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連載中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來源:google 作者:夜怎眠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楚游風 秦關

我一直想去那個地方,因為我的所愛在那,她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的一切我本就是一個對生活喪失了全部希望的人,沒有她,我活着沒有任何意義五年前,她跟我說,租了一間房子,租金很便宜,裝修很不錯可後來,她開始說一些古怪的話,比如規則;比如,不要違反規則,但也不要完全相信規則,更不要相信任何人隱隱約約,我覺得不對勁,可她卻突然消失了我找了她五年,終於,我找到了展開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章節試讀:

「歡迎您乘坐23路公交車,本車由公交中心站開往錦里。」

「乘客們,關門請當心,車輛起步請拉好扶手,上車請主動投幣,投幣後請配合朝里走。」

「車輛起步,請坐穩扶好,下一站,西濱公園,下車的乘客請做好準備!」

在一連串提示音的伴奏下,車門關閉,公交車緩緩啟動,上一站上車的只有一位背着黑色雙肩包的年輕男子,被塞得滿滿當當的背包顯得過於厚重些,背帶緊繃在肩膀上,導致他看起來有些駝背。

窗外餘光射來,照在男子略顯瘦削的臉,臉上眉清目秀,輪廓乾淨,特別是那一雙三白眼配上他那一身黑的衣着,透着一股厭世風。

男子身前,有一個很大的黑色行李箱,為了防止行李箱溜走,他只能一手緊緊握着拉杆把手,身子斜靠在欄杆上穩定身形,這才伸出另外一隻手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打開乘車碼,屏幕對準旁邊的刷卡器靠了過去。

「滴,掃碼成功。」

氣質多獨特,他臉上的窘迫表情就顯得多尷尬。略微困難的付過車費後,男子便站在前門邊,一邊掃視着車內環境,一邊等待着公交車行駛得再平穩些。

車輛搖晃,中間的一排紅色愛心專用座上,正中坐着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奶奶,在她身旁空的那個鄰座,放置着一個像是用來裝菜的籃子,只不過籃子里卻被一塊白布蓋着。

除她外,車內盡顯空曠。

等到公交車從剛開始的龜速起步,逐漸加速,在路上平穩行駛起來時,青年這才慢慢推着行李箱往後邊走去。他抓着扶手晃晃悠悠來到了後門邊的兩人座上,選定前排右側一個靠窗的位置直接坐了下來。

「車輛轉彎,請站穩扶好。」

公交車變了一個道,車內重心跟着偏移,儘管車外看似安穩,但車內卻晃動厲害。

欄杆上的塑料扶手晃動着,玻璃車窗與座位同時發出「啪啪,噠噠」的聲響,就像是有很多人在用手瘋狂拍打一樣。

那位一直閉目養神的老奶奶此刻就像是個不倒翁,只見她身體一會兒往左傾,一會兒向右倒,倒是身旁的菜籃子始終穩穩不動,彷彿裏面放置着什麼重物。

青年坐下後並沒有太在意車內的情況,他百無聊賴的看了會車外的風景,便從上衣口袋裡掏出兩張租房宣傳單,單子上邊印着各種房間的精美照片,他很仔細的看着每一間房屋的亮點介紹,最後都被下方的租金給「恐嚇」得移開了目光。

「西濱公園到了,開門請當心,下車請走好。」

公交車緩緩停穩,伴隨着車門開啟的聲響,有兩位高中生模樣的女孩有說有笑的上了車。

她們走進車內後,其中一位的目光很快就被青年的樣貌和氣質所吸引,她趕緊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朋友,朋友順着她的目光望了過去,捂嘴笑了笑。

