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在詭異世界的血崩開局
我在詭異世界的血崩開局 連載中

我在詭異世界的血崩開局

來源:google 作者:劍舞紅塵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楚夜 楚未央

楚夜再次睜眼時,發現自己成了一個小道童這個世界不對勁!抬頭望着周身自帶聖光,宛若蛤蟆的巨物,楚夜喃喃道世界發生不可知的變化,大道崩毀,真仙魔染,詭異復蘇,血肉腐壞,不可名狀,窺探眾生邪祟食人寢骨,魔宮血煉萬里,王朝統治搖搖欲墜,野心家試圖席捲天下帶着能夠逆天改命的未來手機來到這個世界,楚夜一拳一拳打出了屬於自己的的神話展開

《我在詭異世界的血崩開局》章節試讀:

「吼!!」

黑影哀嚎着重砸在地,在山道上連續翻滾了幾圈之後才停了下來,沿途捲起了滿地的塵土。

蘇妍收回拳頭,看向黑影。

「咕咕……」

面目扭曲的青色頭顱,眼睛嘴巴黑洞洞一片,在一張一合,披頭散髮,渾身沾滿淤泥,手和腳乾瘦如柴,指甲又黑又長,鷹鉤似的腳趾在地上不住撓動,像只野獸般趴伏在地。

詭異抬起頭,它的臉早已看不清原樣,一個娟秀的拳印深深印烙在正中間,上半張臉駭人地凹進去,鼻樑向內塌陷,黑紅的血液沾染四處,在那古怪的低聲嘶吼下,靈異力量奔涌而出,周圍陰冷氣息如觸電般傳遍了蘇妍全身。

蘇妍長呼口氣,雙手握拳,白皙的皮膚下,淡淡的青色血管和經絡一條條凸起,嬌軀好像腳底生根,扎在原地,一動不動。

默默運轉呼吸法,周身氣血催動到極致,頭頂數十米精氣狼煙漸漸收攏,最後隱於體內,在體表結成一層仿若實質的銀光,一股溫熱陽和的氣流以蘇妍為中心,輕柔地撫過方圓數十米,楚夜在馬車上都感覺到溫熱氣息撲面而來。

「這就就是傳說中的氣血?果然厲害,據說要是修行到高深境界,能以一人之氣血鎮壓一國,任何詭異邪祟都不敢冒頭!」楚夜感受着師姐磅礴的氣血暗暗咋舌。

「咕咕……」

熾熱強盛的氣血領域中,陰冷氣息如驕陽下的白雪飛速逝去,靈異力量逐漸衰退,詭異周身冒出刺鼻的青煙,連連哀嚎。

「嘩——!」

詭異再也忍受不住驕陽般氣血的灼燒,身形瞬間消失,主動出擊,下一刻突進到蘇妍面前,這並不是瞬間移動,而是以遠超凡人肉眼能夠捕捉到的速度進行高速運動!

「砰!」

一節漆黑鬼爪搗向蘇妍纖細腰肢,卻在離體寸許時被實質般的銀光擋住,不能寸進分毫,詭異頭顱一歪,似乎無法理解往日弱小的兩腳羊居然能擋住它的攻擊。

她縴手微張,一把擒住鬼爪,右拳揚起,後拉,以腰運身,曲線玲瓏的上身左扭到誇張的地步,力量凝聚到極點,吐氣開聲,舌綻驚雷,推動到極致的一拳石破天驚地轟出。

「喝——!」

「嘎嘣!」

「轟!」

令人牙酸的撕扯聲中,詭異右臂被扯下來,胸口整個凹陷下去,身軀如炮彈般轟入山道邊的松樹林中,連連撞斷兩棵松樹,最後撞到一棵老松樹才停下暴退的身形,後背緊貼樹榦遲遲無法落下,老松樹更是抖若篩糠,似搖風擺柳般震顫個不停,松針如雨簌簌落下。

打人如掛畫!

蘇妍一把扔開手中抽搐的斷臂,腳下炸開兩朵泥土蓮花,拖出一串殘影,嬌軀電射而出。

「喝——!」

一拳轟向詭異,再次吐氣開聲,手臂微微一震,詭異頭顱如充氣般炸開,身後老松樹爆出一團細碎木屑,竟被拳勁轟出一道通透的窟窿!

詭異的無頭屍體轟然倒地,濺起一圈微塵,微微顫抖扭動片刻便再也不動。

「呼——!」

只見她嬌軀一震,身上塵埃紛紛彈開,雙手下壓,緩緩收功,一道如箭般的白氣從她口齒間噴吐而出,循環往複,直射出一丈余遠方才慢慢消散。

緩緩回頭,不知何時楚夜走出車廂,和車夫站在馬車前,獃獃地看着眼前這一幕。

楚夜忽然看見一片閃爍星辰般瑰麗色彩的碎片從詭異屍體上浮出,閃電般向天邊飛去,他目光緊緊盯着碎片,隨着它越過高山河流,大荒諸域,光影交錯間,碎片飛到一座巍峨大氣,氣勢雄偉的皇城,最終它遁入皇城地下深處。

