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
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 連載中

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

來源:google 作者:君知朗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君知朗朗 奇幻玄幻 楚方休

你好,我叫楚方休,至死方休的方休芸芸眾生自有天賦奇絕者,我等皆同列,楚方休在一次機密任務中不幸犧牲,被自稱軒轅劍的男子接引往媧皇宮中,叩關混沌未可知在時光浪河中掀起波盪,叢生詭怪豪氣,而楚方休也開始他的一系列穿越之旅昔秦皇漢武,今至死方休,過去未來,唯死戰爾展開

《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章節試讀:

依稀可現,昔年飛閣流丹,鼎中流靄氤氳成仙境,如今,卻凄凄涼涼任由幾點霧氣點綴在整個四極天地間。

耳邊傳來軒轅擇淡然的話語:「這是過去的顯象,每一個到這裡的人,都會見到過去某一個時段里發生在這裡的景象,你並非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好了,進去吧。」

言罷,率先向著那道門戶走去,依舊是那副孑然一身的模樣,只不過多了楚方休這樣一個後來者。

楚方休默默點頭,還在消化剛剛那段影像所帶來的的震撼之中,腳下並不停頓,邁過如今荒涼的四極柱。

這裡,可能真的是媧皇宮,這人,可能真的是軒轅劍化身。

每邁一步,腳下繚繞的雲霧就散開一處,露出碎裂了的古磚舊瓦。

有時候偶爾顯露出的紋飾,在楚方休腦海里拼湊成半具八卦圖,腳下是神州二十四山?

這樣沉默的前進不知有了多久,軒轅擇叩響了那道門戶,由於所處過近的緣故,顯得楚方休二人分外渺小。

楚方休抬頭仰視,發覺這道門,並不是毫無顏色的,它上面布滿了血跡,將其上雕飾的圖案染成銹色,可以看出原本是一道烏色石門。

至於雕飾的圖案,倒是分外明了,以楚方休的角度看去,仰角最近處是一些獸身野怪,正在虔誠祭拜,身前身後簇擁着更多的奇怪形狀的獸類,殺戮者有之,沐浴於純凈母愛友誼之中的也有之,密密麻麻,遍布着門戶最邊緣處,那些血跡,像是在殺戮中盛放的花朵;

再高處則涇渭分明有了人面獸身的存在,星辰羅列間,他們從一座高山指向另一座更高的山峰,明月不可輕掩其豪邁和神聖。

楚方休窮盡其目力,也只堪堪再看見更遠處是一些人類模樣的存在。

有燧火逐暗的首領,有涉水而疏流的眾多百姓,簇擁着一位草鞋步履人,有萬徑人蹤滅處,耋耄老者取草木而辨食.....更多更多。

楚方休覺得雙目刺痛無比,他已然明白這些人物是何等偉岸,更高處想必不能久視。

楚方休努力再往更高處望去,刻着的反而有些模糊,從其紋飾判斷,比之之前所見到的都要偉岸了不知多少倍。

費解的是,似乎有着某種力量在風化這些石刻,令本該清晰可見的中心神祇朦朧起來,稍一左轉,繞在期間的有一些草木精靈,有日月光輝照耀,也有着,有着,楚方休不由得有些惱怒。

他看見了一些人駕雲騎鶴,軀幹筆直,面容湛滿了春風得意之色,頗有些道貌岸然,對的,就是道貌岸然的感覺,令人止不住的惱羞!

軒轅擇打斷了楚方休的注視,點了點後者的額頭,道:「雖然這門戶已經被血漬污濁,但仍不是你等凡人能夠久視的,哪怕我已經借你三盞人道燈火氣,走吧,去拜謁女媧尊者的衣冠。」

說完,又再次點了點楚方休的額間,楚方休感覺自己的身軀倏地沉重,雙目和眉心幻化出三朵蓮燈,飛向軒轅擇的掌心間消失不見。

點頭恭敬應是,只見軒轅擇以右手並指點向自己的眉心,口中連連念幾句微不可聞的術語,再以雙指在門上虛划了幾道筆畫。

在楚方休凝神注視下緩緩將這道門戶推開了一絲縫隙,剛好能夠容納一人通過,軒轅擇率先進入其中,楚方休緊隨其後。

方一進入媧皇宮,楚方休入眼處的光亮瞬時暗淡了些,其內竟還不如門戶外面明亮,灰濛濛的,只剩一些殘燭點綴在宮內四個角落。

軒轅擇的聲音繼續在耳邊響起:「自女媧冕冠而走已經有七個兆紀,這裡的布置也從媧祖離開那日起就再未變動過,這麼多年下來,哪怕有我們這些人不時打理擦拭,但難免有些陳舊。」

楚方休仍是下意識屏住了呼吸,這根本不是陳舊不陳舊的事情!

