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在路邊撿了一隻總裁
我在路邊撿了一隻總裁 連載中

我在路邊撿了一隻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輪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米嬈 鄭煜恆

做了十幾年好學生,家人怕米嬈念成書獃子,高考完就為她安排相親,米嬈不僅放了鴿子,一氣之下,還報考離家千里之外的大學,正要放飛自我之時,隔壁突然來了一個長得根正苗紅的禍害,不僅多金,還是她直系學長+老師+相親對象!展開

《我在路邊撿了一隻總裁》章節試讀:

米嬈沒想到計生主任會堵到門口,打開門看到她的身影,嘴裏叼的薯片啪嘰掉到地上。

「野夠了沒?一個星期不見是吃了多少零食,怎麼肥成這個德性?」計生主任用一種充滿嫌棄的眼光看着她,好像在說這是哪來的野丫頭,怎麼可能是我的女兒!

米嬈啪地一下將門關上,見鬼一樣跑進屋裡收拾東西,「風緊!扯呼!敵人突襲,速轉陣營!」

躺在床上看小說的舒芸,「哦,好走不送!」

「舒芸同志,說好的同呼吸共命運呢?」米嬈一臉悲壯地看着她。

「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你都不肯,幹嘛跟你同呼吸共命運?」舒芸翻了個白眼,「什麼時候跟那個男人相親,叫上我一個,我去給你把把關!」

把關?看熱鬧還差不多!

米嬈咬了咬牙,心想前有狼後有虎,難不成她還真的找不到一塊立足之地?

緊了緊手裡的東西,米嬈收拾好神色,打開房門冷靜地走出去,「媽,我跟你回家。」

計生主任一臉狐疑地看着胖了不止十斤的女兒,覺得她此時的老實很不對勁,「先別回家,我帶你去美容院做個全身護理。」

米嬈不可思議地看着她,「媽,這可是你跟我說的,女孩注重的是涵養和氣質,不用在意外貌!」

「那是你沒有外貌,我說出來安慰你的!」

米嬈抽了抽嘴角,「那你現在?」

「再不捯飭捯飭,你就嫁不出去了!」

悅城這家隱藏在深巷裡的美容院提供的是一條龍服務,剛進去,就有好幾名店員上來熱情地推薦。

計生主任聽不明白一大堆花里胡哨的在說什麼,只揮揮手闊氣地說:「你們就給她弄,隨便弄,弄漂亮多少錢都沒關係!」

這個時候,米嬈已經懷疑男方給計生主任塞了不少彩禮錢,所以向來摳門的她竟然說出這樣土豪的話來。

她的心裏愈發不安,坐在椅子上如坐針氈,屁股不安分地挪來挪去,於是髮型師咔嚓剪壞了頭髮。

「哎呀小妹妹你別亂動,這下又要給你換髮型了!」

如果因為髮型不好能令對方感到糟糕,米嬈不介意犧牲一頭完美的秀髮,於是她動得更厲害了點,期待她能剪個狗啃的髮型出來。

最後她發現髮型師不愧是髮型師,即便她絲毫不配合,也能剪出一頭及肩短髮加內扣,並且還染成了悶青色!

很fashion,像模像樣的!

不行,要是對方一眼愛上她怎麼辦?

米嬈來不及想,就已經被拖到了下一個環節。

等她被折騰得死去活來送出來時,計生主任看到了一個光鮮亮麗的小仙女,「呦,天使墜落凡間了吧!」

然後眼睛眨也不眨,交上了三萬塊大洋。

「媽,我上個廁所。」米嬈眼睛一轉,很快來到後台,「說好的一萬塊錢!」

「我們店開了那麼多年,第一次碰到您這種坑母親的女兒。」店主將與她約定好的多要的錢拿給她,一臉的義正言辭,「希望我不是在助紂為虐。」

「那是因為你沒有見過坑女兒的母親。」米嬈湊過去,「你知道嗎,我媽把我弄這麼漂亮,是要把我賣給一個討不到媳婦的老男人,她還收了對方的定金!」

計生主任一連打了幾個阿嚏,騎着車將米嬈載回了家。

夜半,米嬈再一次出逃,攜着坑來的一萬塊錢。

米嬈不知道,就在她跑出小區不遠處的地方,兩道高大俊逸的身影隱在黑夜裡,有淡淡的火光在閃。

夜風吹來一陣優質好聞的煙草味,一人將煙頭掐滅扔進垃圾桶里,「我說,她是對你存在多大的誤解,至於相個親讓她害怕成這樣,四處逃竄。」

「大概是年紀小……」另一個男人微微沉吟。

鄭煜恆疑惑了一聲。

「不懂事。」傅南嶺繼而道。

「哈哈,你不會想說她不懂欣賞你,是因為她還沒有開竅吧?」鄭煜恆認真地去拍他的肩頭,還沒碰到就觸到他不容冒犯的視線,只好摸摸鼻子說:「我說傅大少,雖然你從小到大頭戴光環披星戴月,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這個世界上可能存在不受你吸引的人。」

傅南嶺一雙潑墨的眸望着夜幕中不見蹤影的地方,透着絲若有所思,「不受我吸引?不存在的。」

鄭煜恆心裏爆了聲粗口,明明覺得這傢伙自大的不得了,卻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是個人人都喜歡的妖孽般存在。

「你來這裡不是辦案的嗎?我怎麼覺得你是專程來看這丫頭的。」鄭煜恆突然想到什麼,變得一臉懷疑。

「好奇。」傅南嶺並未否認現在佔據他心頭的最大情緒。

「你是好奇伯父伯母為什麼一意讓你和這個丫頭相親吧,畢竟是兩個年齡段,兩個世界,中間存在無數鴻溝的兩個人。」

傅南嶺修長指間夾的煙蒂火光趨於黯淡,「並不是。」

「嗯?」

「我只是單純好奇她這個人。」

「哦豁,不得了!至今能引起你好奇的除了犯罪嫌疑人就是兇手,這丫頭難不成是個隱匿型的嫌疑犯?」

「不好說。」

鄭煜恆摸着下巴沉思,「雖然覺得你和這丫頭根本不可能,但往往不可能就是最大的可能。」

等着他回應,卻發現他的目光一凝,迅速看去,只見昏暗的小巷裡退出一道柔弱的身影。

鄭煜恆倒抽一口氣,就要上前,被傅南嶺攔下。

米嬈打死也沒想到,在自家小區外面會遇到危險,大概她前十八年都太過乖巧聽話,從來沒在夜晚出過門,所以不知道外界的險惡。

「別……別殺我,你冷靜點!」

「不許動!站着別動!我讓你別動沒聽到嗎!信不信我一刀捅死你!」臉上套着黑色**的惡漢手裡揮舞着砍刀,聲音急急地威嚇!

米嬈登即不敢動了,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你要劫財還是劫色。」

惡漢一愣,「財。」說完渾濁的目光在她小臉上一掃,乍一看也沒什麼出彩的地方,等他看上第二眼……嗯……他補充了一句,「還有色!」

「喂,做賊可不能這麼貪心!」正低頭從包里掏錢的米嬈嚇了一跳,義正言辭道:「一下子要得太多很容易會被抓起來!」

「別廢話,我就是從監獄裏逃出來的!」惡漢一邊逼近她,一邊掃量她全身,齜牙咧嘴露出滿意的笑容,看來是遇到小肥羊了,心裏瞬間喜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