楚夜的目光也隨之來到地下,廣闊的地下空間中,金磚鋪路,白玉作橋,假山流水,宮殿成群,上空有日月星辰點綴。

地下空間中心處,一道巨大橢圓形輪盤懸掛在半空中,其上無數神秘符文閃爍,碎片飛至,鑲嵌在輪盤中,嚴絲合縫。

此時,輪盤上星辰般璀璨的碎片已經鋪滿了三分之一。

九道散發著莫名道韻的神鏈從輪盤上垂下,連接到輪盤下方的金色人影上,流光溢彩,五色光雨炸開,似乎在為那人影輸送養分。

金光人影似乎微微抬起頭顱,目光穿透大荒,跨越萬水千山,看向楚夜。

耳邊傳來詭異的蜂鳴聲,越來越清晰,漸漸的,蜂鳴聲匯聚成一句話。

「二月二,蟄龍山。」

眼前一切如幻境般崩塌,視線恢復後,楚夜三人依然還站在山道間,彷彿之前他看到的種種只是幻覺。

「師姐你******」

???

靠,被禁言了!

他剛開口詢問,聲音就被一股奇異力量截斷,似乎那個存在不允許他透露剛剛看到的事情。

嘖,楚夜心中無奈,不準說那就不說了,他現在都還沒開始修行,想太多也沒用,這種層次的大佬不是他能忤逆得了的,時候到了,該知道的自然就知道了。

「怎麼了?說話支支吾吾?」

夕陽餘暉下,蘇妍高挑修長的身軀如鍍上了金色光膜,精緻如玉般的臉頰晶瑩剔透,如神女臨凡。

蘇妍那修長濃密的睫毛突然眨了眨,俏臉上閃過一抹責怪之色,秋水美眸注視着面前的楚夜,剛要說話,便被楚夜打斷。

「師姐,教我習武,請教我想修行!」楚夜目光灼灼地看着蘇妍,斬釘截鐵道。

「哦?小夜終於想通了?」蘇妍明眸善睞巧笑嫣然。

楚夜幼年之時,乃是富貴之家,家裡號稱楚半村,可惜好景不長,魔宮血祭十府,竟是連鄉下村子都不放過,父母見機得快,將他藏在井中躲過一劫,後被途經村子的冥月真人救下,帶回道觀養育。

他的表人格因村子遭魔宮血祭,父母慘死,留下了心理陰影,心中痛恨修士,潛意識裡抗拒,排斥修行,根本不想學武。

以前蘇妍有心想教他,但又沒辦法強迫,所以只能由着小師弟性子,反正不修行她也能養楚夜一輩子。

今日破天荒地見楚夜開口,她很驚訝,所以故有此問。

「嗯,想通了。」

楚夜聞言,認真點頭,陷入了回憶,對錶人格表示同情,父母遇害他也很難過,畢竟是他這一世的親生父母。

換位思考下,表人格是九夢按照他的性格塑造出來的,但並沒有前世記憶,相當於大荒世界的原住民。

從呱呱落地,在豐衣足食的溺愛中幸福成長到四歲,突然遭遇飛來橫禍,父母慘死,小小年紀,心智還未發育健全,留下心理陰影並不奇怪。

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表人格因為心理創傷抗拒排斥修行不想習武,浪費了十幾年寶貴修行時間,他也能理解。

楚夜不能譴責什麼,換成是他,四歲的年紀,父母在眼前被殺,沒有精神崩潰變成瘋子就不錯了。

但人活着總要向前看,殺親之仇他遲早會報。大荒世界中,大能修士翻江倒海,摘星拿月的偉力在各地都有傳說。或許有一天等他也成為傳說中大能了,會嘗試讓這一世的親生父母活過來。

楚夜望着面前那張漂亮精緻中又帶着出塵氣質的絕美臉蛋,徐徐道:「這個世道很危險,我覺得自己應該擁有一些自保之力,不能總是依靠師姐。」

蘇妍見他臉色難過,應當是想起了幼年時的傷心事,便回到馬車前,按了按楚夜瘦削的肩膀,吐氣如蘭,寵溺地調笑道:「小夜,師姐可以保護你一輩子哦!還是說……師弟終於長大了,想保護師姐嗎?」

「師姐……」楚夜有些羞赧的低下頭,吃受不住,兩世處男他哪經歷過這種陣仗?

蘇妍當真是蕙質蘭心,一番逗弄,方才楚夜回想此世父母慘死帶來的陰鬱心情也逐漸好轉起來。

「咯咯……不逗你玩了,明天開始我正式教你習武,老吳,繼續趕路,天黑之前必須回到燕城。」蘇妍紅潤小嘴微微的一勾,停止調笑。

「是!蘇小姐,天黑之前老吳一定把兩位送回燕城。」車夫老吳低着頭目不斜視,目光絲毫不敢逾越。

心中對蘇妍又敬又怕,對楚夜羨慕到無法自拔,只恨不得自己也生得一副俊俏好皮囊,取而代之,獲得神女傾心。

高頭大馬拉動着馬車飛速奔馳於蜿蜒的山道上,山道兩旁蒼松如瀑,夕陽西下,映照得山崗紅彤彤宛如一幅油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