青年一直沒有抬頭,只是當兩個女孩子從身邊走過時,他嗅到了清香的洗衣液味道,很淡。

這兩位女孩子坐在了青年的後頭,一坐下就開始談論彼此偶像的優點,都希望能夠安利給對方。

公交車繼續行駛,在搖晃中,青年慢慢閉上了眼睛。

秋日午時的陽光透過車窗灑進了車內,照射在青年的臉頰上,也照射在他的嘴角,泛着亮盈盈的光。

不知過了多久,青年醒了過來,他發現車內已經擠滿了人,身旁也坐着一位老大爺。

青年勉強動了動酸麻的腿,他的行李箱就佔了一大半地方,導致腿只能綳直坐着,大腿上還有沉重的背包壓着,這樣都能睡着,他也佩服自己。

照理來說,一般坐公交睡過去的,醒來後都會看下自己有沒有坐過站,但這個青年並沒有,他只是調整了一下坐姿,隨後繼續看着手中的租房宣傳單。

對於公交車已經駛入哪個站點,他好像毫不關心。

「小夥子,你是要租房嗎?」

耳邊突然傳來略帶沙啞的嗓音,青年微微側頭,發現身旁的老人正擠着笑臉看向自己。

「洗得有些褪色的藍色中山上裝,黑色的褲子和布鞋。」

青年一邊發著愣,一邊打量着身旁慈眉善目的老者,他餘光瞄到后座的那兩個女孩,她們也還沒下車。

心跳有一瞬間的快速跳動,青年輕輕點了點頭,幅度並不是很明顯,看樣子像是有些社恐。

「我正好有幾間屋子要租出去,你要不要跟我去看看啊?前面兩站就到了,哎呀找中介還要花什麼中介費,多不划算啊。」

見到回應後的老人一下就打開了話匣子,嘴裏絮叨個沒完,大部分還是在宣傳他的房子多麼多麼好。

青年默默收起手上的那兩張宣傳單,輕輕道了個「好」字,便沒有再多問什麼,而是轉頭看向車窗外,眉眼裡卻添了幾分期待。

對於青年這麼好說話的態度,老人似乎有些錯愕,既然對方答應要去看房,他自然也就不好繼續介紹,只不過老人此時臉上的笑容有些古怪。

公交車繼續行駛着,中途有人上車,也有人下車,彼此萍水相逢,又各奔東西。

當過了兩個站後,一直沉默的老人站起了身子,他依舊帶着笑看向青年道:「下一站就到了,準備一下吧。」

說完,老人便走到了後門邊,握住了扶手,他的動作很麻利,身子骨看起來還很健朗。

青年沒有急着跟過去,他只是坐到了老人剛剛坐的位置上,將背包背了起來。

「企塘嶺到了,開門請當心,下車請走好。」

公交車停穩,前後兩個門都打開,在老人的注視下,青年這才起身推着他的行李箱靠了過去。

臨下車時,他瞧見愛心專座上,那位滿頭銀髮的老奶奶身上還坐着一個戴着眼鏡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跟沒事人一樣,認真滑動着手機屏幕;周圍的人也像是沒有看到似的,各自幹着各自的事情。如此怪異的場面,他也只是匆匆一瞥,趁着那位老奶奶腦袋即將轉過來時,他迅速收回目光,像是什麼也沒看到,跟在老人的身後下了車。

車門關閉,公交車緩緩發動,原本坐在青年後面的那位女孩突然用胳膊肘動了動身旁一直在看手機的同伴,面帶疑惑道:「你剛剛有沒有看到,那個小哥哥好像一直在自言自語什麼。」

「啊?有嘛?」

另一位女孩子目光從手機屏幕上移開,微微皺了皺眉。

「呃,也好像,不是,就感覺他好像在跟空氣說話一樣,總之怪怪的。」

被同伴這麼一反問,女孩也表現得有些不自信了,主要是她之前也沒怎麼認真注意那個青年。

「哎喲,你是不是因為人家長得有些帥,後悔沒有要到聯繫方式才這樣說的啊?」

「哪有啊!打你哦!」

「嘻嘻。」

在兩個女孩互相嬉鬧下,這輛公交車漸行漸遠,可能是臨近終點站,車內並沒有幾個人,顯得有些空曠與安靜。

……

下了車後,青年深吸了一口氣,老大爺帶着笑臉看着他,向前方指了指說道:「小區在前邊幾百米路就到了,你看這裡交通也便利,出門沒多遠就是公交車站,打車什麼的也方便,離市區也沒多遠。」

老大爺一邊走一邊滔滔不絕介紹着自己房屋的好處,青年只是敷衍式的微微點着頭,推着行李箱跟在老人身旁。

沒多遠,他就看到一個小區大門坐落在道路旁,大門還算氣派,屬於獨立式歐洲風格,中間有一個很大的雙開式鐵門,旁邊還有一個保安亭。

保安亭里坐着一位光頭老大爺正戴着老花眼鏡,聚精會神的看着報紙,顯然沒有留意到外邊的兩個人。

老人走到了保安亭前的一個小門,拿出一張卡片刷了一下,鐵門應聲而開,他推開門擋住,讓門不會自動關閉,隨後笑眯眯道:「進來吧,就在這個小區里。」

青年沒有急着過去,而是掃視了一下四周環境,當他看到大門頂端刻有四個金燦燦的大字「甜蜜小區」時,內心一陣冷笑:「得有多甜蜜?」

小區裡邊的樓房都很高,幾乎都在二十多層左右,每一棟都獨立分開,像是在審視着他們的進入。

「你看看,這裡環境多好,小區綠化很棒的。」

老大爺還在樂此不疲的介紹着,好像進入這個小區後,他的情緒明顯興奮了很多。

小區里的綠化確實不錯,但青年似乎並不感興趣,他進來後,冥冥中總有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被盯得渾身都不舒服,但抬頭掃視了一圈,卻沒發現什麼異常。

