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
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 連載中

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孫國華 懸疑驚悚 閻落晨

曾經,我以為神靈不可及如今,我將踏破星河,踩着神靈的腦袋上位成為無敵的存在我的敵人們,你們準備好了?展開

《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章節試讀:

第5章恐怖司機臉白丁……」從地上傳來微弱的聲音,不知什麼時候閻落晨睜開了眼睛,我這才意識到剛才竟忙着和美嬌說話了,竟然忘了地上還躺在一個大活人呢!
我急忙朝美嬌使了一個眼色,美嬌識相的點點頭,身影隱退在黑暗之中,不知什麼時候,頭頂的日光燈也亮了……我急忙上前,把閻落晨抱在懷裡,關切的問:落晨,你醒啦,感覺怎麼樣?
哪裡不舒服?」
閻落晨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一副弱不禁風楚楚可憐的樣子,看的我心裏的小鹿直跳,這姑娘,不要太迷人好不好,你這不是想讓我犯罪嗎?
心裏面正歪歪着,可是閻落晨一張嘴頓時把我雷的外焦里嫩!
白丁,你為什麼在這裡,你抱着我,是不是居心不良!
?」
她用戒備的眼神看着我。
我去,居然被她看出來了,可是我在女神面前千萬不能暴露自己的污穢內心啊,想到這裡我就想放開閻落晨,可是她現在渾身軟的像稀泥一般,我一鬆手,她不就摔在地上了嗎?
咱雖好色,但是還是知道憐香惜玉的,所以我就這樣抱着閻落晨僵在了原地!
而且,一向臉皮厚的我居然臉紅了。
噗嗤。」
閻落晨突然笑了起來,弄的我一頭霧水。
就聽她接着嘆息到:唉,也就是你敢這麼近距離的接觸我,白丁,謝謝你不嫌棄我。」
嫌棄?
我怎麼會對這麼漂亮的美女嫌棄呢?
除非我是腦子壞了!
可是我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落晨,難道你真的忘了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閻落晨眨巴着眼睛,一臉無辜的看着我:我只記得你陪着我上廁所,然後醒過來就看到這樣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你快告訴我小白?」
看我的表情不對,閻落晨也意識到了什麼,着急的催促我說。
我去,她竟然失憶了,難道剛才那一跤把她腦子摔壞了,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可有不可逃脫的責任啊,心裏想着,就不由得慌了起來:落晨,你腦子沒事吧?」
情急之下,我竟然說出了一句腦殘話!
果然我話一出,閻落晨就惱了,生氣的瞪了我一眼,冷聲說道:你腦子才壞了呢!」
說著就要從我的懷裡掙扎出來,怎奈她渾身癱軟,竟然一動也不能動,頓時被氣的眼圈發紅:連你也欺負我。」
說著她就要哭的樣子。
我可是最看不得女人哭了,急忙上前安慰她:落晨,不是你想的那樣!」
閻落晨不聽我的話,哼了一聲把頭朝一邊扭過去,看也不看我一眼,好像我真是萬人嫌棄的大壞蛋似的!
看來她誤會我的,而且誤會的很深!
落晨,我絕對沒有騙你,如果我敢對你有什麼不軌的心思,就讓我出門被車…」我信誓旦旦地說。
只是我的話還沒說完,一隻軟綿溫和的小手已經捂在了我的嘴巴上,閻落晨嬌嗔地說:我信了你了還不行,何必咒自己不好。」
看到閻落晨消了氣,我的心這才放下來,不過剛剛我可真的不是在起毒誓,我只是想說我出門被車接走,嘻嘻…,我太佩服我自己的機智了,苦肉計還沒用就打動了閻落晨,這再次證明我的直覺是正確的,閻落晨是一個溫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不過那光滑瑩潤的小手印在我的嘴唇上,還帶着若有若無的香氣,那感覺可真好!
白丁,白丁。」
閻落晨悅耳的聲音把我從遐想和瞎想中拉了回來。
這裡太冷,咱們出去再細說吧。」
我說著背起閻落晨匆匆地朝廁所在走去。
在我就要走出廁所的時候,我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從我身邊飄過,不用說我就知道是美嬌在搗鬼,我心裏狠狠地說,你再胡鬧看我怎麼收拾你!
美嬌好像聽到了我的心聲似的,迅速地消失在了黑暗中。
閻落晨顯然是受了很大的驚嚇,清秀的面孔一片慘白,整個人的精神也很不好,看來今天這班是加不成了。
我送你回去吧。」
我對閻落晨說。
閻落晨順從的點點頭,然後像受傷的小貓一樣安靜的躺在我的後背上,一動不動了。
我背着閻落晨從大廈里出來,雖然閻落晨身材高挑,可是卻不重,我背着她到也不費勁,來到大廈門口,看着空曠的馬路我不禁發愁了,此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鐘,由於公司所在的地段並不繁華,所以竟然看不到一輛的士。
還是給孫國華打個電話讓他來接我吧,我拿出手機之後,卻又猶豫起來,我和閻落晨孤男寡女的深更半夜的在大樓了,即使不說難免有人會亂猜疑,何況現在閻落晨又是這個狀況,我即使解釋也沒人會相信的,我一個大小夥子倒是不怕,關於閻落晨的流言蜚語本來就多,我還是少給她惹麻煩吧,無奈之下我重新把手機放回了衣兜,看來英雄真不好當啊!
看着等到出租的可能性很小了,無奈之下我只好背着閻落晨朝前走,希望能到了繁華的地段打到車,可是我剛走了幾十米的路,我突然聽到後面有什麼聲音,我回頭一看,一輛的士正緩緩的朝我的方向開過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心裏一陣欣喜,急忙朝那輛的士揮揮手。
的士在我的身邊停了下來,車窗打開,當我看到司機的第一眼的時候不禁嚇了一跳,就看那個司機臉上有一條深深的傷疤直接貫穿左臉,好像臉被深深的切成兩半似的,更恐怖的是那司機只有一隻耳朵和一隻眼睛,臉上是煞白一片,就和我剛才見到的美嬌的時候差不多,難不成他也是鬼!

