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在地府當房東
我在地府當房東 連載中

我在地府當房東

來源:google 作者:飯米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崔可妍 現代言情 飯米粒

隨着地球人口的增加,而出生人口的減少,地府的鬼魂快把各個大小地獄都塞滿了閻羅王也不分刑罰了,甭管有罪沒罪,先塞進去再說但是現在,實在塞不下了為了解決地府的「住房」問題,閻羅王決定,在地府邊界開闢出一塊地,建新房至於誰來建,他決定招標,讓靈魂擺渡人來投標只是,為什麼只來了一個普通人?崔可妍原以為自己只需要收收租就好了,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事情了呢?展開

《我在地府當房東》章節試讀:

「地府的鬼都知道要建房子了,就跑到邊界去看。」

「他們一邊看,一邊猜測你會做什麼樣的房子,是高樓還是獨棟,然後又猜你會把房子放到哪裡。」

「他們說的時候,一直寄居在邊界的遊魂給聽見了,聽到要把那裡開發,他們還有可能要離開,就不樂意了。」

「就這樣,這兩幫子鬼就吵起來了。」

崔可妍還是第一次聽說鬼吵架,覺得新奇極了,不過,雖然說這建房子是她的事情,這鬼吵架,怎麼就找上她來了。

白無常說:「閻王爺擠不出來了,也沒空管這事兒。時溫大人倒能擠出來的,可他覺得這事兒該你負責,如果這事兒你都解決不了,那房子也別建了。」

「……」

「時溫大人是哪個?他怎麼知道我的?」

「就是負責招標的那個大人。」

原來他不是閻王爺啊,崔可妍還以為是自己地府未來房東的名頭傳出去了呢。

行吧,她負責就她負責,走一趟就是了,最主要的,她也是想去見識見識鬼吵架的場景。

她伸手攔了一輛的士,就和上次一樣,一說去城郊亂葬崗,司機師傅就猶豫了。

「在那附近停車,能去不?」

的士司機抓了抓頭髮,或許是覺得跑這一趟賺頭也大,於是就點頭了,說能走。

崔可妍剛準備關門,白無常讓她往裡坐坐,擠了進來。

「你不是能飄着去嗎?怎麼還坐車呢?」

白無常還沒說話,司機師傅有些驚恐地回頭,順着崔可妍的視線,看向她旁邊的座位。

「你……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崔可妍急忙指了指自己的耳機,說:「沒有,沒有,我在和朋友打電話。」幸好她戴了耳機,不然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車子啟動了,白無常才說:「有車幹啥不坐,飄着也是會累的。」

她看了一眼,實在沒想明白飄會怎麼累……鬼。

的士在亂葬崗對面的村門口停下了。

崔可妍和白無常下了車,剛關上門,的士就像離弦之箭,躥了出去。

白無常嘖了兩聲,「真是膽小。」

她則看着村子裏暗暗的房子,此時才七點多一點,但村子裏一點燈光都沒有。

不過,當她聽到嘈雜的聲音時,就理解為什麼村民都沒開燈了。

尤其是當她越靠近亂葬崗的時候,這聲音就越大。

她停了下來,看向白無常,問:「這,到底有多少鬼啊?」

「也不多,上百隻吧。」

崔可妍腳步踉蹌了一下,上……上百隻,她一個菜鳥,才第三次,就要面對這種大場面了嗎?

