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末日當善人
我在末日當善人 連載中

我在末日當善人

來源:google 作者:錢先生的日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良 錢先生的日常

做好事就能抽獎?一個在片場里總是演反派的小龍套,穿越到末世,卻要當個好男人的故事任它百萬喪屍,我有五虎上將任它黑暗蟲皇,一刀斬之我之所在,儘是光明展開

《我在末日當善人》章節試讀:

1月2號的晚上,李良終於醒了。

腦袋好像是炸開了一樣,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嘴裏暗暗發苦,如同生了一場大病一般。

「李哥哥醒啦,李哥哥活過來了!!」

一直守在李良身邊的小虎和彤彤兩個小傢伙,邁起自己的小短腿,一邊喊還一邊手舞足蹈的,看樣子這兩個孩子是真的很高興。

不大一會的功夫,李良的房間里就被大大小小的人聚滿了。

一群小不點對着李良指指點點的,這個過來摸摸他的頭,那個玩玩他的手指頭,還有一個小不點上來就親了李良一口,在他腮幫子上留下了一團口水。

然後是兩個頭髮花白面相慈祥的老人,都是福利院的老院長,一個姓陳,一個姓趙,平常有外人的時候,李良都會叫院長,沒外人的時候,李良就叫他們爺爺奶奶。

溫柔的趕走了圍在李良身邊嘰嘰喳喳的小屁孩們,然後分別站在他左右,兩個老人滿眼都是關心的神情,趙奶奶還輕輕的摸了摸李良的額頭,發現他沒有發燒的跡象,然後習慣性的幫着李良整理着頭髮。

李良能看得出陳爺爺發自內心的高興,滿臉皺紋的他現在臉上帶着笑容,嘴裏還不停的叨咕:「醒了就好,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可不能這麼嚇唬我這個老頭子。」

這時候一個30多歲的女人,端着一個碗走了進來,後邊還跟着小冉和一個雙手和頭上都纏滿紗布的怪人一起走了進來。

「都多大的人了,你怎麼還這麼不讓爺爺奶奶省心呢?你要是再不醒過來,我就要打你屁股了!」

這個女人是李良的「大姐頭」,叫做劉萍,曾經也是福利院的一員,這個女人的性格其實更像個男人,從小就喜歡舞刀動槍的,18歲的時候就自己跑去當兵了,本來以她的表現是可以留在部隊里的,但是想到兩位院長的年紀都有些大了,就退伍回到了福利院當上了這裡的老師。

可能是軍隊的磨練,讓劉萍對這些小屁孩要求都很嚴格,這裡的孩子都對她又愛又怕,在生活上她細心照顧,在學習上又非常嚴厲,對於什麼也不懂的小屁孩來說,「大姐頭」劉萍就是這裡的大魔王。

就連李良見到「大姐頭」,神經也跟着一跳,這女人從小就是個母老虎,自己可沒少挨揍,見劉萍發著牢騷,李良也不敢頂嘴,一縮腦袋,還不自覺的把身體往趙奶奶那邊靠了靠。

趙奶奶算是福利院里最寵孩子的人了,自己一生都沒有生過孩子,但是對她來說,這裡的每一個孩子都是自己的心頭肉,看到劉萍這個架勢好像還有好多教訓的話要說,連忙一隻手把她手裡的碗接過來,而另一隻手輕輕的拉了一下劉萍的衣角。

對於這個老院長,劉萍就沒辦法發脾氣了,撇了下嘴角,默不作聲的也跟着站在了床邊,還狠狠的剜了一眼李良。

慢慢的坐起了身子,就這樣一個小動作都讓李良出了一頭的汗,想要接過趙奶奶手裡的碗,但是抬了下手感覺一點力氣也沒有,趙奶奶看出他現在的情況可能不方便自己吃,就自顧自的用勺子舀了一口粥,親自送到了李良的嘴邊。

「小時候就是這麼喂你的,現在也能這麼喂你。」

粥做的很合自己的胃口,裏面還放了自己最喜歡的海米,看來這個女魔頭還是一如既往的刀子嘴豆腐心。

「謝謝姐。」

一口吃下去之後,一股暖流直到胃裡,讓渾身虛弱的李良好受了一些,幸福的看着滿屋子的家人,他們就是自己的動力吧。

李良是真的餓了,狼吞虎咽的把粥喝完,渾身上下都暖暖的,雖然還是使不出多少力氣,但是至少頭疼緩解了大半。

這個時間已經很晚了,兩個老院長看李良已經沒事了就帶着孩子們回去睡覺去了,現在房間里只剩下劉萍和小冉還有一個「紗布男」。

「姐,外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不樂觀,今天下午的時候,廣播通知我們老城區的人都要安靜的待在家裡等待救援,現在網上說通往新城區的橋和地下車道都被封了,還有好多人發了視頻,現在整個老城區已經亂套了,我們這一片還算好,喪屍不是很多,但是外出也很危險,這鬼東西倒是不太難殺,今天我就弄死了兩個。」

???