不過男人的舉動很快打消了我的猜測,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用沙啞的聲音問:你坐車嗎?」
他的半個面孔隱藏在陰影中,讓人感覺他的表情晦暗不明,一隻眼睛卻在黑暗中閃着詭異的光芒!
我斷定,他絕對不是鬼,因為我看到他的鼻樑投下的深邃的陰影,況且鬼也不會吸煙吧?
雖然不是鬼,可是我見到他為什麼這麼恐怖,從內心來說,我真的不想上他的車啊!
站在車前我一時猶豫起來,司機見我不說道,陰鷙的獨眼瞪了我一眼,惱怒地說:有病啊。」
說著引擎發動就要開走,可是見他要走,我當時就急了,好不容易遇到一輛車,我再錯過了,不知道下一輛要等到什麼時候呢,現在閻落晨受了驚嚇,需要好好休息啊,難不成我再背着她在寒冷的夜裡凍着!

想到這裡,我急忙緊走一步,大聲喊道:等一下,我坐車!」
不知什麼時候閻落晨已經睡著了,車門打開,我費力的把閻落晨放在后座上,然後挨着她坐了下來。
那醜陋的司機看到熟睡的閻落晨,不壞好意的笑了笑,小夥子,艷福不淺啊!」
我去,他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是你想的那樣。」
司機笑了笑,也不再解釋,只是用平淡的語氣問:去哪?」
他這麼一問我才想起來,我還不知道閻落晨住在什麼地方呢,看她現在睡的正香,我不忍心把她叫醒,看來只能先把她帶到我的住處了,我簡單的報上我的住址,汽車一路疾馳着朝我的出租屋開去。
這一路上司機不斷的從後視鏡裏面打量我,看他鬼鬼祟祟的樣子,絕逼不是什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