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真不貪圖師父啊
我真不貪圖師父啊 連載中

我真不貪圖師父啊

來源:google 作者:酒中酒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逸 月瑤

「什麼?開局便要我表白有『無情仙子』之稱的美女師尊?失敗就要終身為狗?還要在十二時辰內完成?」張逸心驚膽戰,無數次在作死的邊緣徘徊「師尊……」「嗯?」「我……我……喜歡你!」「滾!」「…………」「什麼?讓我去奪青蓮妖婆的貼身衣物?獎勵:大道果;懲罰:厄運纏身;期限:三天」「天命圖!你枉為人子!」張逸破口大罵,老老實實的接近青蓮妖婆,該出手時就出手「張逸,想要你說便是,又何必如此呢?」青蓮道長拋了個媚眼,一把抓着張逸的現行,風情萬種「誤會啊!」張逸有口莫辯,背後傳來美女師尊陰沉的聲音:「張逸!!!」「師尊……你聽我解釋……」展開

《我真不貪圖師父啊》章節試讀:

  「不是……」  張逸還想要辯解,他可不想他的一世英名毀在這兒。
  奈何青蓮道長壓根不給他機會,一把用秀手堵住了他的嘴,用另一隻手做出個噓聲的動作,輕聲道:「承認吧,這事兒不丟人,你可知曾有人花重寶求我的貼身衣物?」
  張逸瞳孔地震,還真有這種人?
  不過他看了看青蓮道長的面龐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大概也能理解。
  「從你踏入青蓮峰我就發現你不對勁了,原來是為了這事兒,說什麼論道都是借口吧?」
  不得不說,青蓮道長分析的很對。
  「你說月瑤知道你這般會是什麼表情?」
  想到這裡,青蓮道長鬆開了手,宛如少女般笑了起來。
  「我張某人行的端做得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張逸打算死不認賬,反正也沒有第三個人知道這件事,而且所有證據都已摧毀,只要他不承認,沒有人會知道。
  「咯咯咯……」  青蓮道長的笑得更大聲,似乎就連眼淚都差點笑出來。
  「這人是不是腦子有病?」
  張逸暗自吐槽,下意識的看了一下/體內天命圖關於青蓮道長的那一頁,神色逐漸變得精彩。
  只見天命圖上原本的仇恨值已經變成了好感值,而且還足足三顆星。
  好感值:三顆星(因你認可她的美貌,滿足她的虛榮心,由此產生好感)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着我,你是武陵大陸最年輕的化靈期,同時身具至尊骨,當然……我最賞識的還是你這副好皮囊。」
  青蓮道長神色無比認真的說道。
  信你的鬼!
  張逸永遠都忘不了當初在道宗青蓮道長要殺他時的迫不及待。
  「青蓮道長,既然地宗不願論道的話,此番就此別過。」
  既然已經完成了任務,他也沒必要繼續待在這兒。
  「這就要走了?
不多留幾日?」
  青蓮道長愈發肯定張逸此行就是為她而來,心中的成就感又提升了幾分。
  而張逸也機靈的發現,青蓮道長對他的好感值居然提升到了四顆星!
  「不必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跡象,張逸並不想跟青蓮道長有太多交集,當即灰溜溜的飛奔離開青蓮峰。
  青蓮道長看着張逸有些慌亂的樣子,臉上的笑容更甚了幾分,「有趣,比以前有趣多了。」
  張逸剛下青蓮峰,便見着張落雁被一群地宗弟子圍住,似乎是發生了爭吵。
  「張落雁,你跑什麼?
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報仇么?
如你所願!」
  只見那名少女袖袍一揮,幾名地宗弟子將張落雁團團圍住。
  這畢竟是在別人的地盤上,張落雁多少有些慌張,就連拿糖葫蘆的手都微微顫/抖,不過她一想到她的背後還有張逸,瞬間底氣十足。
  「君無艷!
我這次可是跟我們大師兄一同前來,等我大師兄來了看他怎麼收拾你!」
  這次張落雁如此積極的來地宗,有一大半的原因是為了找君無艷尋仇。
  原來,兩人之前在街上因爭奪美食發生了衝突,而當時君無艷人多勢眾讓張落雁吃了虧,這個仇她一直耿耿於懷。
  這不一聽到張逸要來地宗,便屁顛屁顛的趕過來,她知道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君無艷!
我大師兄可就在青蓮峰上,你敢亂來?」
  張落雁故作鎮定道。
  「呵,你大師兄惹得大長老發怒,如今估計也不好過,你還指望他?」
  君無艷冷笑一聲,她其實早就知道張落雁來到地宗,只是之前礙於張逸的威壓躲了起來。
  直到青蓮峰上的那聲怒吼,她才現身來找張落雁麻煩。
  「胡說八道!
大師兄怎麼可能會出事?」
  張落雁氣憤的跺了跺腳,神色焦急道。
  「呵,我就從沒見過有人得罪了大長老還能完好無損,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張落雁,今日我便廢了你!」
  說完,君無艷秀手一揮,身邊之人便準備蜂擁而上。
  「你敢!
我大師兄不會放過你們的!」
  哪怕到這時候,張落雁心裏還是念着張逸,「大師兄,你一定不會出事的對不對!」
  一旁的張逸將一切盡收眼底,只是搖了搖頭,裝作沒看見,準備悄悄的離去,他可不是一個多管閑事的人。
  豈料張落雁的眼睛比誰都厲害,轉身一眼便發現了剛下山的張逸,喜極而泣道:「嗚嗚嗚……大師兄……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他們剛才還說你……」  張逸見着哭的梨花帶雨的張落雁,皺了皺眉頭,卻還是一言不發。
  君無艷幾人見着完好無損的張逸,眼神那是既詫異又驚恐,他們實在想不通為何張逸得罪了青蓮道長還能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這兒?
  「大……大師兄……都是誤會……」  張逸皺眉可把君無艷一伙人嚇得夠嗆,就連說話都有些哆嗦。
  有張逸在,就算借她一萬個膽子她也不敢對張落雁動手。
  哪怕張逸只是站在這兒什麼都不做,就足以震懾一切!
  這便是道宗大師兄張逸的威名!
  而張落雁見到張逸出現之後,氣焰頓時囂張起來,緩緩走到呆若木雞的君無艷面前,『啪』的一聲便甩過一個巴掌!
  「你不是要廢了我?
還敢冒犯我大師兄!」
  張落雁左一個耳光,右一個耳光,一邊抽還一邊罵,不一會兒的功夫便把君無艷打的鼻青臉腫。
  張逸看着判若兩人的張落雁,心中暗暗下定決心,「這丫頭這麼囂張,以後定要與她保持距離!」
  「走了!」
  張逸淡然開口,語氣卻是毋庸置疑。
  他可不想再節外生枝,只想趕緊離開地宗,鬼知道青蓮道長之後還會鬧什麼幺蛾子。
   聞言,張落雁這才意猶未盡的停手,看了一眼被打成豬頭的君無艷,肉嘟嘟的小臉上才浮現一抹滿意的笑容,「好勒!」
  「大師兄,多謝你幫我出氣,今天要不是你出現我估計就被廢了。」
  在張落雁看來,張逸定是特意現身幫她,內心對張逸充滿了感激。
  「?


管我屁事?
我只是站在那裡,什麼都沒做。」
  張逸暗暗吐槽,神色古怪的看了張落雁一眼,他算是發現了現在的姑娘都喜歡腦補劇情。