當那股歷史的厚重感撲面而來,常人只會是余留下肅穆和敬畏,楚方休也是如此,不用軒轅擇贅述,楚方休目不斜視,壓根分不下心去觀望四周的布景,有些悶悶地隨軒轅擇繼續往前。

這裡已經沒有外面瀰漫的霧靄,地面並沒有鋪設什麼磚石,而是清新的泥土氣味,軒轅擇在前面領着楚方休復行了數十步,才停下來,語氣中含了之前不曾有的威嚴鏗鏘有力道:

「跪下,叩首罷,需誠心,不可糊塗。」

楚方休立即聞聲照做,他心中有着許多疑惑,此來定有他的任務,也是他的命數!

不過,這既然是真實存在的,那麼一切必將揭曉……

楚方休拜倒在地,以頭頓地,足足九次,每一拜,都重重地匐地而有聲,心中如同懷揣着對每一寸山河土地的熱愛。

軒轅擇單手負在背後,神情也極為肅穆,像極了一位為人師者。

他在注視着前方木椅後懸着的三幅圖示,其一是江山社稷圖。

其二是女媧圖像,面容在軒轅擇所見時是沉默無言着的,相互對視,兩三息的時間後軒轅擇微不可察嘆了口氣不再看這幅畫像,就轉而看向正在恭敬叩首的楚方休。

至於其三,其三竟然只是一副平平無奇的畫,畫著一道長江恆古流,兩旁漸落星沉又曉。

待到楚方休叩首九次之後,零零散散又寂滅了幾顆星辰,於江水流經處再三三兩兩生出新的星辰,映入軒轅擇的眼底,襯得男子眼中星河流轉,明滅不定。

在這星河流轉間,軒轅擇托起楚方休的身子。

說來也奇怪,楚方休九拜完畢後,那伸展自如的身軀就變得更加沉重了些,包括靈魂,似乎也沾染了這媧皇宮內泥壤的氣源,若不是軒轅擇這一托,楚方休幾乎站不起來!

「楚方休,我是軒轅劍二代化靈,迄今萬古歲月里,攏共接引十三萬九千九百八十一人到此,不過,你也是新生之地我渡來的第一百七十三人,每一位來到這裡的人,都肩負着一個任務,尋找失落的媧祖。」

聞言楚方休震驚地望向軒轅擇,顯然,媧祖即是女媧,如他所說,已經消失了不知多少萬年。

他在等軒轅擇繼續說下去,而軒轅擇並未順楚方休的意,他雙目微凝,在品悟流逝的歲月。

而後,盯着楚方休,就這麼干看着。

楚方休這才反應過來,先前軒轅擇就說選中自己是由於自己做了一件並不平常的事情。

可就這件事的程度來說,並不十分驚心動魄,甚至於在每一個國人來看,若是有機會多放幾個大男孩到彼時的腳盆地域里,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另有原因,這般想着,楚方休也就直接問了出來:「軒轅前輩,那麼請問,您,為什麼單單選中了我呢?世上有千千萬萬個如我這般的人,面對我當時的處境,只會做得更好更妥當。」

軒轅擇微微一笑,指了指第三幅圖,示意楚方休看後再說話,趁着後者心神沉入星圖的時候,他的聲音亦在這個空間里回蕩不止:

「時間是無休止的,也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世上唯一不變的,就是人心的多變;因而一個人的心性,往往比他的天賦,他的努力要寶貴得多,你的名字取得很好,字如其名,至死方休,或許十萬年後我見你,你依舊是這樣的一個你,你們這個組織中的人,大多如你一般堅韌;此其一,另外一個緣由則是,概有性情者,多意氣相尚而牽挽世事,局束於一時之舉,我是欣賞你的性情的;而選中你的根源,卻是你的機敏謹慎,可取長補短,你是接受了新時代教育的人,創新這個詞想必你比我懂,在你之前已經有十數萬人前赴後繼往混沌未知處尋找媧皇,結果呢,要麼迷失在時光泡沫里,要麼走脫在混沌中漸漸愚昧,你看,這明滅星河,一瞬就有一個世界走向滅亡,也有新的世界誕生,人才,二字,在其中的分量很重。」