母老虎發威了?

李良現在心裏既着急又欣慰,着急的是這裡還是沒有躲過喪屍的威脅,這裡已經不再安全了,一想到陳爺爺趙奶奶和可愛的弟弟妹妹們,臉色就開始難看起來,欣慰的是自己這位大姐還真可靠,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裏,居然把這裡保護的好好的,而且更讓李良吃驚的是,這女人居然完成了雙殺?

看着李良詢問的眼神,劉萍想了想,然後看了一眼站在旁邊默默無聲的「紗布男」。

「有他幫忙,要不然老娘可能今天也交代在這裡了。」

???

這紗布男應該就是自己救下的那個喪屍了吧,看來我昏迷這段時間,這裡應該發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具體的事你問小冉吧,我先下樓檢查一下,有什麼事讓小冉到收發室叫我。」

劉萍臨走之前玩味的笑了一下,然後又看了下小冉,示意她給李良「補一下課」。

「大姐頭這次是會錯意了吧!!」

這下李良總算有功夫仔細觀察這對小情侶了,小冉狀態還不錯,只是神態上有點憔悴,臉還有點紅。

然後就看到她身邊那個纏着紗布的奇怪物體,不停的嗅着小冉,好像一條舔狗。

自己差點連命都快沒了,就救下這麼個玩意?

因為「紗布男」曖昧的舉動,讓小冉臉色更加的紅了,害羞的不敢看李良的眼睛,只能低着頭作鴕鳥狀。

「你們倆這是在幹嘛?撒狗糧?」

李良的一句話,弄得小冉的脖子都跟着紅了起來,不過尷尬的氣氛也隨之緩解了不少。

「跟我講講從昨天晚上到我醒之前這裡都發生了什麼情況,還有你男朋友是不是有點不對勁啊?」

這並不是李良要特意調侃小冉,他只是發現紗布男現在的狀態很奇怪,李良確定昨晚這個人已經變成喪屍了,但是現在這個人好像沒有攻擊任何人的意思,那暫時來說,他應該不算威脅,但是凡事都有萬一,自己也不確定有沒有治好他,又看到這個人行為上的古怪,李良覺得還是小心點好。

小冉看了一眼張三,眼眶也跟着紅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他現在應該沒有危險,就是好像不記得我了,還有他不能說話了,但是能聽懂我們說什麼。至於昨天……」

聽着小冉的娓娓道來,李良終於知道他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昨天的確是治好了這個叫張三的人,但是因為體力消耗過度,李良之後就暈倒在收發室里。

本來小冉看到李良暈在裏面,想把他抬進福利院裏面,奈何一個人根本就弄不動李良,於是三個人就在收發室的小房間里躲了一夜。

天亮之後自己這三個可憐蟲才被大姐頭髮現,然後李良就被大家七手八腳的抬回了自己的房間。

不過其中有一個小插曲就是有幾個小屁孩看見張三那張惡鬼臉,當場就被嚇哭了,於是小冉就幫張三把露出來的皮膚都用紗布包了起來,雖然還是很醜,但是至少不會再嚇到孩子了。

還有一件事,下午的時候,福利院周圍出現了兩隻喪屍!

小冉和張三一直待在收發室里,當時聽着收音機里的緊急通告,沒有注意到兩隻遊盪的喪屍。

正聽的認真的小冉就這樣被喪屍發現了,於是它們對小冉首先發起了攻擊,可是沒想到的是,張三這時候好像一個保鏢一樣擋在了小冉的面前,而令人吃驚的另一幕發生了!!!

喪屍沒有攻擊張三!!

