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大唐當暴君氣哭了六科老師
我在大唐當暴君氣哭了六科老師 連載中

我在大唐當暴君氣哭了六科老師

來源:google 作者:春風何渡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昊 陳情情

21世紀李安,意外車禍穿越大唐,還穿成了一個不受寵的皇子李昊身上,開局就逼宮李世民奪得皇位,後來他又發現,自己在21世紀的六科老師,也穿越過來了……展開

《我在大唐當暴君氣哭了六科老師》章節試讀:

李昊又一次拿出了神龍劍,神龍劍再一次的指向了李世民。

李昊一步一步的向著上面走去,他不再笑容滿面,眼神中的冷漠讓人髮指。

「父皇,可曾想過會有今天?」

神龍劍和李世民的胸口,只剩不到一個小拇指長度停下。

「父皇,您弒兄殺弟,那兒臣便要弒父當皇!」

底下的大臣先到這一幕,分分站不住了,趙國公長孫無忌,第一個站了出來。

「瀘定王,你這是要逼宮加弒父嗎?如果你這麼做了,未來就算你當上了皇帝,也民心不保,民心不保,何以定天下」

「民心?」

李昊冷笑了一聲。

「民心?所謂的民心,可以立起來,也可以永遠立不起來,而我是第一種」

李昊的手中的神龍劍指着李世民,手有些顫抖。

他也不知為何,竟然,下不去手,明明是他為了自己的名聲,害死了娘親,明明他拋棄了自己那麼多年,為什麼,他就是下不去手。

此時的長孫無忌,被李昊懟的啞口無言,只好無奈的站了回去,眼神看向被挾持的,李世民,眼神里說著,不好意思臣也救不了您了。

此時的李世民一臉平靜,他在賭,賭李昊下不去手,這時的李昊閉上了雙眸,過了許長時間,還是沒有睜開,此時的朝堂靜的落針可聞。

不知過了多久,李昊終於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李世民賭對了,李昊終是下不去手,但這不代表,李昊原諒他了。

李昊收回了握在手中的神龍劍,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下不去手,但是,他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李世民,李昊眼睛眯了眯,透出濃烈的寒芒。

「七情六慾這東西,真是個沒用的東西!既沒用,又麻煩!」

「父皇,我知道你在賭,賭我下不去手,不過,比死更可怕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世民驚訝的,看着自己的這個兒子,他這是要幹什麼?

李世民突然覺得,此時的李昊有些可怕,笑時像笑臉閻王,不笑時像冷麵修羅,陰沉時像死亡凝視,他是何時變成這樣的?