走着走着,他突然走到了老大爺前頭,一臉平靜問道:「你這房屋產權是歸你所有嗎?一般押幾付幾?租期多久?每個月物業費多少,水電費多少?是合租房還是單人?幾室幾廳?面積多大?簽訂租房合同嘛?」

接二連三的問題讓老人愣在原地,他沒想到一直悶聲不吭氣的年輕人突然會有這麼多問題。

緩了緩神,老人乾笑道:「小夥子你別急,你先上樓看看,咱們一邊看一邊聊嘛。」

「不行。」

哪知,青年果斷的搖了搖頭:「你老是急着讓我跟你進屋,該不會是想要騙我進去,然後和你的同夥嘎我腎吧?」

「這。。。」

老人笑容有些凝固,他面色古怪道:「這光天化日的,我怎麼敢啊。而且這租房不都是得先看房嘛,話說小夥子,你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想法啊?」

「因為你都沒有問過我需求,就一直急着讓我看房子,我肯定會懷疑啊,防人之心不可無嘛。」青年始終面無表情。

老人砸吧了下嘴,有些無奈:「你倒也實誠。我啊,在這個小區里有好幾套房子,什麼戶型都有,你就一個人,明顯用不着太大的,我在這棟樓有一套單身公寓很不錯,就想先讓你看看,想着說你有什麼需求或是不滿意,到那時候再說也不遲啊。」

青年聽到這樣的回答,這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但他依然警惕道:「大爺,我可是下載了國家反詐APP的,你別想着騙我。」

「。。。」

老大爺沒有回話,只是在心裏尋思着,「這兩者挨得着嘛?」

他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下了公交車後,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好像變得更加活躍了些?

兩人在小區里走了沒多遠,便停在了一棟樓前,青年抬頭看了一眼,默默記下了這棟樓是四號樓一單元。

這個時間點小區沒什麼人,樓道里也很安靜,兩人進了電梯後,老人直接按向了七樓的按鍵。

電梯突然下墜,有種強烈的失重感,青年緊緊抓着行李箱推桿,有些緊張的看向老人,但他發現老人好像沒有察覺什麼異樣。

正常來說,電梯上行是會有感覺的,但青年總感覺這個電梯並不在向上,反而是往下墜。

不過他看到電梯門邊的顯示屏里,數字確實是在上升。

「叮。」

當電梯門打開後,青年跟着老人走了出去,老人掏出鑰匙往右側走去,那裡有兩個房門正對着,一個是「7103」,另一個是「7104」。

「這兩個房間都是我的,不過103這間已經被人預定了,所以咱們看看104的,反正你先進來看看,如果有什麼問題再說,租房嘛,又不是強買強賣,對吧。」

老人打開房門後,彷彿是怕這個年輕人又提出一大堆問題,一開房門就直直走了進去。

青年站在門外打量着裏面的環境,他發現屋內採光不錯,裝修也很精緻,流通的空氣也沒有帶着其他的異味。

很是吃力地提着行李箱走了進去,青年就開始認真查看起來,老人確實沒有騙他,屋裏面的確沒有所謂的同夥。

這是一間單身公寓,像是酒店式的住房,推開門不遠處就擺放着一張大床,床正對着一個電視機。有衣櫃,有一個小沙發和小茶几,冰箱洗衣機也都有,還有一個帶門的衛生間。離門口不遠有一個小型的灶台,可以生火做飯。可謂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完全可以拎包入住。

對於這間屋子,青年確實很滿意,但他並沒有表露出來,反而皺着眉頭四處看,時不時還伸手摸了一下,兩指尖揉搓着,想要表現出有灰塵的樣子。

老人站在一旁趕忙道:「這間屋子我已經提前打掃過了,不會很臟。」

青年沒有理會,只道一句:「這沒有陽台啊,可惜了,晒衣服有點不方便。」

「不會不會,門外走廊有露天式陽台,都是在那晒衣服,也可以沒事站在那看看風景,都是很舒服的。」

「我這間屋子差不多四十平,算是很大了。看你一個人在外租房也不容易,水電就包在房租里了,物業費也是我一起交,寬帶費就免了,算我贈送,如何?」

老人笑得很誠懇,甚至還從衣服內兜里掏出了兩張摺疊起來的合同。

青年看着合同遲疑了下,問道:「那你這每個月房租多少?」

最關鍵的問題拋出,氣氛一下子就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老人含笑道:「一千五,這裡邊包含了七七八八的所有費用,你們年輕人掙錢也不容易,所以我一般都是押一付一,你看能接受嗎?」