彷彿張三就是一堵他們看不見的牆一樣,擋在了喪屍和小冉之間。

趴在窗口當哨兵的小虎和彤彤,發現情況不對馬上告訴了劉萍,當時大姐頭手提消防斧就沖了出去,直到這隻母老虎快要衝到收發室的時候,喪屍才被劉萍吸引到了注意力,轉身攻向這個拿着斧子的女人,而劉萍變成了一對二的局面。

看到情況小冉病急亂投醫,也不管張三能不能聽懂,求他去幫助大姐頭,張三居然很聽話的轉身加入戰鬥,一下就撲倒了一隻喪屍,然後恐怖的一幕出現了,張三居然一口咬斷了那隻喪屍的脖子,被解圍的劉萍快速的解決了剩下的一隻,回首一斧子把張三壓在身下的喪屍也送上了西天。

這就是為什麼大姐頭會說自己幹掉了兩隻喪屍的原因。

為了不引起恐慌,兩女把喪屍的屍體拖到了院外的牆角,這時候劉萍已經發覺張三的狀態不對了,所以並沒有請他們進入福利院裏面,還是讓他倆繼續待在收發室里,最後讓小虎和彤彤幫忙盯着張三和小冉。

之後就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了,小孩子也沒什麼心眼,後來小虎和彤彤知道李良醒了,也去通知了小冉他們,於情於理她都要過來看看,然後張三就也跟過來了。

這就是事情的大概經過。

李良抓住了整個敘述中的亮點,張三不會被喪屍攻擊!!!

而且張三還有智慧,那他就不是喪屍了,而且憑他現在這個特殊的屬性,用好了可就無敵了。

這時候李良已經開始合計自己和張三合作殺喪屍的計划了,要知道自己腦袋裡可還有一個抽獎系統,其中的抽獎箱就需要喪屍身體上的異界能量來開啟,如果張三能夠配合自己的話,那就發財了!!!

「你叫張三是嗎?」

……

沒有反應???

「他好像只願意聽我的話。」

小冉看了一眼尬在一邊的李良,幫他解釋了一下。

「那你幫我轉述,我來問他。」

「好。」

於是三個人就這樣尷尬的開始聊天,小冉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工具人,雖然畫面很奇怪,但是對李良來說效果非常不錯,至少聊到最後,張三偶爾的會把頭轉過來聞聞自己。

「這個人也不難聞,但是還是小冉好聞!」

張三又一次把頭轉回了小冉的身邊,不過李良已經很高興了,因為剛才的問題小冉還沒來得及「翻譯」,張三就有反應了,從他會點頭和搖頭的情況來看,溝通應該是沒有障礙的,現在只需要讓張三習慣自己,那很快自己就能把這個「作弊器」帶在身邊了,以後一天抽兩次獎,抽一個,扔一個,哎!就是玩~~~~

---------------分割------------------

一排排的軍用卡車,拉着無數的士兵和武器分成了三路,跨過了接連新老城區的三座大橋,駛進了老城區。

其中有一輛大車的上面還拉着許多的大箱子,裏面裝着各種實驗用品。

車裡開車的竟然是一個少校軍銜的男人,旁邊還坐着一個戴着眼鏡斯文的學者。

「梁教授,這次行動會很危險,在沒有保證安全的情況下,絕對不能私自進入老城區,等一下我會讓戰士們給你搭一個臨時實驗室,我會派一個排的人保護你和其他研究人員的安全,特殊時期暫時只能這麼安排了,要是給您造成什麼不便,還請您見諒。」

「沒關係,火少校的安排很合理,我完全配合。」

在車子停下之後,一車車的戰士行動迅速的開始清理自己劃分的區域,並且各種關卡迅速的被建立起來,幾個戰士從車上拉出了一個個發電機,連上了周圍的探照燈和電網,高腳架上架起了重機槍。

遠處時而傳來槍聲和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從不同的方向駛來一輛輛防暴車,後邊的都是卡車,跟着緩緩駛入了戰士們新建起來的安全區里,隨之從車裡走下來一個個驚慌的面孔,這些人是剛剛被戰士們解救下來的周圍居民,有一些人甚至痛哭流涕,還有一些人看到拯救過自己的戰士,一頭跪了下去。

有的戰士情感比較豐富,眼睛也是跟着一紅,想到肩膀上沉甸甸的那一份責任。一個個挺拔的身影,又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崗位,自己多努力一點,老百姓就能少犧牲。

很多剛剛被救回來的老百姓,開始自發的幫助戰士們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個中年人看到這些戰士們搬水泥,自覺的就也扛起了一袋,默默的跟隨在戰士的身後,幾個老人看見戰士們正在推發電機,也一言不發的幫着推,戰士們連忙拒絕,可是這幾個老人只是靦腆的笑了笑,然後又把手搭在了發電機上。

這樣的場面在三個安全區里不斷的發生着,一車又一車的老百姓被救了回來,然後這些人又默默的加入到了安全區的建設當中,身體強壯的甚至搶下了戰士們手裡的重活,主動幹了起來,老人們也開始自發的找來了清潔的工具,開始打掃衛生。

1月2日 夜

臨時安全區建立在了老城區,一個有人情味的地方。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