李世民不知,他也不想知,更不敢知。

那年月季花開,那是李世民和李昊第一次相見,月季花飄落的滿地都是。

一少年站在月季花樹下,看着那月季花的花瓣,翩翩落下。

少年一身白衣,白如玉,李世民走到月季花樹下,問那少年。

「你為何,要在這看着月季花的花落?眼神里還帶着期盼,和那不知名的苦的等待?好像還有一絲絲,憂愁」

少年看着他,沒有說話,他撿起地上一片,月季花花瓣,起身走到李世民面前。

「我在等待一個人,也在期盼一個人,月季花代表期盼和等待,我想,我在這裡等他,他一定會來」

「那你在等誰?」

少年捶了捶眸子,眼神有些黯淡。

「我在等一個,根本等不到的人」

「哦?可以和我說說嗎?」

「你想聽?」

李世民點了點頭。

「想」

「我在等,我的父親,那個從我一出生,就沒有見過的父親,那個拋棄我母親的父親」

李世民聽到這話,心中的愧疚之意,瀰漫了上來。

「那你恨他嗎?」

少年沒有回答他,只是岔開了話題。

「你問這麼多幹什麼?你又是誰?」

「我啊」

李世民笑了笑,隨後又說道:「我是一個路人」

那是他們的初見,也是他們,恩怨的開始。

到底是從何起,他們成了仇人,是哪次官兵闖家?還是那次身份揭曉?還是那次李昊說李世民壞話?李世民記不清了。

還真是,初見你時,是路人,再見你時,是仇人,那年月季花開落滿地,落散了滿心苦盼的,白衣少年。

「沈保平,先將父皇關入地牢,等我事情都搞完了,我會去地牢一趟的」

「是!」

沈保平拱了拱手,隨後將李世民挾持出了太和殿,往地牢的方向走去,他有些不明白,李昊為什麼不殺了李世民,明明說了要殺的。

沈保平心中有些疑惑,但是,這是他主子的事,和他無關,他不必想,也不必疑惑。

李昊轉過身,看向底下的大臣,眼神冰冷刺骨。

「還有誰,不服?」

有一名不知死活的,官員走了出來,那名官員上前一步。

「瀘定王,你確定就算你坐的穩這個位置?」

李昊看向那名官員,眼神鋒利無比,看的那名官員,不由的後退了一步。

「朕做不做的穩,你,還說的不算!」

說著,李昊就拔出了神龍劍,直接向著那名官員斬去。

咔嚓一聲,頭顱落地。

滿朝文武大臣看到這一幕,都被嚇到了,就算是長孫無忌,這時也有些驚慌。

「還有誰不服!站出來!!」

李昊用神龍劍,指向滿朝文武大臣,寒聲說著,眾大臣都嚇的一句話,都不敢說。

「既然無人不服,那趙國公,也該寫退位詔書了吧」

李昊看向長孫無忌,長孫無忌只好拿出筆墨,還有宣紙,在上面寫着字。

【叮!宿主任務完成,恭喜宿主獲得,神秘召喚卡一張,金龍鐵騎三千,國運加四】

【叮!恭喜宿主,胡亂斬殺朝廷官員,獲得獎勵,秘召喚卡兩張,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文韜武略樣樣精通】

就在此時,暴君系統的聲音,在李昊然海里響了起來。

這系統分發的獎勵,還是挺可以的,那加起來三張的神秘召喚卡,他倒是挺好奇的,原來隨便殺死的一個官員,就能獲得這麼豐厚的獎勵,還真是挺Good for的。

意思是在長孫無忌,已經寫好了退位詔書,只差玉璽蓋章了。

李昊拿過長孫無忌手上的,半成品退位詔書,冷聲問着。

「玉璽了?」

「在,在陛下那」

長孫無忌被他這麼一問,不知為何心中總是慌的要死,李昊身上好像透露着,濃厚的壓迫感。

李昊皺了皺眉,對長孫無忌對李世民的稱呼,有些不悅。

「長孫無忌,你剛才叫太上皇什麼?陛下?」

長孫無忌吞了口唾沫,有些慌張的開口。

「瀘,陛下是不是聽錯了,臣好像稱太上皇為,太上皇啊,有什麼錯嗎?」

李昊冷哼一聲,心裏想着,果然是老狐狸。

就在此時,萊國公杜如晦小心翼翼的,站了出來,他對着李昊拱了拱手,小心翼翼的開口。

「陛,陛下,那突厥和親這事……」

「退了!還用朕教你嗎?難道你還要朕去東突厥和親嗎?」

聽到這句話的杜如晦,連忙跪下。

「臣不敢!」

「朕看你敢得很,別以為朕不知道,你還有長孫無忌還有程咬金,都是太上皇的人」

正在笑嘻嘻的,看着杜如晦出醜的樣子的,程咬金突然就天降橫禍,這咋又扯到他身上了呢?雖然,但是吧,他好像大概,是李世民那邊的,但他從始至終,就只稟報了事情而已,怎麼又說到了他頭上?

但是現在,又不敢說話,主要的是,李昊這一言不合就殺人的性格,他們是真的惹不起惹不起。

此時的朝堂沒有一個人說話,安靜的連一根羽毛掉在了地上,都聽得到。

長孫無忌就像是,沒聽到李昊的話一樣,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讓人看上去想揍他。

別看着這群大臣現在害怕的要死,要是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不得弄死李昊啊!看看中間站着的天津風,手上那一柄長長的槍,看上去就陰冷無比。

再想想天津這幾年的戰績,真是汗毛倒豎啊!

李昊擺了擺手。

「行了,都退朝吧,朕也該去找,太上皇了」

聽到這句話,眾大臣都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走了,站在這裡真的很煎熬!