楚方休陷入了第三幅圖示中。

那條長河,太宏偉了,不知其源,不知其往,廣無以述,厚無以拓,於虛空中蜿蜒而來,一直向前,並非是筆直地流淌。

而是曲折的往前走,每一個折度,都有更多的世界毀滅,至於楚方休為什麼知道那點點星辰是一個個世界,其實在這幅圖刻中,心思一動即可觸及這圖刻中的每一個地方。

楚方休甚至能夠看到一點星辰里正在勞作着的人們,他感到時間流逝的最微妙。

細細品味軒轅擇的話語,他說的很清楚了,楚方休懂了,任務有危險,東廠....哦不是,是組織需要他這樣的人才。

點點頭,楚方休發現又在河流某端,竟然閃亮出光不由得好奇。

隨即心中一動,乍一望去,在這點光亮中,竟然並未是剛剛所見的世界裏,而是在虛空中,於虛空中平生萬點光!令得楚方休睜不開眼。

隱隱約約只能看見一位袈裟持杖人士雙手合十,端坐於蓮案台上,口中念叨着什麼,那些光亮,就是自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好大的聚光燈~她似乎是在照亮前行的路,一閃一閃的,繞着一個個星辰轉呀轉。

楚方休不知道這是在尋找還是在逃亡,因為他只看到一根棍子,佔據了楚方休整個的視野,滿得不能再滿,大到將所有光亮都抹去,當著這佛陀模樣的人兒就是一棒。

蓮台上的人臉色大變,匆匆施展神通,瀰漫出金芒庇護肉體,卻還是被打得口吐鮮血,一條腿被生生打掉,被虛空吞噬。

楚方休耳聽得「老孫!」、「饒不得你!」等字眼,從更遠處傳來的叱吒之聲,隨即那根巨大的棒子又一剎那消失,也不知是被收回去了,還是縮回到那主人手中。

當然,這一切都發生在轉瞬之間,楚方休肉眼凡胎,只能夠這樣秒回,因為,一個眨眼的功夫,這一切就已然發生了。

楚方休心中激動,這莫非是?!大聖?

想更近一步探索聲音傳來的方向,卻忽然被軒轅擇生生從圖中拽了出來。

他只道:「那不是現在的你能夠觀摩的戰鬥,再成長成長吧,會有機會並肩作戰的。」

楚方休激動地點了點頭,接着又問:「軒轅前輩,那麼女媧尊者,又去了哪裡呢?你們又是在和誰戰鬥?以至於齊天大聖現在都還在戰場拼殺........」

「我只會告訴你現階段需要知道的,有時候知道的越多,也就離死亡越近,在虛空中念誦他們的名字,是會被他們所察覺的。」軒轅擇鄭重對楚方休說道,所謂的他們,顯然就是敵人。

楚方休表示知道,靜靜聽着軒轅擇接下來的訴說。

「混沌不可知,歲月不覺曉,強如伏羲帝俊,也只是這萬古歲月里的驚鴻一瞥,不可全知,不可全預,當年女媧娘娘只留下一副畫像,余兩三部真經,坐下兩個童兒更是被某個存在從時光長河裡抹去身影,我再次化靈時,女媧娘娘已經消失無蹤了,這些都是南華真人等大能告知我等的。」

「去了哪裡,不僅你想知道,我們也想知道,可能在過去,可能在未來,也可能,已經脫離了次方時間,去往混沌的彼岸。我們也不知道這樣的找尋有什麼意義,但是我們越來越撐不住了。」

