身上。

所到之處,猶如一輛衝刺的推土機,將阻攔在它沿途的古木全部撞斷。

「嘶!」

狂奔之中,一條十來米長的巨大蟒蛇,突然席捲而至,還帶着一股濃濃的腥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