所有的大臣走後,李昊看向天津風,又看向他後面的白袍軍。

「除了津風將軍之外,其他人都散了吧」

白袍軍聽到李昊的命令,紛紛的喊了一聲是後,轉過了身,向著朝堂外走去。

白袍軍走後,就只剩下了,李昊和天津風兩個人了,李昊轉過身向著門外走去。

「走吧津風將軍,你陪朕一起,去地牢見見太上皇」

天津風拱了拱手,說了一聲是後,就連忙的跟了上去。

不一會,兩人就來到了地牢,門口的守衛倒在了地上,不用想就知道是被沈保平幹掉的。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了地牢,地牢潮濕有陰暗,有時還能聽到老鼠的叫聲,李昊看着左右兩的,關押囚犯的一個個小房間,走到最裏面的時候,他停住了腳步。

他沒有望向那個小房間里,只是沒有任何感情的,喊了一句:「父皇」

聽到李昊聲音的李世民抬起了頭,看向那個沒有側過臉的十二歲少年。

「是來要玉璽的吧」

「嗯」

李昊只是摁了一聲,隨後轉過了身,看着被沈保平綁在架子上的李世民,眼神里閃過了一絲不忍。

李昊走了進去,示意沈保平和天津風都出去,他要和李世民單獨談一談。

兩個人很快的,就明白了李昊的意思,兩個人走出了地牢,只剩下李昊和李世民,李昊站在李世民面前,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疼嗎?」

李昊面無表情的說出了這兩個字,李世民震了震,隨後又苦笑了一下。

「你這是,在心疼我嗎?」

李昊:「沒有」

李世民:「……」

李昊:「玉璽」

李世民看向著李昊,不由的笑了笑。

「你看我像是,上個朝身上會帶玉璽的?」

李昊:「……」

過了好一會,李昊才開口,他皺了皺眉。

「你在逗朕?」

李世民無奈地聳聳肩。

「朕可沒逗你」

李昊莫名其妙的,笑了笑。

「朕,可不信,別隱藏了,交出來!」

「好吧」

李世民無奈的說了一句,隨後他看向了,自己左邊的胸部位置。

「在這裏面」

李昊看向李世民眼神看向的地方,沉默了好一會。

「你是不是有病,把玉璽放在哪不好,非要放在這」

李世民鬆了松肩。

「你愛要不要,不要拉倒」

此時的李昊,真想把李世民揍一頓,這和他歷史書上學的,根本就不一樣,李世民這嚴重崩人設!太欠揍了!

李昊只好黑着臉,向著李世民胸部摸去,在衣服里找了好一會,才找了出來。

李昊黑着臉看向李世民。

「你還真是,會藏啊!」

「謝謝誇獎」

「……」

李昊把手中的玉璽放進了衣袖中,然後又一次的,看向了李世民,但這次而不是黑着臉。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李昊閉了閉眼,隨後又睜開。

「為什麼?為什麼要動朕的娘親」

「因為她該死」

李世民冷不丁的,回了這麼一句,但此時的李昊怒火直接被點燃,他掐住李世民的脖子,聲音冰寒入骨。

「你才該死!我母親為了你的名聲,帶着還未出生的我走了!而你呢?一句挽留的話都沒有,後來還一次又一次的,暗害我母親,李世民!!你還有心嗎?!你還有嗎?!!!」

每說一句話,李昊都加重了幾分力,掐的李世民臉上通紅一片,但他沒有出聲,也沒有掙扎,就那麼任由着李昊掐着他的脖子,越來越用力。

不知道李昊是不是,終於恢復了一些理智,就當李世民快要喘不過氣的時候,他鬆開了手,但眼睛裏面憤怒後的血絲,是多平淡的臉都掩蓋不了的。

李昊又恢復了平淡的神態,他看着李世民,想從李世民的眼中,看出些什麼,但是他什麼都沒看出來。

「為什麼要這麼做!」

李世民笑了笑,沒有回答李昊,李昊見他臉上一直笑着,遲遲不回答,他甩了甩衣袖,憤怒的走出了牢房。

他不想再看見,李世民那一張笑嘻嘻的臉,只要看見那張臉,他就壓制不住的憤怒。

地牢外的沈保平和天津風,看着滿臉寒霜,身上透露着,濃濃的憤怒的李昊走了出來,他們不經有些驚訝,還有些好奇。

陛下和太上皇究竟發生了什麼,竟然讓李昊如此憤怒的出來,眼睛裏還有,那憤怒爆發後的血絲。

【作者:先說好不開後宮有女主,這個文是甜文,喜歡就訂閱一下吧,如果催更的人多的話,我會考慮更兩集的,不說了,碼字人碼字魂,碼字天天在凸頭的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