「女媧娘娘留下的圖像,除了補天石孕育而出的大聖,就再沒有人悟出半分,一無所獲;至於你剛剛所見的戰鬥場景,那是他的化身之一,敵人,太多了。」

楚方休面上漸漸駭然,初聞此訊,就已經被震驚得不知所以,更無論一直堅持在一線拼殺的存在,那該是多麼的令人絕望。

軒轅擇在此時停止了訴說,他在等楚方休消化完這則消息所帶來的震驚。

嘴角扯出笑意,「其實原本與你們無關的,無論我們輸也好,贏也好,普通人,甚至一方世界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只是世間沒有了我們的傳說,沒有了那些源頭故事裏的人。」

楚方休下意識搖了搖頭,很明顯不能接受這樣的說法,落葉歸根,不可數典而忘祖。

楚方休捕捉到軒轅擇話語里的關鍵點,問道:「大聖當時悟出什麼來了?」

軒轅擇見狀臉上第一次露出欣慰的神色,回答道:「大聖悟道之時我在場,當時他面上絲毫不見欣喜,他臉上的疑惑比我們還要重,又過了三年,才對苦苦等待的我們說,女媧娘娘確實真身不在此界,但是尚有一份真靈,裹挾着魔靈,一直存在時光長河的某處,尋到了這份真靈,就可藉此尋找到娘娘真身。

她一定遇到了很強大的敵人;但是時光何其長,那部分真靈又在何方,所以,才有了我們一直挑選人員,去往各處找尋,大聖,鎮元大仙這些人,則與那些無源無根的存在鏖戰,爭取時間。」

楚方休默默思量,口中自顧自道:「無根無源........?」

軒轅擇應是,苦澀道:「沒有跟腳,沒有源頭,不可滅,不可道,只能通過封印,用時間來磨滅他們,不幸中的大幸便是,他們的壽元,都很短。」

有制敵之策就好,很快楚方休就恢復了過來,他眼神堅定了些,向軒轅擇請命道:「我的使命就是在不同的時空里,找尋每一分存在女媧娘娘真靈的可能對吧。」

軒轅擇讚許道:「不愧是新一代接班人,覺悟就是高,對,沒錯,畢竟你們要成長起來,還要很長的時間,而我們,又無暇分心更多,不過你放心,我們是有保障的,最起碼,會傳授你基本的保命依仗。」

楚方休眼中閃過喜色,男人的浪漫,就是自由的馳騁天地間。

言盡於此,楚方休雙手有些謙卑地鞠着,不由得朝軒轅擇揶揄道:「軒轅前輩,你們對每一個前去尋找女媧娘娘的人,都這麼坦誠么?不是總有一些大能,前期裝高冷,埋伏筆,而後中期讓為他們幹活的人填坑,最後被這些人幹掉么......」

軒轅擇難得的有些無語,「你是為我拚命嗎?或者你這麼想幹掉老朽我?」說完,實在忍不住,一腳就踹飛了楚方休。

隨後又補充道:「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如此坦誠相告,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行為準則,有些人必須是徐徐引導,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這樣,生在神州中,長在國風裡。行了,隨我來吧。」

楚方休疑惑:「去哪兒啊?前輩。」

軒轅擇這時候不說話了,他看出眼前這個小輩,有些放飛自我了。

悶悶道:「還能去哪,送你去深造唄,讓你去飛翔唄,不過,你身上的使命,你應該心裏有數,我們不會逼你,但是這條路,一旦踏上,就隨時有回不來的風險,不僅僅是那些邪魔無時無刻的侵擾,還有無盡時空里的迷失之憂。你現在退出還來得及。」

楚方休遲疑道:「現在退出,是不是我剛剛的所見所聞,都會重新被你抹去。」

軒轅擇頓了頓,左袖無風自動,聲音悠長傳來:「當然,本身你再輪迴一次,也是不會有這些記憶,不過穩妥起見,我還是會親自動手抹去你的記憶,然後讓你去畜生道輪迴往生。」說到最後,已然帶了些許笑意。

任誰都知道,楚方休不會退出了,他這樣在軍伍生涯里淌山走水的人,一旦接受了命令,那就是離弦之箭了。

軒轅擇說的對,楚方休這個名字很好,至死方休。

隨着軒轅擇二人的退去,那副女媧畫像依舊空自悠悠,恆古不變。

而在一側的萬古圖內,軒轅擇並未說這幅圖刻的名字,姑且就喚他萬古圖吧,其內某一處乍起星光,瞬時又散,在圖刻長河內靠近中端處,那裡,就是楚方休將學藝的地方。

喚名,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