青年搖了搖頭:「一千二。」

「這,一千四吧。」

「我再看看吧。」

「一千三,最低一千三,這裏麵包了很多費用啊!」

「租期呢?」

「最少要租滿半年,否則押金是不退的。」

聽着老大爺的回答,青年皺着眉想了想,他忽然緊盯着對方的瞳孔,很嚴肅的問道:「大爺,我怎麼感覺你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這間房子租出去啊,這間房子不會不幹凈吧?」

氣氛突然安靜了下來,整個房間靜悄悄的聽不到任何聲音。

大爺嘴角抽搐了下,他看着眼前年輕人的三白眼,內心不知為何有些發憷,但他臉上的皺紋很快就擠在了一起,強行假笑道:「怎麼會不幹凈呢,我打掃得乾乾淨淨的。」

青年依舊直視着對方:「大爺,我指的不幹凈,是說這間屋子是不是凶宅。」

「哎喲,大白天的別瞎說,我只是不想讓中介白白賺我錢罷了。屋子反正就這樣,你要是不滿意,就不租,或者我帶你去看看我其他屋子,只不過這間是我認為挺適合你的,其他間面積都挺大,租金自然也就高了。」

老大爺尷尬的笑着,他的目光下意識的往旁邊移去,躲避着年輕人的直視。

青年沒多說什麼,只是從老人手中接過了合同,隨後道:「大爺,租金和屋子我都能接受,但你確定這屋子沒有我所說的問題?」

老人擺了擺手:「哎呀,你瞅見什麼樣就是什麼樣,有問題你可以隨時聯繫我,電話號碼就寫在合同上,你不信現在就可以打一個給我。」

青年認真看了一眼合同,裏面確實有標註一串號碼,後面括號寫着房東李大爺。

一般來說,李大爺說出「你不信現在就給我打一個」這種話,就很少有人真的會去這樣做。

但青年相反,他果斷掏出手機撥出了那個號碼,略微等待一秒後,李大爺兜里就響起了老年手機那種高聲量,高「智能」的,自動播報出來電號碼的鈴聲。

在李大爺一副「你看我沒騙你吧」的眼神中,青年掛斷電話卻還是不依不饒道:「李大爺,炎黃子孫不騙炎黃子孫,你確定這間屋子不是凶宅或是有什麼其他隱患?」

李大爺咬了咬牙,遲疑了兩秒才道:「我確定沒有任何問題,咱不騙自己人!」

聽到這樣的回答,青年才滿意點了點頭,他朝着老人伸出了手。

老人疑惑不解的看着他,青年道:「筆啊,沒筆咋簽名啊?」

合同是千篇一律的租房合同,大部分都沒什麼兩樣,該是房東填寫的,都已經填寫完畢了,青年認真查看了一遍,確認沒什麼問題後用着正楷在兩張合同上分別簽上了自己的名字、身份證號和手機號碼。

「秦關?」

老人拿着屬於他的那份租房合同,念出了青年的名字,秦關用笑容給予回應。

老人將合同重新摺疊放進了內衣口袋裡,然後問道:「行,有任何問題你就打我電話,你的手機號是你的微信號嗎?」

他一邊問,一邊把小區的門禁卡,還有這間屋子的鑰匙都放在了桌上。

「是,我現在就添加你一下。」

秦關剛說完,只見老大爺搖了搖手道:「不用這麼急,你租我的房子我還怕你跑啊,大不了讓你白睡一晚上。我還約了人看房,得先走了,反正你先住着,回頭等我空了我會加你微信,到那時候你再把房租和押金給我就行。」

「也成,那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

老大爺像是很着急的樣子,擺了擺手就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當秦關跟着走出去時,卻見到樓道里已經沒了人影,兩個電梯邊的屏幕上也沒有任何上下行的顯示。

看着空蕩蕩的走廊過道,他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轉身就走回了屋內緩緩關上了房門,隨着房門關閉,他臉上的光線逐漸減少,慢慢被黑暗吞噬。

只見他半陰半明的臉上揚起了笑意:「我好像裝得有點過火,但不管怎麼樣,我總算進來了啊。」

「瑤瑤,我馬上就來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