她不禁咽了咽口水,不由得抓緊了五錢鞭。

不過,等她到了現場的時候,那一瞬間,她是想逃走的。

不是恐怖,而是因為實在太吵了。

而且,這些鬼的樣子,實在也正常不到哪裡去。

好一點兒的,只是斷手斷腳,實在看不下去的就是腦袋稀碎,腦漿還白花花地粘在上面。

其他的,就是眼睛黑了一點,身上的血跡有多有少,頭髮也是有長有短。光腳的,穿鞋的,穿高跟鞋的,都有。

不過,樣子嘛,多看兩眼就習慣了。

兩幫鬼界限站得也很分明,他們之間隔開了一條過道,如果她和白無常並排着走的話,應該是能走過去的。

有些鬼單手叉腰,另只手指着對面,嘴裏嘰哩哇啦講了一大通。

但是,崔可妍一句也沒有聽清楚。

她和白無常來了有一會兒,他們也沒有注意到,可見吵得有多激烈了。

白無常看着她,讓她趕緊控制場面。

崔可妍無奈,隨後深吸一口氣,

「安靜!」

話音剛落,原本嘈雜的場面,瞬間鴉雀無聲,所有的鬼齊刷刷地扭頭,用黑漆漆的眼眶看向她。

她咽了咽口水,心想如果老爺子一開始弄來這麼多的鬼,那她絕對會被嚇到立馬放棄。

崔可妍覺得自己得感謝大哥,謝謝他給自己開了個好頭。

她先介紹了自己:「我就是負責在這裡建房子的人。」

一聽她就是承建商,所有的鬼頓時亂作一團,不斷往她這邊擠,還開始七嘴八舌地問她。

「什麼時候建房子?」

「真的要趕我們走嗎?」

「快點吧,地府實在太擠了。」

「敢趕我們走,我們一定會鬧到讓你建不了房子。」

「……」

白無常就站在一邊看着,沒有出手的意思。

崔可妍只好急忙喊停:「你們先站好,派代表,一個一個講。」

所有的鬼立即分兩派站好,嘰里咕嚕商量一番,各自選了一個代表出來。

崔可妍點了左邊的住在地府的鬼,讓她先發表看法,但是遊魂不幹了。

「憑什麼他們先說?我不能說嗎?」

遊魂的代表是一個男鬼,光着膀子,肚子上有一個窟窿。他的聲音如洪鐘,震得崔可妍的耳朵生疼。

地府的女鬼立即反駁:「憑什麼不能我先說?」

眼看着他們又要吵起來了,崔可妍急忙提出建議,猜拳,誰贏誰先說。

見他們沒有異議,立即伸出手來猜拳,女鬼贏了。

崔可妍這才呼了一口氣,擦去額頭上的汗水。

女鬼說:「房子肯定是要建的,地府都擠成什麼樣子了?油鍋里都塞滿三隻鬼了,還不讓建房子?」

她剛放下手,男鬼立即舉起手來,說:「要建可以,不能建在這裡。我們都在這裡落戶多少年了,要我們離開,那是不可能的。」

「這是地府的地方,地府說要建,那就得建,什麼時候還得問你們意見了。」

「我們也是地府管的,你們有地方住,可我們還在這附近遊盪呢,怎麼能先考慮你們,而不考慮我們呢?」

「那我們搬出來後,你們不是能住進地府去嗎?」

「憑什麼你們住寬敞的,我們就得進去擠,我們遊盪了這麼久,不得補償我們……」

一男一女,就這麼你來我往的,所有鬼的腦袋,在兩人之間轉來轉去。

隨着兩人的語速加快,他們的腦袋也越轉越快。

崔可妍立即打斷:「停!」

兩隻鬼立即停了下來,而其他鬼的腦袋還下意識地往左邊轉。

她伸出手示意兩人平復一下心情,說:「事情我都了解了,這些個事情都是能解決的,別激動,別傷了和氣。」

這兩幫鬼,看了彼此一眼後,十分傲嬌地將腦袋轉到另一邊,一副看不上的樣子。

男鬼問:「怎麼解決?」

女鬼說:「不能聽他們的。」

崔可妍又讓他們先平穩情緒,那涌動的鬼氣,看得她心驚。

「房子肯定是要建的。」

男鬼立即想說什麼。

但崔可妍趕在他開口之前,說:「至於住戶的問題,閻王爺暫時還沒有和我商量細則。」

「但是閻王爺現在還沒提出來,他老人家心裏肯定是有數的。」

這是把皮球踢給了閻王爺。

「可以確定的是,住戶肯定是面向地府所有的鬼,畢竟是交房租嘛,又不是分配。」

這意思就是,你們爭得這麼激烈,要是口袋沒錢,照樣沒什麼用。

女鬼立即笑了起來,「他們就是沒錢,還想白住房子。」

男鬼則說:「有錢沒錢,你知道個屁。」他看向崔可妍,「就算是閻王爺來了,我們也是這個意思,要建房子可以,可也得考慮一下我們的處境。」

崔可妍點了點頭,「考慮,一定考慮。」

女鬼說:「考慮可以,但是不可以讓他們白住,而我們卻要交錢。」

她連忙點頭,「行,我和閻王爺商量的時候,一定把你們的想法和他老人家說說。」

一個保證,這才勉強把他們給安撫了下來。

等兩幫鬼散開後,白無常湊到她身邊,說:「呃,我覺得這事兒,閻王爺和時溫大人一定會交給你來辦的。」

「……」

崔可妍欲哭無淚,「先拖吧,房子建好了,總有辦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